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末日轮盘 > 2170 抢亲之战(十六)

2170 抢亲之战(十六)

  兹木已经从最开始的惊骇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因为他看到攻击他的人只有袍白一个,虽然界苏出现了,可马上就和自己的同伴进入了一个封闭的阵法之中,至于那头还未成年的叛龙族,实力在他看来有点太弱了,并不构成威胁。

  而周围,没有出现其他敌人。

  在这种状态下,兹木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说起在宇宙万族中的名气,他自然没有袍白响亮。不过这并不是他的错,毕竟,袍白如同一个疯子一样四处挑战,还有一段和伊瑟薇的恋情被大家熟知,在今年的新手战场上的表现更是被大家看在眼中。

  可这只是在名气方面,并不代表在实力方面也是如此。

  甚至在知名度方面,兹木也觉得自己在更高的层次上远比袍白名气大。

  至少袍白压根进不去那些只有超级大族和少数有资格的大族才能参加的酒会。

  在那个层次的人眼中,袍白就是一个土鳖而已,谁认识他?

  除了名气,兹木不认为这个星眼族的白银令长还有什么可以和自己相比的地方。

  特别是实力。

  根据资料,袍白的实力是多少?两万多付雷拉而已,而他兹木呢?是袍白的好几倍!

  天赋?兹木的确比袍白年纪大不少,但在寿命悠长的宇宙万族中,大的那些年月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代的人。什么叫做天赋?同一代人更强大的才叫有天赋,你袍白又算什么?

  一个被小种族吹出来的疯子罢了。

  这样的人,自己会怕吗?兹木心中觉得可笑。

  他身体微微向后仰了一下,手臂上叮的一声弹出了一个金属球,准确的击在袍白的兵器上,声音不大,但是星眼族白银令长的身体却被弹的顿住了,袭击失去了作用。

  兹木心中更加的轻视,压根不管什么是不是被袭击的一方,两个带着尖刺的拳套发出淡淡的光晕,砸向了失去了速度的袍白。

  “想杀我?你是有多么不自量力?”拳头上显出一个黑色的头颅,轰在了袍白发出的一道光芒之上。兹木叫喊着,一拳无功,再挥出去另外一拳。

  这只拳头上不再是黑色的头颅,而是变成了青色的。

  这是霍尔星人的近战秘术之一,索朵打,是一种快速而狠毒的拳术。

  袍白在承受了第一拳后袭击的态势停止,第二拳飞来之后,他虽然拦住,可却开始了后退。

  “你不行!你真不行!”兹木叫喊着把索朵打用到了极致,无数的拳影带出的黑青两色的狰狞雾气头颅不断的轰击在袍白的防护手段手,有一些能源盾,有兵器上的,有装备上的。

  每一拳,虽然都没有攻破袍白的防御,可也把白银令长打得连连后退。

  “没有了偷袭的优势,你还有什么?就凭你也陪和我抢女人吗?”

  兹木已经打的上瘾了,顷刻间不知道出了多少拳,现在就算是有机会击杀袍白,他都不想要,他只想把面前这个家伙如同沙包那样狠狠地揍,直到某一刻,把他打成看不出原来模样的碎肉。

  狂风暴雨的进攻和密不透风的防守,两个人都在诠释着自身的实力,在这样的生死时刻,显得激烈而暴力。

  暴!

  一直处于防御状态中的袍白喊了一声,在他和兹木之间,便各自向后退去。

  “什么?提掌?”

  兹木诧异的道。

  提掌并不是一种能力或者功法之类,而是一种技巧的名称,指的是在战斗中,可以把周围暴躁而散乱的能量以一种精妙方式引导产生某些使用者希望达到的目的。

  比如刚才袍白使用的就是把能量聚集在他和兹木之间,之后适时引爆,利用冲击让双方分开,改变他自己不利的局面。

  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什么秘技之类,甚至控制方法和手段在终端的网络上不知道有多少教学甚至是视频展示,可想要真正的掌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需要不知道多少次危险的练习。

  至少,现在的兹木不可以,他练过,但并不入门。

  “如果你不是生的好,你就是个屁。”袍白带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白银令长的面具本就是一个三分嬉笑三分怒视三分轻蔑的图样,随着这句话,让兹木的愤怒直线上升。

  “生的好,也是一种天赋!”兹木萦绕着雾气的双手出现了两把短锤,看样子并不象是武器,但只要对霍尔星人或者塔罗斯红矮人有些熟悉的人便会知道,这是‘刺府锤’,一种每次攻击都会有一分力量进入目标身体内肆虐的歹毒武器。

  这是一对莱尼级的武器!

  显然,袍白的话刺痛了兹木,他想要杀死袍白了。

  “雷劫!”

  刺府锤互相撞击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之后每一把短锤上便有滋啦滋啦的电流飞出,很快便在周围的空间形成了一道道蜿蜒曲折的光亮闪电。

  兹木看起来,已经完全陷入到了雷电之中。

  “死吧,死在雷劫之下,是你的荣幸!”

  兹木欺身而上,周围的闪电随他而动,瞬间把袍白包裹在了其中。

  虽然兹木的继承顺位不高,压根没有什么成为霍尔星人王者的可能,但终究也是一位王子,他的所学所得,都是按照最高标准来的,比如手中握着的莱尼级武器,比如近身的秘技战法索朵打,比如主战能力雷劫等。

  加上他高额的付雷拉,有难怪对杀死袍白有着绝对的信心。

  只是,他看不到的是,此刻看着他发威的袍白面具下,竟然是带着笑容的。

  袍白的双手向后,缩到了身后的披风当中,再出现的时候,每只手上都有两个装着液体的小瓶子。

  当周围有闪电落下的时候,他捏碎了四个瓶子,把你们的液体洒在了他身上的护具之上。

  接着,甩掉碎屑,也不见用什么武器,就那样再次和兹木撞在了一起。

  无数道闪电落在了袍白的身上,发出了漫天的电花,把两个人都淹没在了其中。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