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末日轮盘 > 2085 连环打击(上)

2085 连环打击(上)

  《二合一~~》

  辉唐族一大帮人亲自去了暗条城外不远的农田。

  不是光幕上看不清楚,而是这帮人觉得只有亲眼看见了才能够相信。

  现在宇宙万族的大环境是不缺粮食的,毕竟地还算多,每个种族都有一定数量的耕地,去种植本族需要的粮食作物。

  辉唐族做为暗条城的八头之一,自然也有大片的耕地,这也是一些没有什么修炼天赋的族人很好的去处。

  一众高层到了粮田之后,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这,这是谁做的?!”族长的声音低沉中是压抑不住的愤怒,他没有高声喊叫,只是冷冷地看着这里的负责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我,我……”那个负责人被吓得说出话来。

  这也不怪他,他本来实力就不怎么样,和族长相差太远,一个高手愤怒的盯着他,他能感觉轻松才怪。同时他也知道现在族里的情况,蓝粟米被人买光了,全族上下就等着这里的粮食收获后救场呢,谁成想一下子让人把地都毁了,这意味着族里可能面对粮荒,这责任太大了,大到了他根本就扛不住。

  想到将会受到的处罚甚至是死,这个人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下,眼泪横流。

  “没用的东西。”

  辉唐族的族长一挥手,这个人就被扇飞了好远,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天控影像有吗?”族长问。

  “被毁掉了。”刚才那个负责人的副手回答道,虽然说话还算利索,可此刻也浑身是汗。

  “把你知道的情况说一说。”

  “是。”这个副手开始讲述经过。

  “我是今天的责任值班,本来在六点交接便可,可是四点的时候,粮长大人突然给我传讯,说是有点不对劲,让我带着人过来,等我在四点四十分带着人赶来的时候,在东、南、西三方面的粮田已经被损毁,并且手段不同,距离我们营地最近的地方,用的是内枯术,东面,洒的是无洞虫,西面用的地炼火。”

  辉唐族的族长等人来的位置是粮田的管理营地附近,他们眼前大片大片的蓝粟米秧枯萎,他们知道一定是某种术法造成的,但没想到是内枯术。

  “内枯术?”族长身体向前一动,到了几十米外,落在了粮田之中,随手拾起一株手掌大小长椭圆形的果实,指甲划过刨开,里面本来应该是一粒粒的蓝粟米的,可是此刻却是一片灰烬。

  “*&……%¥……%%#”辉唐族的族长怒骂了一声。

  内枯术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能力,可以说是一个让宇宙万族都非常恐惧的能力。

  一旦有人被这个能力击中,身体内就会涌入一股力量,不断的腐化灼烧内脏,这种力量如果双方差距不是过于巨大,并不能让人直接致死,反而会陷入巨大的折磨之中,如果没有一些特殊的药物和特殊的种族能力祛除的话,这种折磨会一直伴随目标终生,知道身体内的力量不足以抵挡这种能力的时候,便会整个人枯萎而是,只留下皮囊,身体内部所有器官组织被烧成灰烬。

  这是之中极其少见的植物系能力,整个宇宙万族只有那么几个种族能够掌握,比如……顾瑞皇族。

  这种珍贵而强大恐怖的能力,竟然被用在一种粮食作物上,这简直就是脑袋有病的人才能办的事情。

  这么大一片粮田,这得需要消耗多少精神力啊,这他妈是哪个二愣子干的?

  辉唐族的族长立刻又去了另外两个方向的大片粮田,东面的粮食看起完好,可是果实上面是一个个的小洞,里面全部都是无洞虫这种小虫子,一个个膘肥体壮的。

  也难怪它们会这样,一夜之间,吃掉了这么多的食物,还能不胖?

  它们虽然肥了,却把辉唐族的口粮给吃光了。

  接连移动,这片地的果实里全部都是虫子,下一片地也都是虫子,粗略估计,完好的果实不足半成。

  辉唐族的族长终于忍不住,大口一声,对着这一片地便轰出了一招,大片的粮田被力量掀起,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巨大沟壑。

  西面的地压根不用看,是让人用火系能力地炼火直接把植株给烧成了灰,这种能力和内枯术会者寥寥相反,能够使用的人烂大街,不过烂大街的能力,显然不会是什么高阶能力,无非就是耗费的能量多一些罢了。

  但是想要在顷刻间让这么一片地上的植物全部被烧掉,最少也得几百个会用这个能力的人才行。

  还是刚才那句话,这得是脑袋被魔金做的门夹过的吧,才能让几百人一起来做这样的事情?

  “北面……”副手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们来的时候,北面的粮田本来是没有事情的,可是等到我们去探查另外几个方向,回来的时候发现植株全部被压倒了,所有的蓝粟米都被压碎,和外壳渗在了一起,您,您知道的,外壳口感奇苦,还有微毒,碎掉的蓝粟米哪怕仔细的检出来,也无法食用。”

  辉唐族的族长刚才发泄完了以后,冷静了许多,听到这个后问道:“从你们发现到赶回来用了多长时间?”

  “最多只有十分钟!”

  十分钟的时间,就能把这么大一块地的全部给压了一遍,并且出现、破坏和离开都没有任何的痕迹,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辉唐族的族长想了想,逐渐让自己平静下来。

  “断我们的粮食?费这么大力气只为了这个?”他虽然现在还想不明白,但族长马上做出了决定。

  如果是以前的辉唐族,他会陪着这帮缩头缩尾的家伙玩玩,但现在辉唐族近况不佳,容不得什么闪失,所以族长决定不能让事情继续恶化下去。

  “我们的运输队立刻出发,去其他城市收购蓝粟米,让我们的舰队随时待命,在必要的时候,去其他幸存者堡垒上购买一批回来应急。”

  “把这些粮田清理一下,迅速重新种上的种子,之后调派两队人过来,严密的防护,一定不能再出问题。”

  “把我们的人都散出去,查,一定要查到是谁在针对我们!”

  ……………………

  罗斯费斯人工沼泽。

  如果不看材质,幸存者堡垒其实就是一棵星球,上面有着各种生命存在条件的环境和全体因素。

  这里的一切都可以被冠以人工两个字,但其实,无论是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和自然形成的景色景观是一模一样的。

  罗斯费斯人工沼泽自然也是如此,这片足有一座大城面积的沼泽总是被淡淡的雾气萦绕,默默为周围提供充足的水汽,心甘情愿过滤着旁边乐敦城的生命制造出的有害气体。

  无迁站在一片有上万平方米的湖泊旁边,抱着双臂闭目养神,在他的身后,是星眼族青铜营第一千人队。

  中洪岢调任青铜营副令长,无迁接任了他的位置。

  经过了这么些日子的训练,这是他们第一次出来完成任务。

  所以千人长无迁开始,到下面每一个普通的青铜营战士,全部都非常兴奋。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对将军是这样,对士兵同样如此。

  平时练的那么辛苦,不就是为了战斗吗?并且星眼族的每个人心中的忧患意识都很强烈,之前是为了种族的生存而联系,那是一种在绝望中的抗争。

  而现在的修炼和训练,这是一种在希望中的奋进,两者不同,却同样让人全力付出。

  “老大,他们来了,如果我们现在出发,二十分钟后在指定地点相遇。”

  听到副手的话,无迁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他霍然转身,面对自己的手下,沉声道:“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令长大人给族里带来了希望,现在的我们,不再是以前穿着破烂拿着破烂用着破烂吃着破烂的星眼族了。而是全身克刚级,个别人还有红凝级,吃着最好的食物,用着最好的后勤补给的星眼族!我们不再是一个即将消失的种族,而是苏族的合作伙伴!这一切,都是令长大人带给我们的。”

  第一千人队本就是青铜营中实力最强的队伍,一千名战士再下面安静的听着,可是脸却都是红的。

  千人长说的这些,他们都知道,没有谁比他们更能够感同身受了。

  “现在,令长大人给了我们任务,不是为了他自己,依然是为了星眼族,所以,我们今天必须完成,还要漂亮的完成,不能放走一个人。一旦有敌人走脱,我们星眼族将会面临一场全面战争,那我们很可能会被打回原形,所以,一会打起来,一定要严格按照之前的计划,别杀疯了眼却出现了纰漏,听清楚了吗?”

  第一千人队的人全部含着声音答应。

  无迁一笑:“不用这么顾忌,我们……本来也没想过隐藏。”

  “出发!”无迁一声令下,第一千人队的人全部启动,向着前方走去。

  ……………………

  碑坎吹着口哨,走在运量队的最前面,这次的任务太简单,如果不是上一次穴霍人的运输队被袭击,这一次可能压根都不会派护卫队过来。

  不过即便是如此,碑坎也觉得族里小题大做,运送的这么些吨粮食,需要派来过来五百战士护送吗?这还不算驾驶粮车的近百个人,他们拿起刀,那也是能打的。

  碑坎觉得,至少比星眼族的那帮废物强大。

  想到这里,碑坎觉得很好笑,因为之前族里还有声音猜测,针对辉唐族的断粮行为是不是星眼族所为,

  碑坎和其他大多数的族人一样,压根不觉得星眼族那帮垃圾能做这种事情,能力先不说,就说胆量,他们就没有。

  “队长,前面来了一直队伍。”

  虽然从心里碑坎不觉得有人会看上一支运粮队,但该做的警戒却一点没拉下,听到哨兵报告,碑坎立刻低头看向自己的终端,上面传送过来了事实画面。

  淡淡的雾气中,一支大概几百人左右的队伍正在缓缓迎面而来,他们大部分人步行,旁边是十几辆巨型卡车,看起来也是运输队伍。

  不过碑坎看了之后却惊讶了一声,不为别人,竟然是星眼族的运输队。

  辉唐族和星眼族,那不对付是出了名的,在这片沼泽地迎头碰上,碑坎心中有点别样的情绪,不过他很快把这么一点点的不安压了下去。

  不仅仅是他确定星眼族不敢对辉唐族如何,还因为对面的这支运输队的押送战士,是星眼族青铜营的人。

  那可是最低级的战士了,一个个的付雷拉只有三五千,最高的也不过一万,那都是千人长级别的了。

  这帮人,这要是对他们对手,那简直就是在找死,别的不说,现在碑坎率领的战队,平均付雷拉就有一万,他更是快要接近两万了。

  不过,瞧不起星眼族归瞧不起他们,碑坎还是谨慎的下达了命令,让哨兵去周围侦查,看看是否有其他的伏兵。

  在双方还有五分钟相遇的时候,哨兵的信息纷纷传递了回来,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的情况。

  这让碑坎确定了,这就是一次偶遇。

  看着手下们不怀好意的笑容,碑坎也觉得手有点痒痒。

  “菲克!”

  一个手下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立刻跑了过来。

  “等会和他们常见而过的时候,想个把法看看他们运送的是什么东西,如果有价值,咳咳……我们就……懂吧?”

  叫做菲克的辉唐族战士立刻点点头,“我懂,到时候我发信号。”

  碑坎让他去准备,也让自己的这帮手下打起精神。

  很快,双方越来越近,哪怕是有雾气在,不凭借器具,也可以看到互相的样子了。

  “菲克!”碑坎突然喊住了那个准备去找茬的手下,手下一头雾水的回来。

  “不用试探了,一会直接动手,这帮青铜战士挺有钱啊,穿的都是克刚级的转给,今天,这些装备归我们了。”

  “告诉后面,屏蔽这个地区的通讯,我们……要干笔大买卖了!”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