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全知全能者 > 第449章 决定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念诵着苏东坡的这首《六月二十日夜渡海》,许广陵微笑着继续向下向无人区的深处而行。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确立了脚下的道路之后,这就是许广陵当下的心境。

  不过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天上的白云又转为灰云并继续向着黑云转化了,依照身体近乎于直觉的判断,大概又一场大风雪,即将在大半天之后来临。

  这对许广陵来说其实无所谓,但对小猫来说影响就大了。

  之前,因为看到地面积雪较少的缘故,小猫早已喵叫一声之后,撒着欢向盆地跑去了,大雪再临的话,它应该就没有这种兴致了。

  在这种地方,所谓“望山跑死马”,路途看去很近,实际遥远。

  作为一个被四周山脉围起来的盆地,无人区其实是有入口的,但许广陵却直接是从背后的阿尔金山山脉侧边翻过来的,而这时,他的位置,应该是刚进入盆地区不久?

  放眼望去,最显眼的地方,是重重的沙丘。

  许广陵本无具体目的,也就随意向着那沙丘而去。

  随着走近,沙丘渐渐地变为沙漠,而当许广陵站到沙漠中的时候,发现了一道清泉,正缓缓地流泻着,从沙子里流出,又从不远的沙子中流入。

  这不科学!

  许广陵又发现了一个怪异的地方。

  如果他的感觉和判断没错的话,现在这里的温度,绝对在零下三十度以下,就算退一万步,那也绝对在零下二十度以下。

  这么冷的天,水居然不结冰?

  没道理啊!

  当然,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

  哪怕许广陵相关的知识很匮乏,也还是知道,水结冰,不止和温度有关,和压力有关,和凝结核也即水中的溶解物同样也是有关的。他看到的这水不结冰,肯定有其道理,只是这个道理他不懂而已。

  许广陵也没有想去搞明白。

  如果是之前,看到这景,他会有相当强的求知欲,甚至不排除有一种想以这个无人区为素材,研究地理地质等方面的想法,但现在,明确了脚下的道路之后,这些,就纯粹被他当成路上的风景了。

  如果有一个地质学家之类的在身边,他不介意探问一下这水为什么不结冰,但没有,那也就算了。

  以后,也多半不会主动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最多,什么时候因别的什么事,触及了,顺带着了解一下而已。

  这应该算是许广陵进入这无人区后发现的“第三怪”吧,然后就在这天傍晚的时候,许广陵发现了一件不属于怪异但也绝不平常的事情。

  那是在为小猫找食的时候。

  许广陵惯例地启动天眼,向地下搜寻,寻找鼠类的洞穴,然后,他就愕然了。

  就在他的脚下,他此刻站立着的沙漠之下,深度不到两米的地方,浅色的沙土中突兀地夹杂着明显的深色,深黄色,而许广陵一眼就判断出,那是黄金,成色极好的黄金!

  下一刻,许广陵才忽然想起,阿尔金山,阿尔金山,那个金,是这个金?

  是的,应该没错了,就是这个金!

  许广陵简直都想用天眼把整个这片区域扫描一遍,看看地下的情形。不过事实是,他的天眼在地上能看十五公里,而在地下,只能深入三米罢了!

  正常来讲,三米都只属于大地的风化层。

  三十米、三百米还差不多!

  天眼的神通如果一直加强下去,有可能达到那个程度么?

  许广陵还真不知道。

  不过当下,地下看不了什么,他也还只是用之观赏无人区的风景。

  讲真,还是有颇多可看的。

  在这片区域中,有着重重小山,有着沙漠,有沙漠中的流泉,有草原,当然那所谓的草原此际完全是枯草的形态,也有冰河,谷地中地势较低的,整个都被冰冻起来的大河。

  许广陵看到了牦牛群,看到了野驴群,群落规模都很大,以百十只计的。

  他也看到了前后不下十只的野狼。

  在许广陵随性漫步着的时候,通过天眼,他看到有两只野狼向他的方向靠近,一点点接近,最后,近至三米之内!

  自始至终,许广陵的脚步都没有任何改变,缓缓地行走着。

  在他这般靠近到两米之内的时候,那两只野狼对望了一眼,居然退走了!

  这也是许广陵发现的又一点,这片区域的动物,除了鼠类之外,其它的各种动物,性格好像都比较“温和”,或者说,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它们似乎没有大动干戈的习惯。

  而鼠类,扮演着这里动物圈的最底层?

  鹰盯着它们,狼盯着它们,就连外来的一只小猫,也盯上了它们。

  不过许广陵还是感叹着鼠类生命力的顽强。

  从长白山到这里,完全的迥然不同的环境,而这两个环境中,惟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有鼠类了。——或许它们才是地球上最有适应能力的动物?

  家鼠,田鼠,山鼠,平原鼠,高原鼠,沙漠鼠。

  许广陵只不知道,海里有没有鼠类?如果居然还有海鼠这种东西,他必须要说一个服!

  这是一个小型的封闭的自给自足的生态系统,不论是地理学家地质学家,还是植物学家动物学家,到这里来进行研究都是颇有意义的,许广陵暂时惟一的能够够得上层面的,是半个野生植物学家。

  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份,许广陵决定在这里待上那么一小段时间,研究一下这里的草木,或许,待到春天,等它们萌芽生长?

  手机之前被关了,此刻打开,许广陵看了下日期。

  他之前进入无人区的时间是十月,而此刻,已经快三个月过去了!沉浸于中窍的打通过程中,这几个月的时间在感觉上无异于几天,但事实上,确实是几个月过去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此时此刻,许广陵只能想到这句话了。

  再看了看,手机没有信号,一点点的信号都没有。换言之,他已完全地与世隔绝了几个月,并将再继续隔绝一段时间。

  老师他们,不知可还好?

  ==

  感谢“无星linqing”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夜色流连”的月票捧场。

看过《全知全能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