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零六二章 强者拜山

第一零六二章 强者拜山

  ……

  仔细的端详了许洁儿一番,慕婉晴的神情从惊讶慢慢转变成欣喜,其间却是没有半点不悦的味道,欧楚阳观察再三,心下倒是有所安慰。

  偷偷抹了一把冷汗,欧楚阳把与许洁儿的事如实的讲给了慕婉晴去听。而慕婉晴却是一直微笑不语,眼神在二人之间来回的流转。

  待到欧楚阳说完,慕婉晴先是嗔怪的看了欧楚阳一眼,随后赶忙将许洁儿扶起,道:“洁儿妹妹不要客气,快些请起。”

  慕婉晴的表现的确出乎了许洁儿的意料之外,本来想到的一些对策,这时也派不上用场,许洁儿只能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见许洁儿有些拘谨,欧楚阳又傻乎乎直笑的不说什么,慕婉晴道:“洁儿妹妹不必如此,到了这里就跟回家一样。”

  话不用多说,只需要两句,便足够能够说明问题。对于许洁儿,慕婉晴并不排斥。

  能够有这种皆大欢喜的局面出现,欧楚阳也是大感意外,不过这个结果正是自己需要的,也没说什么。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还没开口几句,殿外便走进一位侍女,侍女端着准备好的茶水送了上来。

  三人各执一杯,正要饮下。忽然殿外一阵急切的通报声传来,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报~”

  一名侍女火速掠进,直接拜倒在地,娇喘道:“禀告宫主,外面有近十位来自各大神域的强者拜山。”“拜山?”

  慕婉晴闻言,刚到嘴边的茶水放了下来,打扰了自己与欧楚阳叙旧,慕婉晴的脸色陡然变得杀机凛然起来,变化之快,就连欧楚阳都为之诧异。

  欧楚阳道:“瑶儿,他们恐怕~”还是没让欧楚阳说话,慕婉晴清冷的面孔为之一缓,笑道:“然哥哥,我知道,他们是为了你而来的,当初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瑶儿也很震惊,我的然哥哥居然变的这么优秀了,瑶儿真的很开心,然哥哥,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把他们打发了,再回来。”“你一个人去?”欧楚阳闻言为之一愣道:“不行,如今九域视为我仇敌,无时无刻不想杀我而后快,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慕婉晴道:“无妨的,他们也许并没有看到然哥哥上山,而我身为此地宫主,应该可以让他们下山,毕竟,能不暴露然哥哥的形踪是最好的了。”欧楚阳想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当下点了点头,道:“也好,不过瑶儿,你要小心,既然九域的神皇都赶了过来,他们的帝君强者恐怕也会离此不远,万一有什么事,只需大呼一声,我们马上下来接应你。”“恩。放心吧。”慕婉晴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来,喊道:“琴清~”一声冷喝,殿外再次走近一名侍女,这名侍女与其它侍女不同,长相非但不一般,脸上更是布满了凛然的杀意,整个人犹如一柄利剑一样,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不用多说,光是这股杀气,欧楚阳与许洁儿便能看出,此人绝对是高阶神皇一类的强者。

  琴清走进,躬身道:“宫主~”慕婉晴吩咐道:“带欧先生去后院,安排房间给他们,我去去就回。”“是。”

  茶没喝成,慕婉晴便匆匆忙忙的走出殿外,应付九域众神皇去了。至于欧楚阳,自然要跟着琴清去到后院。

  饶过殿后,走过九曲回廊,路过一片荷塘,再经过院庭,欧楚阳终于来到了翡凝宫的后院。

  出奇的,这里同样是种满了梅花,其盛开的样子,与殿前梅林相若,一样的娇艳。

  走过这片梅林,欧楚阳看到其中有一处直径约达三米左右泉眼,泉眼之中泉水宁静不波,静若处子。

  欧楚阳特意的多看了几眼这处泉眼,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便没再管顾,直接跟着琴清饶过梅林,来到了后院。

  后院四合,四进四出,座落在梅林的深处,幽深的程度堪比群山空谷。

  院落显然没有半个人影居住,不过却打扫的极为干净整洁,似乎在等着什么人到来似的。

  走到西侧厢房的时候,琴清停下了脚步,指着厢房房门道:“许小姐,这间是你的。”许洁儿点了点头,看向周围,并没有动。

  琴清看了两眼,并没有说什么,转头对欧楚阳道:“欧先生,这边请。”说着,她指了指东侧厢房。

  这次,琴清直接推开了房门,走到屋内,先是环视了一周,随后道:“欧先生,请您暂时先住在这里吧。”欧楚阳点了点头,看了看屋内,芳香优雅,四壁水墨丹青一应具全,房门三格书柜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武技典籍,里面便是一张青纱帐床。“这里不错,多谢琴清小姐了。”琴清并未答话,只是点头示意,便退了出去。

  直到琴清的背影消失在两人眼中后,许洁儿方才喘了口气,道:“真是个怪人,她好像不喜欢说话。”欧楚阳微微一笑,道:“谁知道?你也累了,先休息休息吧。”许洁儿早就感觉到这院子里阴森恐怖,实在不愿意离开欧楚阳,再说,如今时间还早,没到睡觉到时候,她没有离开,而是说道:“不急,我想在这待一会儿。”欧楚阳也没有阻拦,两人同时转过身,便要坐下。然而,就在这时,两人忽然同时发现,门堂厅内的圆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小巧的灵戒。

  两人见状,神情陡然一冷,转身回头闪出了屋外,这时还哪见到琴清的影子。

  对视了一眼,两人回到了屋内,把房门一关,走到圆桌前坐了下来。

  将桌上摆放的灵戒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欧楚阳突然说道:“没有神念,应该是无主灵戒。”“是谁把这枚灵戒放在这里的,有什么意图。”许洁儿此刻也是大为疑惑,按理说这里没有人住,根本不会出现灵戒这种东西啊。

  欧楚阳想了想道:“只有两种可能,如果不是上一个住在这里的人留下的,便是刚刚她留下的。”“你说琴清?”许洁儿不由为之色变,道:“为什么?”

  欧楚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许洁儿思忖了一番,道:“看看里面有什么?”

  欧楚阳想了想,点了点头,随后,抽出一丝神念,与灵戒形成了联系,顷刻间,欧楚阳便看到灵戒里面的景象。

  三尺宽,三尺长、三尺高,整个灵戒大约一立方米的样子,空间很小,不过其中的所蕴含的束缚力量却是比一般灵戒要大,应该是存有什么至高宝物所用的东西。

  灵戒之中只有一物,乃是一枚闪动的七彩流光的宝石,宝石呈六边形,正反两面各有奇异的花纹。

  只是打量了一眼,欧楚阳突然腾了一下子站了起来。

  许洁儿被吓了一跳,惊问道:“怎么了?”

  欧楚阳握着灵戒,双手微有颤抖,看着许洁儿,一脸惊容道:“望界石。”“什么是望界石?”许洁儿不解道。

  欧楚阳没有解释,眉宇间闪过一抹凝重,傅志轩的言辞再度于脑海中响起:“这柄至尊紫焰并不完整,因为上面还少了一样东西,它叫望界石,只有寻到望界石,你的实力达到中阶神皇之境,方可使用……”

  “望界石,居然是望界石!”欧楚阳喃喃自语着,看着许洁儿大为急迫。

  呢喃了两声,欧楚阳赶忙取出传讯晶牌,一道消息发了出去。半晌过后,万宁回信过来道:“主人,打探清楚了,山下的确来了几个神皇,不过已经被人支走了。”

  “这么快?”欧楚阳一惊,回道。

  万宁那面传信道:“恩,主人,我们上当了,这里是水域帝君水柔的行宫。”

  “水柔?”欧楚阳闻言,震惊起来道:“万宁,翡凝宫后院,火速过来。记住,小心一点。”

  “是,主人~”

  与万宁通信完毕,欧楚阳一脸肃然的坐了下来,看了看许洁儿,苦笑道:“洁儿,看来我们上当了。”

  “上当了?什么意思?”许洁儿花容失色。

  欧楚阳道:“这里是水域帝君水柔的行宫,这是个圈套。”

  “什么?那刚刚瑶儿姐姐~”

  “她~,不是瑶儿。”欧楚阳叹了口气,双拳不自然间紧握了起来。

  “不是瑶儿姐姐?那瑶儿姐姐呢?”

  欧楚阳摇了摇头,叹气道:“不知道。”

  随后,欧楚阳沉思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洁儿不知内情,急的不可开焦,如果真的如欧楚阳所说,自己二人不是儿狼入虎口了么?

  正在这时,院里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欧楚阳耳鼓一动,立马对许洁儿作了个禁声的手势。

  许洁儿聪慧无比,没有说话。

  这时,房门打开,只见慕婉晴带着甜甜的微笑走了进来。

  看了两人一眼,慕婉晴道:“然哥哥,他们被瑶儿打发走了。”

  慕婉晴说着,小脸洋溢着自得的微笑。

  本来这种笑容看在欧楚阳的眼中,自然是欢喜不已,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

  欧楚阳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微笑着看着慕婉晴道:“瑶儿,然哥哥好久没有听到你抚琴了,有没有兴趣让我和洁儿一饱耳福啊。”

  突然之间有这种要求,慕婉晴也是措手不及,为之一愣,不过她还是马上反映过来。笑道:“然哥哥怎么突然之间有这种雅兴了?”

  欧楚阳饶有深意的一笑,道:“就是很想而已。”

  慕婉晴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道:“来人~”

  还是琴清,欧楚阳和许洁儿都不知道他是否一直隐藏在这后院中。

  现身出来,琴清从外面走进,躬身施礼道:“宫主~”

  “取琴~”慕婉晴只说了两个字,琴清便走出了房门。

  不大一会儿,琴清再度回返,手里多了一把上好松木打造的古琴。

  欧楚阳识多见广,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琴乃是王阶神器。

  用王阶神器抚琴给自己听,这个瑶儿还真是富有的可以啊。欧楚阳心中一动,笑了起来。

  慕婉晴不知道欧楚阳再想什么,还以为他看到自己的动作高兴呢,嗔怪道:“看来然哥哥这些年也附庸风雅了许多啊。”

  “近朱者赤~”欧楚阳一笑置之。

  慕婉晴小脸泛起红润,随身站起,走到屋里琴台之上,将古琴悠然一放,盘膝坐了下来。

  “然哥哥想听什么?”

  “就我们初见的时候那首”初识“吧。”欧楚阳从容一笑,答道。

  初见,那份回忆还放在勇武大陆的幽暗之森中,想起那段日子,欧楚阳便不自然的泛起了幸福的味道。

  “初识么?”慕婉晴微微一笑,低头将玉指搭在琴弦之上,指尖一动,欢快而又柔情的琴声便洋溢了起来。

  一曲初识,悠然而又恬静,欧楚阳与许洁儿仿佛置身于茂密的森林中,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小溪的水流,空气的清新,这一切仿若梦幻。

  琴乐不长,片刻间弹完,欧楚阳并没有说话,在慕婉晴那诧异的目光之下,慢慢的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梅林,突然有种怅然之感。

  慕婉晴和许洁儿都不知道欧楚阳要干什么,只不过见到他如此平静,倒也没敢打扰。

  慕婉晴的手一直放在琴弦上未动,依旧用着甜美的笑容看着欧楚阳的背影。

  院内,刮起了一道轻轻的微风,风声全无,却把那千树万株盛开的梅花吹的零零落落,飘落了下来。

  干净整洁的翡凝宫后院,不大一会儿,便被无数的花瓣铺的满满的,地表的颜色半点也无法见到。

  “落花遍地~”欧楚阳怅然道。

  “铮~”

  一语道出,慕婉晴玉指微动,琴弦崩断。她没动。

  欧楚阳微微闭目,神念释放而出,延伸至前院,那里的殿前广场早就被梅花铺了个平整,接着,便是山路,梅花继续的散落。

  神念触及山下,那汩汩潺潺的溪流,那如银河飞泄的瀑布,周遭温度急剧的下降,慢慢的挂上了一层淡薄的霜莹。

  “秋水方凝~”

  “铮~”又是一根琴弦断开,慕婉晴终于从盘膝跪地的姿势中站起,而之前那甜美到几乎可以让欧楚阳忘乎所以的笑容再也看不到了。

  默默的站起身,慕婉晴的脸上开始升起一股浓重的杀气。许洁儿见状,忽然明白了什么,也是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欧楚阳身后。并用着同样愤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慕婉晴不放。

  慕婉晴看着欧楚阳,满是杀机的双眼揣度着一抹难以置信的味道,问道:“你是如何发现的?”

  欧楚阳转过头,神态安详有如太初始然,笑道:“琴中情~”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