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末日轮盘 > 1757 夜血(十)

1757 夜血(十)

  城北。

  天空之中,一张巨大的黄色符篆漂浮在空中,如同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

  上面,不断的发出一些或大或小的风刃,摧残着城墙上面的人们。

  那确实是一种摧残,因为这张符篆就在城墙的垂直正上方,城墙器械无法攻击到,只有进化者的武器和技能才可以对上面发射。

  先不说大部分攻击是否能够打到那样的高度,哪怕是打中了,符篆好像也压根不受影响,反而你越攻击它,它的反击就越强力,那些风刃的数量越多。

  最后,逼得城墙上的防御者们只能任由它肆虐。

  这还不算,另外一根粗壮的巨木,正悬浮在地面之上,对着城门猛烈的撞击,现在上面的能量罩已经暗淡无光,显然坚持不了多久了。

  城北的统领不知道其他几面的人现在是怎么样的,反正他现在就是憋屈。

  每个人都用尽各种方法防御着不断落下的风刃,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城墙都在其攻击范围内,他们倒是可以跑到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面去,但那样又干扰不了那根正在撞钟一样撞击城门的巨木,没有他们的牵扯,傻子也知道城门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城门破了,圣城可就危险了。

  北城统领陷入到了这样的纠结当中,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事情的进展,给他一种慢性死亡的感觉。

  “看到是谁了吗?”

  城北的统领丢出一张紫色的卡片,瞬间化成了一个闪着光芒的金属屋,挡住了一段城墙。

  看着风刃落在上面,听着传来的撞击声,他的心都在滴血。

  这件装备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是他手中唯二的两件金色装备之一,最主要的作用不是防御,而是休息。在里面,可以迅速的恢复体力和精神力,甚至对外伤都有着一点至于作用。

  现在迫不得已拿出来防御这些风刃,完完全全是浪费。

  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要搞清楚,敌人在哪。

  说起来很可笑,现在头顶上风刃不知道杀了多少城头上的防御者,连城门的防护罩都要被打碎了,却不知道发动攻击的人在哪里!这件事情,总得先弄清楚吧,否则怎么做出合适的决定?

  统领问话的对象是一个拥有眼部职业技能的人,只是他的观察和寻找需要一定的时间。

  “找到了!”这个人在半分钟后惊喜的叫了一声,之后声音就有点变了。

  “是,是一个女人,就在他们的营地前面。”

  “一个人?!”统领愣了一下。

  他之前一直以为,这应该是一种极其高级的装备,或者是一种团队技能。

  “是的,那个女人,好像,等一下,好像又要发动了。”

  随着这个人的话,头顶的黄色符篆突然消失,没等圣城的防御者们高兴,另外一张红色的符篆出现。

  上面,开始冒出大量的火焰。

  接着,一颗接着一颗的火球开始从天而降,顷刻之间覆盖了整个北面的城墙。

  一场火球暴雨。

  雨点人头那么大。

  如果说刚才的风刃是刺客,那么现在的火球便是法师。

  整个北城墙立刻陷入到了火海之中。

  看着自己的金属屋正在融化,北城的统领整个脸都扭曲了,他冲着身边的那个手下大喊道:“你他妈看错没有?这些,都是那个女人弄的?”

  手下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他的进化等级不高,只有五星,就是因为这种视觉上的特长,所以才被需要,当成队伍的眼睛。

  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如果不是头顶的金属屋在挡着,他一个火球都扛不住。

  “是,是的,统领,那,那个女人她,应该,应该……”

  这个人想要让自己冷静,却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

  “九星……”

  统领把手下要说的说了出来。

  只有九星进化者,才能够发出这种程度的攻击,才能够做到这种以一抵万的变态事情!

  嘴巴里发苦,统领觉得今天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了。

  这个时候,突然城下传来了一声巨响,他探头看了一下,那巨木终于破开了能量罩,直接撞在了城门之上。

  巨木在这次撞击中化为了漫天的木屑,之后消失不见,城门因此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周围的城墙同样承受了撞击力,现出了数道裂纹。

  统领看到城门没破,算是小松了一口气,回身对周围的手下喊道:“全部下城!全部下城!”

  他做出了放弃城墙防御的决定。没办法,这场火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如果还在这里被动挨打,可能所有人都会交代在这里。

  至于城外的这帮东方人会不会因此发动攻击,那就是之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早就有心思要走的防御者们听到了天籁一样的命令,一窝蜂似的向着城下跑去,这样做的结果便是,许多防御技能和防御装备出现了间断甚至是停止,本来还能坚持一下的进化者们,在这个时候完全崩溃。

  统领在成片的哀嚎中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他顶着金属屋子开始自己向着城下冲去。

  他只是一个七星进化者,在九星进化者面前,弱小的如同人类面前的蚂蚁,个头再大,也架不住人家一脚。

  城门丢了就丢了吧,让那些皇室卫队和皇室成员来擦屁股吧,反正他们是利益的享有者,四位城防军的统领,竟然得不到八星进化药剂,而全部给了那些好吃懒做只懂享乐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北城统领早就不满了。

  现在,他不想给这些人拼命了。他脑海里有种声音,或许,是时候脱离这座让人厌烦的城市了。

  他刚刚冲到城下,突然感到一股让他颤栗的力量正在凝结,他抬起头,便看见了那张要命的符篆自己燃烧了起来,化成了最大的一团火焰,冒着黑烟坠下,目标正是城门。

  轰的一声,这团火焰砸在了城门上,地面剧烈晃动,统领的脖子有些生硬的朝着那边看去。

  那扇让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大门,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燃着的火焰。

  北城,城破了。

  :。: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