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末日轮盘 > 1992 真正的藏书宫(下)

1992 真正的藏书宫(下)

  《二合一大章!》

  老院长沉吟了半天,才用一种略带苍凉的语气道:“没人天生就是藏书士,但有人却让我们相信我们天上就是藏书士。”

  这句话有点拗口,但叶钟鸣还是听明白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想来,是藏书士们应该知道了一些当年的秘事,进而对某些人或者某些种族,甚至是所有的宇宙万族,产生了强烈的怨念和憎恨。

  “如果有机会,我再和你详细说吧,现在说多了,只能给你增加太大的压力。”

  叶钟鸣点点头,既然老院长这样的大高手暂时都没有办法,那么他一定也是无能为力的。

  “你,需要我做什么?”

  老院长虽然说了一些藏书宫的优势,但其实具体的还没有说,比如他们要如何帮助叶钟鸣他们,可在弄清楚这些之前,叶钟鸣要先知道,他自己需要为藏书宫做什么。

  不是他不信任这位和蔼的老院长,而是他不敢信任。没人知道别人的心中所想。

  现在他在宇宙万族的任何一步都不能出现偏差,否则以他的弱小程度,必然是死无全尸的结局。

  他是叶钟鸣,可却不是在地球上那个几乎无敌的存在。

  “其实很简单,帮我们破除束缚。”

  老院长看着叶钟鸣道:“约束我们耗尽生命也要呆在这座藏书宫里的,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我们当年先祖被立下的誓言,用的是轮盘上的东西,一旦违背,便会遭到世间最痛苦的折磨而死。”

  “我们无法离开星照城,不,应该说无法离开藏书宫的一定范围内,我们走到星照城的边缘都是不行的。”

  叶钟鸣张张嘴,欲言又止。

  知道叶钟鸣想说什么,老院长直接解释道:“我们曾经试过,甚至每隔几十年,都要找一个愿意奉献生命的人试验一次,这个契约,一直存在。只要成为了藏书士,契约便会降临在身上。”

  几十年就要找一个人去挑战契约,可能明知必死,却又不能不试,这种滋味,确实难受的令人发指。

  不试又不行,万一哪天契约松动了呢?

  叶钟鸣不得不佩服那些‘以身试法’的藏书士了。

  “第二个,是每一个被选中的藏书士,在进入藏书宫之前,都要被注射一种‘天絮’精神毒素,直接作用在本源力量上,极难祛除,一旦我们不守规矩,那么三大阵营便会激活这种毒素,掌控我们的生死。”

  藏书士的规则是一旦前一代死亡,便可以挑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来进行替换,这个年纪很小的孤儿如何选择?还不是宇宙万族们给出一个范畴,供藏书士挑选?

  这些被选择的孤儿,便会被早早注射这种丝絮毒素。

  长年累月之下,藏书士历经更替,到现在为止,身体里已经全部都有这种毒素了。

  叶钟鸣听着,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不太理解的想法。

  为什么宇宙万族要如此的控制藏书宫中藏书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防备着什么。

  可这些无论从数量还是影响力上,都不怎么样的藏书士们,有什么是值得宇宙万族如此防备的?

  他们的个人实力吗?是的没错他们很强,但也没到无敌的地步吧?一个超级大族就应该比他们强许多吧?

  “您的实力那么高,也不能把这种毒素排出去吗?”

  叶钟鸣看着老院长问,按照老人家自己所说,他应该是在宇宙万族中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那么,这种程度的存在,也对这种潜伏在身体里的毒素没有任何办法?

  老院长摇摇头,“这种毒素因为是在生命极幼的时候注射的,非常的深入,随着生命的增长会渐渐和身体融合,等到有实力祛除毒素的时候,这种东西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并且无处不在,那还怎么祛除?”

  “哪怕是我,用了很多年,找到了很多种方法,也只能降低毒性,却无法彻底解除。效果大概就是一旦发作,我可能会变成一个傻子,而别人会死,就是这种区别。”

  叶钟鸣听了也不由得感慨,这种毒素真的是太恶毒了。

  “外力呢?”既然靠自身无法解开,那么无论是轮盘科技还是宇宙万族自己的技术,没有解药吗?

  “这就是我需要你做的事情之一。”

  老院长随手在自己的终端上点了几下,之后便在旁边出现了一块光幕,上面密密麻麻列着许多药物的名称以及繁多的原材料。

  “我们想要摆脱这里,便要解决这两个束缚住了我们的禁锢,第一个那需要从轮盘上寻找,东西应该很珍贵,叫做‘高级释誓卷轴’,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叶钟鸣仔细回想,在地球上,凡是云顶能够找到的轮盘,位置和上面的奖励都会有记载,叶钟鸣记住的,是八级和九级轮盘上的物品,他很确定,至少现在他所知道的轮盘上没有这种东西。

  看到叶钟鸣摇头,老院长很是失望的,不过这种表情只是持续了一秒钟就被他收了起来。

  轮盘是一个庞大而完整的系统,叶钟鸣虽然没见过这种‘高级释誓卷轴’,不代其他地方没有,既然老院长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知道了这种东西确实存在,便有找到它们的机会。

  藏书士们缺的,只是一个能够帮助他们寻找的人。

  叶钟鸣,无疑就是这个人选。

  “而天絮毒素,经过我们长达数千年的研究,也终于破解了,你看的光幕最上面的那种无名药剂,就是最终的答案,我们管它叫……自由。”

  叶钟鸣看着那份仅仅是材料就多达数百种的配方,有点头晕,同时对藏书士们的敬佩之情,再也掩饰不住。

  老院长能够说的如此肯定,无疑,藏书士们对最终的解药配方是认定有效的。可他们并不能炼药,因为宇宙万族不会给他们提供材料和工具。除了藏书士,这里其他的工作人员,很确定应该都是宇宙万族的眼睛。

  那么他们为了确保最终的解药有效,一定是在对身体内毒素有足够足够了解的基础上,从低级到高级,一点点的推演上去的,保证每一步都正确,这样最后的解药也才会是正确的。

  这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叶钟鸣想想都感到敬畏。

  可能,他们无数次的解刨过自己的身体,可能,他们一代人一代人的凭借着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去凭空推演和研究,耗费了数千年的时间。可能,他们为了确保效果,无数次的重复和重新研究,来循环上面的那些。

  这是怎样一种毅力和执着啊!

  反正叶钟鸣觉得,如果是自己,应该是做不到这样的。

  “我们需要一个人帮我们,帮我们制造出这种解药。”老院长看着光幕上藏书士无数年的心血,喃喃说道。

  叶钟鸣知道自己看到的,是藏书士的终极秘密,他也知道自己就是人家选择的‘那个人’。

  “老院长,你知道的,制造这种还未正式问世的解药……”

  老院长没等叶钟鸣说完就点头,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孩子,哪怕有配方,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因为从寻找材料,到培养专门的炼药师,再到不断练习提高炼制成功率,这些都需要次数繁多的实践,以及大量的时间。”

  “甚至于,万一,万一我们的研究有错误……也需要有人告诉我们错在哪里。”

  两个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老院长要品味这个过程和可能会失败的悲凉,而叶钟鸣,理解这种可能把人的腰都能压弯的悲凉。

  “孩子,我们之所以确定你做为我们的合作人,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出色表现,毕竟,合作伙伴越优秀,我们脱困的希望就越大,而你无论在任何方面,都非常非常符合我们的期待,特别是你获得了新手第一之后,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你是宇宙最伟大的神灵,送到我们面前的。”

  老院长笑着,摆脱了之前的情绪,在他的眼中,涌动着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藏书士想要获得自由,是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一次性赌局,为他们坐在赌桌旁边的人,自然是越优秀越好。

  “另外一方面,你有母星。”

  这话倒是让叶钟鸣一愣。

  “每年的新手第一,其实多为大族和超级大族的代理人,我自然是不能找他们的,那等于把事情直接暴露给了那些人。剩下的能够偶尔夺得第一的人,却基本上是委培的战士,他们同样不符合我的要求,因为,我不会允许可以解除我们束缚的药物,在幸存者堡垒上炼制,那样曝光的几率会大大增加,我们输不起。”

  老院长给叶钟鸣解释着。

  “还有,幸存者堡垒上没有轮盘,自然也就没有高级释誓卷轴,我不知道哪里有,所以也需要你去你的母星上寻找。”

  这就是为什么叶钟鸣的出现会让老院长如此兴奋的原因,因为实在是各方面都太符合藏书士们的要求了。

  在优秀的前提下,拥有母星上的极高地位,加上和藏书士在某种程度上共同的目标,哪里还能找到比叶钟鸣更合适的人选了?

  所以老院长才会在叶钟鸣到来的第一天,迫不及待过来见他,并且把藏书士的目的和底牌和盘托出。

  他不想再等了,他怕错过了叶钟鸣,又要等待无数年,他怕自己和其他的藏书士在这种等待中崩溃。

  自然,他也有这个底气,他现在相信藏书宫给叶钟鸣的条件完全可以打动他的同时,也能在至少五天之内掌控叶钟鸣的生死,一旦发现他有任何其他心思,他都会制造一场意外,让叶钟鸣死去。

  当然,因为老院长猜出了叶钟鸣和界苏袍白等人的理想,所以说服叶钟鸣的机会其实非常大。

  双方不仅没有任何冲突,还是天然的盟友。

  “老人家,我说实话,我非常愿意帮助你们,可是,我却无法给你什么保证,因为你所要求的这两件事情,无论是哪一件,可能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我的母星没有高级释誓卷轴,那我就要去其他星球上去寻找,前提就必然是我要强大到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有炼制解药,您也知道,这可能需要重新培养一个天赋好的信得过的炼药师,这同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叶钟鸣说这些并不是趁机要价,而是真的如此想。

  云顶山庄基本上掌握了国区高级轮盘的信息,并没有找到高级释誓卷轴,有很大可能这东西地球上的轮盘没有,需要去其他被奴族控制的星球寻找。

  而想要进入那些星球,或者在那些星球培养代理人代为寻找,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仅仅有资格去往那个星球或者有资格找到代理人,可能都需要很久很久,更别说寻找的时间了。

  炼制药物这个更困难,不能在宇宙万族中寻找,只能在叶钟鸣的母星也就是地球上寻找,而各种材料全部需要去寻找,估计大半也不是地球所有,需要通过代理人制度运送下去,加上不可能直接炼制‘自由’解药,需要从下级向上炼制,甚至还需要不断做药效试验等,随便一想,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更让叶钟鸣担心的是,时间上一点都不确定,一旦双方合作,因为时间长而产生的不确定性,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放心好了,这些我都知道。”老院长站起,看着外面熟悉的闭着眼睛都知道模样的一草一木,他缓声道:“我们已经等了那么多年,真的不在意再等上一些时间,只要……”

  “不是在绝望之中就可以。”

  老院长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藏书宫会对你永久开放s级权限,你的阅读时间也会变成十天,对外,会说你购买了另外五天的阅读天数,你不仅可以看,有任何不懂的随时可以找人来问,会立刻有藏书士为你解惑。”

  到了门口,老院长突然回头对叶钟鸣道:“对了,还有一点我想对你也很重要。”

  “藏书宫……很有钱。”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