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六二六章 姗姗来迟

第六二六章 姗姗来迟

  ……

  “吞噬?”烈破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枚蕴含着巨大威能的湛蓝色葵水神雷居然还能够吞噬人体本身的内气,以壮大自身的能量。

  与烈破天同样震惊的就要属欧楚阳了,在场的人没有人知道葵水神雷的威力,那可是能让武狂强者也闻风而逃的强大宝物,可是现在蓝凤持有的这一枚却是要比欧楚阳曾经拥有的那一枚要可怕的多,它居然能够吸收蓝凤体内的内气。

  众人看着那突然发威的蒙面长老,心底间突然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只来自那蒙面长老,更多的还是让他们另眼看向已经受到重创的昊明。

  “他到底是从哪找到这位强者的?”一想到蓝凤,再一想还有那没有出现的武圣强者,这两人怎么会甘愿受到昊明的驱使。

  一时间,众人的心头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薄雾。

  这个时候,蓝凤的额头开始渗出了汗水,这倒不是因为火山中的高温度造成的,而是由于内气的透支而出现疲乏的体现。

  与之相反,葵水神雷已经壮大到了连烈破天也无法估量的地步。也许是怕自己体力不支,蓝凤停止了对葵水神雷威力的加强,微微抬起玉手,蓝凤突然露出了释然的笑容,随后,其俏脸微微一滞,屈指轻弹,那枚葵水神雷应声从其手中射出,笔直的袭向尚在惊恐中徘徊的烈破天。

  紧盯着那在自己眼中慢慢变大的湛蓝色水球,烈破天没有选择躲闪,他知道,强大如厮灵宝在一名武狂强者的操控之下,自己能躲的了一时,但躲不了一世,所以,烈破天猛的咬牙,全身气劲疯狂涌出。而这次,他算是使出了全力。

  就在烈破天慢慢变成一个火人的时候,那葵水神雷也是姗姗来迟。随后~“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在火山岩盆中彻底响起,那巨大的能量波动顿时以烈破天为原点荡起一道磅礴的能量涟漪,道道能量气劲四溢间,把弥漫于此地的炽热高温气流吹的四处飘散,待到气劲扑射在四周岩壁之时,岩壁间陡然被激荡的产生道道裂纹,这些裂纹以受撞之处为中心开始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于是乎,整个火山岩盆开始颤抖了起来,隐隐有着崩塌之势。

  为防止这股暴虐气劲伤害到自己,众人拼命撑起受创的躯体,朝着四处掠去,以躲避这惊天的爆炸所产生的冲击。

  硝烟再度弥漫,场间只有沙尘在飘飞、烟浪浩渺,无数碎石犹如被弹簧崩出一般,夹带着阵阵划破空气的气劲,漫无目的的飞射。岩浆湖中竖起的无数柱石也被这股能量所产生的冲击之力震得粉碎,没入岩浆湖内,激射出片片岩浆浪花。

  轰鸣之声回荡,余音渐渐的消失,一直轰鸣不断的火山岩盆终于陷入了沉寂之中,仿佛过了好久,众人方才睁开了眼睛,四周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沙尘弥漫间,一道火红的人影散发着淡淡的赤芒,依旧悬浮在空中,那与之对视的那道蓝色的人影却是不见了踪迹。

  欧楚阳是离的最远、也是受到冲击最小的一个,同时,他也是在这股能量肆虐之后,视力恢复的最快的一个。一睁眼,欧楚阳便开始寻找起蓝凤来。他当然知道,凌于空中的火红人影是烈破天,虽然之前葵水神雷拥有着无匹的威势,但欧楚阳还没有傻到认为蓝凤可以凭着一枚葵水神雷就能击杀烈破天的地步。

  不过,烈破天受此一击,即便是不死也好不了哪去,现在能在空中漂浮已然是不易,所以说,在欧楚阳的心中,此时的烈破天没有半点威胁,而他便可以毫不理会的寻找蓝凤。

  凝神于目,欧楚阳四下扫视着,终于在一处濒临崩塌的石台之上发现了蓝凤的影子。没有二话,欧楚阳肩头微震,脚下猛的一跺,一道雷音响过之后,欧楚阳便到了那即将坍塌的平台。

  这时,平台终于粉碎,无法支撑,轰然碎裂,而蓝凤此刻已经虚脱无力,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飞起,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落入岩浆流中。

  绝望的她,慢慢闭上的了眼睛,可正当蓝凤准备承受烈火的吞噬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突兀出现,一把抓住了他的玉臂,将之提起。

  修长的身影在蓝凤刚刚睁开的眼中不断放大,到了一处安全的高台之上,蓝凤才算是看清了欧楚阳的容貌,只不过,等待着欧楚阳并不是柔情的感激,相反却是嗤之以鼻的不屑,如果欧楚阳没有看错,其蔚蓝色的眼眸中,还带着丝丝怨恨。

  欧楚阳并没有在意,而是俯身蹲了下来,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哼……”第一次对话,欧楚阳碰了一鼻子灰,只得到蓝凤一声冷哼。

  没有埋怨,欧楚阳正色道:“你是蓝凤?”

  闻言,蓝凤猛的转过头,诧异的望着他,恨声道:“是我。没想到你会记得我。”

  “怎么会不记得。”欧楚阳听着,眼中精光暴闪,一抹兴奋之色顿射而出,几乎是激动着,欧楚阳双手猛的抓住蓝凤的双肩,问道:“真的是你?告诉我,瑶儿在哪里。”

  “哼……”似是十分厌恶欧楚阳,蓝凤抬手推开了欧楚阳,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欧楚阳闻言一愣,以为自己唐突了蓝凤,歉意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现在可以告诉我瑶儿的下落了吗?”

  “哼……”这已经是蓝凤今天第三次冷哼,很明显,无论欧楚阳怎么做,她都没有告诉欧楚阳的意思。

  无奈间,欧楚阳只能让蓝凤暂时休息,而他却是冉冉升起,浮于空中,飞到蓝凤前方,直到完全将前者完全挡住,这才停了下来。

  欧楚阳如此做不为别的,原因在于,他已经发现,烈破天的目光已经找到了蓝凤所在。

  与烈破天遥遥相对,欧楚阳能看见前者火红的头发正凌乱的披散着,裹身的锦锻华袍早已破烂不堪,丝毫没有衣服的样子,那露出衣外的皮肤满是鲜红的血液。显然,在葵水神雷强势毁灭力之下,烈破天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虽然没有之前一城之主的样子,但此时的烈破天却丝毫不以为意,那满是怒火的目光紧紧盯着欧楚阳不放,似乎是想透过欧楚阳,用眼睛杀死那个让自己差点丢掉性命的家伙。

  这时,黑电也从一旁恢复了过来,虽然没有之前那完好的状态,倒也没大事,与欧楚阳站在一起,黑电双眼异常坚定。这一主一仆,全身上下尽是一股狂猛的战意流露而出。

  见黑电飞来,欧楚阳担心的看了一眼,轻声道:“小黑,你怎么样了。”

  黑电摇了摇头,嘿笑道:“放心吧,刚刚小黑听主人的话,没有使出全力,烈破天还没有真正伤到我。”

  此言一出,欧楚阳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后视线一扫,顿时发现了受伤的赫连兄弟和苏媚,沉思着,欧楚阳突然道:“小黑,这里不用你,你去看看赫连兄弟还有苏城主怎么样了。”

  闻言,黑电愣了一下,担心的看了欧楚阳几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朝着赫连兄弟飞去。

  看着欧楚阳与黑电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烈破天先是狂笑了一会儿,随后剧烈的咳了几声,道:“欧楚阳,没看过来,你还有副悲天悯人的性格,不过这不重要,之前你一直没出手,老朽也乐得领你这份情,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听到烈破天要跟欧楚阳做交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新晋的黑暗之王。

  欧楚阳微微一笑,道:“说来听听。”

  烈破天笑的很开心,言道:“只要你现在帮我杀了他们几个,我不但支持你做黑暗城唯一的霸主,还会将我手中一卷雷属性传说级武技赠予你,你看如何?”

  闻言,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烈破天居然肯下如此的血本,要知道,传说级武技在大陆上绝对算是稀罕的东西,至于雷属性的那就更少了。更何况,烈破天还大言不惭的要帮助欧楚阳称霸黑暗城,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

  此时,整个在场的人,有一号算一号,所有人都处在伤重的状态之下,只有欧楚阳与黑电的损失最小,如果欧楚阳答应烈破天,再加上烈破天,根本没有人能逃离两人的杀手,所以,这关键的人物便落在了欧楚阳的身上。

  在如此巨大的诱惑之下,欧楚阳却是给了大家一个几欲昏厥的答案。

  “可以,不过我要加上一条。”

  见欧楚阳有答允的意思,烈破天眉开眼笑,几乎脱口问道:“说,答应的我决不推辞。”

  “我要你的命。”

  欧楚阳那坚定的话语让烈破天为脸色为之一冷,虽然之前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本来就是武圣境界的烈破天一怒之下,炽热的火焰能量再度暴涨了起来。

  “找死!”

  浓烈的火焰气势冲天而起,虽然只是烈破天最后仅余不多的内气,但那股气势与当日的任万枯也相差不多,欧楚阳自然不会轻敌,双掌微翻,欧楚阳心头口诀默念,紫雷木诀:苍噬霸劲当下便使了出来。

  左右双掌掌心之处,两道一模一样的紫色气劲透射而出,还没有离开掌心便顺着欧楚阳两条手臂蔓延开来。届时,欧楚阳的双臂似乎粗壮了许多,并被两团紫色的能量紧紧包裹,手臂之上,小指粗的紫电雷蛇蜿蜒窜动,给人一种无可忽视的视觉感受。

  而在一旁,刚刚得到欧楚阳命令,查看赫连兄弟和苏媚情况的黑电突然发现烈破天要对自己的主人痛下杀手,前者赶忙放下手中的一切,猛的袭射过来。

  赤色、黑色两道光芒朝着那紫色光芒闪动的中央汇聚而去。冷冷望着袭来的烈破天,欧楚阳双眼瞳孔微缩,全身内气翻涌而起。

  面对烈破天,欧楚阳没有丝毫把握,虽然现在的他与数月前相比,已经实力大进,已经成为武狂强者,但对方好歹也是武圣强者,那一层不可逾越的鸿沟并不是强大的武技能够比拟的,所以欧楚阳不得不将自己全身的内劲都调动起来,甚至就连其最后的底牌:五灭雷罚,也毫不保留的施展而出。

  掌心处一团充斥着毁灭气息的紫色光球慢慢凝聚而起,上面那强大的能量把周围空气都挤压的发出噼啪的脆响。此技欧楚阳还是第一次在没有施展燃血的情况下施展出来,虽然威力不及使用燃血的时候那般巨大,但好在不会使自己虚弱到脱力的地步。

  即便是如此,五灭雷罚一出,所有人骇然,就连躲在一旁,另有心思的昊明也是心惊胆颤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不相信,一个仅仅巅峰武尊的强者能使出如此强大威力的武技,可以说,欧楚阳此时所施展出的能量光团,在威力上都可以跟刚刚的葵水神雷相对,如此强大的武技怎么会出现在欧楚阳的身上。

  一时间,昊明的眼中猛的暴出一道满是杀机的光芒,有着巨大的野心的他,绝不希望有威胁自己的人存在。

  欧楚阳自然没有注意到昊明那杀人的眼神,现在的他只是等着与烈破天做那只有一击的战斗,这一次战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欧楚阳肯定的想着,眼神坚定了几分,而这时,烈破天终于飞掠了过来。双掌平探,夹杂着强大的威压以及炽热的火浪,令人窒息的内气席卷而出,朝着欧楚阳的面前拍了过来。

  见状,欧楚阳身子一侧,逞弓形,对着烈破天,举手便将五灭雷罚推出。

  暴虐的紫气遇到火红的火焰,犹如见到生平最大的仇敌一般,陡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然而,欧楚阳期许的两强相撞并没有出来。

  欧楚阳只是感觉到到得眼前的烈破天的身影突然变的虚幻起来,随后,那枚五灭雷罚居然穿过前者的身体,冲着上方顿射了出去。

  强大的五灭雷罚,穿透的浑黄的天际,在这偌大的火山岩盆,天就是黄沙,透过黄沙,五灭雷罚并没有造成应有的巨大声势,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顿时,欧楚阳大骇,而与之一同惊骇的更是有着灵魂中的王阵。

  “幻灵阵诀?”

  如此熟悉的影象,欧楚阳敢肯定,这是“幻灵阵诀”无疑。而令他和王阵最为诧异的是,烈破天怎么会“幻灵阵诀”。

  只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欧楚阳思考烈破天怎么会“幻灵阵诀”的时候,因为一道冰冷到极点的声音已经从自己的身后传来。

  “小子,让我来告诉你,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

  烈破天那苍老而又冰冷到极点的话语自欧楚阳背后响起,欧楚阳禁不住冷汗直流,随即,他就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气息从背后传来。

  “主人……”黑电双目血红,几乎要流出血来,怒吼着便向烈破天扑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火山岩盆中陡然升起一团异样的火焰气息,这气息由远及近的传来,只是在转瞬间便到了欧楚阳的身后。

  “轰”

  一道惊天轰鸣响彻火山岩盆之中,预料的痛疼没有如期的到来。虽然背后仍有火辣辣的感觉,但欧楚阳知道,那是被气浪扫到以后,受热而产生的痛感。

  诧异间,欧楚阳回过头,只见烈破天不知何时被人击中,强大的力量致使烈破天的身体深深的被砸入岩壁之中,那宽约数米的大洞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目光微转,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娇小的火红人影,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正凛凛的悬浮在空中,人影瘦弱,体态妖娆,根本就是一个女子,此女子与蓝凤一样,都带着一层薄薄的面纱,让人无法看见里面那样子。只不过让人惊异的是,此女子身上所散发的气势除了刚刚最强状态之下的烈破天,根本没有人能比得上,显然,这来人肯定是昊明背后的那名武圣强者了。

  这女子一出现,只是在欧楚阳身后停留了瞬间,便闪身朝着烈破天掠了过去。随后,众人只能听到在岩壁深处那摄人心魂的轰击声以及烈破天那凄惨的叫声。

  时间仿佛过了好久,岩壁也不知道被砸深了几许,待到烈破天的叫声与轰鸣不再响起的时候,岩壁的洞口处终是闪出了女子那曼妙的身影。而这次他再出现,众人无不看清被其提在手中烈破天满是鲜血的身躯。

  见状,众人大骇,能在一轮狂攻之下便要了烈破天老命的人,其实力自然不用说。只不过,虽然女子实力强大,但众人倒不惧怕,因为他们知道,这人正是曾经出现在黑暗城的武圣强者。

  烈破天已死,可以说万事已经完结,正当众人打算聚到一起的时候,这女子摘下烈破天的手上的灵戒戴在自己的手上,并把烈破天的尸体甩到一旁,言道:“昊明,你做的很好。”

  另一边,昊明突然发出狂笑,腾了一声飞起,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冲着女子抱了抱拳,昊明道:“月使大人,你出现的太是时候了,呵呵。”

  大战过后,场间再起变化,而最让人震撼的是,昊明居然受到烈破天一击后,居然跟没事儿人一样站了起来,如果要说到此间状态最好的人,定然是如今的昊明。

  一时间,欧楚阳、赫连兄弟以及苏媚等人皆是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欧楚阳看了看那神态自若,甚至有些兴奋的昊明,心底间顿时产生了一种危机感,一股被人算计的感觉更是由然而生。

  昊明装作受创,引发众强者与烈破天拼命,这般做法不会是毫无目的的,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没有人知道,只不过,欧楚阳知道,昊明这么做不会安什么好心。

  想到此处,欧楚阳精神猛的紧绷了起来,偷偷的转过身,指尖光华一闪,一把恢复丹药被其取出,送入口内。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现在的欧楚阳不得不提早做出打算,而他的这般举动虽然没有被那女子和昊明发现,却是让苏媚等人看在了眼里。

  见状,欧楚阳眼睛转了转,随即又是取出几种高级丹药,利用自己的身体侧身挡住女子与昊明的视线,屈指弹了出去。

  将欧楚阳抛来的丹丸接在手中,苏媚与赫连兄弟对视了一眼,赶忙服食了下去。他们知道,欧楚阳这么做是在防范昊明。而做为一城之主,也是武狂强者的他们自是能够感觉到昊明装作受伤的不妥,于是乎,他们也是心生警惕。

  这时,昊明已经完全脱去了受伤的伪装,满脸陪笑的站在女子身旁,谄媚道:“月使大人,这烈破天?”昊明说着,指了指了不远处挂在岩壁之上的烈破天的尸体,显然,就算是女子出现,昊明还是极为忌讳烈破天。

  被昊明称为月使的女子微微偏过头,冷冷的道:“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不用担心,火龙灵根你自己去取。至于他们~”

  月使转身,视线在欧楚阳等人的身上扫过,嗓子里传出令人心悸的声音:“就让他们陪烈破天永远留在这里吧。”

  “嘿嘿……,那就有劳月使了,不过月使大人要小心一点,他们毕竟是巅峰武狂强者,虽然受了伤,但咬人的狮子,往往是在它将死的时候啊。”

  “昊明……,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昊明话音刚落,在不远处听着两人交谈的赫连兄弟怒吼出声,双目冷冷的盯着前者,似要把昊明生吞活拔一样,这根本就是**裸的背叛。

  这时,苏媚也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款款的跟了上来,冷笑道:“昊城主,过完河就拆桥,这种事你也能做的出来,小女子当真是佩服的紧啊。”

  到底是天香楼的主人,就连讽刺的时候也是妩媚动人。只不过,如今的昊明却没有什么心思与面前这个勾人魂魄的妖女打情骂俏,只见昊明摇头一叹,对苏媚道:“苏城主客气了,昊明只是看黑暗城这些年人太多了,觉得是时候减减了?”

  “这些年?”欧楚阳闻言,讥笑道:“想必你早就觉得黑暗城人多了。”

  昊明一听,并没有反驳,依旧是用那诡计成功的微笑面对众人,朗声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明说了,来之前我就没打算让你们回去。黑暗城并不适合四个人统治,它只属于我昊明,这么说够清楚了吗?”

  这下,苏媚和赫连兄弟再也无法忍受了,愤怒间,两人各自抽出手中兵刃就上前与昊明拼命,不过却是突然被欧楚阳拦了下来。

  纵身上前,欧楚阳的视线在女子与昊明之间来回扫视着,突然拍起手来。

  “啪……”几声掌声响过,欧楚阳笑道:“昊城主好算计,先是利用我们之间的约定,逼迫我们出手,再假装受创,迫使我们与烈破天拼命,再用那名乔装的强者手中的灵宝给予烈破天致命的打击,最后在烈破天猝不及防之下,突施杀手,这样一来,昊城主与这位月使大人便会轻而易举的将烈破天除掉。同时,还能够将我们剿杀。一石二鸟啊,昊城主的头脑端的是让欧楚阳佩服啊。”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