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零二章 四大神皇

第一一零二章 四大神皇

  ……

  “叮~叮~叮~”

  无数脆响响起,两柄神器将围杀而来的四大神皇强者攻势尽数化去,其人更是捏合了食中二指,玄黄八指之填海势如浪似潮般的朝着谷皓晨推圞送了过去。

  滔圞天巨浪在浮屠灭世焰收回的同时席卷而出,一道巨大的海啸在欧楚阳身前翻滚而起,直冲天际。随即在谷皓晨无法防备之下当头拍了下去。

  巨浪高达数十丈,陡然般砸下,力达亿万斤,这等猛烈的打击不是一般强者能够承受的住的。见到那滔圞天的海啸巨浪涌起,擂台之外所有武者皆是下意识的朝着四面八方涌退。这等潜意识的退让正是说明了玄黄八指填海之势的威能是何等的强大。

  “蓬~”

  “哗~”

  尽管众强者救助的及时,然则有了欧楚阳的的抵挡,还是没有来的及,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谷皓晨的身形被那滔圞天的巨浪埋没在禁制大阵之中。

  愤圞怒之中,当四大神皇再次寻找着欧楚阳的影子,却早就发现那里已经没有半个人影。而正当他们大惊失色的四处寻找的时候,一道道沉闷的撞击声,终于在那翻滚不已的怒潮中圞央响彻了起来。

  “蓬~”

  “蓬~蓬~蓬~蓬~”

  接连不断的重击声,犹如一柄柄巨锤深深的敲击着在场每一位武者的心灵,随着这沉闷的低响边绵不断的响彻而起,所有人的心跟着一下一下的跳动,就连众大帝首也不能避免。

  “余珍,你们还看什么,快杀了欧楚阳~”

  居云松终于坐不住了,九帝浩天贴左右着他不能出手,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欧楚阳将神盟最后的五大强者个个击破。

  咆哮声起,余珍四人皆是怒目而视,大吼着朝着那水浪中圞央掠去。

  “蓬~”

  四大神皇同时出手,其势可想而知。水浪再汹涌,也无法抵挡四人的联手重击。

  一声巨响过后,水浪终于被四大神皇击圞打的如泉水般喷洒在天空之中,接着便如倾盆大雨一般洒将下来。

  待到四人杀入到闷响来源的中心地带的时候,那里只有一个满身是血、似乎已经接近昏圞厥的人影,正是谷皓晨。

  马宁见状,不荣让谷皓晨有失,滋生之势从掌心蔓延出来的时候,直接将谷皓晨接在了手里,而当他刚要施以救治的时候。忽然,一道寒光从谷皓晨的小腹的位置上飞射圞了出来。

  “噗~”

  一道金芒破开那具浴血尸身,措不及防的射圞向马宁。

  飞掠而来赶来救助的马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好他并不是真圞心想要救治谷皓晨,身圞体贴近的一瞬间,脑海中的警圞觉让这个生圞存了近亿载的绝世强者突然生起一丝警兆。暴喝中,马宁疯狂倒退,可终究那道金圞光实在来的太突然,饶是马宁退的飞快,还是不由得被金圞光带走了一条手臂。

  “噗~”

  整个右臂与躯圞体分离,远远的抛飞了出去,一大蓬鲜血如雨般的洒向长空。在场武者皆是震圞惊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向擂台的时候,原本的位置还哪有刺神的半只身影,那里只有谷皓晨已经破开胸腹的不完整尸身。

  “灭神梭~”

  终于,人们还是发现了那金圞光的本体,不是刺神的成名杀手锏:灭神梭,还能是什么?

  “好狠辣的手段~”耀日震圞惊的从捏紧了拳头,刚刚那如闪电般迅捷的一幕即便能够逃得过在场所有人的眼睛,也逃不过身为中阶帝君强者的他的双眼。

  “以雷厉风行的手段灭杀了谷皓晨,把灭神梭藏在谷皓晨的尸体之中,待到马宁靠近,再行袭杀,这份杀心实在是歹圞毒的狠。”

  耀日解释开来,其身旁九域强者皆是明白了过来,听到最后,所有人不由打了个寒战。

  “在五大神皇的围圞攻之下,还有这份设计之圞心,刺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台圞下议论之声再起,熙熙攘攘乱成了一片,神盟之人圞大抵上是在指圞责刺神手段的恶圞毒,可他们却是没有想过,这本来就是生圞死之战,五大神皇合力对阵刺神,难道就是光圞明的手段?

  光圞明?恶圞毒?

  在天武界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提这些根本是形同玩笑,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生圞存才是根本,手段只是能够让人生圞存下去的本钱而已。

  杀伐果然!才能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甚至给以敌人强而有力的打击。

  “咻~”

  金圞光于天际飞旋了一周,再也寻不得可以偷袭之人,转头回到了禁制大阵的另一边。那里铺天盖地的雨幕仍旧持续着,一道黑色的人影悄悄的浮现在其中。

  “刺神?他还没事~”

  “强啊,果然是刺神,刺神威圞武~”

  “刺神威圞武~”

  铺天盖地的人浪再度高圞呼起来,鼎沸的人声又一次的占据了整个南谷蛮荒的主动,成为了漫天遍野、震圞惊天地的惊天呐喊之声。

  “刺神~刺神~刺神~”

  小巧的金色灭神梭静静的悬浮在掌心之上,欧楚阳冰冷的双眼扫过那具已经变得僵硬的尸身,眼中没有半点怜圞悯,仿佛一切都很平常似的慢慢的走了过去。

  无圞视着对面三大神皇狠圞毒的目光,欧楚阳走近了谷皓晨的身边,慢慢的俯下圞身圞子,抬起其右手,将灵戒摘下,打量了一眼后。嘴角微微一撇,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之收入三千大世界当中。至于谷皓晨的元神,早在那雨幕狂圞泄而下的时候,便已经被欧楚阳从其紫府深处抽圞离了出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静~随着欧楚阳这般无圞视众强者的气度释圞放出来,整个南谷蛮荒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场面静的吓人。

  连番大战,刺神欧楚阳不仅杀了神皇榜上五大神皇,更是在最后一场生圞死之战中,以一敌五的弱势情况之下,瞬间格杀了排位在第二名的火域神皇:谷皓晨。那可是神皇榜第二位的强者啊,他的实力早就被整个天武界的高手定性为准帝君的人物。就这么平白无奇的死了,实在是有点骇人听闻了。

  重新站起身来,欧楚阳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值得自己骄傲的地方,眼神淡淡的扫过右侧不远处少了一条手臂的马宁,居然当众叹了口气道:“唉~,可惜了,没想到你居然能躲过灭神梭的追杀,不愧是神皇榜上的高手。”

  “你~”马宁一字一句的听在耳中,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气恼的,脸色跟猪肝一样红到了通透,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阶神皇强者断掉了一臂也许对战斗力的影响不大,可从死到生那一次轮圞回,却是让马宁深切的感受到了欧楚阳的恐圞怖。关键的是,大战了这么久,欧楚阳居然连喘息的征兆也没有,这才是令他最震圞惊的事。

  “讽圞刺么?也许是吧~”

  台上众武者目光转向马宁,眼中颇有怜圞悯之意。曾已何时,这个身居神皇榜单第五名的强者也如同今日一样,蔑圞视着天地武者,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走到了这一步。

  被人无圞视感觉的确不好受,然而无奈的是偏偏面前站着的黑衣强者,给了马宁太多的恐惧与忌惮,从以一敌二至以一敌三,最后以一敌五仍旧从容的将已经一直赶超不上的谷皓晨毙于掌下,甚至还在杀了前者之后,把至圞尊神器埋伏圞在其体圞内,等着自己上圞门,这接二连三的杀圞戮与布局,根本让人防不胜防。

  右臂已失,马宁战意消退,心底萌生的恐惧让他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指着欧楚阳的手圞指一直抖个不停。

  余珍看在眼中,心底暗骂“废物”,与孟旭、俞沛对视了一眼,飞快的成三角阵势将欧楚阳再次的围了起来。

  五强已去其一,另有马宁隐有退却之意,欧楚阳心下豪气大放,转头间,一缕厉芒从双眸之中射圞出,飞快的扫过四人,道:“几位?还等什么?再不出手,本皇就不客气了。”“嗯~”台圞下无数武者闻之一愣,心道:“还有余力?不可能吧,打了这么久,难道就不知道累吗?”

  累?

  当然很累。然而欧楚阳有着太古玄黄气,绵绵不绝的生机之力不断的从三千大世界循环生息,再加上他本身就已经达到了高阶神皇的境界,对上神皇级别的人物,还是绰绰有余。

  微愣间,余珍三人还没有动,欧楚阳已经率先出手了。而这次,让所有人为之一惊的人,欧楚阳再不用那笨拙的身法武技,而是全数改为了瞬移。

  势的威能的确强大无圞边,尤其是达到了欧楚阳这种境界,瞬移已经不是拖累他的武技,相反变成了最大的杀招。

  顷刻间,禁制大阵之中不见人影晃动,欧楚阳便如一个幽圞灵一般,时而出现在远处、时而出现近处,形踪之飘忽,堪称诡异。“搬山~”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在余珍的背后响起,还未回过头来,余珍便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压力自头顶压了下来。

  惊慌之中,余珍抬头一看,一座足有十余丈高的巍峨小山从头顶降下,将其笼圞罩在其中。

  不取最弱的马宁,欧楚阳一出手的目标就选择了余珍,这让台圞下无数武者再度惊变。“这是什么路数?强圞势扼圞杀么?”

  众人惊叹,不知欧楚阳意欲何为。

  正当这时,孟旭、俞沛已然杀将过来,两柄至圞尊神器泛滥着杀圞戮的寒光,咆哮着靠近了欧楚阳的身侧。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中,呼啸的风声之中,灭神梭与元冥血月轮发出护住的嗡鸣,从天际上空飞射而至,直取两大强者的首级。而这个时候,余珍已经拼了命的从小山之下飞奔了出去,还未来的及反击。陡然听到不远处一声凄圞厉的悲嚎,大蓬的鲜血顿时弥漫了整个禁制大阵。“蓬~”生圞死战局,心生退意,马宁的性命早就有了定局。

  死是必然的趋势,只是时间问题。这声惨叫正是出自马宁之口。

  低沉的彻响过后,马宁连尸身也未能存留,在一股暗劲的撑圞爆之下,整个人化成了漫天的血雾,而他的元神也在同一时间被欧楚阳收入了囊中。

  又一名神皇强者身死。台圞下无数武者发自肺腑的打了个寒战。“好狠的手段~,攻其不备啊。”鲁豪与陆云眼中揣度着兴圞奋之色,目不转晴的看着这一切。与此同时,二人赶忙把自已与欧楚阳对调着思忖了一番,得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圞实:若是自己有着与欧楚阳同样的境界,盖不会因此而涉身犯险。刚刚那一击,可是要把自己暴圞露到三大神皇的包围圈之中啊。

  正在想着,陆云身上的传讯晶牌忽然又响了起来。这个关键时刻还有人传信,自然是王阵无疑了。

  惊喜之下,陆云赶紧将传讯晶牌翻开一看,眼中顿时流露圞出一抹喜色。“找到了~”唇齿轻动,并没有发出声音,而这道讯息却是在鲁豪的脑海之中响彻了起来。

  鲁豪闻言,浑身一震,兴圞奋之情无以言表,目光转擂台之上时,暗地里偷偷的翻了翻手掌,作出了一个谁也看不懂的手势。

  别人看不懂,不代圞表没有人看不懂,擂台之上,欧楚阳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向,见到鲁豪打出了早就安排好的手势之后,终于露圞出了嗜血的笑容。

  目光微转,一缕杀机在心头涌现,看向目瞪口呆的余珍三人时,忽然咧嘴笑了起来,那笑容堪比死神的召圞唤,让余珍三人首次心生警兆。“终于找到了~,如此你们也该去死了。”

  晨光漫洒、苍山荒谷。

  平淡的话语缓圞慢的从欧楚阳的口圞中道出,禁制大阵之中狂风依旧肆圞虐,却未能将这般话语掩圞盖下去。仿若来自九幽深处死神的召圞唤,让在场所有武者心中一颤。

  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任谁都能听得出来,之前刺神欧楚阳种种的战技都没有使出全力。而不知道什么原因,终于在这一刻让他动了最后的杀之决心。

  孟旭和俞沛没有感觉到什么,余珍却是心里一突,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心头衍生而起。“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想的明白,只见对面的欧楚阳浑身一振,前所未所的浩圞瀚真元疯狂释出,暗金色的光圞芒首次在南谷蛮荒之地堂而皇之展现出来。“那是什么?”“这~,好强大的气息,这是什么元圞气,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暗金色,天武界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属性的元圞气,到底是什么?”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