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748章:除狼得虎

第1748章:除狼得虎

  “刚才绑匪那边给我来电话了,问我那个女的怎么处理”孙磊走到赵三的身边轻声说道。

  “着急吗?”赵三放手手上的衣服皱眉问道。

  “应该是挺着急的,要不然他们也不能给我电话”

  “操的这一天都是事”赵三低头骂了一句,随后从裤兜里面掏出一根香烟,孙磊连忙上前给点燃了。

  “呼”赵三吧嗒了两口烟以后,抬头对着孙磊说到:“一会我去角那边,你在家收网吧!”

  “确定收网?”孙磊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能腾了,老感觉会出事我不在家你自己小心点,这几个孩子不给处理了,我老觉得心不安”赵三捂着胸口说到。

  “那行,你去那边也注意点安全”孙磊点了点头,现在他只要一想到收拾我们的场景,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放光。

  “我那边都是小事,就是你,千万要注意知道吗?”

  “知道!”孙磊点头。

  “这次要不行,下次在想弄他们就麻烦了啊”孙磊叹了口气,随后开始接着收拾起了衣服。

  孙磊在赵三身边站了一会,随后静静的退出了房间,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十分简单,送货,外加上时间还有地点。

  发完短信以后孙磊抬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市某宾馆内。

  魏义文一个人躺在,手里握着手机,紧闭双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魏义文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魏义文几乎一瞬间就接听了电话。

  “有信了吗?”魏义文对着电话激动的喊道。

  “这么着急啊?”对面先没有回答魏义文的问题,而是笑了笑问道。

  “别废话,我能不着急吗?我在这憋着尿都不敢上厕所就怕接不到电话”魏义文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重复问了一句:“到底有没有信啊?”

  “我给你联系了,那边的人说可以谈一下”电话对面笑着回答道。

  “操的,你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魏义文一拍激动的喊道。

  “具体什么时候见面人家安排,你就在家准备好钱就行了。”接着说到。

  “套路我懂!”

  “不是我有点想不明白你为啥要联系那边的人啊?国内的买卖不够你做还是咋地?”电话对面非常疑惑的问道。

  “有些事你该知道,有些事你不该知道,不该知道就别瞎打听明白不?”

  “艹,你这有点卸磨杀驴的意思啊”对面有些无语的说到。

  “龙哥教我这么说的,行了,不跟你扯犊子了,改天请你喝酒啊!这事记你一大功”

  “哈哈,行!”

  说完魏义文挂断电话,然后直接蒙上大被,异常舒适的睡觉去了。

  市,国府饭店内。

  今天的段辉情绪异常高涨,从吃饭开始就一直跟别人喝酒,不是跟这个喝就是跟那个喝的,要不是知道他是从新见到我们高兴,我还真以为这在北京经历了啥呢。

  “咋地?松哥我看你兴致不高啊?”段辉端着酒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杨松身边,搂着杨松的肩膀问道。

  “没啥,就是感情遇到了点”杨松笑着回答道。

  “娘们不有的是吗!等我以后再给你介绍一个”段辉大大咧咧的说到。

  杨松听到这句话,手上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眼神也跟着暗淡了下来。

  杨松沉默的看着段辉,段辉笑嘻嘻的看着杨松。

  段辉今天喝的有点多,所以根本就不能发现杨松的异样,杨松举起了手边的酒杯,冲着段辉喊道:“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得跟你好好喝一个!”

  “必须的!”段辉扯着嗓子喊道。

  “没毛病!”

  说完俩人酒杯一碰,杨松仰头咕噜咕噜的喝起了酒。

  就在杨松仰头的那一刻谁也没有看见他眼角留出的泪水

  酒杯放下,杨松脸上又出现了笑容。

  段辉跟杨松喝完以后又跑到了刘瑞的身边,刘瑞瞥了段辉一眼,语气无奈的说到:“大哥,你这回功夫跟我喝八回了,我求求你换个人吧”

  “哈哈,是吗?不好意思啊!我换个,我换个”

  说完段辉就走到了南北的身边,看着南北说到:“兄弟,啥也不说了,手指头早晚我得给你找回来”

  “啊?”南北愣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

  “这个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一旁的二美磨着银低声骂道。

  “兄弟,你啥也不用说了,咱这杯就敬曾经逝去的手指头!”

  说完段辉直接举杯跟南北碰了一下,南北也不知道段辉说的啥,反正稀里糊涂的跟着段辉又喝了一杯。

  “惜惜,你现在是干什么的啊?”武媚看着惜惜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武媚见到惜惜以后就特别喜欢惜惜,不仅仅武媚喜欢二美也喜欢,三个女生相处不到一个小时就好的跟亲姐妹一样。

  “我还在上学”惜惜低着头害羞的回了一句。

  “哦哦,你觉得我们家叶子怎么样啊?”武媚接着问道。

  “武姐,你说什么呢啊!”惜惜红着喊道。

  “哈哈哈!”

  屋里面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惜惜的脸变得更红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就在这个时候杨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杨松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号,皱了皱眉直接按下了拒接键!

  杨松拒接了电话以后,抬头看了看我们,确定没有人发现他这个动作以后接着喝起了酒。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一分钟以后杨松的手机再次响起。

  杨松皱眉掏出了手机,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

  “接了吧,万一人家有啥急事呢”

  这个时候我在杨松的耳边提醒道。

  杨松听到我的话以后吓了一跳,随后立马笑着说道:“就是一个赌场的赌客,他能有啥急事”

  “那你这不接电话也不行啊,你不接他一直打”我一边夹菜一边回答道。

  “那我出去接一下?”杨松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我问道。

  “艹,你接个电话谁管你啊!”我翻了翻白眼无语的骂道。

  杨松嘿嘿一笑,随后拿着手机走出了包间。

  “这一天天咋还傻了呢?”

  我看着杨松的背影有些无语的骂道。

  杨松走出房间以后直接走到了厕所,然后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回拨了过去。

  “嘟嘟嘟嘟”

  “喂?”一阵盲音过后,对面终于接听了电话。

  “你给我打电话干啥?”杨松压低了声音咬着牙问道。

  “呵呵,我能干啥?你媳妇不想要了啊?”对面笑着问道。

  “我草!”

  “行了,说点正事,一会我给你发个位置,明点你自己过来,明白吗?”对面异常直接的说到。

  “你想干啥?”杨松沉默了一下问道。

  “干啥你来了就知道了,你也可以选择不来,就看你还想不想见到你媳妇”

  “我草的,别碰我媳妇!”杨松听到这,情绪有些激动的喊道。

  “妇现在很安全,前提是你得配合我”

  “去的吧!”杨松咬牙骂了一声,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拿着手机走出了厕所。

  “回来了啊?”

  杨松从外面回来以后,我看着杨松问道。

  “恩恩。”

  杨松做到座位上精神恍惚的回答了一句。

  “谁给你打的电话啊?”

  我扒拉扒拉盘子上面的菜非常随意的问道。

  “还能谁啊,就是咱们赌场的一个赌客,说要借钱”杨松挠了挠脑袋。随后顺手从盘子里拿了一块排骨放在嘴里就啃。

  “哦哦,你给他骂了呗?”我笑着说到。

  “那倒没有,我就说我在外面忙呢!”杨松吐出一块骨头,语气随意的回答道。

  “呵呵,这事你办的还算不错,这要是按你以前的脾气早就骂他了”我拍了拍杨松的肩膀有些欣慰的说到。

  “这玩意我早就明白了好不好?”杨松假装有些不乐意的回了一句,然后连忙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从我的位置看,酒杯正好挡住了杨松的脸。

  我看见杨松喝酒以后,也就没再搭理他而是扭头跟着我旁边的刘瑞扯起了犊子。

  “惜惜啊,你现在干什么呢啊?”这个时候武媚红着小脸看着惜惜问道。

  “我现在还在上学,平时做一些兼职”惜惜摇了摇筷子,模样异常可爱的回答道。

  “做兼职?做什么兼职啊?”武媚愣了一下问道。

  “就是酒店服务员前台什么的”

  “哎呀,我的傻妹妹你长的这么好看做那个干什么啊?”武媚这个人说话一直比较直,所以立马就有些不乐意的喊道。

  “我也找不到别的工作”惜惜低着头回了一句。

  “这叫什么话啊?就惜惜你这个模样干什么不都得抢着要你啊!”这个时候一旁的二美抢着说到。

  “对啊,惜惜,你别干了,你跟着我在酒吧干吧!”武媚想了想说到。

  “跟你在酒吧干?”惜惜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呆萌。

  “对啊,我们几个都在酒吧呢,你要是能过来那就太好了,以后咱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看看谁还敢欺负我们家惜惜,对不对叶子?”说话时,武媚那声叶子拉的特别长。

  我听见武媚叫我以后,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见武媚那双瞪的大大的眼睛,连忙跟着说了一声:“对!”

  “叶总也在这个酒吧吗?”惜惜听完我的话以后,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那个酒吧就是他的!”我还没说话,一旁的刘瑞贱了吧唧的抢着说到。

  “哦哦”惜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啊惜惜,你过来不啊?”武媚看见惜惜不说话了,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我什么都不会。”惜惜低着头小声的回答了一句。

  “不会没关系,现学都来得及你就说你想不想过来吧?”武媚有些不耐烦的说到。

  听出武媚不乐意以后,惜惜连忙抬起头看着我,似乎想看看我的想法。

  “不是你看他干啥啊?你就说你想不想来吧!”武媚一下子就发现了惜惜在看我,连忙扭过惜惜的脑袋,气哄哄的问道。

  惜惜沉默了一下,随后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这不就行了吗?惜惜你明天直接过来就行了,到时候我安排你”看见惜惜答应了以后,武媚非常开心的笑着说道。

  “好!”惜惜也笑着点了点头。

  “其他人没什么意见吧?”武媚故意看着我问道。

  “没有!”搅屎棍刘瑞第一个表示赞同,其他人也都笑着说没有。

  “叶大老板,你咋不吱声啊?”武媚看见我没说话,笑着问道。

  “艹,你自己都定好了的事,问我有啥用啊?我说不赞同你不得打我啊?”我吐出一块鸡骨头,异常无语的说到。

  “哈哈哈。”

  屋里面的人听到我的话以后,都大笑了起来,惜惜也捂着小嘴笑了起来。

  幸好被二美一顿大嘴巴子给制止住了,要不然到时候不一定啥画面呢!

  由于大家都喝的比较多,像杨松那样的上就不醒人事了,所以他们就没有开车回去,直接打车回家。

  而我则做起了护花使者,准备先把惜惜送回学生宿舍,然后再回家睡觉。

  “惜惜,这个时间了你们寝室还能开门吗?”出租车上,我看了看时间疑惑的问道。

  我这话一问完就后悔了,因为出租车的司机看我的眼神又变了。

  “我们宿舍24小时开门”惜惜小声的回答道。

  “哦哦,那就行”我微微点头,随后开始看着外面的风景。

  车开的很快,大约十来分钟我跟惜惜就到了他们学校的门口。

  “叶总,我到了”

  惜惜站在宿舍楼下,修长的交叉,小手背到身后,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美丽,异常漂亮,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被惊艳到了。

  “那你上去吧”我抬头看寝室楼,伸手点了根烟,随意的说到。

  “”惜惜沉默了一下,然后静静的走到了我的身边。

  “怎么还不上去啊?”我抽了口烟指着寝室楼问道。

  “今天谢谢你了叶总!”

  惜惜的脸离我很近,近的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我看着惜惜那张宛如天使的面孔,我觉得只要是个男人应该都会有感觉吧,何况是我这样的

  我看着惜惜,惜惜同样平静的看着我,但是她这次没有害羞,脸也没有红,就是非常平静的看着我,那种认真的眼神让我一阵麻痹,身体无法动。

  两三分钟,或许只是两三秒钟,我们四目相对。

  说的文艺一些,时间仿佛在我和她之间静止了。

  记不清是惜惜先闭上的眼睛,还是我先去抚她的肩,我俩很自然的把脸贴近,吻了起来。

  。

  灯光下,惜惜平静的看着我的背影,抿了抿嘴然后一个人静静的走上了楼。

  离开了惜惜的学校以后,我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我们的公寓。

  这一夜,对我来说也许会是一个无眠夜。

  但是到家以后我才发现我想的太多了,电视里演的都是假的,我到家洗完漱,躺在呼呼大睡,睡得还特别香。

  第二天,上午十点,我被电话声吵醒,我发现自从我们几个来到市,我每天根本就不需要定闹钟,因为只要到时候就会有人给你打电话,我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是被电话声吵醒。

  有的时候我早上醒了以后,就知道今天有很多事去做,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该做什么。

  我迷迷糊糊的找到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号,是魏义文打过来的。

  “咋地啦魏哥?”我迷迷糊糊的问道。

  “叶子,你干啥呢啊?”

  “我睡觉呢呗,我能干啥”我无语的回答道。

  “艹,都几点了还睡觉,你现在来游戏厅一趟我有点事跟你说”魏义文有些无语的说到。

  “行!”我揉了揉脑袋,然后挂断了电话,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卫生间。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开车来到了星期八游戏厅,由于今天是星期一,学生们都上课,所以游戏厅里面的人还不是很多。

  我晃晃悠悠的走进了游戏厅,看见张风雨还有大个青山他们三个人都在呢。

  “你会不会玩啊?”张风雨一边拍着青山的脑袋一边骂道。

  “我怎么就不会玩了啊?”青山有些委屈的回头问道。

  “连书都不会出,会玩!”张风雨无语的骂道。

  我走过去一看,发现张风雨他们三个正联机玩着三国战纪。

  “来了啊?”这个时候张风雨回头看见了我,笑着问道。

  “啊,魏哥找我有点事,玩着呢啊?”我笑着回答道。

  “啊,没事瞎玩,魏哥在二楼呢,你上去吧”张风雨随意的回了我一句,然后接着把目光放在了游戏机的屏幕上,我笑了笑然后迈步走上了二楼。

  “来了啊?”魏义文看见我走进屋子以后,连忙站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

  “啊,来了!”我点了点头,然后环视了一下这间办公室,装修一般,但是有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是一块非常普通的白板,但是这块白板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人物关系!

  我上前仔细一看,上面写的竟然全是跟赵三有关系的人,包括赵家村的人还有的人!

  我异常震惊的看着这块白板,久久无语。

  因为这块白板上面写的人物,很多竟然都是我不知道的,我万万没想到魏义文他们的资料竟然准备的如此详细,如此精密。

  怪不得龙哥那么有信心告诉我他们几个能解决掉赵三,开始我还不相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看明白了吗?”魏义文给我倒了杯茶,笑呵呵的问道。

  “明白点”我接过茶,实话实说。

  “哈哈,你不明白我就给你讲一讲”说完魏义文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指着白板说到:“赵三的势力一共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那边,那边主要就是负责生产罂粟以及运输,第二部就是赵家村这边,主要功能就是工厂生产,第三部分就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销售点”

  魏义文三言两语就把赵三的主要经济链分析了出来,听着可能挺简单,但是细一想,把生产加工销售集成一体的毒枭,全国不一定能有几个,而赵三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魏义文看我不说话又接着说到。

  听完魏义文的话,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到:“只要摧毁这条经济链,赵三就会陷入瘫痪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咱们跟赵三整的目的不是为了摧毁这条经济链,而是把这条经济链占为己有!”魏义文敲着白板情绪有些激动,然后又接着说到:“刚才我也跟你说了赵三的经济链主要分成三个部分,销售部分咱们不用管,即使从那边下手,对于赵三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别的玩意卖不出去,这东西肯定啥时候都是供不应求的,而且销售点遍布全国,咱们想彻底清楚也根本不可能!”

  “恩恩,我同意!”我轻轻点头。

  “那你在看这个部门,赵家村!赵家村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无论是从人数还是经济方面,咱们跟赵三都不是一个等级,你要是想从赵家村下手,不是不可能,但是机会不大!”魏义文接着说到。

  “恩!”我点了根烟,静静的听着魏义文的分析。

  “那么咱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角那边,你可能咋一听跨国企业,有些难办,但是我告诉你角那边才是赵三真正的弱点,因为那边鱼龙混扎,赵三的影响力也不够,而且从那边下手,成本最小,还能够对他造成真正的一击致命,那边出了事,原材料断了,那么赵三的整个经济链也就断了!”说话时,魏义文直接在白板上面画了一个大大叉。

  “那魏哥你现在有什么思路了吗?”我简单的分析了一下魏义文的话,摸了摸下巴问道。

  “思路肯定有,没思路我说这些东西跟放屁有啥区别”魏义文喝了口茶笑着说道。

  “什么思路?”我问道。

  “角那边最大的特点是什么?”魏义文看着我反问到。

  “乱!”我想了想回答道。

  “没错,那边属于三国交界,无论什么时期它都是上最混乱的一个地方,赵三在那边的影响力小,而且同行之间的竞争也比较大,所以赵三的敌人也不少”

  “你想联系赵三的敌人?”我瞬间明白了魏义文的意思。

  “对,敌人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朋友!”魏义文点了点头。

  “那魏哥你想没想过除狼得虎这件事?”我想了一下以后低声问道。

看过《我的传奇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