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永恒圣王 > 第三章 无上妖典

第三章 无上妖典

  直到周定云离开许久,苏子墨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脸色有些苍白。

  这一番交锋虽然短暂,但却凶险万分,好在一切都在他计算之中。

  与沈梦琪的交谈中,苏子墨听到一个细节,就是她与周定云明日才会跟随沧浪真人离开平阳镇。

  苏子墨料到,周定云今晚定会来报复!

  苏子墨不是没想过向苏府求助,但这样一来,除了将苏府牵连进来,对于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因为,周定云这个人杀不得。

  他已经不是曾经的泼皮,而是将要拜入仙门的人,此人一死,沧浪真人必将杀上门来,到时候谁能挡得住?

  苏子墨没杀过人,但不知为何,就在方才尖刀刺破周定云喉咙的时候,他的心中没有半点紧张、胆怯和恐惧,反而有些亢奋,跃跃欲试。

  管他明日天塌或地陷,直接宰掉这恶霸,一舒胸中恶气,那才叫一个痛快!

  苏子墨身上的杀气不是伪装出来的,因为就在刚刚,他差点就控制不住,一刀捅下去!

  苏子墨第一次发现,自己体内流淌的不是读书人的血液,更像是铁血杀伐的战场大将,更像是快意恩仇的江湖草莽。

  一身功名没能镇住歹人,反倒是手中尖刀将其逼退。

  “十年寒窗之苦,竟不抵一尺尖刀之利。”

  苏子墨自嘲的笑了笑:“百无一用是书生,不过如此。”

  苏子墨回到房间,将尖刀扔到一旁,倒头躺在床上,却没有半点睡意。

  他在担心一件事。

  以周定云的性子,修行有成之后,定会返回平阳镇,一雪今日之耻!

  那将是自己的死劫。

  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一年,或许是十年。

  不管怎样,周定云一定会回来!

  苏子墨明知道这一点,今日却不得不纵虎归山。

  因为,杀掉周定云,他明日就会死,放走周定云,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这一线希望就是,在周定云修成回来之前,自己能获得与之抗衡的力量。

  但,这可能么?

  灵根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没有灵根?

  为什么没有灵根便无法修行?

  为什么……

  苏子墨脑海中一片混乱,充满了对仙门的好奇,对未来的茫然。

  不知不觉中,苏子墨的眼皮渐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苏子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里,有一位仙人在他耳边轻喃:“你想修行么?”

  想,苏子墨当然想。

  从未有过一刻,他像如今这般对力量充满渴望。

  但苏子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没过多久,苏子墨霍然惊醒,猛地坐起身来,眼中惊疑不定,不觉间,冷汗已将后背打湿。

  他终于意识到,究竟哪里不对劲。

  这不是梦!

  是真的有人在问他——你想修行么。

  苏子墨起身推开门,看到了让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就在院子中的桃树旁,一个身披血红色长袍的绝美女子站在那里,美眸波光涟涟,正静静的望着他。

  不知何时,乌云散去,月光如水,桃花纷纷飘落,女子置身其中,仿佛有烟霞轻拢,不似凡尘。

  “你,想修行么?”

  蝶月再次开口,声音柔和,透着一丝慵懒,动听之极。

  苏子墨深吸一口气,渐渐恢复冷静,心中涌起无数疑问,到了嘴边却只剩一个字:“想。”

  “好,我教你。”蝶月语气随意,就好像是要教苏子墨穿衣吃饭一样。

  苏子墨走下石阶,来到蝶月身前,凝视着那如泉水般清澈的双眸。

  蝶月也在看着他。

  半响之后,苏子墨发现,眼前这个女子就像谜一样,根本看不透。

  相反,在蝶月的目光之下,苏子墨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毫无秘密可言。

  有那么一瞬间,苏子墨脑海中掠过一丝恍然,今日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蝶月都知道。

  就连自己的心思,对方也都知道!

  “我没有灵根。”半响之后,苏子墨才开口说道。

  “有一部功法,不需要灵根。”

  “什么功法?”苏子墨下意识的问道。

  “妖族功法!”蝶月目光大盛,散发着奇异的神采。

  苏子墨脸色一变,禁不住倒退半步。

  纵然对修行一窍不通,苏子墨也知晓人.妖殊途的道理,在以往听到的传说中,不乏有精怪妖魔害人之事。

  难道自己要修炼妖族功法,变成一个杀戮成性的妖魔?

  但只是沉默少许,苏子墨便已下定决心。

  “我学。”

  苏子墨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他知道,这个机会若是把握不住,不久之后,当周定云归来之时,他必死无疑,更不必谈什么将来。

  蝶月毫不惊讶,似乎早就料到苏子墨会答应,继续说道:“想要学这部妖族功法,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不要问我的身份来历,我教,你学。第二,这部功法,你不许外传。”

  “好。”苏子墨点点头。

  蝶月又道:“还有一点,想要修炼此法,你将会经历难以想象的凶险,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不要指望着我救你。”

  苏子墨淡然一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有什么疑惑,问吧。”蝶月微微一笑。

  这是两年来苏子墨第一次见到蝶月的笑容,心中顿时涌起惊艳之感,竟有些失神。

  但转眼间,苏子墨的眼中便恢复清明,沉声问道:“什么是灵根?什么是修行?为何沧浪真人说没有灵根便无法修行?”

  “修行,也可称之为修真,修道,人族流传着最古老的三大修真流派——仙、佛、魔。所谓灵根,便是仙门的说法,佛门称之为慧根,魔门称之为魔种,大同小异。身为人族若是没有灵根,确实无法拜入这三门之中。”

  苏子墨听懂了,蝶月的言外之意,就是修妖不需要灵根。

  蝶月继续说道:“人有五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而灵根便等于是第六感,是感受天地间灵气的关键。”

  苏子墨恍然大悟。

  没有灵根,就‘看’不到天地灵气的存在,自然也就无法修行。

  苏子墨又问:“修真也有境界之分么,沧浪真人又是什么境界的修士?”

  “仙门之中可分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他便是金丹修士。修妖、修仙、修魔、修佛都有境界之分,最后又殊途同归,但不论怎样,丹道都是必须要迈过的一道天堑。修真者浩如繁星,但有一半都卡在丹道前,终生无望。”

  “修真,乃是夺天地造化的逆天之举,踏入丹道,便意味着第一次挣脱天地桎梏,寿元可涨至五百年。所谓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蝶月道:“你要修炼的这部妖族功法分为九篇,第一篇淬体,第二篇易筋,第三篇锻骨,第四篇伐髓,第五篇炼脏,第六篇通窍,第七篇便是结丹篇,你想要报仇,就必须要修炼到第七篇。”

  “这部功法叫什么?”苏子墨问道。

  “大荒十二妖王秘典。”

  苏子墨心神一震,光是听这八个字,便有一股凶煞血腥之气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大荒十二妖王秘典第一篇淬体,可分为两层,淬炼皮和肉,分别对应不同的呼吸吐纳之法,也有不同的技法动作。”

  蝶月的双眼闪过一道妖异之光,紧接着,苏子墨的脑海中便多了几句冗长玄奥的口诀。

  没有仙山绿水,没有洞天福地,没有琼楼玉宇,就在这毫不起眼的院落里,在这株盛开着桃花的桃树下,苏子墨踏入修行!

  似乎很随意,很巧合,又仿若冥冥中早有注定。

  没过多久,在蝶月的指点下,苏子墨感觉自己的呼气吸气,渐渐与平时有了不同。

  这仿佛不是人类的呼吸之法。

  反复的纠正,反复的练习,苏子墨渐渐找到了一种感觉。

  在这种呼吸吐纳之下,身体暖洋洋的,体内的血肉似乎在燃烧沸腾,化成无穷无尽的精气,源源不断的涌向肌体表面。

  苏子墨的皮肤传来一阵痒麻之感。

  “这套淬皮的呼吸之法,取自于荒牛妖王,行止坐卧皆可练习,不拘于姿势。牛,性坚,皮韧,刀剑亦很难将其刺破,你自己慢慢体会。”

  蝶月见苏子墨的呼吸渐渐步入正轨,便转身回到房间,不再打扰。

  苏子墨早已沉浸在这种奇妙的呼吸吐纳之中,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皮肤变得更加粗糙、坚韧、有力。

  夜色渐渐褪去。

  而苏子墨却不知时间流逝,甚至忘记了身在何处,只是不断的感悟口诀,呼吸吐纳。

  就在第一缕阳光破开天际之时,苏子墨浑身一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似乎有两根坚硬无比的东西顶出来,冲天而去!

  在这一刻,苏子墨仿佛真的化身为一头盖世牛妖,吞吐天地!

  “嗯?”

  原本在屋中静坐的蝶月心中一动,目光穿透墙壁,落在苏子墨的身上。

  “居然这么快就领悟到了精髓?呵……倒是个修妖的天才,也不枉我赐你这番机缘。”蝶月的眼中掠过一抹赞赏,不见动作,整个人却诡异的来到院落里,出现在苏子墨身前。

  砰!

  正在沉浸在修炼中的苏子墨,突然被一股外力击中,整个人飞出老远,自然中断了吐纳。

  苏子墨从地上爬起来,觉得头有些发晕,四下打量一番,院子里没有旁人。

  苏子墨皱眉看着不远处的蝶月。

  “不要命了?”蝶月眼中的赞赏早已隐藏起来,冷冷的说道。

  “什么?”苏子墨一脸错愕。

  只见蝶月挥动袖袍,就在苏子墨身前,竟凭空浮现出一面波光粼粼的水镜。

  苏子墨目瞪口呆,这等手段确实远超他的认知。

  但当苏子墨看到水镜中自己的样子,眼中的惊讶全部变成了惊恐!

  “怎么会这样?”

  苏子墨的身形本就略显单薄,但在水镜中,他却比原来整整瘦了一大圈,说是骨瘦如柴也毫不为过。

  若非那熟悉的五官和脸颊的轮廓,苏子墨根本不敢相信,水镜中的人就是他自己。

  “无论是哪一种修行,力量都不会凭空产生,仙佛魔三门是纳天地灵气入体,有些道行的妖族也可以吞吐日月精华淬炼身体,而你还没到那个境界。你每一次呼吸吐纳,炼化的都是自己的血肉精华,这么练下去,不出三日,你就死了。”

  “那怎么办?”苏子墨吓了一跳。

  “自然是吞噬血肉,补充精元再修炼。”

  提到吃的,苏子墨的肚子已经开始叫了,一股难以遏制的饥饿感席卷全身,几乎令他抓狂。

  苏子墨大步流星的直奔厨房杀去,风卷残云一般,不到一刻钟,厨房里能吃的一切都被苏子墨硬塞到肚子里,才稍稍化解饥饿。

  直到此时,苏子墨才发现,自己一夜没睡,非但没有半点疲惫之感,反而精力充沛,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力量。

  苏子墨拿起旁边的薄皮铁盆,手指用力一捏。

  只见那铁盆上,竟清晰的多出了几根手指印!

  “嘶!这么厉害?”

  苏子墨暗自乍舌。

  仅仅是修炼一夜,便有如此大的改变,苏子墨顿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想必就算那周定云从仙门归来,我也能有与之一战的实力。”

  此时的苏子墨,尚且不知道大荒十二妖王秘典的恐怖,这部功法实乃揽阴阳,夺造化,转乾坤,扭气机的无上妖典,本就不属于此界之物。

看过《永恒圣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