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749章:想过吗?

第1749章:想过吗?

  “这个问题我想过,但是我觉得js角的人他们一般都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国内,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咱们放弃那一边,但是咱们还是能够掌握赵家村的经济,所以说无论怎么算咱们都是赚的……”

  “呵呵,你要是这么说确实是这么回事……”我笑了笑无力反驳。

  “叶子现在咱们完全就是背水一战,你想的越多就会越畏手畏脚,所以还不如干脆一点来个放手一搏,赢了咱们起飞,输了大不了让刘勇回来接盘……”魏义文接着说到。

  “哈哈,这事你都想好了啊?”我指着魏义文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前路后路我都帮你看好了,机会就在咱们面前,我不敢保证咱们可能能成功,但是这条路确实是你起飞最快的一条路,你要是想在五年之内跟铁面面对面磕一下,那么赵三是你最快的捷径,选不选看你自己……”

  “艹,多大点b事啊!不就是整一下吗,大不了输了从头再来,反正我啥玩意也没有!”我有些不乐意的喊道。

  “哈哈,我就喜欢你现在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魏义文点了根烟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十分满意我现在的状态。

  “那你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这几天我联系了我原来一个朋友,他在中间帮我搭了一条线……”

  “做事挺有效率啊!”我回头笑着说道。

  “那你看,必须的啊!”

  “哈哈,什么时候过去?”我笑着问道。

  “看人家什么时候有时间呗……”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钱!”魏义文的回答异常直接。

  “多少?”

  “一千个!”

  “这么多?”我有点惊讶,一千个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小数目。

  “保守估计,后面还得继续跟上呢!”

  “艹了,这整一下还真不容易……”我略感心痛的嘀咕了一句。

  “咋地有困难啊?”魏义文问道。

  “有没有困难我也得给你整去啊,卖血卖肾就看着一回了反正……”我吧唧吧唧嘴回了一句,然后缓缓的站起身看着魏义文说到:“说半天不就是找我要钱吗?还有别的事吗?”

  “艹,我发现怎么一提前你这脸变的比谁都快!”魏义文有些无语的说到。

  “不是你的钱你不心疼啊……我这还一屁股饥荒呢!”我伸了个懒腰缓缓的走出了屋子。

  “你干啥去啊?”魏义文伸个脖子喊道。

  “我卖血给筹钱去……”

  “……”

  ……

  离开游戏厅以后,我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杜现阳的电话。

  “杜总,干啥呢啊?”我笑呵呵的问道。

  “有事快说……”杜现阳对我的态度依旧冰冷,可能是因为我喊他杜总的关系,杜现阳都总结了只要我一喊他杜总或则杜哥那都不用想肯定是有求于他。

  “借钱!”

  “没钱!”杜现阳拒绝的异常的果断。

  “没跟你闹,我现在非常需要你的帮助……”

  “你一天一天吃钱啊,老借钱!”杜现阳有些无语的骂道。

  “我也没办法,真的需要钱……”

  “要多少啊?”杜现阳看我的态度还算认真,所以也就没再墨迹。

  “一千个……”

  “噗嗤!”我这边话没说完,杜现阳直接把嘴里面的皮蛋瘦肉喷了一桌子,然后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到:“大哥,你当我是啥?我家有印钞机啊?”

  “我真的有急用,你跟纪轩一人借我五百个就成……”我冷静的解释了一句。

  “五百个也不少大哥!”杜现阳擦了擦嘴,激动地喊道。

  “你帮我想想办法行不?我真的着急用……”

  “艹,真服了你,回头我跟我家老爷子商量商量吧,不行你跟他直接走公司的帐……”杜现阳想了想说到。

  “谢了啊!”我有些感动的说到。

  “滚犊子!”

  跟杜现阳通完电话以后,我拿着手机思量了半天最后还是拨通了刘永的电话。

  “喂?”刘永很快就接听了电话。

  “大爷你忙啥呢啊?”我笑了笑问道。

  “有事快说,没事少扯犊子……”刘永不耐烦的回了我一句。

  “我想找你借点钱……”我尴尬了一下,直接了当的说到。

  “没钱……”刘永回答的比杜现阳还要直接还要了断,就好像已经知道了我要说什么,提前准备好的话一样。

  “大爷,你侄子我现在遇到坎了,我现在真的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你明白不大爷,特别特别的需要,如果现在连你都不帮我,那我真的就是走投无路了……”我磨磨唧唧的嘀咕道。

  “你不用跟我墨迹,我现在就是没钱,没钱我怎么帮你?”刘永语气生硬的问道。

  “大爷,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连个媳妇都没有,老光棍子一个……”

  “你会不会说话啊?借钱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刘永有些无语,大声的喊道。

  “不是大爷你别急眼啊!你听我把话说完,你看你啊,老光棍子一个,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你说你扣b啦嗖的干啥啊?你留那么多钱给谁花啊?等你死了你也带不走,你还不如借我,等你死了我还能给你烧个花圈啥的……”我接着说道。

  “我一时半会死不了,不用你给我烧花圈!”刘永让我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说起话来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大爷,你别着急啊,我是啥意思呢!我现在情况是不怎么样,但是现在你要是帮了我,等我以后行了我肯定也不能忘了我这个大爷对不对?但是你要是不帮我呢,你也没啥损失,可是以后你说等你老了谁给养老?不还得指着我吗?那个时候我要是有钱行,我能养着你,可是我要是穷的叮当响你说说我怎么养你!是不是这个道理!话再说回来,酒吧啥时候都是你的酒吧,h市所以人都知道我叶寒是你刘永的侄子,是你的接班人,你说说我要是篮子了,你脸上不也没有光吗!但是一旦我要是起来了,那大爷你h市那是什么场面!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老光荣了是不是?你就告诉我是不是?”

  我一边敲着方向盘一边铿锵有力的冲着电话喊道,说到后面我感觉我嘴角都起白沫子了,这借点钱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就冲你这个b嘴你也起飞不了……”刘永听完我的话,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又接着说到:“你借钱干啥啊?”

  “我想跟赵三整一下……”我直接了当的回答道。

  “赵三……”刘永在嘴里轻轻的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

  “我想把赵家村那边的买卖接过来!”我接着说到。

  “有把握吗?”刘永沉默片刻低声问道。

  “没有,看命!”我实话实说。

  “赌一把呗?”刘永笑了笑。

  “我不赌我也没什么机会,赵三在h市一天,我就难受一天!”

  “这么着急吗?我本打算等我回去再收拾他呢……”

  “……刘爷,这事你给我办,办不明白我这辈子都不带见你的!”我咬了咬牙直接跟刘永下了军令状。

  “叶子啊,不是我不帮你,钱不钱的我都无所谓,拿东西对我来说就是数字,我主要就是怕你们搭里面你知道不?赵三不简单啊!”刘永语重心长的劝了我一句,然后又接着说到:“我知道我现在拦不住你了,但是啥事你都得给自己留点心眼明白不?”

  “刘爷,我现在没有回头路了……”我低声说到。

  “你的事我知道,至于你说的什么见不见我那都是扯淡,你是我带上这条路的,不管你以后怎么样我都不可能看着你不管你明白不?”

  “明白!”我点了点头。

  “叶子,你记住我一句话,男人能进能退,一直往前冲不是什么好事,一定要注意分寸明白不?什么事也都别想着急功近利。”

  “我知道刘爷!”

  “那就行,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咱家啥都缺就不缺钱,别的我帮不了你,钱的事就是一句话的事!”刘永说着说着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好!”

  说完我跟刘永挂断了电话,刘永没问我需要多少钱,我也告诉他我需要多少钱,但是我知道刘永给我的绝对就是我用不了的。

  “操的,这辈子就赌这一把了,老子连命都堵上了!”跟刘永通完电话以后,我一个人看着车外面的风景,咬着牙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赌徒,不是我想赌,是我不赌不行。

  不知不觉中,赵三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关键的一个敌人,而一直不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我,也开始把赌注放在了魏义文的身上。

  人的一生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造成这种变化的最主要原因不是人自己本身,而是人身处的环境在变,人为了适应环境,他不得不进行改变,用进废退,适者生存这个法则说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构造,它也包括心理上面的变化。

  三分钟以后,我抽完了手上的香烟,车座上面的手机一顿震动,无数条汇款信息疯了一样出现在手机的屏幕上,我知道,刘永已经开始给我打钱了。

  ……

  下午两点,我们家的公寓内。

  杨松接到短信,上面写道:“溧水县,光敏造纸厂,你自己一个人来。

  杨松看着短信沉默了半天,随后缓缓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客厅。

  此时客厅内就南北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剩下的人该去酒吧的去酒吧了,该睡觉的睡觉了。

  “松哥你醒啦?”看见杨松出来以后,南北回头问了一句。

  “恩,叶子他们呢?”杨松微微点头,眼睛不经意间看向了我的房间。

  “不知道啊……我醒了的时候他就出去了……”南北摇了摇头回答道。

  “哦哦!”杨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接着问到:“车还在家吗?”

  “在家呢,你要出去啊松哥?”

  “啊,我出去办点事……”说着话杨松走到了客厅门前的柜子旁,拉开了抽屉找出了车钥匙,顺手还把一把五四手藏到了怀里。

  南北扭头撇了杨松一眼,藏的动作正好被南北看见了。

  “松哥,你拿干啥啊?”南北拧着眉毛不解的问到。

  “额……没……没啥,防身的……”听到这句话,杨松脸上的汗珠刷刷的往,表情慌张的解释了一句。

  由于距离远,南北并没有发现杨松的表情变化,以为杨松是因为上次出事害,所以也就没多想接着玩起了游戏。

  “那个啥,南北我走了啊!”出门之前杨松心虚的看着南北喊了一声。

  “知道啦!”

  “嘭!”

  关门声响起,杨松一个人怀里揣着把手,慌慌张张的走向了地下停车场。

  ……

  一个小时以后,某公路上。

  杨松一边开车一边盯着车前的gps,导航上显示,他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到十五公里。

  平坦宽阔的公路上,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杨树林,杨松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特别是树林里面,因为这条路实在是太偏了,根本就看不见一辆车,静的似乎只能听见汽车的引擎声。

  “石哥,是这辆车吗?”猫在树林中的刀疤男看见杨松的车以后,扯着嗓子问到。

  刀疤男旁边的中年人眯着眼睛核对着杨松的车牌号,随后喊了一声:“就是这个,给!”

  “亢!”

  话音刚落,一声响,一颗子弹直接奔着杨松开着的那辆车的去。

  “嘭!”

  “咣当!”子弹射穿轮胎,汽车直接失去了控制,杨松本能的猛打方向盘,随便用脚死死的踩住了刹车。

  “刺啦啦!”

  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响声,随后缓缓的停在了路边。

  “操的!”杨松擦了擦额头上面汗珠低声的骂了一句,随后直接推门下车。

  “亢!”

  杨松前脚下车,第二声响再次响起,但是打偏了,打在了杨松脚底下。

  “操的……”开的青年第一手打偏,随后端起猎就准备来第二。

  “嘭!”

  但是还没等青年开,中年人就一脚踹在了青年的肚子上。

  “操,你疯了啊!”中年人指着青年骂到。

  “海子他们就是他杀的!”青年红着眼珠子咬着牙嘶吼到。

  “上边要活的你不知道吗?你要是把他杀了咱们一分钱都拿不到,你那几个兄弟不也白死了吗!”

  中年叹了口气说道。

  “我不管,我得报仇!”青年喘着粗气回答道。

  “你报仇等完事报不行吗?非得这个时候啊!等咱们拿到钱你想什么时候报就什么时候报,没人管你!”

  刀疤男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直接从土堆上面跳了下来,然后拎着猎走出了杨树林,中年人也跟着走了出来,青年躺在地上沉默了片刻随后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也跟着走了出来。

  “呼!”

  杨松一个人靠在车前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刀疤男端着直接对准了杨松,然后冲着杨松勾了勾手。

  “把放下吧,你们不敢杀我!”杨松扔掉手里面的烟头,表情随意的往刀疤男他们的方向走去。

  “明白就行,咱们都省事……”刀疤男收回手笑着回了一句。

  “咋滴,半路堵我是啥意思?”杨松拧着眉毛冲着刀疤男问到。

  “没啥意思……”刀疤男笑着回了一句。

  杨松听完以后上下打量着这三个人,随后直接把目光锁定在了青年的身上。

  “”

  “咱俩是不是见过?”杨松斜着眼睛看着青年问到。

  “嘭!”

  青年咬牙蹦了起来,随后一托直接砸在杨松的脑袋上!

  “噗噔!”

  杨松被这一托砸了一个大跟斗,直接趴在了地上。

  “见过吗?”青年晃了晃手上的,表情狰狞的看着杨松问到。

  “见过……”杨松艰难的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回答道。

  “嘭!”

  青年再次拿着托砸在杨松的脑袋上,一边砸还一边骂到:“我让你见过,我让你见过!你见b!

  杨松躺在地上额头冒血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我记得你,当时我把你一块杀了就好了,那几个人呢?是不是死了!”

  “啪!”

  青年直接把猎了杨松的嘴里,瞪着眼珠子表情癫狂的喊道:“艹!你再说一遍!”

  “呜呜呜!”杨松的嘴被口堵住,根本就说不出来话。

  就在这个中年人走了过来,一把拽住了青年,然后低声说到:“差不多行了啊!”

  “你别拦着我,我弄死他我!”说着青年就要扣动扳机。

  “嘭!”刀疤男冲了上来一脚踹飞了青年,然后扔出来一个黑色的面罩。

  “啥意思?”

  杨松看着地上的面罩笑着问道。

  “想看你媳妇就给我带上!”刀疤男喊声喝到。

  “我媳妇在你们手机?”听到这句话以后,杨松明显激动了起来,连忙冲着刀疤男喊到。

  “别废话,赶紧带上!”中年人皱着眉毛骂了一句,随后直接伸手把杨松怀中的手掏了出来。

  “你还挺谨慎!”中年人一边在杨松的身上摸索一边笑着说到。

  “我媳妇在哪?”杨松看着中年人问到。

  “等会你就知道了……”中年人简单的回了一句,随后直接掏出了杨松的手机。

  “嘟嘟!”

  中年人摆弄了几下手机,然后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行了,带上车吧!”一切都收拾好以后,中年人摆了摆手然后刀疤男压着杨松走到了树林子里面。

  杨松脑袋上面带着头套,根本就看不见外面的情况,迷迷糊糊的跟着这几个人上了一辆车。

  车内的空间不算宽敞,应该就是一辆普通的家用轿车,而且杨松根据引擎的声音判断这辆车使用时间最少应该在五年以上。

  一路上车里面的人都没有说话,包括杨松,因为他一直在心里默默的记着汽车究竟行驶了多少公里以及拐弯次数。

  其实有的人会觉得当你被蒙上眼睛的时候你是根本没办法去记住车辆的行驶过程的,但是我想说一句电视剧里演的那种情况并不是完全都是假的,如果你真的有过类似的经历你就会明白,闭上眼睛记下车辆的行驶过程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第一点,电视剧里面的人他本人经过专业的训练,他们对方向以及汽车的行驶速度有着超乎常人的敏感度。

  第二点,人一旦要是到了那个程度你本省紧张的心情会让你的大脑变得飞速运转起来,所以你也会有些跟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如果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你可能什么都记不住,也感觉不到,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危急性命的时候,你多多少少还是能记住一些的,这是以为人本身的自我保护系统,危境时也真的可以激发出一些潜能。

  而此时此刻的杨松就是出于这个状态,虽然不能完全的记住行驶路线,但是掌握个大概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十分钟后,汽车噶然而止。

  杨松连忙松开自己的手掌,并且把双手伸到了窗外,想让自己的手心里面的汗尽快消失。

  “下车了……”车停下以后一个声音在杨松的耳边响起。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啊?”杨松说话时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心里面的紧张。

  “别墨迹,到了你就知道了……”刀疤男烦躁的踹了杨松一脚,随后直接拽着他走进了一个荒废已久的大院子。

  原本站在二楼的孙磊看见杨松他们进来以后,连忙从楼上跑到了院子中央。

  “磊哥!”中年人看见孙磊以后,连忙喊了一声。

  孙磊摆了摆手,然后走到杨松的身边一把拽下了杨松脑袋上面的头套。

  突然被拽下头套,杨松有些不适用刺眼的阳光,连忙用手遮挡了一下,然而就在手掌的缝隙当中杨松看见了孙磊的脸。

  “好久不见啊!”孙磊看着杨松笑道。

  “你还真是没个b脸,都忘了自己腿怎么瘸的了是不是?”

  杨松看孙磊以后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他早就猜到了是这批人。

  “你这个b嘴还是这么欠打!”孙磊听到杨松的话以后脸色一变,举起拐棍怼了怼杨松的脸,咬着牙骂道。

  “呸!”杨松扭过头吐了一口吐沫,斜着眼睛看着孙磊。(未完待续)

看过《我的传奇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