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零八四章 残阳血照

第一零八四章 残阳血照

  ……

  那是一道飞梭,满是金光的飞梭,梭体只有一尺余长,通体流转的金芒有着一种破坚之锐。此梭只是一闪便消失的无形无踪,想要看清都极为的困难。

  就是这样一道飞梭,立马让李安打心眼里感觉到一股欧名的恐惧。“至尊~”神器二字还未喊出来,那飞梭已经从欧楚阳的手心中飞出,钻入了李安的一双肉掌,顷刻间,血肉之躯的李安整条右臂被那飞梭绞了个粉碎。

  灭神梭~,至尊下品神器。“啊~”回收掌势的机会都没有,飞梭闪进,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一蓬鲜红的血液带着糜烂的碎肉在空中暴出一团绚丽的血之莲花。

  就在这个时候,欧楚阳袭身而上,借着李安震惊与毫无防备的当口,一拳直接击中了李安的头部。“砰~”

  残阳血照、狂风怒嚎,肆虐的劲气还在洗刷着官道两侧那郁郁葱葱的树林,无数嫩绿的叶片在天空中飞舞不停,偶然有几片落在前方不远处静静凝立在半空的黑衣人身边,皆是会被那凛然而又没有收回的气势纷纷震碎,化成了粉末。

  大战持续半日左右,时间不算短,可也不算长。黑衣强者在众目睽睽之下,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扼杀了排位在神皇榜单之上第100名的李安,出手之狠辣快绝,着实让闻讯赶来的武者们大吃了一惊。

  身上虽然只有十余人等,可现在的气氛却是始终压抑。那一声低沉的闷响、那如西瓜一般炸开的脑袋、那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嗅了忍不住作呕的腥臭味道,一时间成为了在场众人未来数日的梦魇。

  要说神皇榜上的高手虽然有着明确的排位,可几乎整个天武界的武者心理都清楚,他们的实力很难说的明白。也许就是在伯仲之间,更也许根本没有太大的差距,之所以像余珍可以名列榜首,李安却是垫底。这其中包含着太多的不定因素,比如:状态、心境、经验抑或是神器、丹药等外力。总的来说,想要真的把李安与余珍那些人的实力分开,还真的需要两人再打一场才行。

  然而眼下,黑衣人这么果决狠辣的手段,却是让在场这十余武者震惊无比,几次交手皆是偶有妙招,本来相差并不太大。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李安推送出双掌,准备使用某项武技的时候。结局便已经出现了。

  那金芒只是一闪,再加上黑衣人的身体将金芒绽放的中心完全挡住,使得在场众人没有人看清这黑衣人使了什么武技,而片刻之后,李安的手臂就如血花一样炸开。跟着,连惨叫都没有喊的完全,黑衣人便出手了。

  杀气带动的空气终于趋于了平静,几缕残风还是回荡在官道之上,吹的黑衣人那宽大的长袍瑟瑟发抖。黑衣人的手中依旧插在李安那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尸体之中,从后腰住露出的血淋淋的手上更是有着那乳白色又似透明的精纯元神。

  元神静静的跳动,释放着精纯的元气,显然极为的安静。不用问,此时的李安的元神已经不存在他任何意识,完全是一个精纯的能量体了。

  呆愣的看了片刻,那黑衣人终于一手甩开那冰冷的尸体,随手将元神、灵戒收入了囊中,接着头也未回的朝着前方掠去。

  在场的众武者其中不乏有着高手存在,可他们的实力再高也不认为自己会与能够如干脆杀掉李安的黑衣强者硬拼。甚至那黑衣临走之前还侧了一下头,显然杀气未消。

  没有人敢动,连问话的心思也没有,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黑衣强者扬长而去。

  直到那恐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这才有人发觉了什么。

  “笨啊,快看紫录天榜,就算那个是谁了?”

  大家闻言,赶忙点头称是,一个个忙不迭的打开随身携带的紫录天榜,伸手打了开来。就在神皇榜单呈现在众人眼前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呆滞当中,嘴巴张的老大,好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紫录神皇榜,两个大大的黑字印刻在榜单的最后一排。

  “无名~”

  无名?这是什么意思?紫录天榜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错误,难道此人就叫无名?

  不会,哪有人叫这种名字。

  云弥月影冠?

  面面相觑了一番,突然有人响起刚刚的那个话题,这一声惊呼出来,众人皆是为之色变。

  仇杀?还是随性而为?抑或是看上了李安的宝物?都有可能。

  下一刻,黑衣人无名于古界城30里开外以雷厉风行之手段灭杀神皇榜第100位强者李安的消息犹如雪片一样遍布到天武界每一个角落。

  有了传讯晶牌这样通讯至宝,一切的消息都会不拖的太长时间。正所谓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没多大一会儿,几乎天武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传出了“无名”这个名字。各种各样的猜想也是随之而起。

  古界拍卖行,孟旭正满心疑惑的思索着那神秘人的行为,屡次的猜测,终是得到不根本的合理原由。

  “拿着两样至尊重宝,不惜于天武界掀起泫然大波,到头来居然连卖出去的元魄都不要了,这人究竟是为何而来。”正想着,温宜温老在外面敲门进入。

  温宜去而复返,孟旭有些疑惑,问道:“有事么?”

  温老总是一副沉着的神态,即便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也不能动其本心,只不过刚刚进来的时候,其眉宇间明显是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让孟旭心有不解。

  温宜恭敬的施了一礼,声音低沉道:“主人,有件事您知道了么?”“什么事?”孟旭微愣问道。

  温宜叹了口气,将紫录天榜从怀里取了出来,打开到神皇榜那页,慢慢的递了过去。

  孟旭大惑不解的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过去,当他看到最后一行时,赫然呆住了。“无名?”孟旭抬起头,眉头拧在了一起。

  温宜道:“城外30里处,有十几个人看到,出手的人身穿黑衣,把脸裹的严实,看不清样貌。不足半日,李安与手下两名初阶神皇,一名小妾,惨死敌手。看不出此人的手段,一切都太快,传过来的消息说,有人在最后看到那黑衣手中金光一闪,李安便死了。”

  温宜说的很简短,一切都只是干脆的说了出来,其中没有半点拖辞,想来是孟旭极不喜欢这个。只不过虽然言简意赅,可其中震撼的成份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孟旭心知,温宜在自己的手下干了这么多年,劳心劳力之际,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修炼,以孟旭的眼光,自然会知道,如果温宜若是想进入神皇榜,应该不成问题,区区一个李安,不会是温宜的对手。只不过~,如果让温宜对上李安,盖不会用这么短的时间便将李安击败,这也正是温宜震惊的地方。

  孟旭的手指很有节奏的敲击着桌案,发出哒哒的轻响,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温宜瞥了孟旭一言,他知道这个时候不知道说话,可心中总有一句话,不说难受,便道:“主人,有人说那人的身材与今日拍卖行中竞得云弥月影冠的人相仿,而且这榜上的”无名“二字~”

  说到这里,温宜也没有必要说下去了,孟旭一定会明白下面的意思。

  “原因呢?”孟旭自然明白,不过这倒是无所谓,关键在于此人带着云弥月影冠出手,其目的必须要查清。

  温宜摇了摇头,闷声不语,显然是不知道。

  沉思了一会儿,孟旭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现在还看不清楚,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另外,李安是在古界城这边出了事的。多少咱们也要有点责任,李安此人虽然不算是耀日的宠将,可我们也需要有个合理的说辞。还好他是在古界城外出的事,耀日就算是再气恼,也不会牵连到古界拍卖行的身上,温老,你派人出去打探一下,我去去帝君大人那里,这件事还需要好好解释一番。”

  “是,主人~”温宜躬身一礼,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孟旭又叫住了他:“温老~”

  “主人~”温宜回过头,依然很低。

  “那女子的身份查清了么?”

  温宜闻言,浑身一颤,片刻都没有说话。

  孟旭看出的什么,冷淡的眸子陡然射出一缕寒光,沉声道:“直说无妨。”

  温宜抱了抱拳,低声道:“回主人,至今还无下落,如今整个古界城都闹腾翻了,余珍、谷皓晨、俞沛等人的嫡系正在暗地里四处找寻此女子,可时隔半日,一直没有人发现他的形踪。说到这件事倒是奇怪,各大传送阵点也传过消息来,根本没有女子在传送阵出入过。而且四大守门也没有发现附合女子特征的人。”

  “就这么消失了?”孟旭不信,眼中颇有怒气释出。

  即便是不愿意承认,温宜还是叹声着点了点头。

  孟旭左思右想,一个头好比两个大。好好的盖阙天阳果,就这么白白的消失了,他怎么能不生气,便喝问道:“饭桶,安插在拍卖行的眼线都哪里去了?”

  温宜闻言,赶忙告罪道:“老奴有罪,安插在拍卖行外的眼线也一并消失不见,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

  “什么?”孟旭闻言却是一惊,不解道:“眼线三人,皆是中阶神皇强者,那可是古界拍卖行培养起来的钉子,论实力,寻常的中阶神皇都不是对手,而且他们最善隐藏,怎么会同一时间消失了。”

  见孟旭动了肝火,温老赶忙拜倒道:“主人请息怒,老奴已经派人出去寻找了,可就算死,也没有看到尸体,再说之前也一直没有什么声响传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静静的打量着温宜,孟旭也知道此事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压下心中的怒火,孟旭抬了抬头道:“行了,不愿你,先起来吧。还有,不用再找他们了,如果本皇没有估计错,他们现在自己死了。”

  温宜其实早就猜到过这点,可就是没敢直接说出来,现在从孟旭的口中道出,他也没有多大的惊讶。

  随后,温宜退了出去,房内只留下了孟旭在那里极为的苦恼。

  “云弥月影冠、盖阙天阳果~,该死,这究竟是怎么了?”

  天武界发生了两次大事。

  第一,千年才开一次的古界拍卖行出售了两次宝贝:云弥月影冠与盖阙天阳果,这两样东西倍受瞩目,引得天武界众威免赫赫的神皇强者纷至沓来,血拼于拍卖行之内。然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这两样宝贝没有到了任何一个有名的强者手中。却是被两个名不见经传,又掩饰了身份的黑衣人相继竞走。

  盖阙天阳果的得主是一阶女流,此人一出拍卖行便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再也没有其下落,任凭九大神域,数股势力明里暗里的追查,还是一无所获。

  此事太过诡异,至今没有人能够理清头绪,暂且放下不提。

  第二件事,虽然算不得什么,可由于有了之前的云弥月影冠,端的是添上了一层浓厚而又神秘的色彩。拍卖会刚刚结束不久,紫录天榜神皇榜单上的100名位列者李安神皇携妾美与部属,于古界城外30里处,被一蒙面黑衣强者灭杀。大战用时不足半日,名声显赫一时的李安连对手的样貌都没有看清,便神魂俱灭,永远消失在天武界这个世界之中。

  这倒不算什么,让人为之惊异的是,随之神皇榜的变化,上面那“无名”二字却是给了所有人无尽的遐想:此人到底是谁?究竟要干什么?这么快急着出手是为了李安怀壁有罪,还是另有所图。

  一时之间,整个天武界被一层淡淡的秘纱笼罩了起来。也许有许多人已经忘记,就在这之前数载的岁月里,那个让天武界闻之色变的欧楚阳也没有如此惊天动地。

  罗焰城,耀日府邸。

  拿着手中的紫录天榜,耀日的脸色一片铁青。本来这李安在自己的手底上建树并不多,可好在也算一名榜上有名的强者,多少对自己的用处还是不小的。可这些年,耀日自觉是走了“背”字:先是被欧楚阳大闹罗焰,损了帝君的面子,接着便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部属死去。到最后就连孙元和尹希也是相继陨落。的确,欧楚阳已经死了,从某方面来讲,耀日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然而这才多久,李安又神秘的被人击杀,而且还是拿着天运鼎。“啪~”将手中的紫灵天榜狠狠的摔在地上,耀日腾的一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涨红的老脸揣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和怒火,在房间内来回的走着。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