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六一章 界尊之位

第一一六一章 界尊之位

  ……

  “候佩他们也是这样吗?”欧楚阳问道。

  鲁豪点头道:“也是这样,不过依着候佩的性子,他是不会去等巫倩和彭风的,当然,老猴子这些年也没白活,以他兽身的强大防御力,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协助。哼~,他早晚会死在高傲的性子上。”

  鲁豪忿忿不平的说着,显然对候佩有着很深的看法。

  陆云挡下一道弱一些的罡风后,转过头来接过话茬说道:“没错,还有欧楚阳你需要小心一下他们三个,别看之前巫倩和彭风对你视如至友,可一旦到了这个时候,没准也会变的六亲不认,若真是得到了界魂器,便是我们二人也不要近身。说实话,对于界魂器的诱惑和你相比,我实在没有什么信心会选择后者。”

  这般说法有些出乎欧楚阳的预料,但也同时体现出陆云的光明磊落。鲁豪也是这样,坚定的朝着欧楚阳点了点头。

  欧楚阳看着有些可爱的二人,哑然失笑道:“若真是那样,那倒不如把界魂器原封不动的给你们了,我可不想因此失去两个好友。”

  鲁豪与陆云闻言一怔,随即摇头苦笑。

  界尊之位,有谁不想得到,的确这诱惑力还是大的没边了。

  三人说笑了一番,着实有种面临绝境却谈笑风声的大无畏精神,如此这般的一路寻找了下去,又找到了两枚飘零在风牢之中的元神。

  三人一人一枚,可以说运气好到了极点,对于那两枚还未出现的元神,三人已经不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了。鲁豪也曾经说过,这元神是随着罡风漫无目的的飘荡,对于他们这些来此地寻找时间法则和界魂器的人,牢笼有着强大的约束力。而对于那些飘零的元神来说,便不是这样了。

  一路行来,三个秉持着稳步行进、安全为上的原则,与那罡风做着抵抗。如果按照实际上的时间概念,大约是过了三个多月,三从方才找到了九只风牢。

  “风牢越到最后越是好找,这涉及到空间领域的收缩问题,但有一点不可忘记,九九八十一只牢笼是必经之地,算是个迷宫,虽然越来越简单,可相反这罡风也越来越强劲,尤其是到了最后,便是中阶帝君不施展全力也难以通过。”

  “这么强大?”欧楚阳有些震惊,可鲁豪说的也没错,这第九只牢笼中的罡风已经开始肆虐到了连绵不绝的地步。

  三人从一开始还有余力做些飞速的穿行,到最后已经开始紧密的站在了一起、步步为营。还好欧楚阳与陆云都是阵法大家,虽然不能施展空间领域,但小小的阵法转换还是能够做到的,致使三人在穿行过程中省了不少力气。

  时间慢慢的推移,身在通天烈刃风牢中穿行,欧楚阳终于可以去体会鲁豪曾经说过的话,当真是渡日如年了。

  罡风如刃,以太古玄黄气所化的风刃绝对比下品的至尊神器还要厉害,整整一年半的虚空之旅,三人仅仅是渡过了63只风牢,距离81只还有着不小的差别。而且越到最后,那风刃愈加的犀利与密集。

  “呼~”

  到了第64只牢笼之中,三人拼尽了八层的实力将周围弥漫的风刃一一的击溃开来,暂且没有了危险。

  鲁豪盘膝坐下,胸口起伏不停,显然是消耗甚巨,引起元气不支。

  陆云也是一样,那英俊的面孔之上,大半的部分已经被细密的汗水遍布着,尽管他一直去擦拭,可还是难以抑制的流出。

  欧楚阳相对要好一些,毕竟他体内有着与此地罡风相同性质的天地本源,再加上一直以来熟悉幻灵大阵的循息恢复的阵法要诀,倒是没有太过疲惫。纵然是如此吧,可欧楚阳还是要决定要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艰难的事情三人背靠着背,面对风牢的三个方面,一方面小心谨慎的提防着将要出现的危险,一方面全力的打坐恢复。

  丹药在这只显现出了非比寻常的重要性。鲁豪与陆云不同,他们不能依靠吸收这天地间的太古玄黄气恢复实力。只能凭借所带来的丹药以及元魄,相互配合使用之下,效果倒也非常之显著。

  如此静修了片刻,欧楚阳率先恢复了原本的实力,慢慢站起来的同时,看到鲁豪与陆云还在打坐当中,也没打扰,自行担负起了保护的职责。

  正当这时,忽然不远处的空间之中陡然发生了剧变,一股强大的风刃组成的龙卷呼号着犹如厉鬼的叫声朝着那边卷了过来。

  一年半多的时间,欧楚阳还是首次见到如此庞大的龙卷,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欧楚阳一甩长袖,卷起一股强风,匆忙将鲁豪和陆云包裹了起来,展开身形朝着远处掠去。

  飓风袭荡着整片空间,所过之处皆是产生了巨大的空间裂痕,就在这个当口,欧楚阳躲过去以后,突然发现在那片飓风刮过之后所出现的空间黑洞当中,闪出两道人影。与此同时,愤恨的喝骂声随之响起。

  “候佩,你这个小人,尾随我二人居然出手掠夺元神,老子跟你没完。”

  这个声音极为的熟悉,欧楚阳只是脑中灵光一闪便找到了这个声音主人的样貌。

  “彭风?他怎么会在这里,对面那个一定是候佩了,看来两人起了争执,这个时候怎么会打起来。”抱着几许疑惑,欧楚阳高高跃起,离老远看了过去。

  “蓬~”

  低沉的闷响在欧楚阳身形跃起了刹那间响彻了起来,彭风显然是不敌对方的炎黄帝心根,只是一击碰撞,便暴退了数百步之遥。一边退着,彭风还一边吐着大口的鲜血。刺鼻的血腥味随着凛冽的风势传了过来,钻进了欧楚阳的鼻息,更是将鲁豪与陆云唤醒了过来。

  “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鲁豪一个机灵的跳起,双眼瞪的如同牛瞳,扫了一眼欧楚阳,赫然循着声响望了过去。

  “彭风、候佩?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欧楚阳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听刚刚彭风的喊声,似乎候佩抢了他们得到的帝君元神。”

  “我靠,这老猴子还真是卑鄙,为了区区一个元神,居然这么早动手。”鲁豪愤恨骂个不停。

  陆云自边上飘了过来,眼中似有辗转之色,随后轻笑道:“嘿嘿,有意思,老猴子从来都是眼高于顶的家伙,他得到了兽尊之心,自然更不会把彭风看在眼里,估计是跟上了彭风和巫倩,借着罡风突下杀手吧。他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元神,估计是在扫除障碍来了。”

  欧楚阳也是这么想,当下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样,神战刚刚结束,之前还是同一阵营的人,现在就下杀手,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不过也好。”欧楚阳随后一笑道:“既然这老猴子作的如此之绝,不如我们就作回渔翁。”

  “哦?”欧楚阳的这句话明显起了杀心,鲁豪和陆云也知道欧楚阳和候佩不对付,甚至在那场交易之后,两者之间分明有着极深的芥蒂。

  想想也是,候佩在几人中的实力应该算做是最强的了,而且他还没有动用本体与彭风战斗,要真是得到了界魂器,想抢将会很难,倒不如现在就将他扼杀,虽然现在除掉他对自己的等人没有什么太大了好处,可为了长远的目标,还是值得的。

  陆云与鲁豪相觑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奸诈之色,微眯着双眼,三人分成左右,以合围的阵形包抄了过去。

  虚空之中候佩与彭风战至了一处,两人打的是如火如荼、激愤交加,各大武技层出不穷。在这个无法使用空间领域能力的地带,肉身和武技便是武者的根本。也只有这种才能充分的体现出武者的经验是多么的重要。

  候佩显然是个中好手,又有强大的肉身,他本以为要杀彭风夺了他的元神不应该费太大的事儿,所以这才出手。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那枚飘零的帝君元神。然而殊不知,正当他自己在暗算别人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瞄上了他。而同为高阶帝君强者,欧楚阳三人有心算无心之下,候佩居然真的没有发现。

  三人悄悄的接近着,气息屏息的根本不会发出半点的情绪以及元气上的波动,就在候佩乱棍挥下想将彭风重创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是如同利刃般的朝着彭风射去。

  “是巫倩?”

  突然出现的人道似乎是从候佩的背后飞掠而出,其速之快便是连彭风也没有想到。同为高阶帝君强者,彭风只是下意识的一惊,便要躲开。可哪曾想,便是在彭风惊讶中闪开之际,候佩奸笑着挥舞着炎黄帝心根猛的朝着彭风砸了过去。

  炎黄帝心根本是天地之根所生,又在候佩的紫府孕养了无数载岁月,早已成为至尊上品神器,便是与九大神域帝君强者手中的传承神器相比也是不遑多让。那道人影出现的极快,似乎与候佩配合默契,眨眼之间便将彭风围在当中。

  浑黄色的刻有兽魂印记的棍体忽然伸长,带着轰破苍穹的威势一棒砸了下来,彭风退无去路,只能硬挡。

  “蓬~”

  当头一棒,彭风鲜血狂喷了一口,身形如炮弹一般的朝着下方坠去。

  正当这时,那扑了个空的身形在虚空之中微微一晃,迅速的化成了一道流光蜿蜒的朝着彭风掠去,一柄锋利的短剑从那人影的袖**出点点晶芒,一剑刺透了坠落中彭风的心脏。

  长剑抽出,血淋淋的血滴顺着锋芒毕露之处点点滑下,再度露出了剑刃上的光辉,借着那一抹余辉,也映射出出手之人的样貌。

  “巫倩?怎么会是你?你~,你为什么?”彭风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血洞,一股不甘的情绪添满了心头。“候佩,巫倩~”逐渐有些模糊的视线将对面凌空而立二人的奸诈笑容收拢了进来,彭风终于明白了过来:“极渊深海、兽域,你们是何时走到一起的?”

  候佩挽出一朵棍花,满是长毛的大脸奸笑不已,而那巫倩却是慢慢的朝着候佩身边靠去,孤绝的容颜流露着一丝阴森,说道:“彭兄,小妹对不住了。”

  那巫倩笑着,没有半点的暖,相反却是异常的冰冷:“七大禁地为制衡九大神域所生,可这些年,冰镜川林、通天悬阁、九路天宫都太弱了,若不是你们,我极渊深海与兽域早就可以取代九大神域,成为这天武界的唯一势力,既然你们都没有用,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你就假意跟我在一起,然后再在这里杀了我?候佩,你太大意了,我死了,川林还有彭俊、华江,你终究是得不到川林的掌控权力。”彭风不甘的咆哮道。

  “彭俊?”候佩撇了撇嘴道:“他是无法接受掌控权力的,现在这个时候,恐怕华江已经坐上了川林的帝首之位了。”

  “华江是你的人?”这下,彭风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候佩与巫倩处心积虑,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要一统天武七大禁地:“这么说,通天悬阁与九路天宫也有你的人?”

  “算你聪明。”候佩道。

  远处,欧楚阳三人本打算做一回渔翁,可没想到他们还没有出手,居然会发生这种大事。

  “巫倩与候佩居然形成了同盟,并暗中算计着要一统七大禁地?”

  三人对视了一眼,忍住没有出手,而是远远的躲藏了起来。

  欧楚阳震惊不已,看着鲁豪道:“这是怎么回事?”

  鲁豪也是满脸惊容,尤其听到自己的领地居然让候佩的人渗透了进去,更加的怒不可遏,鲁豪愤恨着瞪着远处的候佩,对欧楚阳说道:“九大神域乃天之所生,掌管天地九大本源。为了制衡九大神域,界尊大人允许有七大禁地的存在,据说许久之前七大禁地与九域一样,都有传承的神器,以保一方势力不灭。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种说法已经变成了传闻。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候佩要统一七大禁地,不过看样子,他好像知道些什么。”欧楚阳与陆云听着,眉宇间逐渐的爬上了一抹浓重之色。

  竖耳聆听间,那边的话语声又传了过来。“罢了,彭风,你我也算是相交多年,本帝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候佩自信满满的将炎黄帝心根收起,说道:“本帝已经炼化了兽尊之心,并得到了上古的秘辛。”“上古秘辛?”不单单是彭风疑惑,就连欧楚阳三人也是想不出来。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