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最强弃兵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其他修真者?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其他修真者?

  次日。(  .  .  )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李明一早醒来,神清气爽,昨夜良辰美景,很是**。

  扭头看到旁边还在熟睡的谭小玲和谭思明,李明不觉一阵幸福。

  家,这是家的感觉!

  过了一会,谭小玲也醒来,脸还有些疲乏,昨夜的风雨实在来的太猛,她险些承受不住。

  谭小玲见到李明傻傻的看着她,脸蛋一羞,问道“干嘛?”

  “看你,好看。”李明下意识的说道。

  “贫嘴。”谭小玲羞嗔道。

  “小玲,我们结婚吧。”李明微笑着说道。

  “结婚?”谭小玲一讶,很是意外,但又在期待之,憋着嘴高傲的说道“还没没求呢?”

  “那我现在求。”李明说着,爬下床,单膝跪倒床前,“谭小玲,嫁给我吧。”

  “这样?都没戒指,没诚意。”谭小玲嘟囔道。

  “马去买!”李明拿起衣服,要出门去买。

  “呆子,逗你呢。”谭小玲笑着将李明拽回床。

  李明一阵憨笑,吻了下谭小玲,大手不由主的攀向妙处,谭小玲呼吸顿时变得急促。

  这时,谭思明睁开朦胧的睡眼,不解的问道“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

  “没什么。”谭小玲急忙推开李明。

  李明一脸尴尬,暗道儿子,你醒的真不是时候,故意跟老爹过不去吗?

  “哦。”谭思明很认真地应了声,真的信了谭小玲的话,接着只见他说道“爸爸,我今天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李明诧了声,狐疑的看着谭思明。

  “嗯,一个好地方,我的秘密基地,我要将我的雷达取回来。”谭思明认真地说道。

  “雷达?什么雷达?”李明不解的问道。

  “是一个接受电视信号的卫星锅子。”谭小玲解释道。

  “嗯,那是用来接受老爸你发射信号用的,现在老爸回来了,不需要再接受了。我答应过笑笑哥哥,我会把雷达送给他。对了,老爸,我还答应了给笑笑哥哥一个奥特曼,一本连环画,你要帮我还。”谭思明很认真地说道。

  李明答应。

  吃过早饭,谭小玲去医院照顾母亲,李明谭思明去了他的秘密基地。

  那是小镇后面不远处的一座山,谭思明来过很多次,认识路。

  打车到了山脚下,李明抱着谭思明向爬,觉得这样太慢,环顾四周见没有人,李明笑着说道“儿子,老爸带你飞,怎么样?”

  “飞?像小鸟一样飞吗?”谭思明诧异地看着李明,嘟囔道“妈妈说,只有鸟儿会飞,人不会飞。”

  “嗯,爸爸勉强会吧,不过你不能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知道吗?否则爸爸没了。”李明担心小家伙乱说,吓唬他说道。

  “我不乱说,我要爸爸。”谭思明的小脸一阵紧张。

  李明笑了笑,小家伙应该不会乱说了,算说出去,怕是也没有人信吧?

  “爸爸,能告诉妈妈吗?”谭思明小声地问道。

  李明微微思索,说道“这个可以,但除了妈妈外谁也不能告诉,外婆也不行、大舅也不行。”

  “笑笑哥哥可以吗?”谭思明问道。

  “笑笑也可以。”李明说道。

  “那我只跟妈妈说,其他人不说。”谭思明认真地说道。

  李明抱好谭思明,双腿一用力,身子顿时飚了出去,一纵是十余米,几下到了山顶。

  谭思明满脸兴奋,不可思的看着李明,问道“老爸,这是飞吗?好厉害!”

  “算不得真正的飞吧,等你长大了,老爸应该能真正的飞了,到时候带你像鸟儿一样飞翔。”李明说道。

  “嗯,像鸟儿一样飞翔。”谭思明欢呼。

  李明在山顶寻了一阵,果真找到一个接受电视用的锅子。

  拿好后,准备下山。

  而这时,对面山射来一道亮光,李明下意识的避闪,是狙击镜反射的光线。

  李明立马将谭思明抱起,藏到一棵大树后。

  “爸爸,怎么了?”谭思明诧异地看着李明。

  “没什么,咱们躲猫猫。”李明谎称道。

  “躲猫猫?躲猫猫好耶,我喜欢玩。”谭思明欢叫。

  “嘘,不要说话,一说话会被对方找到了。”李明小声说道。

  谭思明立即用小手捂住嘴巴,不敢说话。

  李明背贴在树,紧搂着谭思明,大脑飞速的计算着狙击手的位置。

  可是这时,李明发现那术光线竟然毫无章法的移动,不由皱起眉头,暗道“难道不是狙击境放光?”

  李明不敢轻举妄动,在这样的地方很容易进行狙击。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那道怪的光束不停地变换位置,而且离他越来越远。

  这时,李明基本确认那不是狙击镜反射的光线,因为狙击手不太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算犯了,也会立即纠正,该换狙击位置,或者撤退,而那光束却一直存在。

  李明从大树后面走出,眺望对面的山头,寻找那光束的源头。

  李明目力很好,很快锁定光束源头,仔细辨别,那应该是金属发射的光线。

  眯眼仔细瞧了瞧,李明断定那是一柄刀、或者剑一样的东西,而且有人不停地挥舞着。

  李明不由一愣,大山怎么有着古怪的一幕?

  李明抱着谭思明小心翼翼的向对面大山走去,谭思明以为还在躲猫猫,小手捂着嘴巴不敢说话。

  下到两山间的山谷,李明耳朵微动,对面山腰传来一阵对话。

  “方鹤老道,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吗?”一道粗狂的声音说道。

  “何施主,只要你交出凝血草,本道放你又如何?”一道若阵若幻,与世无争的声音说道。

  “妄想,那是老夫费劲千辛万苦得来的,凭什么给你?”何施主大喝道。

  “何施主,难道你不知那凝血草是我白云观先祖种下的吗?”方鹤老道说道。

  “一派胡言,我还说是我老祖宗留给我的呢?”何施主讥笑道。

  “既然如此,莫怪老道试尔雷池!”方鹤老道显然动了怒。

  “哼,老夫也正想会会你这老道,凭什么立天下第一观!”何施主冷哼道。

  山谷,李明听闻此话,骇然一惊,其他修真者?

  李明不敢山探查,悄悄折返。

  小黄书说,修士喜怒无常,视认命为草芥。偷看别人斗,更是大忌,指不定招来麻烦,先撤为妙。

  其实,以李明的性子是不惧怕冒这点险的,怎么说他也是修士,而且还是炼化周天的修士。

  按小黄书说,自己应该算是小高手了!毕竟修真明早已没落,触摸气感都已十分不易,更别说修到周天。

  李明不认为对方的实力有自己强,算自己强,也强不到哪去,自己想走,谁也拦不住。

  但是,此刻他怀有谭思明,他不能冒半点险,稍有差池,会是终身遗憾!

  ...

看过《最强弃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