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六八章 与世长辞

第六六八章 与世长辞

  ……

  “白将军。”

  十分恭敬的,两名大汉对着上楼来的一个身着轻甲的武将施礼道。

  来人只是瞥了两人一眼,随后把目光投向了房门,问道:“怎么样了?里面的人说了什么没有?”

  两名大汉低着头,互相看了一眼,随后由其中一人回答道:“没有。”

  “没有?”被称为白将的武将皱了皱眉,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设施很简单,两张床,一张桌,一张椅,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和一盏烛灯,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还有~一名女子以及一位老人。

  女子身着淡黄的长裙,容止端丽,双瞳剪水,淡妆薄施之下,白皙的皮肤如水一般光滑。此时,女子正手执墨宝,端坐在竹椅之上,神色伤感的看着桌案上还是空白的宣纸。微弱的烛火将那微带病态的玉颜照射的隐约发出淡粉的光华,似是长期没有照射日光,那如花似玉的俏脸之上噙着一抹惨白之色,让人见了心怜不已。

  女子身后的床榻之上,一名老人斜靠在床头之上,不住的咳着,想是有重病在身,就连喘息的时候,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白将军一进屋内,立时便引起了这两人的注意,之前还我见犹怜的女子一见前者,顿时换成了一张怒气横秋的冷脸,至于那老人却是相反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咳~”,老人重咳了几声,言道:“白将军,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们还哪有时间去想丹方的事,就不能不打扰我们么?”

  闻言,白将军并没有说话,目光直接盯住了女子,问道:“为什么还不写?”

  女子一听,重重的将笔摔在了桌上,回到床边用那十指纤纤、柔若无骨的玉手,轻轻的顺着老者的背部,同时,冷冷的回道:“你逼我们也没有用,爷爷现在需要安静,你们这样五次三番的打扰,让我们怎么去想?”

  “没想出来么?”白将军冷语了一声,随后道:“前方的将士服用了创灵丹与血神丹之后,有很强的负作用,如果再没有办法解决,那死的人将会是成千上万,乃至数十万。到时候你们就是屠杀他们的罪愧祸首。”

  闻言,女子顿时站了起来,指着白将军的鼻子怒叱道:“这都是你们,爷爷本来就说过,创灵丹与血神丹还不完美,是你们非要将这两种丹药作用于普通人的身上的,如今产生了负作用,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白将军嗤笑了一声,并没有因为女子的不敬而发火,反而坐了下来,神态自然道:“那又怎么样?毕竟这两种丹药都是出自你们的手中,现在倒怪起我们来了。哼~,警告你们,要是不想让那数十万雄兵死于非命,最好还是快一些将这两种丹药的解决之法研制出来,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白将军再不作声。而床榻之上的老者,却是不住的咳了起来,那般剧烈的咳嗽,直接导致一口鲜血被老者喷了出来。

  女子见状,赶忙走到老者的身旁边,急的哭了起来。

  颤颤微微的抬了抬手,老者强忍着五内的剧痛,对女子道:“盈盈,把丹方给他们吧。他说的对,这一切的开始全是因为我,我不想做一个罪人。”

  “爷爷~”

  女子还待说什么,老者困难的闭上了眼,劝道:“给他们吧。”

  无奈间,女子自怀中取出一张宣纸,交给了白将军,冷冷的道:“这是缓解负作用的丹方,拿去吧,应该有用。”

  白将军将丹方接了过来,打开看了看,随即道:“只是缓解?没有办法解决?”

  被老者称为盈盈的女子听了不由气急,怒道:“你还想怎么样?时间这么短,我们还没研制出来,你要是再不把这个东西给他们服用,用不了半年,你那数十万雄兵就会化成血水。”

  似是知道强迫不来,白将军将丹方收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刚要离开。这时,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打开房门,门外一个大汉气喘吁吁在站在门口,也不管白将军的脸色是否好看,忙道:“将军,不好了,有人私闯圣地。”

  “什么?”

  白将军闻言一惊,吩咐道:“带我过去。”

  “是。”

  白将军说着,便要离开房间,只是出了门外,又返了回来,站在门口对这一老一少祖孙俩威胁道:“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快一点把解决之法想出来,不然的话,谁也别想好过。”

  扔下一句狠话,白将军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房间。

  待到白将军一走,女子顿时抽泣了起来,爬到老者身边哭述着道:“爷爷,我们该怎么办啊?”

  “唉~”

  老人长叹了一声,神色凄苦的闭上了眼睛。

  白将军刚走没过多久,这祖孙二人便听到门外两声闷响,随后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

  祖孙两人只是感觉到一阵轻风吹过,眼前便多了一个人。

  “是你?”

  一见这人的模样,老者顿时来了精神,那双微眯到一条缝的眼晴陡然睁的老大,而那被称为盈盈的女子也是满面惊容的望着来人。

  这人一进屋,同时也看到了两人,对于女子,这人倒是有些陌生,只不过当他看到老人的时候,这人同时也露出了无比惊骇的神情。

  “老人家,怎么是你?”

  进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元鸣刚刚商谈完的欧楚阳。

  自元鸣那听到这中央大殿中藏有什么秘密,欧楚阳便心生疑惑,抱着好奇之心,前者让慕婉晴邪鬼带着出到了圣地之外,利用慕婉晴那强大的实力攻打着圣地的大阵,引起巨大动静的同时,好让这里面的守护之人,自己趁机进来一窥究竟。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中央大殿中的秘密居然会是曾经在日幕森林外结识的一对祖孙:神秘的医馆老者与他的孙女:盈盈。

  “怎么会是你们?”欧楚阳惊骇之下,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老人并没有回答,目光直视着欧楚阳,问道:“小兄弟,一别数年,想不到在这里能够得见,我们真是有缘啊,唉,老夫还不知道兄弟的名字呢?”

  “我叫欧楚阳。”

  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欧楚阳想都没想便回答道。而眼前的盈盈,却是疑惑道:“大哥哥不是姓刘的么?”

  “唉~,那时刚出道,是怕惹祸上身,故意用了假名字,小妹妹勿怪。对了,你们为什么在此?”事态紧急,欧楚阳故乱骗了个理由混了过去,马上问道。

  闻言,盈盈一边哭着一边讲述着与老人的经历。

  原来,这老人名叫陈中,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丹师,所以在与欧楚阳离别之后,老人仍然没有打消研制丹方的念头,数年如一日,老人终于研制出两种丹药:一种是能让普通人成为武者的创灵丹,而另一种却是在服食创灵丹之后能够让这类人实力大增的血神丹。两种丹药同是四级丹药,虽然级别不高,但效用却是逆天。

  试想,要是被有野心的人掌握在手中,将这两种丹药大量炼制的话,并给军队的人服用,天下间还有什么人能锐其锋芒。很巧的,这陈中拥有着逆天的天赋,所不知隐藏,被帝国的连傲发现,捉到了这里,这才让飞云帝国如今那强大的军队正是因此而产生。而这也是连傲成名的根本原因之一。

  “怪不得飞云帝国能在宣安国重兵攻势之下,击溃强敌,原因是拜了这祖孙二人所赐啊。”欧楚阳暗道。

  由此,在暗自心惊间,欧楚阳倒是由衷的佩服起这陈中来,想他只是一介凡人,居然在没有控火的能力下研制出四级丹师才可以炼制出来的丹药,这等天赋,着实令人汗颜。

  感叹了一番,欧楚阳知道事情紧急,再也不问下去,忙道:“唉~,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有什么话,出去再说。”

  “走?”

  盈盈闻言一喜,小脑袋瓜连忙点着,随后便要扶起陈中离开。可陈中却是摆了摆手,对两人道:“盈盈,你跟你大哥哥走吧,我这副老骨头撑不了太久了。”

  “爷爷~”

  盈盈闻言,顿时痛哭出声,死抓着床沿不放,道:“爷爷,没有你,盈盈怎么活啊。”

  陈中慈祥的望着盈盈,枯瘦的手掌慢慢抚过盈盈的额头,断断续续道:“盈盈,我研制创灵丹和血神丹不是为了扬名,而是为了让你能够修炼成武者,摆脱轮回之苦。现在我已经成功了,出去之后,你只要找到一个五级的丹师,为你炼制真正的创灵丹和血神丹,便能治愈两种丹药带来的负作用,真正的成为一个武者,听爷爷的话,好好修炼,爷爷这一辈子只想着长生,却没有想到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痛苦,这几年辛苦你了。”

  老者说着,眼睛已经闭上了一半,明显到了烛残影灭之时,而盈盈却是不依不饶,非要陈中跟着自己一起走。

  欧楚阳见状,也是伤感连连,可眼下并不是拖拉的时候,焦急间,只听陈中对自己说道:“小…兄…弟,帮…我照顾好…盈…盈。”

  扔下这一句话,天赋异禀,足以让人敬佩的陈中,终于与世长辞。

  惊愕间,欧楚阳眼角微微一湿,狠狠的咬了咬牙,他一把拉住盈盈的手臂,用力一拽,将他拢入怀中。脚下轻轻一踏,一声闷雷炸响过后。两人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此时,别看帝**纪严明,但在一外来强者不断的轰击着外围大阵之下,圣地之内已经大乱。

  做为帝国的军人,他们对这里并不陌生,外面无数凶狠的灵兽虎视眈眈的看着这里。他们心里再清楚不过,如果任由那强者将大阵破坏掉,就算他们再强大,也将会那无数灵兽口中的美食。

  于是乎,所有人都停止了练习,目光惊惧的望向东方,那里,他们最高的统领,白将军,正全力的与一名强者拼杀着。

  “轰~”

  惊天炸雷,轰响不断,白将军惊骇的游走于那条曼妙的身影周围,心下震惊不已。

  元鸣口中,拥有武狂实力的白将军,只不过掩人耳目,其实他真正的实力却是一名巅峰武狂境界的强者,离着那武圣的差距,仅有一步之遥。

  本来以为自己强大的实力并不难抓住来犯之人,哪曾想这一交手,突然发现对方的实力丝毫不下于自己。

  惊惧间,白将军几次三番的想要从那白色的面纱之下看看来人的真实面目,可无奈的是,对方的实力似乎还要比自己高上一筹,自己想要近身都难,更别谈去掀开那神秘的白色面纱了。

  既然这样,白将军立马打消了此种念头,退而求其次,全力进攻的他改成了半守半攻,一方面找寻机会去击败来犯之人,另一方面,还是怕两人强大的对攻破坏了圣地的防御阵界。

  毕竟,里面还有无数帝国的精兵,那可是他们的老本,是绝对不容有失的。

  如此一来,对方的攻势就越见凌厉起来。有数次,白将军差点被那漫天的掌影所盖,险险受伤。

  大战瞬间便已过数百回合,两人看似竭尽全力,但双方都知道,各自都留有后手,并没有全力以赴。

  此战进行的过于保守,虽然看起来气势磅礴,但绵绵不断的劲风掩盖之下,两人皆是气不喘、脸不红。

  正在这时,白将军突然感觉到另外一个方向,陡然闪过一道精光。

  “还有援手?”

  惊慌之下,白将军虚晃了一招,道道劲气直射之后,其人全身而退。目光冷冷的朝着那精光闪动的方向望去。

  那道精光只是一闪,便到了对方那白影的身旁,看都不看白将军一眼,黑布蒙罩之下,陡然吐出了一个字:“走。”

  走字一出,对面那白影答都不答,曼妙身形一转,便朝着幽暗森林的深处掠去。

  而这时,白将军终于看到了那黑影的腋下夹着的女子,正是盈盈。

  愤怒着,白将军不再留手,大吼了一声:“把人放下。”

  吼声传出,其人全身上下寒光暴闪,一道仿若冰柱的气流陡然在其手掌成形,单手一挥,这冰柱化成一道流光便朝着那黑衣人射去。

  听到背后风声逼近,黑衣人头也不回,单掌握成拳状,猛的向后挥出。

  “轰”

  惊天轰鸣顿时响彻。受到黑衣人一击,那粗壮的冰柱龟裂成无数冰片,朝着四面八方散落而去。而这时,白将军也到了黑衣人身旁。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