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六九章 九帝入殿

第一一六九章 九帝入殿

  ……

  九彩神光如天之擎柱,接连不断的在蜿蜒的九节白玉廊桥之上闪过,其内九道身材各异、实力强大的人影纵横交错。偶有呼喝之声远远传近,倒是叫人有些熟悉。

  “居云松?”候佩目力非凡,视线所及之处第一眼便将一名气势非凡的老者看在了眼中,亿载的仇恨之心也再此被激起。

  此时的九域帝首显得极为的狼狈,九节白玉廊桥虽然仅仅有着九百米的距离,可距离山脚的那一段路却显得很是遥远。九人采取的方式也欧楚阳等人曾经进来的时候采取的办法大抵相同,只不过由于后方冷风寒、古之心……等人显然是没有尽出所能,以致于围杀上来的罡风强者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了合围之势,前方居云松好像想借此机会要做些什么,前行的速度一直不快。

  两方因素同时出现,直接导致了九域帝首境况有些窘迫、杀机四伏。“哼~,看起来居云松也不怎么样。八大帝首以他马首是瞻,这样的屁话,也就只有一些无知之辈才会相信。”候佩清冷的声音蕴含着某种快意,幸灾乐祸的模样。

  欧楚阳等人也看出来了,在居云松身边的水柔和耀日有着明显的偷懒嫌疑,几次能够合力除掉一名罡风强者,两人却是极有默契的躲避了过去,并没有使用太过于强横的手段,与居云松同甘共苦。

  居云松如此也是苦不堪言,本打算节省一些时间快些冲过三重天,可没想到等到他自以为是九帝之首的安排了一切、到了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居然没人会用尽心力,共渡难关。

  很明显,除去居云松之外,另外八人都是很忌惮前者,而只有这个机会才会令居云松实力大减。

  阴柔的掌风好似穿林蝴蝶,来来往往间,一道道绵柔的掌力在居云松身边翻飞了起来。那是水柔的武技。

  相融数丈,相反的炽热气息已经高涨到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地步,高大魁梧、有着一张火红大脸的耀日看似不遗余力,可每每出手的时候,很是自然能够与不远处的水柔形成互为衬托之意。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什么,然而从慕婉晴的口中知晓了水柔秘密的欧楚阳却是一直在注意着二人。“这两人身承阴阳帝君的绝学,显然已经在暗中演练已久,平天怒焰掌与静莲葵水诀配合的天衣无缝,想是早就侵淫于此道了。”“危险,这两人的危险程度绝对不弱于掌握了一部分时间法则的候佩。”欧楚阳心中已经有了数,心道:“看来还要尽快的领悟时间法则方是上策。”欧楚阳正暗自揣测着,鲁豪突然来到了欧楚阳的身边,下意识的用力碰了碰欧楚阳的背部,欧楚阳微微一愣,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鲁豪,不知其用意何在。

  这时,陆云与巫倩的目光同时落在了候佩的身上,鲁豪的下巴也是意有所指的朝着候佩那边抬了一抬。

  欧楚阳把注意转向候佩,只见炎黄帝心根不知何时被他握在了手中、背到了身后,而他的身影却是缓缓下移着,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山脚下。

  山脚的位置正好是最后一节白玉廊桥过后能够踏足的地方,那里有着巨大的山体遮挡,最近的一处宫鳌正是鸿钧的界魂遗殿。

  蛰伏在殿后,候佩眼中陡现杀机,一身精湛的元气正蓄势以待,手中炎黄帝心根频频闪动着耀目的光芒。

  “他要对居云松出手?”欧楚阳见状吃了一惊。

  鲁豪压低声音道:“谁知道呢,不过我想应该打不起来,紫录天宫中不禁杀伐,便是你在修炼的那一刻被人伏击身死也怪不到任何人,只不过的是,在紫录天宫中人人都在领悟时间法则,那个时候彼此身上的逆天鉴会为拥有者看守,若有危险,会提前警示。这也算是逆天鉴的一个小小的用处,这点用处只在紫录天宫中有效,却不在界魂遗殿生效。”

  “看着吧。我估计候佩只是想解解气而已,炎黄帝心根这一棍子砸下去,居云松想要防范也很难,到时候说不定要受创了。”陆云把话茬接了过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是杀不了居云松的,何必又多此一举。”欧楚阳神情自然,眼光烁烁,一直观察着居云松的动向,并以为此的顺便将候佩的小心思鄙夷了一番。鲁豪微微笑起,幸灾乐祸道:“要是真的打死了才好呢,少了一个对手,一个强大的对手。早就看不惯居云松这种骄傲自大、目空一切的人了,还以为自己身居九域之手,天下只是他用。殊不知,别说罪盟,便是神盟之中也没有人待见他。”

  “死了也好。”巫倩突然插了一句话进来,婀娜的身姿朝着欧楚阳身边靠了一靠,拉近了距离。

  鲁豪、陆云面不改色,目光都未倾斜,只是直视着候佩抑或是居云松。

  欧楚阳也是轻笑,虽然他已经看出巫倩的目的,可也未揭破,只是含沙射影道:“巫倩大人,彭风临死之前不知有没有什么遗言留下。”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的巫倩一愣,欧楚阳见其不解,便出言解释道:“再怎么说,彭风之前也算是对欧某有所眷顾,如今他已身陨,若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巫倩大人可以告诉欧某,欧某也好出一份力。”

  这番话说的极为的平静,似乎真是想要帮彭风做点什么似的。只不过天武界是以武为尊的地方,正所谓人走茶凉,彭风死了就是死了,哪有像欧楚阳这样如此重义的?

  巫倩百思不得其解,佯装失落道:“本帝与彭兄也是相交多年,他的离开的确是我罪盟一大损失,只可惜他当时所遇到的罡风黑洞实在强大无匹,还没来得及留下支言片语,便已经去了。”“哦~”欧楚阳恍悟一声,随即装模作样的叹气道:“彭兄实力比天,便是连居云松之辈也不可能将之格杀,我还以为他遇到了伏击。没有最好,若是让我知晓有人在暗中做些什么,欧某定然是不会放过他的。”指桑骂槐,这就是指桑骂槐,说到这里,连鸿钧也听出来欧楚阳是意有所指,巫倩怎么能听不出来?“欧兄这是什么意思?”巫倩脸色一绷,顿时不悦道:“欧兄认为是巫倩加害彭兄?”“哼~”欧楚阳撇了撇嘴,冷笑道:“不是最好,若真的是的话,本帝只是想提醒巫倩大人,如今神、罪二盟已经齐聚于此,有些时候还是要同心协力的好,纵然是有人施小人之计企图做些什么事来坐收渔翁之利,本帝还是希望先要一致对外的好。巫倩大人以为如何?”“这~,这是自然。”巫倩听着,眼神有些慌乱了起来,他自然能够听出欧楚阳是在警告自己,而让他疑惑的是,欧楚阳为什么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杀彭风的时候,周围并没有人在场啊?

  不管怎么样,欧楚阳已经怀疑到巫倩了,巫倩也很明白,自己靠近欧楚阳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已经引起了对方的警兆。因此,巫倩隐晦的退了几步,与欧楚阳拉开了一段距离。

  鲁豪、陆云不解欧楚阳的举动,他们二人未免巫倩发现什么,只是背对着二人听着,并没有说话。不过二人眼神的交流片刻,似乎也拿定了一些主意。

  欧楚阳之所以这么做必然是有着他的意图的。

  候佩与巫倩私下里密谋着一些事情,这对欧楚阳是一种极大的威胁,之前虽然听到二人曾说在紫录天宫不会对自己出手。可真的还是假的,又有谁知道,欧楚阳不想自己在领悟时间法则的时候,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隐患。完全的佯装不知,只会让对方更加的肆无忌惮,与其如此,不如先点上几句,让对方心里有个数,告诉她,我已经猜到了什么,至于真正知道了什么,这个问题交给你去考虑,而我自己就去领悟时间法则。欧楚阳相信,如果这个巫倩不是傻到可以的话,一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手了,甚至就连以后,欧楚阳也把巫倩这条路封死,其它的事情就交给候佩来想。“想到你头疼~”算是一种威慑,不让对方随心所欲的出手,这就是欧楚阳如今的打算。

  当然,至于那同心协力的狗屁言论完全是胡诌,你能做到我省点力气,你待在一旁不管那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就算你不去找九大神域,真到了界魂器出现的那一刻,对方也会找上你。

  欧楚阳嘴角弯了起来,斜眼瞥过巫倩的时候,眼神当中还是那种冷漠和看透一切的通透,不由得让巫倩打了个寒战。

  下方白玉廊桥打的热市激烈,后方欧楚阳与巫倩的暗战也是硝烟弥漫,就在对面的居云松等人已经快要打上泰岳山脚的时候,候佩已经做好了准备出手了。

  看着候佩目光凶狠的模样,欧楚阳已经敢肯定,此次居云松要吃夸了。

  「1396  候佩杀心与天穹鞭」

  白玉廊桥之上,九大帝首全力施展,战的苦不堪言,还好的是,终点就在眼前。

  居云松手执利剑,怒目而视,前方围杀过来的四大罡风强者将其围在当中。居云松剑影纷飞,逮住了机会,就在两只罡风武者朝着一旁散开的同时,长剑交由左手,右拳猛拳陡然绽放出耀眼的精光。“轰~”一拳轰杀而出,两团实质性的气流喷薄而出,化成两条气柱,直接将那两名近身的罡风强者轰杀的粉碎。

  居云松一技巧施得到了应有的效果,不由大喜过往,根本不管后方八大帝首,自己一个健步,身形如柳絮一般的抽身而出,直接跃在了泰岳山脚之上。

  八大帝首见状,也不含糊,之前留有余力,可终点就在眼前,便不再留手。各大精湛的武技在同一时间施展开,场内气劲飞射,犹如一道道光束,将十八罡风武者的包围圈冲散。“唰~唰~唰~唰~唰~唰~唰~唰~”一连八道幻影闪过,八人不分先后的从三重天:白玉廊桥上冲了出来。

  九人都是经历过神战的人,紫录天宫也是来过。上了泰岳山,看到欧楚阳等人的身边多了一个老者,自然多加了几分注意,待到他们看到鸿钧界尊的样貌的时候,跟刚来这里的候佩几人一样,众人皆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鸿钧?”居云松显然是识得此人,就是鸿钧在亿载之前将本应该属于他的界魂器夺了回去。居云松一直极恨鸿钧,可饶是如此,现在他也没有对之对抗的本钱了。毕竟,如今的鸿钧已经是真真正正的界尊强者,还是已经修炼了亿载的界尊。

  依例之下,居云松等人应该是单膝跪拜施礼,而居云松也打算这么做了。只不过,他刚要跪下的时候,忽然一团雄浑的能量从自己的身侧涌现了出来,那无匹的气势之中夹杂着滔天的恨意,直逼居云松的头顶,轰然砸落而下……“候佩?”第一个发现的便是居云松,危机临近,长久以来征战杀伐所养成的对危险事物的感觉直接超越了神念感知的速度。

  像这种界魂器还未出现便拼命的情况,这在紫录天宫之中还是首次出现。说不得候佩对居云松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别人也许不会了解为什么候佩这次的鲁莽,陆云和鲁豪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以前的候佩只是高阶帝君,与居云松不相上下。可现在不同了,炼化了兽尊之心,领悟了一小部分的时间法则。候佩的实力已经远超居云松之上,甚至比在场的任何一个都要强,他自然再动手。

  神战本变是界尊之位的争夺之战,别说在场各大帝首,便是成名已久的鸿钧界尊看到也不会管。

  念头一动,鸿钧第一个退到了远山之上,把场地让给了候佩和居云松,非但没有露出为难的表情,反而那双睿智的双眼之中更是闪过了饶有兴趣的味道。

  在紫录天宫中,就算是九大帝首也要死,死了便是死了,别人会感觉到可惜。

  鸿钧反应的最快,其余人等更是不慢,居云松刚要跪下的时候,欧楚阳等人已经做好了退后的准备,就在那耀眼的光芒闪动起来的时候,四人飞速的朝着身后掠去。

  八大帝首目瞪口呆,感受着那强大雄浑的气势,皆是下意识的朝着两旁飞射开来。

  顷刻间,本应该是九大帝首拜见鸿钧界尊的事件,转眼间转化成了一场满带着杀子之仇的激烈厮杀……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