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都市鬼谷医仙 > 第267章 是我想多了

第267章 是我想多了

  第267章是我想多了

  “好吧,是我想多了,你是个有骨气的汉子。”林煜咧嘴一笑,他提起绳子,把严捷倒提了起来,然后扑通一声扔在了水里。

  “啊……”

  严捷一张嘴,秦淮河的水便猛的向他嘴巴里灌了进来。而且林煜把他头向下丢了下去,那感觉绝对不是太好受的。

  近些年来的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现在的秦淮河水,并不是古代时候那种清冽了。

  尤其是这家伙刚才群体向河里撒了一泡尿,这更是让他苦不堪言。

  灌了一会儿水,林煜提着绳子把那家伙给倒提了起来,放到了甲板上。

  严捷拼命的咳嗽着,刚刚灌的一肚子的水绝对不是太好受,那味道有些怪怪的河水把他呛的鼻涕眼泪都直向下流。

  刚才落水的那几个小子现在已经爬到船上了,但是他们站在画舫的一个角落里,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连主知都不敢多说一句。

  “怎么样,要不要在来一次?”林煜微微笑道。

  “你……你会不得好死的,老子……”

  严捷的话没有说完,林煜又提起绳子,把他倒提起来,整个人又丢到了水里面。

  扑通一声,这一次严捷整个人沉了下去,林煜把他丢在水里足足两分钟,才把他提了出来。

  但是这一次严捷的情况明显比上一次严重的多了,他嘴唇乌青,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甚至看不到他的呼吸。

  “严少……严少死了。严少死了。”

  严捷的一个小跟班竟然被吓哭了,他带着哭腔尖叫了起来。

  “再不闭嘴,下一个就是你。”林煜淡淡的说。

  “呜呜……”那家伙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他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林煜向前走几步,在严捷的胸口按了几下,然后重重的一拍。

  噗……严捷的嘴巴里喷出来一尺多高的水柱,他的嘴巴就像是喷泉一样向外喷。半天之后他才缓过神来。

  “饶命……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严捷这一次明显的老实多了,他发现,林煜就是个疯子,如果真的惹这个疯子不高兴,他真的会把自己丢到河里面淹死的。

  “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吗?”林煜淡淡的一笑道。

  “我做,我做。”

  严捷也不敢嘴硬了,刚才那种休克的感觉就像是让他死过一次一样,那冰冷和黑暗的恐惧让他还在颤抖。

  二话不说,他砰的一声跪倒在甲板上,对着苏子叶所在的方向猛的磕了几个头,哭丧着脸说:“姑奶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放过我这一次吧。”

  “滚。”苏子叶有些厌恶的挥挥手。

  “好,我滚,我马上滚。”严捷听到这句话像是听到天籁之音一样,他一骨碌爬起来,和他的几个小跟班瑟瑟发抖的开着船离开了。

  “解气了没有?”林煜走回画舫里笑道。

  “解气。”苏子叶噗的一声笑了,她感觉林煜整人的方法很独特,这几个家伙以后看到林煜,肯定会绕道走的。

  “继续向前走吧,再向前一些,就出了景区了,那是河的中流,河面很宽,那里有一艘很大的画舫,在这里,你可以听听秦淮小曲,感受一下古代的人骚客饮酒作乐的生活。”林煜笑道。

  “你好像对这里挺熟似的,你来过吗?”苏子叶问。

  “没有,我也只是听说的,第一次来。”林煜笑了笑,他发动了画舫,在马达的轰鸣声中,画舫向前缓缓的游去。

  在秦淮景区行驶了约半个小时,眼前的河道果然渐渐的变宽了起来。站在甲板上,可以看到前方极宽的河道中,有一艘巨大的画舫停在河道的正中心。

  这艘画舫极大,船身有近百米长,而且船身上是一个二层高的古代建筑。

  画舫是依据古代帝王的龙舟所建成的,不管是体积,还是装饰,都充斥着浓浓的宫廷风。

  从远处,就能看到船上的灯笼,还可以隐约的听到古筝琵琶声。

  大画舫的周围已经停靠了数艘和林煜所乘的画舫一样大小的画舫,显然是有客人已经登台了。

  身穿清代服饰的工作人员帮助林煜把他们的船停靠在大画舫边,然后请林煜和苏子叶上船。

  这里的一切都充斥着浓浓的古代风情,让人有种穿越在古代的即视感。

  林煜不得不感叹,现在的人真的是变着法子赚钱。但不得不说,这个江南画舫的项目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走到画舫的二层建筑里,只见里面的空间很大,正中间是一个装饰的很古典的高台,里面坐着一位身穿旗袍,身材修长的女孩,她一手抚着琵琶,在弹奏着一首“梦江南。”

  周围都是一些雅座,雅座上坐着的客人大多是喜欢传统化的人,他们细心的听着女孩弹奏的曲子,感受着秦淮之景。

  “这里坐吧。”林煜寻了一个座位,这个座位恰好是那名弹琵琶女孩的正对面。

  两人坐下,有服务员送上一壶茶和数样点心,林煜和苏子叶一边品茶一边听着女孩弹奏的琵琶。

  这首梦江南在秦淮这一带很响,古典幽静的音乐能给人的精神上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

  “别弹了,唱首歌吧,听的都要睡着了。”

  就在林煜沉浸在这恬静的音乐声中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这片幽静。船上的客人纷纷侧目,只见在一号桌上有数名流里流气的小青年。

  女孩站起来,她向着那张桌子微微一屈道:“当然可以。”

  直到女孩站起来的时候,林煜才发现她的眼始终是睁着的,虽然她的双眼黑白分明,但是细看之下,眼珠上蒙着一层雾气,显然她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那就赶紧唱吧,唱的好,李少有打赏的。”一个小青年说着拿出了一叠大钞放在了桌子上,他大笑道:“快,开始,唱的好这些都是你的。”

  女孩调了调琵琶,她五指轻抚,一种柔和的音调在此从琵琶上传了出来。

  这是一首“江南雨。”

  “在江南绵绵的雨季里,飘洒着朦朦细雨,如烟的扬柳在雨中沐浴,杨柳缠绵雨的情义……在青石铺就的街巷里……”

  女孩的声音很甜很柔,在加上这首歌的声调,让人有种如沐春风感觉,而且她身穿大红旗袍,青丝微挽的模样,更是让人有种穿越的感觉。

  “停停停,唱的什么啊。”一号桌的客人猛拍桌子,打断了女孩的歌声。

  “你想听什么?”女孩平静的问。

  “哈哈,我想听听十八摸,怎么样,能唱吗?”一个足足有两百多斤,腆着肚皮的小青年站起来大笑道。

  “听到没有,李少想听十八摸,会不会唱?要不我教教你?”一个黄毛小青年大笑道。

  “对不起,我不会。”女孩微微的一低头,以示歉意。

  “不会?”李少走到了高台上,他盯着女孩那张恬静的脸,不怀好意的说:“我教你怎么样?这个嘛,很简单,想唱十八摸,首先得学会怎么摸,哈哈。”

  他说着一只手就向女孩的胸口抓去。

  女孩的眼睛看不见,根本毫无防备,她一声惊呼,连忙向后退去,但她的脚在一张椅子上一绊,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手中的琵琶被摔成两段。

  “李少,李少……念心只是弹曲的,你要想找乐子,咱们换地方。”

  船上的主管看到情况有些不妙,他连忙跑上来打圆场。

  这个胖子他也认识,全名叫李亮,是附近有名的恶少,家里有钱有势,自己得罪不起,平时就带着一群狗朋狐友四处混。

  “哟,弄了半天,是个瞎子啊。”李亮伸手在女孩的双眼前面晃了晃,只见她没有一丝反应。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妞。”一个小青年有些惋惜的说:“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没事,小爷不在乎。”李亮看着女孩那张柔美的脸,他摸着下巴说:“今天换换口味也不错啊,美女,有没有兴趣和我在床上学学十八摸?哈哈,保你爽。”

  “李少……这是公众场合啊。”船上的主管上前劝道。

  “公你麻痹,滚。”李亮一脚把那主管踹开,他嚣张的说:“今天这船我包场了,不相干的人都滚下去。”

  “你谁啊,太嚣张了吧。”

  “就是,还有没有王法了,报警。”

  船上的人都不是被吓大的,尤其是李亮连一个看不见的女孩都不放过,这更是引的人神共愤。

  “怎么样,不想配合吗?”

  李亮身边的几个小青年挽起袖子,有些人手里拿出首,一边在手里把玩一边警告道:“有问题,去清远集团讨说法去,我们李总会给你们一个说法。”

  一听清远集团,在场的人都有些沉默了,他们不怕惹小事,但是怕惹上大麻烦,清远集团在附近,名声可是很响,听说黑白两道都很有背景,如果真的惹上了,真是个麻烦。

  于是有些人就开始下船离开了。

  “美女,叫什么名字啊。哦,想起来了,你老板说你叫念心,你姓什么?”李亮笑嘻嘻的蹲了下来,颇感兴趣的看着弹曲子的女孩。

看过《都市鬼谷医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