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九四一章 伤痕累累

第九四一章 伤痕累累

  ……

  在梦中,自己游离在一处虚无飘渺的空间之中,空间内没有花、没有草、没有风、没有雨。自然也没有冷,没有热,欧楚阳除了亘古的空寂之外,再也无法感觉到任何事物。

  没有痛,虽然他还记得自己在使用了五灭雷罚与天劫的第三道劫雷拼杀一记之后,便被一道紫芒带进了梦境,可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一松口气之后,那遍体的痛楚便传遍了全身。

  那是元力亏空的后果,其实欧楚阳在与庶鹰拼杀的时候就已经受到了重创,只不过那时候,一丝信念促使着他将这种痛忘在了脑后,直到面对天劫,欧楚阳以傲视天地的气度与天争锋,他还是没有把这种痛楚放在眼里。只不过~大战之后,当欧楚阳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那痛彻心扉的感觉马上占据了整个神经系统。

  然而,让欧楚阳感觉到差异的是,就在那耀眼紫芒照到自己身体的时候,自己却失去了一切的知觉。直到自己醒来~轻飘飘的,欧楚阳感觉到自己在慢慢的升起,仿佛是灵魂被某种奇怪的东西抽出了身体一样,极为缓慢的升了起来。

  终于,欧楚阳惊骇的翻起了身,待他看向自己的双手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完整的犹如新的一样,之前由于大战而破碎的青衫也是没有半点损坏,至于皮肤根本没有因为苍噬霸劲的过渡释放而迸裂,仿佛这一切的一切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不由自主的,欧楚阳喃喃自问了起来。

  随后,他开始打量起这个古怪的空间。

  勇武大陆上修炼了数十载,欧楚阳可以说是奇遇最多的一个人,不论是幽深古怪的南荒圣地,还是乱星海域的混沌空间,甚至就连众神冢这样不属于天地二界的地方,欧楚阳也是去过。然而就是里,却是让欧楚阳感觉到无比的震惊。

  可以说,这里什么的都没有,就连天地间的法则也不存在。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到自己死了?”

  欧楚阳并不是不能接受自己死去的这个事实,可如果自己真的死了,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就算是地狱也需要有些惩罚鬼魂的地方吧,若是魂飞魄散,为什么还有感觉。

  疑惑间,欧楚阳目光下移,忽然,他看见另一个自己正飘在空荡荡的空间之中。

  诧异间,欧楚阳将身形降下,近前一观,登时呆住了。

  眼前的,正是自己没有错,可这个自己却是全身是伤,青衫都已经破烂不堪,那鲜红的血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的干涸,干巴到了皮肤上。血色深红。

  “这个是我,那这个呢?”欧楚阳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互相握了一下。

  “有感觉,是实体。可这个是谁?是我吗?”

  看着一个完好无损,另一个却是伤痕累累的两个身体,欧楚阳一时间头都大了,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正想着,忽然这空寂的虚空之中,一股异样的狂风肆虐般的卷起,接着,在他眼前,那个伤痕累累的自己突破睁开了双眼,从静躺的形态忽然站了起来。

  倒退,飞退、降下~这伤痕累累的身体一切的动作似乎像是在看电影回播一样,飞快的倒退着。直到~欧楚阳的眼前一变,一座巍峨的高塔出现在自己的眼中的时候,欧楚阳的脸色终于变了。

  “武神塔?”

  欧楚阳依稀记得,那是自己为了不牵连到紫霄门等人,飞速逃往另一个方向时的景象,而从此之后,自己的记忆便一片空白,现在画面重放,欧楚阳马上目不转晴的看了起来。

  一道紫芒照在自己的身体,随后,自己发出一声古怪的喊声,接着便消失在了原地,随后,犹如一道通往异界的空间之门出现在眼前,自己的身体无力的来到了这个古怪的空间,只不过,那时候,这里根本不像现在这样一片虚无,至少~在远处的一个圆圆的类似于星球的地方,有着一株~“魔株梧桐?”欧楚阳一看对面,那画象回播的却是自己躺在了一颗星球之上,而颗星球之上除了欧楚阳在众神冢中见过的魔株梧桐之外,再也别无一物。

  “魔株梧桐不是在众神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惊讶间,欧楚阳再次为这个诡异的空间而疑惑了起来。

  接着看下去,欧楚阳目不转晴,然而,似乎这一切都到此为止了似的,自己只是静静的、无意识的躺在那里,根本没有半点生气。

  看了许久,欧楚阳的眼睛瞪的有些发酸,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欧楚阳放弃继续看下去的想法时,终于,一阵轻风吹了起来。

  微风吹袭,那魔株梧桐本来枯无一枝的树干,像是被淋上了甘泉,轻轻的抖动了起来,紧随而至的,便是掉皮、生枝、生叶~墨黑的叶片,一片一片的生出,速度极慢,等到梧桐树叶长出一万片的时候,自己终于捂着头从树下站了起来。

  双眼茫然,没有一丝生气,那树下的自己抬头看了看梧桐,随后走到一旁静坐了下来。

  又是一万片树叶长出,树下的自己不再无动于衷,开始盘膝坐下,嘴里还不停的念叨些什么。

  一万片~第三万片树叶生长起来,树下的自己不再静坐,而高高的跃起,双掌翻飞的不断打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武技,而其中,自己只认得格技。

  四万片~自己开始纵身跃起,围饶着魔株梧桐飞速的旋转,而这一转,便又是一万片树叶的诞生。

  五万片~自己再度回归平静,而那时,给眼前欧楚阳的感觉,仿佛那个自己在身体上又有了一丝进境。

  六万片~七万片~到了第八万片的时候,静坐中的自己终于再度睁开了双眼,而这时,在自己的眼眸当中,两团异样的火焰忽然燃烧了起来。

  其中一团呈紫色,正是自己赖以成名的本源紫火。

  另一团欧楚阳没有见过,火焰呈青色,除了应该有的炽热高温之外,内里更是充斥着驳杂的气息。

  欧楚阳并不是没有感觉,相反他的感觉出其的强大,当他真正去感受这团青色火焰的时候,忽然他看到在火焰当中,居然掺杂了金、木、水、火、土五种本源灵气。

  这下,欧楚阳惊呆了。

  观望的同时,欧楚阳开始沉思了下来。

  “那青火明显是五灵所化,这么说来,自己修炼的梵天诀并不是将这五种灵气归纳到紫气之内,相反,它们还独树一帜,另行凝结成了一股青色的元气。”

  看到这紫、青双火出现的时候,欧楚阳敢肯定,眼下的青火丝毫不弱于自己的紫火,而且最让欧楚阳感到吃惊的是,这两种火焰上所散发的气势皆是神元力。

  “腾~”

  正在欧楚阳吃惊的时候,忽然,那两团火焰就在自己的眼前冲天而起。而静坐在魔株梧桐下的自己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两团火焰,看样子,有些不满意的味道。

  感受着那冲天的火苗,犹如一紫一青两条火龙不住的攀升,欧楚阳心下骇然着想道:“不说的别的,若是自己对上庶鹰的时候有这两团火焰~,不,其中一团火焰就可以了,想要杀死庶鹰根本不成问题,或许自己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庶鹰便会化为飞灰。好可怕的火焰。”

  欧楚阳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渐渐的他被树下的自己深深的吸引往了,原因在于,那个树下的自己慢慢的进入了空冥之境,欧楚阳感觉到他在想些什么,突然,树下的自己动了。而这次,更让欧楚阳并点惊呼出来。

  只见树下的自己,开始将两团火焰往一起融合,尽管这两团火焰极难相融,可树下的自己仿佛不死心般,拼命的拿着两团火焰朝着中央的位置按去。

  豆大的汗珠自额头上滚落,树下的自己恍若未觉,依旧进行着这几乎不可能的工程。

  眨眼间,又是一万片梧桐叶滋生而出,此时,整个魔株梧桐已经显得极为的繁茂,就是那种黑让欧楚阳还是很难接受。

  看着魔株梧桐,欧楚阳的心没来由的产生一抹沧桑感,而就在这时,他想起了无罪曾经在众神冢里说过的话,不由面色一变。

  “魔株梧桐每一片叶子代表着一年,这么说来,眼下的魔株梧桐长出了九万片,那岂不是九万年?自己在这里待了九万年?”

  一时之间,欧楚阳呆在了当场,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恐怖了,自己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一待就是九万年,如果出去,勇武大陆变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

  想到了这里,欧楚阳的心情开始变的急切,而树下的自己像是感受到了欧楚阳此时的心情,焦虑间,更是没命的将两种火焰向一起融合。

  终于,在魔株梧桐生长出第十万片树叶的时候,两团火焰终于融合在了一起,而那一刻,再次出现的不再是火焰,而是一枚小小的紫青圆珠。

  “五灭雷罚?”

  惊望间,欧楚阳已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万年,整整十万年,树下的自己为的就是瘵这紫冥气所产生的紫火,以及由五灵内气所转化的青火融合在一起,搞出一枚暂新的五灭雷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楚阳疑惑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树下的自己突然动了。

  纵身而起,树下的自己凌于虚空,那紧握着紫青雷弹的手掌慢慢打开,出现的不再是雷弹本身,而是一团仿若紫青气旋般存在的能量团。

  届时,树下的自己双眼死灰之色已经尽去,突兀的绽放出一道异样的光彩,随着而起的便是一股傲气凌人的无边气势。

  这股气势极为霸道,随着那树下的自己飞起之际,无尽的虚空中,一道骇人的裂缝仿佛像是被人生生撕开一般打了开来。

  裂缝撕破,万道霞光射进。

  烈日、晴空、万里无云。

  虚无空间再度变化,一缕紫青气芒破开空间,直插天际。

  万物复苏,大地重临,魔株梧桐十万树叶瞬间脱落,化身大地、绿被十野,江河湖海于野内奔腾川流,万石突起,耸入云端。端的一副景色秀丽的如画江山。

  树下的自己,鱼跃高空,手中紫青气芒一分为二,充斥着这再生天地,青气流转,化分五灵,滋生天地万物,而紫气却是于天空中化身风雨雷电,云雾霜雪,菏泽天象。

  届时,新生天地之中偶有灵象显出,天际皆是会传来一道滚雷,劈划而下,以天地之势抑其锋芒,灵象强大之辈可直顶天雷,化体重生,于天际遨游。

  “轰~”

  欧楚阳如着魔一般看着眼前这般天地衍生的变化,已经傻了眼,虽然他不明白曾经静坐在树下十万年的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威能搞出一个世界,可眼前的一切着实令他惊叹不已。

  紫青气旋可造天地?

  这个说法欧楚阳连想都没有想过,再者说,如果自己的确在这段时间内进行了一次如此伟大的工程,为什么自己却是不知道?

  一切的一切瞬间将欧楚阳的思绪添的满满的,到处都是难以解释的问题。

  正自思量间,只见那树下的自己环视四周,仿若不满的摇了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即转身回返,朝着欧楚阳的方向飘荡而来。

  惊讶间,欧楚阳正了正颜色,他想看看,这个自己与现在的自己有什么样的不同。

  树下的自己缓缓飘来,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经过了十万年,其容貌居然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初刚刚大战过后的样子,满脸的血迹,双臂粗壮,青筋崩裂~,然而,这一切似乎他都不在乎,只是用那种暗含忧愁与失望的目光看着自己。

  两人彼此对视,让欧楚阳有种古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的面前一面并不能映射到自己本来形象的镜子,尽显诡异。

  欧楚阳没有说过,对面的自己也是沉默不语,良久过后,对面的自己终于发出了一声感叹。

  “大道繁衍,有始,却无终。”

  “你在跟我说话?”

  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欧楚阳如丈二和尚,根本摸不着头脑。

  没有回答,欧楚阳仿佛感觉自己像是通明的,对面的自己依旧自顾自说道:“天分二气,小天地已化三千大世界,然则此世界却是非我心中所想,如今我只能做到这步,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