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二零九章 太古天盘

第一二零九章 太古天盘

  ……

  历史的追溯先是当初欧楚阳在梦境之中见到的那副天君赐宝的画面,随着画面诡异的一转,时间法则的威能显现了出来。在那之前,一道人影站在了虚空之中,他左右手执有紫焰、右手执着紫录宝典,腰间挂有欲佩拓域天葩。人影快刀连斩也斩不清这片天地,最终在力竭之时,顿时彻悟。只见那人影抚额沉思许久,眼前当是一亮,道出天之奥秘。“天地轮回、无生无法、大道归统、万物始然……”正是这句话说出之后,方才有了之前梦境中天君赐宝的画面。

  惊望之中,慕婉晴的声音袅袅的响起,如同梵音降下,当涤心神:“摩阿,你错了,自始自终,你都没有看清楚这个局,虽然你只是设局,可你深陷其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你自己也是这局中的一颗棋子。”

  “虽然是最关键的一颗,可你依旧是棋子。”

  慕婉晴看着摩阿,眼神古井无波:“天君之位,乃天地所设,与天同高、与地同齐,其位又怎可夺。呵……”

  慕婉晴的目光转向欧楚阳,眼神当中充满了爱意:“自有太古横生天地,天君与天地同生,独修天道秘法已臻极致,为跳出太古,天君早早便看清了这天地间的变化,于是乎,这才有了我、你、还有瞑罗。”

  “你以为你不知不觉为我服下思神丸,偷了拓域天葩,天君就一定会随天地湮灭?呵,让我来告诉你,即便是我们三个与这天同灭,天君也不会灭……”

  摩阿一字一句的听着,苍老的躯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指着欧楚阳惊骇道:“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摩阿状若疯魔,连连倒退。

  欧楚阳笑了笑,道:“摩阿,正如你所言,你看到了很多东西,自以为可以在本君不在的时候掌控一切。可你又哪里知道,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本君一手设下的另一个局。摩阿,你太短浅了,甚至可以说是无知。”此番言论虽有隐晦之意,可也不难理解,欧楚阳轻蔑一笑,看着摩阿犹如看着一个线控的玩偶:“本君今天就告诉你,这片太古天地的确广博,但他却不是唯一,本君与太古天地共生,岂止渡过了十衍纪。”瞬间,摩阿还是连连摇起头来,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你想超脱太古,却威能已尽,设下伏局,引我入瓮,你自知我野心,定会以天下大局为盘、众生为子。引你自毁天地,而你就借着此处契机,彻悟混沌大罗天道。”“哈哈~”摩阿狂笑着,一头黑白相间的长风顷刻间化成了惨白:“枉我设天下大局,算计天下众生,没想到,你早早的把我也算计了进去,你才是算计这天的人,你才是设天下大局的人。”

  摩阿疯狂的笑着,正所谓一子错、满盘输,他错就错在天地轮回之上。

  欧楚阳微微一笑,叹道:“你又错了。”

  “错?我哪里错了?”摩阿本以为自己终于看清一切,可没有想到,欧楚阳的背后还有秘密。

  不自觉间,摩阿,瞑罗,慕婉晴同时惊讶的看向欧楚阳。

  欧楚阳微微抬了抬手指,忽然间,一股微弱的压力从太古天地中降下,直落于摩阿头顶。

  玄青真元点点消散,自摩阿体表分离而出,欧楚阳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随手一招便将玄青真元收归掌心,言道:“尔等只知,本君乃是先尔等一步与太古共生,却不知,尔等乃是本君所创。紫冥?玄青?不过是笑话。”欧楚阳的话骇人听闻,三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是欧楚阳创造出来的。

  欧楚阳又道:“唉~,你最错的一点便是,你以为混沌大罗天道、创始天道、湮灭天道乃世间三大绝顶天道,却不知道,在天道之上还有更高的威能。”“比天道还要厉害?”摩阿瞪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欧楚阳。他几乎不相信,欧楚阳说的是真的。“不信?”欧楚阳轻轻一笑,身体未见怎么动,只是眸子里一道寒光掠过。

  忽然间,整片太古天地中,六亿位面同时浮现在小院当中,就如同六亿颗星星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随即,欧楚阳挥了挥手,六亿位面空间之门,轰然打开,无数道人影带着一脸的疑惑从中飞了出来,正是那隐藏在太古天地的六亿界尊。

  这些人一个个惊讶的看着虚空中的欧楚阳,心情之震撼,久久不能平静。

  瞑罗见状大惊失色:强行逼迫控制六亿界尊现身,这是何等威能。

  摩阿也是傻了眼,这根本是骇人听闻的事。想他一代创始元灵、天道极尊,也只能号令、管理这些界尊,但绝没有能力在一瞬间,强行让这些界尊强者出现在太古天地之中。

  欧楚阳如今就能做到。“这~,这是什么威能?”摩阿不甘的问道。

  欧楚阳并没有隐瞒,背对着摩阿,面朝那六亿界尊,突然喝道:“尔等见了本君,为何不跪?”

  六亿界尊闻言之下,犹如被一道雄浑的元力灌顶一般,蓦然间的拜倒了下来,而且是无法抵挡的拜倒。“本君得天拟命,唯今终成太初大道,众界尊速速归位吧。”说着,欧楚阳挥手甩出逆天紫录,六亿界尊六亿位面从此稳固太古,六亿界尊之名讳刻苦在逆天紫录之中。“太初?”

  摩阿坐在了地上,神念慢慢的消亡……

  欧楚阳回过头,淡泊道:“摩阿,你授天命掌管天地玄青,贡献不小,本君念你劳苦功高,现命你入千衍轮回苦道,是生是灭,你自己把握吧。”

  说着,欧楚阳挥了挥手,摩阿眼中带着震惊、疑惑、甚至是绝望,一点点的消散在这片太古天地之间,就此一代极尊强者自此坠入了轮回。

  做完这一切后,他看向瞑罗,瞑罗蓬的一声拜倒在地,恭敬无比道:“瞑罗参见天君,昔日瞑罗自恃过高,入天君识海,识图篡改天运,瞑罗甘愿受罚。”

  欧楚阳摇头一叹,伸手虚托道:“你何罪之有,若非有你深入本君识海,授予紫冥,本君此局根本无法设成。”

  瞑罗感恩戴德的站起,寻思了一翻,不由忧心道:“天君,摩阿虽除,可天根已断,天地轮回尚自存于天运之中,我等该如何是好。”

  欧楚阳闻言,自信一笑,拉过慕婉晴的小手道:“唉,你还是没看清啊。”

  “天地轮回只是一个契机,是本君设下伏局,这片天地乃是本君所创,岂有毁灭之理。”

  说着,欧楚阳取出了八块灵宫八将所化的灵石,对着那太古天盘一抛。

  一声轰鸣响彻,天武界生机复苏,万株植被顷刻间于地表升腾而起。

  瞑罗见状,不由惊喜,喃喃道:“天地轮回,无生无法……此两句只是契机,大道归统、万物始然……方是太初终局,天君,我懂了。”

  “懂了就好。”欧楚阳微微一笑,视野至极还是那兽谷之地,他说道:“瑶儿,随为夫下去处理一下琐事吧。”

  “瞑罗,你也去……”

  ……

  兽域万兽谷。

  此时此刻,万兽谷内外近二十亿武者大军皆是目露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荒芜了一年的天武界不知为何生机再复,千株万树犹如雨后chūn笋一般节节生出,仅仅瞬息之间,天武界再度恢复到了以往chūn意盎然的模样,甚至比以前的仙灵之气更加的浓郁。

  众人正自惊讶着,忽然九天之上有着三道人影飘飞而至,待到他们看清的时候,赫然发现这三人正是刚刚离开不久的欧楚阳、紫袍中年人,还有一个正是慕婉晴。

  “姐姐~”

  “相公~”

  见欧楚阳安然回归,紫霄门人自人喜不胜收,喜极而泣间,众人飞快的围了过去。

  感受着周围投来的关怀,欧楚阳只是轻轻一笑,随手一甩,一卷典籍悄然落在了瞑罗的手上。

  众帝首见状,不由一惊,此卷典籍看上去极为的眼熟,待到他们仔细的打量一番后,赫然发现,那正是缩小版的逆天紫录。

  瞑罗将逆天紫录握在手中,眸子陡然一冷,喝道:“尔等还不快快参见天君大人。”

  “天君?谁是天君?天君是什么?”

  众人闻言愣住,不由左顾右盼,不过这时,慕婉晴却是眨了眨眼,拜倒在欧楚阳的面前,恭敬道:“慕婉晴参见天君大人。”

  “天君?不是极尊吗?怎么又出来个天君?”无罪站在一旁想了一想,忽然明悟过来,赶忙拜倒,对欧楚阳高声呼道:“无罪参见天君。”

  “不会吧,难道极尊之上还有天君的存在,好像,这天君是……欧楚阳?”

  一时间,兽谷之外鸦雀无声,不过在片刻之后,近二十亿武者同时拜倒在地,高声连呼了起来。

  “参见天君……”

  欧楚阳微微一笑,伸手虚扶,道:“都起来吧。”

  “瞑罗,可以开始了。”

  瞑罗站起,点了点头,将逆天紫录翻开扫了几眼,随后道:“破军,岳山、冷风寒、古芒,尔等天运寿诞已尽,现打入轮回,历十衍苦道。”

  “什么?”破军等四人闻言之下,不由惊呼出声,眼望着那高高在上的瞑罗,最后又看了看比他还要威严的欧楚阳,赶忙咆哮道:“我不服,什么叫天运寿元已尽,为什么是你掌握我们的寿元,我们是不死的。”

  破军的高呼,声威震天,此番辩解登时让瞑罗皱起了眉头:“大胆,尔等寿元乃天君所定,岂容汝在此大呼小叫。”

  瞑罗厉喝了一声,将手中逆天紫录一合,如雷霆般的喝道:“破军,以下犯下,藐视天君,寿元不补,无权坠入轮回,去~”

  话说着,瞑罗随意的挥了挥手,破军不甘的叫声根本未来的及发出,整个人便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寿元不补,无权坠入轮回?咕……”岳山、冷风寒、古芒三人互相看了一视,汗水顿时滑落了下来。

  “你们三个去轮回……”瞑罗处置了破军,这才叫到三人。

  三人见状,赶忙拜倒在地,对着欧楚阳大嗑其头,高声谢恩,接着便化为流光,不知遁下地武何处轮回去了。

  瞑罗微微一笑,道:“这三人倒也识实务,轮回终有一天还会回来,而破军,只能化为太古中的一粒灰尘。”

  紫霄众人站在欧楚阳的身后,惊讶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执掌高阶帝君的生死,这是什么概念?连天地极尊都要听命,这是什么身份?”众人此时就算再不理解也能分清层次了。

  在这片天地中,欧楚阳无疑是最高的,也是独一无二的,而其之下只有眼前这紫袍人是为天地极尊,再其下估计就只有无界这等界尊强者了。“一……一句话就要了破军的命?”鲁豪与陆尘对视了一眼,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

  欧楚阳淡淡的笑着,脸上不波不古,转头道:“鲁豪,陆云,你们二人要潜心修炼,日后到了无罪这个境界,也许就会明白今天的一切。”

  欧楚阳语气淡然,犹如轻风浮萍,当当然扫过,鲁豪与陆云赫然神魂一震,以往对时间、空间、本源等法则不尽理解的地方顷刻间变的清晰起来。

  一句话。仅仅凭着一句话,鲁豪与陆云敢声称自己不需亿载便可自行成就界尊之位。

  “多谢天君恩赐。”鲁豪与陆云惊喜了半晌,终于收敛了一切,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

  欧楚阳点了点头,回身示意瞑罗继续下去……

  “居云松、耀日、水柔、蒋柏~”

  听瞑罗叫到自己,蒋柏这才知道这天君在宣判自己的因果,立马躬身拜倒。

  “天运无寿……”瞑罗冷声喝出:“不坠轮回,烟消云散。”

  “不坠轮回?”

  众人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慕婉晴张了张小嘴,看着水柔狠不下心来,不由问道:“相公,可否……”

  慕婉晴还未说完,欧楚阳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我的意思,逆天紫录你也看过,他们的寿元早就在这天地之间,如今本君也只是照本宣判而已。而且,这天地本不应水柔,却因为摩阿的缘故,你要入十衍轮回,她的出现是瞑罗怕你孤单。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种下的恶果,如果她不违逆于你,本君今日也许还会为其赦命。可现在……”

  闻言之下,慕婉晴顿时心灰意冷,看了看水柔,最终还没说出什么来。“去~”瞑罗随手一挥,四人同时烟消云散。“闵荣……”闵荣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拜倒在地。“恩。你的寿元还有一个衍纪,现命你去看管众神冢……”“多谢极尊大人,多谢天君,多谢天君。”本以为自己会跟蒋柏他们一样烟消云散,闵荣哪曾想过自己会如蒙大赦,赶紧谢恩。一道白光划过,众神冢便换了主人。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