大众小说网 > 永恒圣王 > 第二十一章 祸患

第二十一章 祸患

  苏子墨跨步来到消瘦练气士身前,翻手就是裂地掌,朝着对方面门爆压而去!

  消瘦练气士很是机警,反应极快,见到苏子墨避过飞剑,便从腰间的布袋之中摸出一面镜子,手中迅速捏个法决。

  镜子顿时变大,波光粼粼。

  苏子墨早就留意到,这些修真者的腰间都挂着一个小布袋,似乎内有乾坤,手掌去摸一下,便能掏出一件东西。

  但苏子墨也是见怪不怪,这些小布袋比之蝶月开辟出一大片修行场的手段,明显弱了许多。

  匆忙间,消瘦练气士单臂举起手中的镜子,挡在头顶、

  砰!

  咔咔咔!

  苏子墨的手中落在消瘦练气士的镜子上,先是爆发一声巨响,紧接着,镜面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啊!”

  消瘦练气士惨叫一声,手臂被镜面反弹回的力量瞬间压爆,筋骨碎裂,血肉横飞!

  这一次,苏子墨之所以敢赤手空拳打上去。

  一方面,是因为他察觉到这面镜子不具攻击性,另一方面,对方祭出这面镜子的同时,上面没有闪烁灵光。

  果不其然,这镜子被苏子墨一掌废掉,消瘦练气士也几乎当场丧命!

  消瘦练气士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尖叫一声:“你是谁,敢插手我欢喜宗的事!”

  “杀你的人!”

  苏子墨冷笑一声,跨步上前,便要结果这消瘦练气士的性命。

  就在此时,苏子墨看到消瘦练气士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诡异。

  “嗯?不好!”

  苏子墨心中一动,连忙后退。

  这是苏子墨第一次与修真者厮杀,无比小心谨慎,生怕对方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手段,突然显露出来。

  哗!

  消瘦练气士突然扬起手掌,洒出一片粉雾,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但苏子墨早一步退开,并没有被这粉雾沾染上。

  “道友小心,这是合欢散,千万不可吸入!”黄杉女子的声音传来,柔美温婉,带着些许焦急。

  苏子墨皱眉看着躲在粉雾中的消瘦练气士,稍有停顿。

  若是等待一会儿,这粉雾自然便会消散,不惧威胁,但苏子墨不可能在这耗着,因为旁边还有三位修真者。

  苏子墨果断转身,暂时放弃此人,朝身后那人冲了过去。

  后面那人见消瘦练气士都被一掌打废,早就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操控飞剑,奋力的朝苏子墨的眉心刺去!

  这柄飞剑上,已然没有闪烁灵光。

  苏子墨眯着双眼,不打算闪避,保持俯冲的姿态,右手探出,轻轻的搭在迎面而来的飞剑上。

  一卷、一震、一拽!

  唰!

  这柄飞剑虽然没有断裂,却直接被苏子墨扔在一旁,斜插进泥土中。

  这位练气士心中大惊。

  纵然他手中操控的只是不入流灵器,但他何时见过,有人可以赤手空拳去接灵器,而且毫发无损?

  这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就这么一耽搁,苏子墨已经来到此人身前,身体蜷曲,单膝似跪非跪,双手合拢,向上一托!

  血猿献果!

  砰!

  这一下,正好托中这位练气士的下巴。

  此人的下巴、颈骨处传来断裂声,脑袋猛地后扬,耷拉在背上,双目大睁着,眼底满是惊恐,已经没了气息。

  还剩下两名练气士围攻黄杉女子,见到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苏子墨展开身形,冲向其中一个,左手护胸,右手握拳,大筋抖动,血肉膨胀,以拳为印,轰隆一声,从天而降。

  一大片阴影笼罩过来,遮天蔽日!

  这位练气士被苏子墨气势所摄,骇得肝胆俱裂,哪还敢尝试去攻击、抵挡,连忙转身,掉头就逃。

  眼看就要逃出头顶大印的笼罩范围,此人心中大喜。

  就在此时,他的耳畔传来一阵弓弦颤抖之声,摄人心魄。

  崩!崩!崩!

  只见苏子墨拉伸大筋,手臂暴涨寸许,大印砸下,瞬间追上那仓皇逃命的练气士,降落在他的天灵盖上。

  噗!

  头颅炸裂之后,大印的力量还有余力,直接将此人的身躯砸得四分五裂。

  见到同门五死一伤,仅剩的那个练气士方寸大乱,稍有失神,被黄杉女子运转飞剑,在脖颈上绕了一圈。

  斗大的头颅飞起,鲜血喷涌,无头尸体倒下,无意识的一下下抽搐着。

  黄杉女子香汗淋漓,斩杀此人之后,胸口起伏,微微喘息着,似乎已经达到体力极限。

  苏子墨转身,看向那位断臂的消瘦练气士。

  却发现此人趁此机会,早已逃到远处,右手按着伤口,脚下踩着一柄飞剑,在高空中穿行,马上就要消失在丛林之中。

  苏子墨皱了皱眉。

  此时,他若去追赶已然不及,再者说,就算能追上,此人身在高空中,苏子墨也束手无策。

  突然间,苏子墨发现自己一个致命弱点。

  他无法腾空飞行。

  若是练气士第一时间便御剑飞行,再与他争斗,这意味着他只能被动挨打,没办法还手。

  经过这番厮杀,夜色渐沉,耳边已经隐约能听到灵兽的咆哮声,震天动地。

  望着消瘦练气士隐在夜色中的背影,苏子墨眼底掠过一抹忧色。

  此人逃走,终究是个祸患。

  谁都不知道,这个祸患会在什么时候爆发。

  不过苏子墨转念一想,如今夜幕降临,正是灵兽、灵妖出来觅食的时候,此人断臂处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倒真未必能活着走出苍狼山脉。

  “嗷嗷!”

  灵猴的叫声,打断了苏子墨的沉思。

  灵猴手足受缚,在原地蹦蹦跳跳,冲着苏子墨叫喊着,示意他快点解开它手脚上的铁环。

  “你先老实呆着吧,让你乱跑。”

  苏子墨难得看到灵猴吃瘪,故意将它晾在一旁,来到那几个修真者的尸体旁,摘下六个小布袋,看也不看就塞进怀里。

  虽然不懂,但苏子墨也意识到这小布袋有些名堂,内有乾坤,里面必然装着不少宝贝。

  苏子墨俯身,捡起一柄坠落在地上的飞剑。

  这柄飞剑的形状有些独特,没有剑柄,只有剑身,极为锋利。

  若是换做一般人,还真无处下手。

  但对于苏子墨,倒影响不大。

  苏子墨徒手握住锋利剑身,来到灵猴面前,瞄准缚在灵猴手上的铁环用力一斩!

  当!

  火星四射。

  铁环上浮现出一道白痕,却没有断裂。

  苏子墨微微皱眉。

  这飞剑连奔雷刀都能崩碎,却斩不断灵猴手上的铁环。

  有点麻烦了。

  苏子墨隐约感觉到,不是这柄飞剑不够锋利,而是自己使用的方法不对。

看过《永恒圣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