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萌宝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战秀山宗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战秀山宗

  擂台对战的规矩是同一境界对同一境界,若高出一境界,好比金丹期对上筑基期,那么就要金丹期压制修为,且在这一境界的小层次里还要再降一等。

  这种情况下,派出每一境界的小层次最高修为者,例如炼气九层,筑基圆满,金丹圆满是最占优势的。

  秀山宗派来的这八人里,巧就巧在七人为炼气九层,一人为筑基圆满,没有金丹期修士。

  换言之,如是让於小小出战,对方必然会派炼气九层弟子应战,且选择颇多,以修为上的优势来应对或是说克制天生神力。

  而若是筑基这一级别的较量,云越和林茹欣都是刚刚晋级,经验不够,对上对方的筑基圆满定会吃亏。剩下的离辰是筑基中期,到底还是差了两个层次。

  至于仙萌几人,他们要出场,就需要自降一境界,且将修为控制在筑基后期,完全被缚住了手脚。

  可以说,秀山宗这样的安排相当狡猾,甚至算得上无耻了。

  但没办法,这就是小宗门的悲哀,若是苍华派弟子足够,每个修为境界有相应拿得出手的弟子,秀山中这样的安排自然起不了效果。

  秀山宗与洛水宗一同落座,乾元宗裁判长老到位,比斗即将开始。

  周围看客席上陆续有人进来也有人离开,等时辰快到时,位子差不多被填满。

  这些人中,还是以乌南域小宗门弟子居多,乍一看到两派前来的人,对秀山宗此次比斗人选颇有微词,议论声不绝。

  我辈修者修行讲究随心随性,秀山宗这般做法,实在让他们不敢苟同。

  安排这样八个弟子应对比斗倒也无伤大雅,但这样安排之后,秀山宗内主事的人竟未到场一个,实在是对苍华派的挑衅。

  诚然苍华派仅是九品宗门,可门内三位金丹加一位元婴的分量已然让人不可小觑,有了争夺七品宗门甚至六品的资格。

  既是如此,秀山宗这般作态,不得不说是相当没有风度且愚蠢了,毕竟你也不过区区八品而已。

  眼看两方人落座,连点头招呼的表面功夫也不做,显然是积怨已久,乾元宗派来的裁判长老微不可查轻摇头。

  正这时,山外传来今日第一场比斗开始的钟声。

  裁判长老退至比斗台边缘,往对战的两边宗门各看了一眼,开启金丹级别的防御阵。

  若放在平时,两宗切磋出战的多半是炼气期弟子,影响不大,那防御阵的灵石自然可以省下。

  可以双方目前的气氛,以及到场的弟子修为来判定,还是先开启为好。

  “我们这算是被他们小瞧了?”姜媚抱手,言语中含着冷意。

  因那十年前一战的过节,他们对此次对上秀山宗的比斗可是相当重视,没想到对方派出的尽是一群乌合之众——尽管从修为上看是“经过精心安排”的,人掩盖不了这是一群乌合之众的事实。

  “小把戏。”离辰不屑地嗤了一声。

  他是不懂秀山宗派出这八人的用意,哪怕知道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点手段上不了台面。

  “似乎是不想与我们正面对上?”云越想了想道,“在与其他宗门的对战中,秀山宗已连赢三场。”

  这跟苍华派目前的胜率相同,也就是说,无论今天这场比斗结果如何,都改变不了两个宗门已拿下保卫战的事实。

  左右不过是争口气罢了。

  但这口气,对苍华派的众人来说,可是憋了十年啊。

  “既然他们敢这么安排。”仙萌看向云越,呲牙一笑,“就休怪我以大欺小。”

  唔,这里的大小自然并非指年纪,而是修为,毕竟苍华派里随便拎出一人,年龄与天赋上可以吊打秀山宗与洛水宗的任何一人了。

  对于仙萌请求出战,云越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作为苍华派大师兄与主事人,十年前还是他带领宗门去参加的上届大比,心中窝的这团火,可不比其他人小多少。

  仙萌出战,秀山宗的人果然有那名筑基圆满弟子迎战。

  看客席上来自其他宗门的诸位修者一时来了精神。

  他们对苍华派的关注起源于林茹欣当众晋级,就连带着对其宗门也多了几分好奇。

  探查之下才发现,这个门派在十年前,可是还面临着降品解散宗门的危机。

  谁能想到不过短短十年,就从一个仅有几个炼气期弟子的宗门,发展到如今一元婴三金丹的规模。

  啊,尽管那名元婴期修者气息闻起来相当古怪,似是妖修,但归元大陆之浩大,宗门不计其数,君不见满门妖修的宗门多如牛毛。

  当然,更令人惊讶的是,苍华派的这些弟子里面,骨龄可都未超过三十,足以称得上天资罕见。

  有宗门年轻弟子按捺不住,已开始交头接耳。

  前几日,他们已见识到了於小小的天生神力和林茹欣的雷灵根天赋,不知道仙萌又有长处。

  且最让他们好奇的,是两方对战修为差了一境界,需要仙萌将修为压制到筑基后期,比之秀山宗派出的这人还要低一小层次。

  看仙萌如此年轻,又不知会如何应对呢。

  分派出的两人上到比斗台,秀山宗弟子身着门派服饰,年纪稍长,从其外表看大约在三十上下,但修者的真实年龄通常要以其外表再往后推算,也就是说,此人差不多有六十来岁。

  六十岁的筑基圆满修士,只差一步结丹,放在寻常宗门里天赋算不错了,可跟仙萌一对比,差距就出来了。

  两人站在台上时,就像差了一辈,说是父女也有人信。

  裁判长老看看两人,转头对仙萌道,“规矩可知晓。”

  仙萌颔首,接过裁判长老手中调节好的禁锢环往手腕一扣,化神期的神识溢出,生生将他修为压制到筑基后期。

  这种手段,可有效消除比斗双方在修为界上的不对等,以及有化神期修者的神识在,能防止在比斗过程中禁制被破的情况。

  仙萌适应了一下,再抬头看向对面的秀山宗弟子,转了转手腕道,“我给你一个认输的机会,等开始了,可休怪我拳脚无眼。”

  秀山宗弟子本欲开口奚落两句,听到仙萌此言,阴阳怪气道,“大比乃宗门间的交流切磋,何来输赢一说,若能得到前辈指点一二,怎么都是我赚到了。”

  还前辈,年纪都比我大了两轮,你是怎么叫出口的。仙萌再次惊叹了一下秀山宗的脸皮之厚,但这完全改变不了她接下来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的看法。

  仙萌面色不变,朝裁判长老道,“我好言相劝不听,还请长老做个见证,若等会儿出手危机危及性命,实非我之过。”

  裁判长老,“……”并没有看出你方才哪里有好言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自信有自己在场,就算仙萌真有什么最后的手段,救下秀山宗弟子一命还是有把握的。

  当然,对仙萌亦是如此,裁判长老的存在,不仅是为了保证比斗的公正性,也是为了防止两方出现生死斗的局面。

  “大言不惭。”秀山宗弟子恶声恶气地骂了一句,暗中提气,只待比斗开始便给仙萌一个教训。

  裁判长老退到场下,发出一个讯号。

  防御阵里分立两头的人顷刻跳起攻向对方,快到只能见两道残影。

  “咦?”叶怀鸣坐起,“有点意思。”

  旁边的叶灵安小嘴微张,“这股波动,难不成是单系火灵根?”

  仙萌周身涌动的,正是最纯正的火灵气。

  不不不,应该说比火灵气里的火息还要纯净一些,从中透出一股毁灭之力,威力自不可言说。

  “你以为天灵根是随地可见的大白菜?”叶怀鸣拍上叶灵安后脑勺,“若是火灵根,她恐怕压不住这股毁灭之力,那里面分明还有生之力,应当是木火双灵根。”

  “那火?”叶灵安小嘴微张。

  “许是异火,或是她功法奇特,哎呀呀,这才刚开始没五息。”叶怀鸣身子往后一靠,颇为无趣道,“这就结束了。”

  那秀山宗的筑基期弟子以为自己很快,没想到仙萌更快!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经验取得先手,没想到仙萌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对面的人一下便掠至眼前,没有任何花俏的出击,仅是出了一拳。

  而就是这一拳,让人避无可避。

  难不成又是一个天生神力?!秀山宗弟子瞳孔一缩,手背贴手心交叠置于身前,身形下蹲,筑基期圆满气息全面爆发。

  “轰!”两人相撞,场面出现了一刻凝滞。

  裁判长老惊讶地挑了挑眉,旋即脸色瞬变,不好!

  拳与掌相撞,传递过来的不仅是气血之力,还有火焰的高温。

  对,高温,似要将人融化的温度透过来,从掌心蔓延全身,秀山宗弟子意识到不好时已别无选择。更要命的是那拳头之重,他整个人在承受一击后整个倒飞出去。

  “啊!”全身骨骼在刹那静止后扭曲,后背撞击在防御阵上,台下用于补充防御阵灵气的极品灵石不断闪动,以肉眼可见速度消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仙萌宝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