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七二章 药林鬼鼎

第六七二章 药林鬼鼎

  ……

  见状,欧楚阳面不改色心不跳,脚下一停,不再向前行进,而是稳稳的站在大殿正中央,那微笑的脸庞根本没有半点改变。

  眼看着国师施放的声音波浪能量就在狠狠的撞击在欧楚阳身上,突然,一道曼妙的白影自欧楚阳身后划过一道弧线,突兀的出现在欧楚阳身前。

  众人见状,顿时大惊失色。不为别的,光是他们所见便已经不忍再接着看下去,就连坐在国师下道的连州也是焦急着握紧了拳头。

  “嗡~”

  波浪状的声音能量终于撞到了那白影之上,届时,以白影为中心,一道比之前国师释放的声音能量还要恐怖的能量涟漪就这么荡漾开来。

  朝堂之上,上千文武百官在坐,国师此技一出,并没有蕴含着什么暴虐的内气,只是用作试探,所以威力并不足以致命,然而没有一定境界的武者是不会看出来,那隐藏在内劲当中的阴劲正是来自于国师的灵魂能量。

  小小的试探并没有让国师黑凡如愿,这那声波能量被欧楚阳所带来的女子慕婉晴挡了下来。然而,在见到慕婉晴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时,那些深知国师底细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据连傲所知道,国师黑凡的实力已经臻至化境,早就突破了武狂境界的屏障,迈进了武圣强者之列,虽然在这个举国庆祝的时候,国师不可能全力施为,但那境界上所带来的灵魂威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抵挡的,他没想到,欧楚阳所带来的女子会如此厉害,居然连国师的攻击也能挡下来。

  这个女子,至少有着武狂的修为。这是连傲对慕婉晴的预估。

  惊骇间,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欧楚阳,而这时,也正赶上他开口。

  欧楚阳上下打量了一下国师黑凡,突然问道:“阁下是哪位?”

  黑凡微微一笑,将手负于身后,傲气凌人道:“老夫就是当朝国师,黑凡。欧楚阳,见了陛下怎么还不拜礼?”

  欧楚阳微微一笑,举步上前,不卑不亢,微一抱拳道:“欧楚阳参加陛下。”

  这小国主明显没有欧楚阳想像的那般聪明,此番见欧楚阳参拜,居然愣住了,视线扫过国师黑凡,见到对方使了个眼色,忙道:“哦,欧子爵不必多礼,来人啊,赐坐。”

  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虽是隐晦,但欧楚阳还是看在了眼中,心道:“原来是个傀儡。”

  “多谢陛下~”拜谢了一声,欧楚阳将身子直起。

  而这时,国师黑凡说道:“欧子爵请入座。”说着,黑凡朝着大殿左侧一指。

  欧楚阳一瞧,心中不由笑了起来。

  欧楚阳的位置很是讲究,他的左侧隔一个席位是连傲,相距也就是数米的距离,而他的后方是欧先与李中天,相隔同样只有两个席位。至于他的右侧不远处,欧楚阳看见了自己的大伯,欧浩飞。除此之外,欧楚阳的左右后三个方向皆是一些实力强大的武者,只是打量了一眼,他便发觉,这其中最低的也要有武师级别。

  这一看之下,欧楚阳心下便是了然,看来这国师与连傲请自己来根本没打算让自己出去。虽然明知那里危机重重,但欧楚阳却丝毫不惧,仿若无事般,带着慕婉晴大步的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并坐了下来。

  连傲等人见状,眉头大皱,他们知道,自己一方这般布局,欧楚阳肯定会发现其中的不妥,如果放在一般人,就算是明知坐到那里危险,即便是再控制也会表现出来一点惧怕之意。然而欧楚阳的表现却是出乎了众人的预料之外。

  刚一坐下,欧楚阳便感觉到了数股阴冷并带着丝丝杀意的目光朝自己射来,而他却是面不改色,稳如泰山。

  见欧楚阳与慕婉晴坐下,国师这才轻咳了一声,随后对那宦官道:“可以开始了。”

  那人闻言,连忙应了一声,接着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是年八月,宣安来犯,大战频起,国运堪忧,危及之时,天降将才,镇边大将军连傲替主征战,为时两载,连卿骁勇,来敌闻风胆丧,终保国土之安,其功不可没,今酌令册封镇边大将军连傲为镇边忠勇候,世代受袭,以示国恩。”

  宦官琅琅的念着:“连傲之子连州,随父同征,战绩彪炳,今册封连州为一等子爵,世代受袭。”

  宦官念完,众人皆是顶礼膜拜。

  随后,小国主似是受到人的教唆,如背口诀一般说道:“今日为连卿接风,摆下这凯旋宴,希望众卿能够以连卿为榜样,为国效力,来,我们干了这一杯。”

  小国主举起酒杯站了起来,同时,文武百官皆是起身,共同祝贺起连傲父子来。

  接下来就简单多了,这上千文武百官共饮了一杯,大殿之内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众官相首,举杯同庆,推杯换盏之间,将整个大殿的气氛推向了**.其间,小国主还宣布为连州与徐月证婚,众人又是举杯祝贺,接着,徐月宣称不胜酒力先行退了下去。

  见到徐月离开,欧楚阳朝着身旁的慕婉晴使了个眼色,慕婉晴会意,默默的离开了大殿。而此番举动自是被有心之人看在眼中,于是乎,连傲对着连州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悄悄离开了现场。

  大殿之内,歌舞生平,一曲清弹过后,国师对小国主使了个眼色,这位小国主立即放下酒杯,忽然道:“欧子爵。”

  听到小国主叫到欧楚阳,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一道道目光转向了欧楚阳,而欧楚阳却慢慢的放下了酒杯,站起身来,道:“陛下。”

  “听闻欧子爵在数年前便已经是四级的丹师,这份天赋着实令朕心羡已久了,借着这凯旋宴,不知欧卿今天可否当着众卿的面露上两手,以娱慧华啊。”

  闻听这新一代国主的询问,大殿所有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刚刚喧哗、热闹的气氛陡然被这一句话压了下来。大殿之上无论是文武百官、守将卫兵、侍女宦官,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欧楚阳身上。

  感受着周围热切的目光,欧楚阳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谦逊道:“陛下过奖了,欧楚阳只是一介丹修,喜欢这些药草之道而已,又哪有让人心羡的本事。今日乃国之庆典,如若诸位有这个兴致,欧楚阳当场炼上一枚又有何难,只不过炼丹之道,枯燥乏味,为臣只是怕扰了大家的雅兴,依臣之见,还是不必了吧。”

  欧楚阳说的很谦虚,并没有正面拒绝这小国主的意思,而是用着一种极为婉转的口气回复着。只不过,似乎这一切都跟安排好了一样,有些人并不想就这么放过欧楚阳,只见欧楚阳话音刚刚落下,那国师却是说道:“欧子爵此话言之有理,陛下~”

  国师说着,回身恭敬道:“老臣近日来偶遇一奇人,也是丹修之士,而且修为不浅,不如让为臣将此人请出来,与欧子爵来人炼丹对弈,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大家大饱眼福,更能让欧子爵全力施为,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哦?如此甚好,就请国师将此人请出来吧。”

  “是,陛下。”国师黑凡深深一躬,随后找来身边的宦官,耳语了几句。众人只见那宦官点了点头,接着便退了下去。

  眼看着宦官离开,欧楚阳不由纳起闷来,望着那国师黑凡的时候,在其脸上看到了信心满满的神色。想来这国师肯定是对那人有着非比寻常的信任,方才会有此表现。于是乎,欧楚阳开始猜测这国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来。

  不管欧楚阳作何感想,那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一听有比试可看,自是心喜无比,振奋间,大殿上的气氛再度热闹了起来。

  然而,这般热闹的气氛并没有持继多久,但在那宦官回转之后又一次的陷入了安静之中。

  随着宦官的走进,一个浑身被黑袍所包裹的五尺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内。那宦官一进来,便走到了国师黑凡的身后,至于那黑袍裹身之人先是走到了小国主的面前,以极为平民的身份恭敬的朝着小国主深深一拜。

  见到此人一来,小国主立时欢喜了起来,转头看向国师黑凡,点了点头。

  届时,所有人都看到了国师眼中流露出的一抹笑意,只见到缓缓站起,对来人道:“药老,你可以请了。”

  “唰~”

  国师话音一落,那黑袍陡的被来人一把扯了下来,顿时,一张极为狰狞的老脸出现的所有人的面前。

  沧桑满布的老脸之上,一道道岁月划过的皱痕层层叠叠的铺盖在来人的脸上,老脸正中,一道由额头斜贯鼻梁,直至右脸的长长疤痕让人看了不由的惊心触目。

  见到此人的模样,一些曾经在数年前亲眼见证了那场惊世骇俗的斗丹之争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是药林么?他怎么会在这?”

  “他是国师带来的?”

  “看样子是。”

  “不会吧,药林不是在数年之前就想要~”

  “嘘,小声一些,看着吧,今天恐怕要出事了。”

  阵阵议论之声自大殿四处响起,充分说明的这些人的震惊。众所周知,这药林在数年前便因为想要夺回丹堂之主的地位,不仅让其弟子与欧楚阳斗丹,更是在最后失败的时候,出手偷袭欧楚阳,企图扼杀这百年一见的天才。如今再次在帝都出现,恐怕有着什么阴谋。

  一时间,大殿那浓重的热闹气氛开始朝着诡异变化着,一双双疑惑而又惊惧的目光在欧楚阳与药林之间来回的扫视着,充满了惊骇之色。

  自打药林一出现的时候,欧楚阳就觉得这个身影有些熟悉,只是由于时间太长,再加上那时他还不具备大灵透术的能力,根本无法从记忆中抽出丝毫的样本做比较。然而当药林脱下黑袍的同时,欧楚阳脸上的笑意立马被一股浓重的杀气所取代。

  “药林?你还有脸回来?难道你忘了当初你的誓言。”欧楚阳双目如炬,隐含杀意。

  药林狂笑了一声,显得猖狂至极:“哈哈~,我答应了么,好像当初我什么都没说过。”

  沉思了片刻,欧楚阳看了看国师黑凡以及连傲等人的脸色,并没有发现什么惊讶的神情,心下顿时了然道:“看来你是有备而来了,我再说什么也是无用了?”

  目光转向那小国主,欧楚阳突然朗声道:“陛下,我想此人的来历,在座的诸位都很清楚,难道陛下要留下一个曾经企图祸乱帝国的人?”

  小国主还没有回答,国师黑凡却是站了起来,平静的回答道:“欧子爵此言差矣,药老曾经所为也是为人所迫,不能全怪于他,再者说,药老也是飞云帝国的人,他又怎么能不回到自己的国家,如今药老洗心革面,重新回到帝国,就是要为帝国做贡献,想我前方四十万雄后能一举击溃强敌,也是有药老那无数丹药的相助,方能轻易为之,说起来,这帝国的数亿子民也要感谢药老出手相助呢。”

  “陛下~”国师黑凡为药林辩解着,突然回头一躬身,对小国主说道:“药老纵有千般不是,但也并没损伤国体,如今更是浪子回头,全力为国效力,这功过也可相抵了吧。”

  黑凡说的大义凛然,似乎没有半点瑕疵,然而在有心人的眼里,自是能发现其间的奥妙,心下骇然间,有些人已经开始生起离开之心。不用多想,今日这大殿恐怕要再生事端。

  小国主听着,似乎根本没有在意国师说什么,当国师言罢,前者立即说道:“哦,对,对,国师言之有礼,朕也是这么觉得。”

  “谢陛下。”国师黑丹微微一笑,重新回过头来,看向欧楚阳道:“既然如此,我希望两位能放下以前的恩怨,同朝为国效力,至于那段不愉快的往事,就此忘了吧。”

  欧楚阳一听,摇了摇头,他知道,此时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事情很清楚,这小国主分明就是国师的傀儡,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也不会去听的。

  既然事不可为,欧楚阳也懒得操心,帝国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前者再也升不起半点救国之心。抬头凝望间,欧楚阳再次露出了那淡淡的笑容:“既然如此,药林,划出道来吧。”

  药林诡笑了一声,单手一挥,顿时一只黝黑的大鼎被其抛到了空中,此鼎一出,大殿之内阴风瑟瑟,鬼哭狼嚎,几乎是眨眼之间,一片浓烈的黑色形成了巨大黑云,将整个大殿都笼罩了起来。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