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生肖守护神  鹿鼎记  倚天屠龙记  神雕侠侣  笑傲江湖  射雕英雄传  天龙八部  行尸走肉  黑道特种兵  神医傻妃 
QQ登陆
帐号
密码
自动登陆

你我之间

  淋浴房里,真田闭着眼仰头,任水流从头到脚冲刷。

  今早他清醒的时候,怀里已经没有温香软玉的柔软,匆忙的撑肘起身,也立即看到了那坐在床边的一抹纤影。

  水无月沙问穿着他的白衬衫,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床边。

  外显的所有肌肤都在向他昭示着一个事实——昨天,他强暴了她,虽然他们是夫妻,但在昨天那样的时候,他的怒气已经出离了所有的冷静。

  就那么看着她的背影的时候,真田听到沙问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先去洗个澡,等你清醒一些,我们再谈。”

  唉。关上水龙头,真田重重的叹息声在空无一人的浴室里特别清晰,同时弥漫的还有那么一种苦涩的后悔。

  他不该伤害她,无论他有多么的舍不得多么的放不下。面对一个他一直在用生命去爱的女生,若她想离开,他就算痛苦也该尊重她的。

  可是他实在做不到,做不到的后果就是昨夜的粗暴……后悔的感触,深深地贯穿在真田身心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到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

  甩甩头发上的水珠,围好浴巾走出去。

  沙问已经换好了居家的睡衣,是他熟悉的颜色熟悉的款式熟悉的面料。

  真田强压下心头那一瞬间腾起的不舍,重重的脚步走过她的面前。背对着她,拿起那一件她给他拿出来的白衬衫。

  白衬衫穿在身上,真田的眉头紧了紧,说:“对不起。”他说。用力的手指匆匆的想扣上最后一枚衬衫的扣子。

  但他的余光,在看到沙问雪白的耳畔肩颈都是他昨晚留下的吻痕,或青或紫,手上的力量不禁用大,一个不小心,竟拔掉了那最后的扣子。

  掉在地上,嗒、嗒弹了两下,弹到了她的脚下。

  他看过去,也看到了她的脚。

  雪白的裸足,脚踝的柔软和性感,让人不能直视。女人的腿型和脚踝才是真正容易勾起男人心跳加速的所在,即使是刚刚后悔了自己昨夜所作的真田,也不禁感觉到什么样的血液流过身体。

  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弦一郎。”轻柔的女生的呼唤,手指尖是那枚拾起来的纽扣,在手上翻转,也站起身靠近他的身子。

  真田的心跳得很快,也很重。似乎整个人都在跟随着心的起伏,不停被震荡。

  身后,沙问的身子更向前了一步,那柔软的肌肤,侧着脸贴上了他的后背。

  呼吸,瞬间的一滞。

  一动不动的身子,任由她的手臂环到胸前,轻轻的交握。他的手,便也在她这样的动作下,抬起,重重的握住她的手腕。

  那手腕的柔细,还有他昨夜留下来的红痕,触目惊心,令他心疼。

  但原本就在嘴边的关心的话,还是一句也说不出来。那样的心疼,都在他面无表情的冰冷下,被他自己所深深地体会。

  他的心跳,一下,一下的传达到她的耳中。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低柔的女子声音,像此刻熨贴抚慰在他身上的发丝,缠绵而至,听在心间,侵入而连绵不绝的柔软。

  没有马上回答,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想着她这句问话,也响着昨天母亲对他说的话——她要走了,回来跟他离婚之后永远的走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回来?!

  难道,就为了看他受伤放不下的一面吗?!

  眉间心上,痛!握着她手腕的掌心,不由得再次更重,也更热。

  真田不相信沙问会这么对他,他不相信她能那么无所谓的离开他,他不相信……她会再也不属于他了……

  可是,再多的信任和不信,母亲的话,她今早离开他的怀抱,是不是,也是一种事实的注定?

  手关节,太过用力感觉到她轻微的瑟缩,放开她的手,自己握成拳的青筋。

  “我不原谅你!”重重的五个字,脱口而出!

  然后真田快速的回过身子,不在乎自己的力量扯开了她的手臂、震她后退了一下,转过身自己的手腕已经紧紧地握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摔倒、让她完全的看着她,仿佛再稍一用力,就可以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如果你离开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好听的话都不是真心的,我不想虚假的大方、虚假的祝福什么——我会痛恨你的!”

  那个从来都是负着比他人更多责任的真田,那个高傲的甚至不屑表达自己感情的皇帝,永远的隐忍,这一刻,只是说了一个男人最真实的心情。

  因为那样的爱,所以一定会有恨。

  太深的爱,才承受不了背叛、承受不了失去。

  不是他不够宽容,只是爱唯一。

  唯一的爱,唯一的一个人。

  乍听闻真田这句说出来只会让他更深沉的痛的话语,那么真实,不遮不掩,是一个男人全部的用心和烈性,沙问的表现,是从惊讶的睁大的美目,到唇边一抹清淡到醉死人的温柔微笑。

  上臂还传来这样的疼,阵阵,也已不再觉得是一种疼。

  任何的爱中间都避免不了互相伤害。

  但是伤害一定会过去的,因为是他们,因为从来不曾动摇过的心意。

  “我不要你恨我。”轻轻的、但坚定的一个开口。伴随着,那在他的力量下,手心的抬起,抚慰上他的脸庞。

  那么深刻的痛苦的皱眉,她看不了,她会心疼。

  手心的温柔,抚平那眉目的紧皱;真田痛而萧瑟的神情,变成一种怔,一种因为感觉到什么而腾起的狂喜,但是,亦需要求证的激烈。

  “那就不许你离开我!”他说,嘴唇的张合,仿佛不是自己。

  “嗯。”重重的一个点头,认真还有温柔,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沙问的双手也在真田闻言松力的时候跟随那前倾进他怀里的身子绕在了他的脖子后面。

  “弦一郎,你离不开我吧?其实,我也离不开你。”

  温柔的,还有坚定的言语。

  执着的感情,原来一直都在。

  于是唇和唇的交缠,这一次,变得出奇的温柔。

  也同样挤压、也同样摩擦,也同样付出和索取……却更温存和热烈。舌尖的酥麻刺激了身体的感观,无力和更重的力量,滑过牙齿的内壁,缠绕在另一个灵动缠绵。谁的坚硬,谁的柔软,不息的慰藉。

  心跳的速度加快,身体越来越契合的姿势和温度,唇齿之间,仿佛有一种越过千年的迷宫,终于看到了前方的阳光一样放松的心境。

  拥抱,在呼吸激烈,渐渐平息的时刻。

  将头枕在那宽广的肩膀上,流泻的丝发搭出一艳绵长的蛊惑。发丝轻柔,发尾涟漪,都抵不上谁眉眼间的那一叶娇媚。

  呼吸的声音,呼吸的温热,在谁的唇间,谁的脖颈边。

  脖间浮起的颤栗,一身蜿蜒而下。呼吸的重量,和伸出手揽住的那个细腰,柔软,说不清的性感。

  阻止真田又要打横抱起她的手臂,沙问的声音清凝而自持。

  她说,弦一郎,我们应该先把事情都谈清楚。

  她说,等所有的误会都解除,我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她说,我们之间的爱,要依附彼此的心念与信任。

  她说,……

  沙问所有的轻语,都抵不上真田一个固执的坚持。他强壮的力量,还是让她腾空而起的身子轻盈。

  怀抱着轻盈的重量,他只说了一句话,带着皇帝的霸气,和皇帝的坚持。

  “所有的话都等之后再说,现在我要你!——而这之后,不许你再擅自从我的怀里跑出去!”

  你能在的,只有我怀里!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方式开源项目友情链接招贤纳士意见问题使用帮助
Copyright (C) 2007-2013 dzxs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大众小说网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立刻与本站联系,本站会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