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末日轮盘 > 210 夏狗

210 夏狗

  叶钟鸣心中是惊讶的。

  因为前世养成对危险的敏锐感知,还有服用脑虫后精神力大涨带来的无形精神触手,都让他对敌意或者攻击有着准确的预感。

  可是这一次攻击,他却一点都没有感觉。

  双脚在地面被这股热力击穿的前一刻轻轻一点,身体就斜着飞了出去,在地面被炸开的瞬间,贴到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同时手里現出一把同质强化过的手枪,枪口斜对着地面上的大洞。

  啊!啊!

  惨叫从下面传来,有男有女。

  “东哥!”

  “还不快松口,你M的!”

  “别拉!疼!”

  “尼玛的,我打死你!”

  “夏姐不要这样!”

  “烧死她,烧死她!”

  一些混乱的言语从下面一楼的房间里传来,让叶钟鸣皱起了眉头。

  好像,是一场意外?

  叶钟鸣听了几句,下面正在发生某些事情,自己好像是受了无妄之灾。

  悄然走到大洞旁边,顺着洞口看了下去,叶钟鸣就见数个光@着@身@子的男女围在一张被血和某些液体弄脏的床上,那里一个健硕的男人站在上面,而一个女人正半趴在他的双腿之间,嘴里咬着……

  让叶钟鸣有些动容的是,此刻这个女人的半边脸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连这一侧的肩头也一样,一股烤肉的香气弥散在房间里,和男@欢@女@爱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却让人闻起来隐隐作呕。

  女人双手紧紧扣住了男人的双腿,嘴巴在用力,可是因为半张脸都被严重烧伤,她的颚骨和咬肌都已经遭到了破坏,以至于她无论如何用力,也没有把身为进化者和职业者的这个男人那里咬断。

  只是她一直在努力着,被烧没的眼皮之下,是带着无比仇恨和憎恶的目光。让上面看着的叶钟鸣都为之震动。

  这个女人,是真的不在乎生死了。

  这样的人,哪怕是个普通人,都是可怕的。

  “只要你张开嘴。我放你一条生路。”

  被咬着关键部位的男人疼的浑身发抖,可是却不敢做出什么动作,生怕发生意外,让他自己做不成男人。

  叶钟鸣目光集中在这个男人的手掌上,上面正燃着火焰。对着女人有些跃跃欲试,却又担心伤到自己。

  “夏姐,你别这样,呜……”一边一个女人露@着白@花@花的身体,尽力地去拉这个豁出性命的女人,却被一个男人一脚踢飞了出去,普通人的体质在进化者的攻击之下,立刻塌了一片肋骨,撞到墙上口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眼中的神采渐渐消失。一些液体从嘴里流出,象是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告别。

  “松开,要不我打爆你的头!”

  另外一个男人穿上了内裤,拿着一把枪指着所有人都在关注着的女人,恶狠狠地就要开枪。

  “滚,你给我滚,你想我成太监吗!”

  站着的男人对着手下挥舞着火焰之手,大喊大叫,他真的怕手下冲动之下开了枪,让这女人临死之前给自己来一下狠的。

  这件事情发生的很快。到现在也就不到半分钟,这个男人逐渐冷静了下来,喘着粗气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松开。我给你一瓶进化药剂,今天就当什么都发生过。要么,我去把你们那帮女人都宰掉,正好,我还想知道你们进化的秘密,我把你们那栋别墅全部拆掉。地下室也拆掉,就不信找不出来你们的秘密,别逼我啊!别逼我!”

  男人也发了狠,杀心渐浓。

  叶钟鸣一直都在安静的看着。其实他知道,之所以造成现在的这种情况,只是因为末世初期,人们刚刚成为进化者,经验、技巧、心理,还保有和平时期的习惯,如果是一个在末世生存了两三年的人,有一百种方法瞬杀这个女人而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直到,他听见了地下室三个字。

  砰!

  枪声响起,子弹被同质强化过的灰色级别手枪击发,带着高速旋转印进了那只燃着火焰的手掌,巨大的威力让男子愣在那里,红色的液体和骨头碎片溅射去了四周,洒在了周围那些男人的身上,也洒在了那个女人被烧得不像样子的脸上。

  屋子里的时间出现了短暂的凝滞。

  肖东愣愣地看着自己被打爆掉的手掌,几秒钟后才发出痛彻心扉的绝望哀嚎。

  叶钟鸣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手里的枪在这个过程中开了两次,两个男人被直接爆头。

  一个男人是职业者,耳朵在发现叶钟鸣的时候就开始变大,另一个人则下意识地去了摸了腰间的枪。

  对于威胁,叶钟鸣的原则一向是尽量扼杀在萌芽之中。

  咣当,别墅的门被撞开,数个男人冲到了房间里,看到这种情况有的发愣,有的则就要发动攻击。

  可是面对叶钟鸣,这些人除了被收割性命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结局。

  还活着的都怕了,纷纷后退,身体贴在了墙上不敢乱动,生怕引起这个从天而降男人的杀意。

  “面墙、蹲下、抱头。”

  叶钟鸣随意一指,这些人立刻老老实实地照做,屋子里数具尸体告诉他们,不照做,就是死。

  走到依然咬着肖东某部位的女人身边,伸手在下巴上捏了一下,这个被毁容的女人就软到在地,头脸上满是被溅到的鲜血脑浆碎肉,看上去异常恐怖。

  “夏姐!”

  一个女人先是惊恐地看了叶钟鸣一眼,然后凑了过来,扶起了至少在视觉上狰狞可怖的女人,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屋子里的四个女人,一个在叶钟鸣没有来之前就被这帮男人蹂躏致死,一个在出事的时候被杀,剩下的,只有这两个。

  “告诉我,你说的地下室在哪?”

  叶钟鸣的枪口指着肖东的头,冷声问道。

  肖东还在为了自己失去的手而陷入巨大的混乱中,听到这句话。只是愣然地看了看叶钟鸣。

  手指微动,叶钟鸣下一刻就要扣动扳机。

  “等一下……”

  那个毁了容貌的女人挣扎着坐起,身无寸缕之下,却带着一股冲天的戾气。

  “我告诉你……不过。他……要给我!”

  “夏姐!”鲁颜惊叫了一声,地下室是这些女人唯一的资本,也是生存下去的唯一依仗,她难以想象被人知道后,这些姐妹的下场。

  “求你……只要把他给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夏白的声音很平静,甚至都没有被半张脸和肩头被烧毁的痛苦影响到,更没有试图去遮掩她的身体,她跪在了叶钟鸣的面前,哀求着。叶钟鸣却从她那只没有了眼皮的眼球里,看见了滔天的恨意。

  扫了一眼这个女人身上那些因为某些变态行为留下的痕迹,叶钟鸣有些理解这个女人的选择。

  这是一种被点燃的仇恨,要么带着仇恨死不瞑目,要么报了仇恨,管它天毁地灭!

  这个女人选择了后者。

  叶钟鸣抽出了一把匕首扔给了这个女人。

  夏白捡起。半举着,几乎是爬到了肖东的身体前,直接朝着刚才的某个部位刺了下去。

  肖东本能地想要把这个女人扇飞,迎接他的是另一颗子弹。

  肖东另外一只手也被打没了。

  噗!噗!噗!……

  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在屋子里有节奏地响着,除了叶钟鸣以外,凡是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脸色发白,嘴唇颤抖。

  这是一种怎样的仇恨啊!才能让一个女人,没有歇斯底里地疯狂,没有发泄似的咒骂哭喊。只是带着一种平静的面容,一刀,接着一刀地刺入男人的身体。

  鲜血流下,浇了女人全身都是。她却笑着,虽然那毁掉的面容因为这个笑容看起来异常诡异。

  她仿佛在享受着仇人鲜血的温度和味道。

  肖东终于站不住了,他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变成了和这个刚才他肆意蹂躏的女人面对面。

  他想反抗,却没有一丝力气。眼珠只是随着那把匕首,刺入,拔出……

  门口出现了一群女人的身影,其中还有一些男人也赶了过来,只是明显和这些女人不是一路的,双方泾渭分明,看着叶钟鸣的目光也躲躲闪闪。

  夏白仰着头,看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肖东,竟然探过了头,吻在了这个男人的眼睛上!

  门口的女人们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接着,她们就看到刚刚仿佛在亲吻恋人一样的夏白,把肖东的眼球咬了下来,在嘴里咀嚼着,咀嚼着,从被烧掉的腮部,甚至看得见爆出的眼房水。

  “真的很好吃……”

  这个仿佛已经疯掉的女人生生把眼球咽了下去,引起了房门口那帮女人的阵阵惊呼。

  匕首抬了起来,缓缓地推进了肖东另外的一只眼睛当中,随着匕首刺入了大脑,肖东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容姐,我答应他说出地下室的秘密了。”

  夏白看着肖东破布一样的尸体,仿佛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容姐的脸部肌肉抽动着,片刻后,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屋子,她看见了两个姐妹一片狼藉的尸体和夏白的惨状之后,死死咬着嘴唇,一丝鲜血淌了下来,又被迅速擦掉。

  “我可以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但我有条件。”

  叶钟鸣瘪瘪嘴:“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和我讲条件的资格。”

  “我们不怕死!”

  容姐突然有神经质地吼着,指着地上的尸体和夏白道:“你看到了,这就是下场,是她们的,也是我们未来的,死亡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解脱。我不认识你,但我应该有你想要的东西,我给你,但我有条件,否则你把我们都杀了吧,总好过这样苟活着!”

  叶钟鸣扫了一眼这些女人,一个个蓬头垢面,身上带着难闻的异味,目光中除了刚刚进来时还有些震动,现在已经恢复了平日的麻木。

  这是一群只是依靠本能生活的女人,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命运的最后审判。

  叶钟鸣前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对她们来说,死亡有的时候确实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们是你们的了。”叶钟鸣指了指这些男人,“可如果你们知道的不是我想要的,你们所有人,马上就会和这些男人在地狱相会。”

  鲜血和哀嚎,在房间里乍起!

  ………………………………………………………………………………………………

  “我想不出我对你还有什么价值。”

  血人一样的夏白靠在走廊的墙上,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把她单独从屋子里抱出来,她的目光透过房门,看着里面全部变成了恶魔的姐妹,眼中有着感同身受的快感。

  “刚才你不是说,什么都愿意做吗?”

  叶钟鸣看着这个女人,脸上带着饶有兴趣的笑容。

  夏白终于把目光收回,落在了这个比她要小上几岁的男人身上。

  “呵,我除了能陪你上床外,我想不到我还有什么用,不过我现在的样子,应该也不符合你的胃口吧。而且,我好像要死了。”

  叶钟鸣点点头:“的确不符合,也的确要死了。”

  “明天,最迟后天,这里就会变成我的地盘,我需要一个完全服从我的人,需要一个为我干脏活累活的人,需要一个浑身粘满反抗我之人鲜血的人,需要一个站在黑暗中,给未来我的敌人们威慑的人……需要一个,把灵魂卖给我的人。”

  “有我在,你不会死,但,你愿意做这个人吗?”

  夏白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着这个年轻人,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面前被打开。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末世开始后的一幕幕,背叛,侵犯,肆虐,变态,残暴……

  夏白咳了一声,一股鲜血吐了出来,她撑住地面,身体缓缓地直了起来,接着,跪在了叶钟鸣的面前。

  “呵呵,很像恶魔的召唤啊,不过……我喜欢。”夏白缓缓举起了一只手,“你需要是一条狗吧,好,我做。”

  很多年后,被认为是最忠于叶钟鸣的人之一夏白,第一次跪在了她一生追随的男人面前。

  很多年后,她被幸存者们称为,夏狗。(未完待续。)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