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九二章 万兽谷门

第一一九二章 万兽谷门

  ……

  抬掌杀了一名初阶帝君,鲁豪毫不吝啬的将其未损灵识的元神抛给了怜香。怜香正需要用元神来修复身体,也不客气,直接抓在了手中送入口中。

  “嘎吱~嘎吱~”

  脆响再度传起……

  乱……

  万兽谷外,彻底的乱了起来……

  万兽谷门之前,那些之前还落在下风,被兽域人马杀的节节败退的四大阵营混和的势力见到欧楚阳的到来,并击败了候佩一次,士气大振,不少身上还带着伤势的武者再次举起手中的利刃冲进了敌营之内。

  喊杀声、呐喊声、惨叫声,顷刻间连成了一片,声浪滚滚来、气焰滔天、远传百万里。

  这场战斗是七大jin地内部的最后一场战斗,此战过后,不论哪方败北,另一方定然会成为七大jin地之首。所以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胜便是有命活下去,而败只有死之一途。

  “杀~”

  继欧楚阳出得紫录天宫之后,先后屠遍通天悬阁、九路天宫以及冰镜川林,随后极渊深海一亿三千万海兽武者折损大半,可谓是造下了滔天的血案。而今天,这个末日也降临到了兽域的头上,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欧楚阳胜出,接下来的便是其怒火燃尽万兽谷的景象。

  紫霄门中近百神皇强者在丹咬的帮助之下,如同杀神来袭,整合在一处,那近百的小队好比一柄巨大的死神之镰,疯狂在兽域灵兽的队伍中展开了杀戮。

  方准、黑电、筱蝶三人恢复了一会,也随后加入了战团,而有了这三大帝君的相助,紫霄门人更是如虎天翼。

  屠sha,惨绝人寰……

  狂风卷起无边的杀意、愤怒的呐喊、潮水般的怒气在万兽谷上空肆虐的卷拔着……

  七jin地的权力之战、仇恨之战整整持续了半月之久,其中根本没有停歇。

  半月之后,这则消息再度传遍了天武界各个角落……

  自神战结束、紫录天宫大门为择天武界此届的界尊开始,仅仅过去不足四的的时间,天武界因为刺神欧楚阳之怒火而陨落的武者数量便达到恐怖的上亿人。这个数字显然比神战之初时还要可怕。

  所有人都心怀惊恐,尤其是身为九大神域的武者们,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先是七大jin地,是因为候佩暗中图谋七大jin地的七彩云石。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候佩的所作所为不能称之为罪恶,因为天武界本就没有罪恶。但他的确是过分了,这才引来刺神欧楚阳的疯狂报复。

  反过来想,九大神域又何尝不是呢?

  还是仇恨,让居云松等帝首蒙蔽的双眼,根本没有想过后来的结果会怎样,便把刀俎伸向了没有欧楚阳在的紫霄门。而接下来,所有的猜想显然就是一种预言。以刺神的性格,九大神域除了雷域之外,俨然已经步上了兽域的后尘。还是仇恨,让居云松等帝首蒙蔽的双眼,根本没有想过后来的结果会怎样,便把刀俎伸向了没有欧楚阳在的紫霄门。而接下来,所有的猜想显然就是一种预言。以刺神的性格,九大神域除了雷域之外,俨然已经步上了兽域的后尘。

  如今,天武界所有的眼睛都在紧紧的盯着万兽谷,那一战还没有结束,是因为那里还有两个绝世的强者正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这个战局将左右着天武界的存亡。

  如果候佩胜了,那便好说,欧楚阳必死无疑,九域的危机不解自消。

  相反,如果候佩败北,天武界真正的磨难将如末日般降临,刺神的刀锋会在第一时间指向整个天武界大陆,到了那时,没有人能够安安稳稳的睡觉,便是想休息也要时刻保持着警惕。

  于是乎,所有身为九大神域的武者们都在默默的期盼着候佩不要败北,千万不要败北……

  这般祷告、祈祷,说不得太过于可笑,欧楚阳与候佩的胜负岂是的期盼能够左右得了的?

  那是实力的角逐,掺不得半点的侥幸……

  战火已消,纵然兽域兵马已达两亿之多,最终还是在鲁豪、陆云、方准、筱蝶、怜香、黑电这几大帝君的威慑之下宣布败北,所有凶兽大军尽皆被围在万兽谷中。尽管他们的首领还在谷外高空作着苦苦的支撑,可身为他们自己已经认败了。

  而之所以还没有开始收编这支庞大的凶兽大军,其中还差最后一步。

  ……

  万兽谷外高空之中,欧楚阳与候佩你来我往,拳影翻飞。两个都拿出了毕生的实力,每招出手都直指对方要害,挥出的拳带起的劲风,便是离着数里之遥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些目力极佳的武者盖是能够看见在那片长空之中,有着无数大大的黑色虚无空dong时隐时现。

  那是拳力达到极致,破开天武界的空间导致下来的。要知道,天武界乃是太古天地,空间何其稳固,纵使帝君强者实力比天,也无法维持这么长时间对空间的破坏。而显然的是,欧楚阳与候佩都已经远远超出了这片空间所能承受的限度。

  欧楚阳占上风,这是必然之事,自从他那一脚凌厉的踢出、候佩如小山状的身躯倒地的那一刻起,这似乎已经是必然的结局。

  而之所以打上半个月如此之久,并不是因为候佩如何如何的强大,武技如何如何的精妙、对法则的领悟如何如何的高明。究其原因是因为欧楚阳不想这么早的让候佩去死……

  屠尽毒泽沼林上百万弟子的大仇,怎么可以用死来便宜候佩?

  “蓬~”

  还是那一记看似并不高明的老拳,却是在时间法则加速的作用下,再一次的狠狠的击中了候佩的后心。

  “哇~”

  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候佩只感觉到头晕目眩、五内翻腾。他已经记不得自己这半个月来挨上这样的拳头多少次了。他只知道,欧楚阳看似瘦弱,身无二两肉,可那拳头上的劲道根本不比自己差,甚至他每一拳的打出,都比自己的力道要强上数分。

  “该死的欧楚阳,究竟是什么样的变tai……恐怖的恢复速度、强硬的拳势、高明的法则运用,这样的人居然只在天武界生存了不足千万年,他是怎么xiu炼过来的?”

  此时此刻,候佩想一头撞死的心情都有,早知当初,还不如把炎黄帝心根无偿的交给欧楚阳,换取其信任。若是那样的话,今天就不会出现这个局面了。

  候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后悔的一天,然而现在他不得不承认,欧楚阳这个小了的的确确有着通天彻地之能:“xiu炼不足千万年便有这等实力,就算是没有天罚神戟,用不了多久,他也有可能成为界尊的。”候佩如是想道。

  不过忏悔……有用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欧楚阳依然是紧握着双拳,眼神非同一般的狠厉,全身暗金色的光芒频闪不断,时隔半月,其拳势没有丝毫减弱,相反隐约间还节节攀高。

  不远处,鲁豪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战局,脑细胞如同计算器一般精确的计算着:“一日便是百万拳,半个月便是一千五百万拳,狠,太他妈的狠了,欧楚阳这小子根本是不想让候佩痛痛快快的死去,他是在折磨候佩……”

  陆云以同样的目光看着前面,心脏跟随着不断落在候佩身上的闷击声一上一下飞快的跳动着,豆瓣大的汗珠悄无声息的在鬓角处滚落方准伫立于高空,眼中惊显厉芒,他在计算着自己的双眼、神念到底在这个半个月来少记了多少拳。

  筱蝶将cheng人母,但还是机灵顽皮,两只拳头紧紧的握着,跟着欧楚阳的拳势不断的挥动:“打,师傅打的好……”

  黑电满脸堆笑,现下他已经不需要去担心什么了,眼前的景象完全是痛打落水狗的表演。而他在乎的只是关于蓝凤以及两个儿子和其它紫霄众友的下落……

  怜香眼中满是羡慕之意,身为高傲的帝君境噬心甲虫,他在估量着自己的实力,如果自己与欧楚阳打上一场,能否挺过多长的时间、吞天噬地神功是否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总之,在场所有人等皆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唯独不会有人去考虑谁胜谁负。

  谁胜谁负已经一目了然。

  又是一通乱拳轰砸而出,候佩胸前、背后、上至头顶、下至小腿又挨了无数拳。鲜血是大口大口不要命的喷薄而出,而他那赖以成名的炎黄帝心根到了此刻,显然已经发挥不出半点威力来。

  “蓬~”

  欧楚阳一拳轰在了候佩的后脑上,打的候佩头晕目眩、几yu昏厥。这也就是大猿帝君的金刚之躯,换作旁人,早就头颅炸碎而亡了。

  只不过这一拳显然比之前要加了几倍的力道,候佩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只见他手掌一松,炎黄帝心根顿时脱落。

  欧楚阳见状飞快掠去,稳稳的将炎黄帝心根接在了手中。

  候佩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双手空空如也,再看到欧楚阳正把玩着自己的炎黄帝心根,不由勃然大怒:“欧楚阳,还我炎黄帝心根。”

  欧楚阳不屑的斜视了候佩一眼,目光之中充满了玩味:“听说这个是你的命根子?”

  欧楚阳摇了摇手中不尽直愣的炎黄帝心根。

  “你要干什么?”候佩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说呢?”欧楚阳森冷一笑,双手握住了炎黄帝心根的两端。

  “不要……”

  终于,候佩看出了欧楚阳的意图,苍白而又无力的试图阻止。

  欧楚阳哪会停下,将炎黄帝心根高高举起,双臂猛一用力,浩瀚的太古玄黄气在体内奔腾了起来。

  刹那间,本源、空间、时间三大fa则同时作用在炎黄帝心根之上。上品至尊神器在欧楚阳的脑海中顷刻间演变成无数细小颗粒的组成。欧楚阳运转梵天诀gong法,愤怒的大喝了一声,无上真元分化至尊神器器魂、器身。双手一紧……

  “啪~”

  上品至尊神器被其硬生生的掰成了两断。

  “靠~”鲁豪见状,不由惊骇的爆了句粗口:“那可是上品至尊神器啊,就算用我手中的铸器神锤也要千锻万打、用黑火锻烧数载岁月方才能够将之砸断,他居然就这么给掰断了,真是个怪物,大大的怪物。”

  陆云看了看周围,隐晦的把袍袖抓起,放在额头上,下意识的抹了一把冷汗,心中腹腓不已:早就看出欧楚阳的实力远超自己,没想到到头来,自己还是小看了他,光是这一手,就足以让自己心悦诚服了。

  在场上亿武者见到这一幕,差点没吓的坐在地上,跟鲁豪一样,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欧楚阳居然就这么……这么简单、无比简单的将上品至尊神器掰断了?

  “噗~”

  炎黄帝心根与候佩神念相系,此番炎黄帝心根折断,器魂受损,他的神魂自然受到波及。本来就伤势极重的他再度喷出一口鲜血。而就在这个时候,欧楚阳根本没有停留,瞬移之技施展起来之后,眨眼间一只肉掌便抵在了候佩的头顶。

  “你……可以去死了……”

  你……可以去死了……“

  冰冷至极的话语在候佩的耳边响起、在所有人的耳边响彻。下一刻,众人只是看见候佩的眼神充斥着不甘、充斥着绝望,慢慢的涣散开来。

  “蓬~”

  巨大的血花炸开,浓烈的血雾扬于天外。

  高大二十余丈的大猿金刚之身,在欧楚阳雄浑掌力的喷吐之下,居然如豆腐一样炸了个粉碎。

  天空中,白的、红的混淆成了一片,如雨般的倾泄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滩湿了大地。

  大战终止……

  欧楚阳强势胜出,败退候佩,将之格杀,候佩大好肉身、元神皆尽化为尘土……

  “呼~”

  慢慢的收回了掌势,手上一只的光团跳动着妖异的光彩。欧楚阳的身上满是敌人的鲜血,仰起头来,神情陡然惆怅的起来。“沼林的兄弟,本宗给你们报仇了,尔等泉下有知,可以瞑目了……”发出一声感叹,欧楚阳的目光回转,一丝笑容飞快的在方准等人的脸上闪过,接着杀气弥漫。

  望着万兽谷中漫山遍野、颤栗不已的凶兽大军,浑身上下、霸气绝伦……

  将那光团甩给黑电,欧楚阳遥手一指,对着凶兽大军朗声喝道:“如今兽尊之心已归黑电,撑天玄棍也择其为主,尔等还不速速拜见你们的新主人?”“新主人?”众凶兽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万兽匍匐在地,对着黑电高声呼喊了起来。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