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六章 震世惊俗 2

第二二六章 震世惊俗 2

  ……

  “没错,剑师小成,绝无半分虚假。”

  孟平笙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所有学生全体哑口无言,如见鬼神一般愣愣的盯着欧楚阳,仿佛看见了外星人。实际上,对于他们来说,欧楚阳还真算得上是个“外星人”。

  宋俊彦看着欧楚阳,神色平静,但心里却是极度震惊。

  尹天泽看着欧楚阳,脸色阴晴不定,不知盘算着些什么。

  风傲宇看着欧楚阳,眼中闪过丝丝异彩,似乎有点嫉妒,但更多的却是好奇。

  乾锦超看着欧楚阳,杀机隐现,但很快消失无踪。

  “欧兄,你果然创造了奇迹!”公孙晏两步冲过来,给了欧楚阳一个大大的熊抱,“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报名截止,一百五十二人全部获得考核资格。大家都回去吧,记得明日卯时三刻,准时参加考核,过时不候。”孟平笙说完,径自离去。

  “走!喝酒去!”公孙晏欣喜若狂,唯一的念头就是狠狠灌几杯酒压压惊。

  “你赢了,恭喜。”宋俊彦走过来把两张百万汇票递给公孙晏,又对欧楚阳拱手道:“欧兄进境之快,万年无一,实在令人叹服,恭喜。”

  欧楚阳还礼道:“只是凑巧遇上一番奇遇,不值一提,宋兄过奖了。明日若是通过了考核,再请大家喝酒。”

  ……

  看着欧楚阳渐渐远去的背影,众人都没有移动脚步。今天这事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强烈了,一时半会儿根本消化不了。他们很想说些什么发泄发泄,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表达心中的震惊。

  倒是温嘉良第一个开了口,“虽然我一直知道欧楚阳乃是人中龙凤,但也万万想不到,他竟然恐怖至斯。”

  “他简直是个妖孽。”风傲宇这句话彻底给欧楚阳定了性。

  从此之后,这一届书院学生便直接称呼欧楚阳为妖孽,这个名头一直延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大争之世的到来,果然令整个世道完全改变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怪事连连发生,我简直快要心灰意冷了。”

  “你还只是快要心灰意冷,我已经决定了:念完四年书院之后,马上回家,避世不出,潜心修炼,不求有功,但求自保。”

  “李兄此言正合我意,以后咱们两家就关起门来联手自保求存吧。外面神仙妖怪太多,咱惹不起呀。”

  “一群废物!”乾锦超冷冷说道:“不管他再怎么妖孽,眼下也不过剑师小成而已,怕他做甚?”

  尹天泽哈哈一笑,“乾兄此言甚得我心,不知道可否赏脸,天子楼小酌一番?”

  ……

  “来来来,欧兄,今日实在太高兴了,咱们多喝几杯,不醉不归。”公孙晏从来没向今天这样高兴过,甚至都有点得意忘形,放浪形骸了。

  他生拉硬拽,把欧楚阳扯到天子楼来喝酒。两个人要了一个雅间,还叫上了六个千娇百媚的妖娆美女来助兴。

  “少喝点,小心明天通过不了考核,那可就是乐极生悲了。”欧楚阳一脸淡定的劝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管他明天考什么。”公孙晏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面红耳赤的笑道:“考核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还能留在书院,不用担心被人打死。”

  “哎呀,公子——”一名粉衣女子拖着软绵绵的尾音,假装嗔怪道:“今天如此高兴,干嘛说什么死呀活的,罚你自饮三杯。”

  “自饮三杯?那我可不依,除非你陪我喝……”公孙晏提着个酒壶,踉踉跄跄的走向粉衣女子,脚下一绊,一下将她扑倒在地。

  粉衣女子却丝毫不恼,就在地上跟公孙晏纠缠在一起,娇滴滴的说道:“喝酒就喝酒嘛,干嘛还要人家躺着喝呢?”

  “你醉了,我们回去。”欧楚阳提起公孙晏,把他扛在肩头,大步走出天子楼。

  ……

  与此同时,另一个雅间中,尹天泽亲自为乾锦超斟了杯酒,说道:“乾兄今日似乎对那欧楚阳也很不爽嘛。”

  乾锦超并未答话,坐在他旁边铁塔一般的蒋鼎琨抢先说道:“早就看他不惯了!要家世没家世,要修为没修为,还一天到晚拽得跟个大爷似的。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同窗共读,平起平坐?”

  “蒋兄说得不错,要不是有书院铁规保着他,我早就将他碎尸万段了。”朴正昌恨意汹汹的叫道。今天欧楚阳莫名其妙的突破了剑师小成,获得了考核资格,让他们的谋划全部泡了汤,正是满腔愤慨。

  “废话少说。”乾锦超冷然说道:“我就一句话:此人必除!”

  “好!乾兄快人快语,实在痛快。”尹天泽端起杯子敬酒道:“杯酒解恩仇,以前跟乾兄的那点小过节,就此一笔勾销。”

  “不必攀什么交情。”乾锦超依然一脸倨傲,“你是你,我是我。只不过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暂时联手而已。”

  尹天泽脸色一黑,怫然不悦。这乾锦超实在太拽,两次不给他面子,让他下不来台。要不是永乐会势力强于他天罡门,他早就掀桌子动手了。

  席间唯一的一名女子,杨曼柔连忙打着圆场说道:“大家有话慢慢说,先齐心合力除掉了大家共同的敌人,说不定这交情自然也就有了。”

  乾锦超却毫不领情,直接说道:“我就最后一句话:除掉欧楚阳,钱财店铺都归你,我只要他的剑,尹天泽你同不同意?”

  “可以。”尹天泽嘴上答应,心里却打起了算盘。

  虽然他看欧楚阳也极为不爽,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直接的矛盾。所以朴正昌一直针对欧楚阳,他都只是作壁上观,并没有出手。

  但乾锦超为什么突然之间非要置欧楚阳于死地不可?莫非是欧楚阳的剑有何特异之处?让这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乾锦超都起了杀人夺剑的心思。

  如果乾锦超的目标是欧楚阳的剑,那就说明此剑必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先答应了他再说,到时先下手为强,抢到手里再做决定。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