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六九章 九幽之火

第六六九章 九幽之火

  ……

  “把人放下。”又是一声怒吼,白将军伸手便抓向黑衣人的肩部。

  这时,只见黑衣人将腋下的盈盈向前一抛,扔给了将要返回的白影,沉声道:“带着她先走。”

  白影将盈盈接在手中,微愣了一下,头也不回的朝着林外掠去。

  而此刻,白将军的手终于到了黑衣人的肩头。

  刚一触碰,白将军由掌便爪,五指紧扣,打算一下捏碎黑衣人的肩骨,只不过在他的手掌刚刚碰到对方肩头的同时,一股比他修炼了数十年的水属性内气还要阴冷的气息突然自黑衣人的肩头传了过来。

  那是天下间最为阴冷的气息,白将军相信,就算是自己的水属性内气再修炼十年,也未必有这股气息纯正,更甚至的,他发现,这股气息并不是水属性,那阴冷的气势之下,居然有一股焚烧一切的毁灭气势。

  “九幽之火?”

  惊骇的怪叫了一声,白将军猛的松开了手,身影一扭,暴退到了数丈之外。

  待离开了黑衣人很远,白将军这才看向自己的掌心,那股阴冷的气息犹存,居然将自己的释放的水属性内气都蒸成了一道道寒光闪闪的冰片,不断的碎裂、融化。

  惊惧着,白将军望向不远处的黑衣人,只听对方阴森一笑道:“不错啊,有见识,真想跟阁下好好过过招,不过,在下今天可没这个兴致。告辞。”

  黑衣人说着,便要离去。可白将军可不想让他这么轻易的离开,愤怒的火焰正焚烧着受到凌辱的心灵,白将军大吼一声,作势便要冲过去,拦住对方的去路。然而没有让他如愿的是…

  听见黑衣人双手一阵疾舞,两团幽蓝色的火焰腾的一声升腾了起来。随后朝着白将军一抛。顿时,漫天的阴冷烈焰陡然将之包裹起来。

  数股阴冷烈焰的围来,让白将军失去了先机,全身内气不作保留的释放,终究是扑灭了烧在自己身上的蓝色火焰。而当他将最后一团蓝火扑灭,抬头望去的时候,天际中还哪有半点黑衣人的影子。

  “该死~”

  时值盛夏,艳阳高照。

  飞云帝宫的后院,一处蜿蜒的楼宇回廊之间,一声声鸟啼传遍了这所森严的皇宫内院。

  视线穿过回廊,一座华丽无比的金光大殿伫立其中,大门微敞,殿内四根金柱撑梁,其上刻龙雕凤,画龟纹麟,霸气非常,大殿内壁皆是金漆刷袭的墙面,在透窗而进的阳光照射之下,更是散放着耀眼的金光,如此华丽的宫殿实非普通人家所有,但也不是帝国之主的住处,论其根源却是让人无法相信,此间居然是飞云帝国国师的府邸。

  富丽堂皇的国师府邸,居然比帝国这主的住处还要华贵,不难说明这国师在帝国之中所处的地位,已经位及国主。

  此时大殿之内,一名身着紫色华贵袍服的老者,正与一名有着魁梧体态、星眉剑目、霸气绝伦的中年人对奕。

  “呵呵,国师这一招高明啊。连傲这一局又输了。”

  良久的沉思,中年人终于无奈的笑道。此话这一出,正是道出了说话两人的身份。

  帝国大将军:连傲,以及…帝国国师:黑凡。

  闻言,那老者微微一笑,将棋盘上的黑子拾回,慢声道:“连将军的棋艺,老夫也很是佩服啊,五局三胜,老夫胜的很险啊。你我半斤对八两。”

  “哈哈~”连傲爽朗一笑,声振如虎啸:“国师谦虚了,连傲只是一介莽夫,又怎么能与国师相比呢。”

  这次,国师却是没有反驳,轻笑间,两人不再执子,而是相坐对望,品起茶来。

  清茗入口,两人各自赞叹了一声,连傲道:“国师,你对欧楚阳这人怎么看?”

  闻听之下,国师微微一笑道:“此人我见过,论起实力来算不得强大,但其一身修丹的天赋可是令人惊叹的很啊。”

  “哦?”连傲轻咦了一声,疑惑道:“国师说的是数年之前那场丹争?”

  微微点了点头,国师道:“其实老夫也是外行,看不出什么门道,这件事只有药老最清楚,以他的推断,这欧楚阳小小年纪便能达到四级丹师之境,想来现在恐怕会更上一层楼啊。”

  “可惜,可惜啊。”连傲闻言一叹,道:“这样的人不能为我们所用,真是可惜啊。”

  “呵呵。”国师笑了笑,道:“没什么可惜的,天下英才辈出,只是欧楚阳一个,不足以牵动我们,其实数年之前他就应该死掉,只不过那时,我们还没有注意到他,只等他成长了,我们才发现,他已经销声匿迹了。”

  国师说着,虽然言辞之中多有惋惜之意,但神情上却没有任何失望之感。

  连傲一见,顿时明了,随后一笑道:“不过还好啊,他居然回来了,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好运也由此到头了。”

  “嗯。”国师赞同着点了点头,随后补充道:“是啊,相信到时候有人会比我们更加高兴的。”

  “你是说药老?”连傲抬头一问。

  国师再点了下头,道:“没错,要不是欧楚阳这小子,丹堂早就在我们手中,又何必等到现在。”

  闻言,连傲皱起眉头,疑惑的说道:“说到这个,连傲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连将军请问。”

  连傲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口道:“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挑拨了宣安与飞云两国之间的战争,为什么盟主还要让我们帮助飞云帝国守住这片江山呢,恕连傲愚笨,请国师指点一二。”

  听到连傲如此一问,这国师笑着摇了摇头,叹道:“连傲啊,有些事你是不清楚的。罢了,我就给你提个醒,能想到哪里,就得看你自己了。”

  “大陆五国,皆是一方霸主,但这只是明面上的事,其实真正主宰着大陆的是那里。”

  国师说着一指东方,继续道:“承天山脉、武神山,大陆最高权力,武神山武神令一出,哪个敢违背?别说大陆五国,就算东方乱星海与西面草原的金剑、霸枪不也悄然隐退?”

  连傲皱着眉头分析着国师的话,猜测道:“国师的意思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赞赏着点了点头,国师意味深长的道:“确实是不到时候,不过下面的我就不便多说了,你自己想想吧。现在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尽量的让盟主不分忧,相信有朝一日盟主一定不会亏待于我们的。”

  连傲是个小人物,至少在这国师出现之前是个小人物,现在能够成为帝国的大将军,位极人臣,可以说全是拜这国师和神秘的联盟所赐,所以即便是他还想不通其中的缘由,也没有不知趣的问下去。

  然而,正当连傲费劲思考之时,突然其腰间的传讯晶牌一颤。

  疑惑着,连傲取下晶牌,灵识深入一探,顿时大惊的跳了起来。

  国师见状,眉头轻皱,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个闯入圣地,甚至劫走了陈盈盈。”

  “什么?”

  自圣地出来,天色已晚,欧楚阳与慕婉晴一前一后,借着月色的掩护,如流星赶月一般回到了丹堂。掩护着慕婉晴,欧楚阳一直保持着警惕,在确定没有人跟上来,这才闪身没入了丹堂之内。

  是夜,丹堂虽然已经将绝大部分灯火熄灭,但暗地里却是没有人熟睡。与欧楚阳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之后,丹堂内部开始全员行动起来。丹堂上下,无论是柳长风、杨成林,还是其下一众丹师,甚至连青尘动了起来。

  大量的丹药、药材被全数的扔进了无数的灵戒之中,丹塔之内的典籍更是由青尘,柳、杨二长疯狂的收集。既然要离开,那么这里所有东西都不能给帝国留下,以免便宜了人小。

  不仅仅是丹堂,在这般举族迁徙的过程中,玛林商会也开始动用了其百年的基础,大量的物资在挑选过后整理,囤积,最后收拢。由于长年在大陆上行商,玛林商会自是要比丹堂有着特殊的行商网络,别看时间很紧,但这一切对于裘娜来说并不难。

  幕色笼罩的飞云帝都,隐约有着一股暗流涌动着。

  回到了丹堂,盈盈这个少女还是没有从悲痛中苏醒过来,无奈间,欧楚阳只能将她交给了慕婉晴去照顾。而他,却是马不停蹄的赶忙另一个需要去的地方。

  徐振的府邸。

  与进入圣地一样,未免上有心人发现,欧楚阳在幻灵阵诀的掩护之下,轻松的进入了徐振的住处。

  时值深夜,所有人都进入了梦想。唯独徐振的住处还隐约向窗外渗透着暗淡的烛火光辉。

  欧楚阳进得院内,四下观察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便来到了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之外。

  本打算偷偷进去,突然房内一阵低声的争吵传了出来,让欧楚阳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月儿,听爷爷一句,你走吧。不要再记恨,你是斗不过他们的。”

  竖耳聆听之下,欧楚阳马上便听出说话之人正是徐振。

  “不。我决不走,他们害了父王,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徐月?”听到这个娇脆的声音,欧楚阳微微有些诧异。“这祖孙俩半夜三更在屋里谈什么呢?”

  陡听之下,欧楚阳倒是一惊,从徐月的话中,前者得知前任飞云国主居然不是病故,而是被人害死的。

  “报仇?”徐振的声音显得有着焦燥甚至气愤:“你怎么报?别忘了,连傲可是武狂强者,别说他了,就连连州你也打不过,到时候恐怕还没等你出手,你就已经死在他们手上了。”

  闻言,徐振放缓了口气,柔声道:“爷爷,你放心,月儿自有办法?”

  徐振听了一愣,随即有些骇然的问道:“你不是打算在明晚订亲礼上,出手重创连州吧?不可啊,这太危险了。”

  说完,屋内便没了声音,欧楚阳还纳闷着,突然听到徐月说:“爷爷,你好好休息,如果有来生,月儿再报你养育之恩了。”

  站在门外,欧楚阳听到徐月的声音有些哽咽,那无力的语气大有绝别之意,顿时引得徐振惊呼出声:“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就听我一句,快点走吧,我给你的灵戒足够能装下藏宝阁的所有东西,你不要给他们留,这也算报仇了。”

  徐振说完,欧楚阳只听到里面“咚咚咚”三声闷响,想来是徐月给徐振瞌了三个响头。随后,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徐月正打算离开房间,突然那刚刚打开的门口处,一阵轻柔的劲风袭来,猛的窜到门内,徐月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她的手臂却是被人紧紧的抓住,拽到了屋内。

  房门突兀的关紧,屋内多了一个人,正是在门外听了许久的欧楚阳。

  一见屋内多了个人,徐振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拳紧握之下,一股澎湃的内劲顿时将整个屋子充斥了个遍。

  见状,欧楚阳赶忙低呼道:“徐老,是我。”

  “你是?”望着那有些熟悉的面孔,祖孙两人多少有些愣神,仔细打量了一番,两人同时惊讶道:“是你?”

  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欧楚阳压低了声音,挥手间,一个防护阵界顿时将整个屋子笼罩了起来,做完这一切,欧楚阳方才安心的看了看两人,笑道:“徐老、徐姑娘,多年不见了。”

  “欧楚阳?”

  欧楚阳点了点头,找了个地方神态自若的坐了下来。

  看着欧楚阳这一举一动,徐振突然一叹道:“唉~,听说你回来了,没想到你会找到我。有什么事么?”

  如果论起来,其实欧楚阳与徐振倒是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只不过当年因为丹堂青尘的事,两者之间有了些许牵连,再加上徐振帮助过自己,欧楚阳也不想看到徐振深入敌腹。抱着有恩必还的心态,欧楚阳这才赶了过来。

  听到徐振问起,欧楚阳微微一笑,直言不讳道:“徐老,咱们开门见山。欧楚阳这次回来确实是有事,而且此事非是徐老不能帮助晚辈的。”

  “什么事?”徐振闻言疑惑道。

  “明说了吧,在下需要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就在帝国的藏宝阁中,老国主已逝,现在朝堂之上又是一群小人在把执着,欧楚阳没有熟悉的人可寻,所以只能找徐老指点一二了。”欧楚阳一字一句的说着,神情极为的自然。

  徐振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目光时不时的转向了徐月。这般细小的动作虽然隐晦,但欧楚阳还是看在了眼里。只不过他并未挑明,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徐振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