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三六章 天壤之别

第六三六章 天壤之别

  ……

  闻言,欧楚阳微微转过头,上下打量了慕婉晴一番,不知怎么的,他总感觉眼前的慕婉晴与自己熟识的那个单纯小丫头有着天壤之别,几乎就是两个人一般,他在眼前这个慕婉晴的身上找不到半点从前的影子。

  冰冷的言语以及慕婉晴话中那**裸的利用让欧楚阳的心犹如受到重击一般,深深的痛苦着。眼睛紧紧的盯着无情的慕婉晴,欧楚阳被刺激的几欲昏厥。想起从前那段美好的回忆,欧楚阳只觉得自己身在梦境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判若两人的慕婉晴,无情的慕婉晴,这一切都让欧楚阳犹如石化一般站在那里。欧楚阳看似在考虑慕婉晴的求助,其实又有何人能够体会那受伤的心。

  现在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欧楚阳与这个月使之间在很久以前便是熟识,甚至从两人的对话当中不难猜测到两人暧昧的关系,只不过这月使话却是让他们替欧楚阳感到深深的不值。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欧楚阳的身上,似是等待着看他如果处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而做为场间众中眼中的焦点,欧楚阳对此根本没有半点感觉,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那张如玉般美丽却是让人感觉到冰冷无情的俏脸之上。最终,他还是站到了慕婉晴的身前,牢牢的将后者挡在自己的身后。

  “笨蛋~”见欧楚阳如此举动,慕婉晴突然毫不避讳的冷笑了一声。而听到这声低语之后,做为欧楚阳一方阵营的人皆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失望至极。

  对面,昊明见欧楚阳站了出来,顿时狂笑不已:“哈哈~,小子,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在美人面前充汉子,真想不出,你那老子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傻子。”

  面对昊明的充斥着讥讽的嘲笑,欧楚阳不动声色,眼角微转,淡淡道:“昊明,有种放马过来,今天死的不一定就是我。”

  “嘴硬的小子。我今天就让你生不如死。”听着欧楚阳那无视自己的言辞,昊明顿时想起当年前者的父亲在受到自己迫害之后与之相同的从容神情,两者之间居然一般无二,而他见到这副模样便恨的牙根直痒。

  昊明被激怒,书生却是微皱了一下眉头,重新打量起欧楚阳来,观察了片刻,书生问道:“你叫欧楚阳?”

  “嗯?”听到书生问起,欧楚阳把目光转了过去,朗声道:“正是。”

  见书生对欧楚阳很有兴趣,昊明立马奉承着说道:“他就是当年欧凌风的杂种。”

  听到昊明提到欧凌风,书生顿时惊讶起来,问道:“他就是小荡山欧家的欧楚阳?”

  昊明明显是第一次见到书生诧异的神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得到昊明的证实,书生马上大笑出声道:“哈哈~,真是找了你好久啊,欧楚阳,你不知道,为了你这个人物,整个天地盟已经翻了天了,想不到在这里能遇到你,不容易,不容易啊。如果能把你带回组织,恐怕要比完成今天的任务更有功劳啊。”

  书生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失色。虽然这些人不知道书生说的是什么,但从其惊喜的语气中不难听出,这书生背后的组织:天地盟,十分重视欧楚阳。

  不论是敌是友,凡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这年仅二十出头的欧楚阳,一脸的疑惑和惊讶。

  不懂书生的意思,昊明问道:“星使大人,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闻言,书生笑了笑,叹气道:“昊明啊,你不知道吧,这小子二十出头,便有了武狂的实力,这只是表面的,呵呵,数年前黑先生奉命夺取飞云帝国丹堂,就是这小子从中做梗,打败药老的弟子,使黑先生功亏一篑,你看他这么低调,谁能想到这小子在数年前便已经是四级丹师了。”

  言罢,书生将目光转回到欧楚阳身上,饶有兴致的问道:“喂,小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你,最差也要有五级丹师的境界了吧。”

  略微调笑的言辞从书生口中道中,赫然犹如一道惊雷般的在场间炸响。顿时,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欧楚阳那张近乎平庸的俊秀脸庞,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欧楚阳的心很痛,甚至都能感觉到有血在滴落。数年前的回忆在慕婉晴一语道出之后顿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过往的种种,犹如一面宽大的虚幻银幕不停的回放着,再度回忆了一遍那甜美的面容、动听的嗓音,以及言语中无微不至的关怀,欧楚阳拿着这些与眼前声色相仿的人儿做以比较,终是发现,经过了这些年,两者之间少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情感。

  慕婉晴不再关怀自己,甚至过分到明目张胆的利用自己,虽然欧楚阳不是傻子,也不喜欢被人利用,但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问题。交给我。”

  这一句回答,根本没有经过欧楚阳的大脑,便众前者的嘴里溜了出来,让苏媚、穆林,包括那个冷漠到极点,并不具备人类感情的杀手叶秋也为之动容。

  不远处,书生也是为之惊讶,他没有想到,月使在欧楚阳心中所占的份量居然会如此之大,想想他们两人,一个是武圣强者,另一个却是刚刚步入武狂殿堂,而在之前,书生根本没有听说过月使会与天地盟近年来特别关注的这个天才小子有什么瓜葛。而目前来看,两人非但是认识,更是熟识,看欧楚阳那悲伤的神情,似乎两人之前还经历过什么。

  欧楚阳没流泪,只是点了下头,在转身间停了下来,看了看苏媚以及穆林、叶秋。欧楚阳道:“苏城主,快带着赫连城主回去吧,他们应该不会再为难你们了,以后多多保重。”

  “叶秋?”

  “你认识我?”叶秋反问。

  微微一笑,欧楚阳指着方准说道:“你们很熟?”

  “算是。”

  “照顾好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叶秋看了看昏厥中的方准,答道:“他也是我的好朋友。”

  “哦?”叶秋的回答让欧楚阳一愣,随后大笑道:“没想到。没想到。这样我就放心了。”

  叶秋自然知道欧楚阳说的是什么意思,想想他一个杀手,居然亲口随认自己有一个好朋友,如果说出去,谁都会当成笑话来听。

  目光转向穆林,欧楚阳觉得没有什么要跟他说的,不过突然想起这老者会阵法,前者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便作罢。

  终于转回身,欧楚阳看向书生,略带歉意的笑道:“对不起了,恐怕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如果你们想留下她,先杀了我吧。”

  闻言,书生的面孔蓦地冷峻了起来,盯着欧楚阳,书生沉声道:“你很固执,也很傻。”

  欧楚阳惨然一笑,并没有反驳,而是取出一枚青色丹药,随手送入口中。

  皇极圣力丹。正宗的五级丹药。欧楚阳曾经练制过三枚,其中在与任万枯决生死的时候使用过一枚普通的。而这次,他服下的正是那最后练制的,也是在丹衣凝成之下,效力整整增长了一倍的进化型皇极圣力丹。

  此丹一经服下,欧楚阳只感觉全身迅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包裹起来,消失已久的内气再度冉升于体内各处。本源木灵的能量经过这不长时间的恢复,突然有了复苏的迹象,随着那生机之力的渗透而出,欧楚阳的本源紫气终于活跃了起来,就连那刚刚吸引不久,还不知是何种类别的幽蓝色能量也是为之欢腾。

  三色能量在体内搅拌着,欧楚阳非但没有半点不舒适的感觉,反而状态出奇的好,隐约间,他只觉得自己拥有的力量已经可以与四级武狂相对,甚至还可以更高。

  见欧楚阳心意已决,书生微微叹了口气,眼神渐渐狠厉的同时,前者终于开口道:“昊明,拦下欧楚阳。”

  闻言,昊明心领神会,并且极为的高兴,抽出苍龙刀,前得正打算在拦下欧楚阳的同时杀之一举击杀,书生的话音又起。

  “不要自作主张,欧楚阳这个人,活的要比死的强。”

  听到书生的提醒,昊明刚刚升起的杀意为之一滞,心下暗骂了一声,不得已的点了点头。

  欧楚阳这边,苏媚美目流转用着前后差距巨大的两道眼神看了看欧楚阳与慕婉晴,随后对欧楚阳道:“我帮你。”

  “苏城主?”见苏媚不肯走,欧楚阳微微一愣,他实在想不出苏媚有什么必须留下来的理由。

  岂不知,苏媚娇嗔的看了欧楚阳一眼,柔声道:“怎么?怕我托你后腿?”

  “呃。不是。”

  “不是就调息吧。”苏媚说完,突然把目光转向叶秋,像是在征求他的意思。

  叶秋看了看手中的方准,又看了看对方,突然道:“对不起,我没有义务去帮你们,就算是你是他的朋友,也不可以。”

  叶秋的这句话是对欧楚阳说的,而后者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叶秋会这么说,并没有怪责,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他赶快离开。

  叶秋感激的点了点头,只是他刚打算带着方准离开的时候,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之下的方准突然伸出手来紧紧的抓住了叶秋的衣袖,没有睁开眼睛,方准用那微不可闻的嗓音对叶秋说道:“放我下来。”

  “你这是在找死。”叶秋冷声道。

  “我要下来。”方准依然坚持,并睁开了眼睛。

  无奈,叶秋只能将其扶好,坐在了地上,只见方准微微一笑,对欧楚阳说道:“你能行?”

  欧楚阳诧异的望着方准,随后平淡道:“看了再说。”

  方准呵呵一笑,道:“你总是有备而来,希望我能看到你帮我们的父亲报仇。”

  “难度很大。”欧楚阳道。

  “我知道。不过这次我要是看不到,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那你就看着吧。”

  言罢,欧楚阳再不理会方准,双臂微振之下,一股威猛的劲风射出,顿时将方准弹出数百米开外。

  叶秋护持着方准,挣扎了半晌,终于抽出他那黝黑的铁钎,走到了欧楚阳的身旁。

  一声不吭,叶秋就这么站着,也不看向欧楚阳,对于一个专业的杀手来说,在他准备拼命的同时,他的眼中就只有敌人了。

  欧楚阳看了看叶秋,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后冷声对身后的慕婉晴道:“还不快走。”

  错愕的望着欧楚阳,慕婉晴愣了片刻,旋即笑道:“谢了。希望你不会死。”

  说完,慕婉晴腾起身形便向着远方遁去。

  见到慕婉晴说走就行,苏媚银牙一咬,低语道:“这是什么?太无情了。”

  苏媚不知,她的一句话再度刺痛了欧楚阳那千疮百孔的心。只不过为了让慕婉晴能够安然离开,欧楚阳并没有怀恨,依然凛然的站在那里,将全身的劲气释放出来。

  “轰~”

  欧楚阳的心很痛,甚至都能感觉到有血在滴落。数年前的回忆在慕婉晴一语道出之后顿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过往的种种,犹如一面宽大的虚幻银幕不停的回放着,再度回忆了一遍那甜美的面容、动听的嗓音,以及言语中无微不至的关怀,欧楚阳拿着这些与眼前声色相仿的人儿做以比较,终是发现,经过了这些年,两者之间少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情感。

  慕婉晴不再关怀自己,甚至过分到明目张胆的利用自己,虽然欧楚阳不是傻子,也不喜欢被人利用,但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问题。交给我。”

  这一句回答,根本没有经过欧楚阳的大脑,便从前者的嘴里溜了出来,让苏媚、穆林,包括那个冷漠到极点,并不具备人类感情的杀手叶秋也为之动容。

  不远处,书生也是为之惊讶,他没有想到,月使在欧楚阳心中所占的份量居然会如此之大,想想他们两人,一个是武圣强者,另一个却是刚刚步入武狂殿堂,而在之前,书生根本没有听说过月使会与天地盟近年来特别关注的这个天才小子有什么瓜葛。而目前来看,两人非但是认识,更是熟识,看欧楚阳那悲伤的神情,似乎两人之前还经历过什么。

  欧楚阳没流泪,只是点了下头,在转身间停了下来,看了看苏媚以及穆林、叶秋。欧楚阳道:“苏城主,快带着赫连城主回去吧,他们应该不会再为难你们了,以后多多保重。”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