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九一章 悍天罗枪

第六九一章 悍天罗枪

  ……

  “呼。”长出了口气,程越盘膝坐在了地上,身体稍显虚弱:“老二,你没事吧?”

  “没事。”程闲答着,眼中闪过些许的惧怕,要知道,程闲虽然实力不强,但好歹也有巅峰武尊的境界,这么一个强大的武者,却是连第二层也飞不上去,更是被那黄光困着差点丢掉了性命,不难说明这个地方实力是太诡异了。

  这时,南宫烈走上前来,看了看程闲,又望了望众人,神情极为凝重道:“我们试过了,武尊级别以下的强者,根本靠近不了这里,而有着武尊实力的人只能在第一层驻足,依次类推,武狂强者能上到第二层,武圣强者能到第三层,至于再上面,恕在下无能,无法得知。”

  闻言,所有人大惊失色,南宫烈说的很清楚,按照这么理解,那是不是只有武神强者才能登上第四层,这才仅仅四层,那第五层呢?这塔一共九层,想到第九层要什么实力。

  惊叹着,众人再次将目光转到了那塔尖的黄光上。

  惊呆了半晌,罗鸣洲却是从一旁说道:“南宫前辈,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应该对武者境界有个明显的划分,到了一个分水岭,这土塔的每一层都会有一个制约。没有到那个境界,是无法登到塔顶的?”

  “应该是这样。”南宫烈点着头,脸色出奇的凝重。

  “不可能。”萧古接道:“如果这么算下去,我们其中最强的也只有武圣的实力,别说塔顶,连第五层也不可达到。”

  看着萧古,南宫烈断然道:“没错,这也是让我疑惑的地方。”

  一时间,众强者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众人正在思索着,突然黄浪却是看到一个人正在围着土塔转起圈,黄浪疑惑道:“兄弟,你干什么呢?”

  听到黄浪说话,所有人把目光转到了土塔之下,他们看见,欧楚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着塔身转了一圈,似是发现了什么。

  于是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欧楚阳身上。

  没有立即回答黄浪,欧楚阳皱着眉一步一步的走着,每走几步就看向塔身,又是转了一圈,突然右手握拳击在了自己左手的掌心上。

  “原来是这样。”

  “欧楚阳,你发现了什么?”眼见于此,南宫烈疑惑的问道。

  欧楚阳走到了众人的面前,看着南宫烈问道:“晚辈想问一句,这八部战诀中的玉片大家都带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点了点头。

  欧楚阳又道:“这八部战诀除了我小荡山的九变天刀之外,还有哪几种。”

  这次,南宫烈却是干脆的回答道:“八部战诀是八种兵刃的武技,分别是夺魂索、悍天罗枪、离愁剑、残月钩、指穹棍、飞云双钺、霸王戟以及你们欧家的九变天刀。”

  “哦?”欧楚阳跟着默念了一遍,随后问道:“我想问问,飞云双钺现在在谁的手上。”

  “我。”萧辰立马回答道。

  一看是萧辰,欧楚阳拱手道:“萧叔叔,能否将飞云双钺的玉片取出?”

  “可以。”萧辰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伸对萧灵儿道:“灵儿,拿玉片。”

  萧灵儿恩了一声,自灵戒中取出两枚金光闪闪的玉片递到了萧辰手中。

  见欧楚阳信心满满的模样,南宫烈忍不住问道:“欧贤侄,你发现什么了?”

  欧楚阳闻言,微微一笑,带着萧辰走到了一层塔身的前面,指着那尘土堆砌的土塔塔壁说道:“大家发现没有,这里。”

  顺着欧楚阳手指的地方,众人定晴望去,果然,这塔壁上有着一道极浅的纹路,这道纹路很不明显,与周围平整圆滑的塔身相比,只有那细微到几毫深的纹路出现在塔身之上。

  看到这些,众人还是没有理解欧楚阳要干什么,而欧楚阳不说话,手指却是虚空一滑。顿时,一个兵刃形状的纹理突显了出来。

  “飞云钺?”众人一见,惊呼出声。

  欧楚阳微微一笑,走到另一边,手指再一滑,又是一个飞云钺的形状出现在众人眼中。

  这下,众人大喜。眼中再次望向欧楚阳,不由多了些许钦佩。那纹理太过隐晦,一般人也无法发现,而欧楚阳能够发现其中的奥妙,可见他的心思已经缜密到常人无法达到的境界。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九层土塔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难登。”欧楚阳自信道。

  “你的意思是?”南宫烈皱了皱眉道:“这每一层都必须用一部战诀的玉片才能打开那层制约?”

  “是禁制。”欧楚阳纠正道:“这里应该一个阵界,此阵由几道不同的禁制所组成,我想它的目的应该就是要阻止没有打开禁制器具的人登上塔顶,而那塔顶应该就是这九层土塔的秘密所在。”

  曾经跟王阵学过阵界的欧楚阳,其实早就发现了这土塔的奥妙,这分明就是一个禁制组成的大阵,此阵一般用于藏宝与隐秘。如果对阵界不了解,或者没有解开禁制用的特殊器具,根本打开不了这种禁止,而且这种禁制通常都十分之厉害。

  现在有了发现,众人心下兴奋不已。随着萧辰将两枚玉片利用内劲射中之后,九层土塔发出了一阵低闷的嗡鸣。

  第二层的土塔禁制终于被众人打开。当那浑黄的光芒闪动之后,原本沙土堆砌的一层塔身之上却是泛起了五色流光,光华耀眼而又夺目,几次闪过之后,一层塔身却是变成了古色韵味十足、通体由金石打造的金砖之墙。

  “吱呀~”一扇厚重的大门如虚如幻的出现,并且从里向外打开。

  欧楚阳皱着眉头,紧盯着那扇足有两人高的厚重金属大门,并没有立即向里面迈进。他是第一个发现这土塔中的禁止的人,无形之中,众人下意识的把目光凝聚到了欧楚阳的身上。

  先是围着塔身转了转,仔细的观察着那土塔化成的墙壁上的深刻的纹理,欧楚阳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扇门的里充满着危机。

  正当欧楚阳疑惑间,之前受到禁制的伤害而大丢面子的程闲却是耐不住了,也没招呼众人,见到欧楚阳疑惑着,他率先展开身形便朝着那扇大门掠去。

  “不可。”发现了程闲的异动,欧楚阳惊呼出声。只不过,这时候出声已经晚了,程闲本就离着大门很近,再加上其武尊实力的速度,只是出言提醒根本不可能叫住程闲。

  只见程闲的身形突兀的消失在大门内,众人还来不及跟上,便只听得“轰隆”一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门内传了出来,随后一道身形被抛飞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二。”程越见状,急切的跑了过去,当他扶起程闲的身子时,赫然发现程闲的胸口开了一个直径足有尺余的大洞。

  “老二~”程越用力摇晃着,却再也叫不醒程闲,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看着亲弟的惨死,程越无力的悲吼起来,旋即那双已经变得血红的双目朝向了欧楚阳:“混蛋,你不是说有了玉片我们就能通过吗,你还我兄弟的命来。”

  程越嘶吼着,长剑随着其身形的暴窜而闪动了出来,笔直的朝着欧楚阳掠去。

  “程越,住手。”

  “程越。”

  众人见状,赶忙喝止,只不过,这时已经晚了。

  “轰~”

  一声能量碰撞的轰鸣响彻而进,正当众人以为在程越这全力一击下,欧楚阳最坏也要身受重伤时,一个诡异的场面却是出现了。

  欧楚阳只是伸出了右手,紧握而拳,从容的探出,一拳便轰在了程越的剑上,而他却是连脚步也没有移动半分,反观程越,长剑碎裂,化成无数碎片,扬洒于天际,而他更是受到一股巨大力道的反噬,不由自主的抛飞了出去。

  “什么?”

  见到这一幕,众人呆了。程越好歹也有巅峰武狂的实力,这等境界,就算是初入武圣的强者也没有办法只用一击便轻松的将之击败,更何况,那出拳之人,却是连动都未动。

  “哼~,我从来都没有说过用了玉片,就没有任何危险,是他太心急,又能怪到谁?”

  冷眼瞪了程越一眼,欧楚阳眼中精芒一闪,冷声道:“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出手,我不介意在找到宝藏之前将你抹杀。无知~”

  再瞪了程越一眼,欧楚阳理也不理,再次自顾自的观察起来。

  听着欧楚阳那冷冰冰的话语,所有人都惊在了当场。这手段,太果绝了。怪不得大陆风闻,欧楚阳在飞云帝国可以以一已之力力斗两大武圣,原来这个传言并不是传出此消息的人夸大其辞。

  欧楚阳,有这个实力。

  八大家族,整整三十余强者,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宝藏就损失了一位,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简直太诡异了,而有了程闲这个倒霉的标榜,众人立马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就连那个刚刚失去亲弟的程越,也是自觉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半句。

  观察了一会儿,欧楚阳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喝一声:“指穹棍。”

  闻言,南宫烈想也不想,指尖光华一闪,随后抖手一甩,两道金光飞射而去。正是那指穹棍中的玉片。

  将玉片接在手中,欧楚阳身形腾起,窜到了二层,对着两处极为隐晦的纹理处按了下去。

  嗡与第一层一样,当这两枚玉片刚刚嵌入的同时,落锤土塔再次发出一阵刺耳的嗡鸣,随后,二层塔身慢慢变实,化成了坚固的墙壁。

  见状,欧楚阳心下一喜,身形不停,飞到了三层,转了一圈后,大喝道:“悍天罗枪。”

  “刷~”

  又是两道玉片飞出,接下,嵌入,欧楚阳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沓,一气呵成。三层塔,真身现。

  “离愁剑。”

  “残月钩。”

  “霸王戟。”

  “夺魂索。”

  当喊到夺魂索的时候,罗鸣洲愣了一下,没有将玉片取出。如今只有夺魂索与九变天刀没有拿出,而执有这两部战诀的就只剩下赤阳宫罗家与小荡山欧家。很显然,这夺魂索就是在罗鸣洲的手中。

  “夺魂索。”欧楚阳又喊了一声,随即把目光朝着地面望去。

  众人看着罗鸣洲,眼中颇有疑惑之色,八大家族齐心协力之际,前者却是思绪停顿,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呵呵。”眼中奸滑的光芒一闪,罗鸣洲随即笑了笑,方才缓慢的将玉片取出,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抛过去,而是顿了一顿道:“不好意思,刚刚鸣洲想到一个问题,需要跟大家商量一下。”

  “罗贤侄,有什么问题。”南宫烈皱着眉问道。

  罗鸣洲想了想,说道:“欧兄心思的缜密,鸣洲自叹不如,只不过,我们八大家族齐聚此地,就是为了这宝藏而来,如果这土塔只是一个圈套,让我失去了这十六枚玉片的话,恐怕到时候会得不偿失啊。”

  感受着周围慢慢变成敌意的目光,罗鸣洲笑道:“大家不要怪我,鸣洲只是在想,为什么九变天刀是最后一个,而不是第一个。”

  “咻~”

  欧楚阳闻言,从七层返回到地面,望着罗鸣洲冷笑道:“罗兄的意思是在怀疑欧某?”

  罗鸣洲耸了耸双肩,淡漠道:“欧兄不要怪我,鸣洲只是身为八族之一的成员,很是慎重此事而已。”

  听罗鸣洲这么一说,众人到是心下起疑,纷纷把目光投向欧楚阳,等待着他的回应。

  “妈的,我兄弟这么帮大家,你这个龟孙子居然怀疑他。”

  闻言,黄浪这个爆脾气一听到罗鸣洲的说辞,顿时怒不可歇,作势就要跟罗鸣洲拼命。

  一把按住黄浪,欧楚阳微笑着从空灵指环中取出天刀九变的玉片扔给了罗鸣洲,淡笑道:“既然罗兄如此不信任欧某,那这最后两层就由罗兄亲自来吧。”

  接过玉片,罗鸣洲明显一愣,本来他并不是怀疑欧楚阳,而是借着这个借口让众人对欧楚阳起疑,这样一来,不管是否成功,定能将欧楚阳在八大家族众人面前建立的威信扫光,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有料到,欧楚阳居然能够如此的大度,将天刀九变的玉片给自己,让自己动手。

  不管欧楚阳的动机是什么,只是这一个动作,已经排除了众人对他的疑心,而罗鸣洲却是因此受到了众人的鄙视。

  一道道不屑的目光转向了罗鸣洲,所有人都是一副等待着看好戏的表情。

  骑虎难下,罗鸣洲冷笑了一声,将心态摆正,说道:“好啊。我来。”

  说着,罗鸣洲腾身而起,掠到了空中。而当他刚刚飞到六层左右的时候,欧楚阳却是呼的出了一口长气,盘膝坐在了地上,调息起来。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