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都市鬼谷医仙 > 第63章 震动

第63章 震动

  这本来是王老的课,他这样讲的口沫纷飞,倒显示得有些喧宾夺主了,他看了看时间道:“时间关系,今天我暂时先讲到这里,不足之处,还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包涵。()”

  “啊,这就完了啊,才多大一会儿啊,林老师,再讲一会儿吧。”

  沉浸在这些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知识的学生们这才猛然警醒,这一下午的时间他们感觉过的飞快,当他们看时间时,却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难以想象,三四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他们竟然丝毫未觉。

  “老师,你说的那种道家修心养生的功法是不是真的存在?”有人提问。

  “的确存在,每天早上我都会去练习,如果有人感兴趣,明天早上可以到八诊堂那边跟我一起练习,哦,对了,我是在八诊堂坐诊的。”林煜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为八诊堂宣传一下。

  “老师,你什么时候再来讲课,我一定来听。”有人又问。

  “这个……其实我是这里在人本科班的学生,不是学校请来的老师,有机会吧。”林煜笑了笑。

  “我建议大家联明向学校申请,再多加一门养生课。”有人说。

  “对,这个提议好,就让林老师来做我们的养生老师。”

  这个建议马上引起了同学们的强烈反响,林煜讲的课给他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让他们在理解何为阴阳五行等东西的同时又学习了养生。

  “这就是你说的略懂?”陈筠竹和林煜一起离开学校。

  “这就是略懂,我的专长其实是中医,这些东西只是中医的必修课。”林煜笑了笑。

  “那你的中医水平,是不是要比你易学水平高的多?”陈筠竹问。

  “可以这么说,但是我的中医水平跟我师父比起来差的太远了。”林煜说。

  “我很好奇,你师父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竟然能培养出你这么优秀的人来。”不止一次听到林煜提起到他的师父,这让陈筠竹感觉到很好奇。

  “他是一位高人。”林煜笑了笑。

  两人途经校园里一片竹林,就在这个时候,林煜的神色一凛,他突然向右侧的竹林里猛的踹出一脚。

  竹林后面一声闷哼,同时一个黑衣人仰后便倒,陈筠竹这才发现竹林的一侧有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

  “你们好像跟了我们很久了吧,你们是什么人?”林煜沉声问道。他感觉得到这两个人的身手不错,双拳紧握,紧紧的盯着这两个人。

  “不要紧,他们是我的保镖。”陈筠竹连忙解释。

  “二小姐好。”那名被林煜放倒的保镖狼狈的站起来,两人躬身向陈筠竹问好。

  “不是说了,不用你们跟着吗?”陈筠竹眉头微皱道。

  “这是老爷子的吩咐。”保镖答道,“老爷子说过,小姐放学后请马上跟我们回去。”

  “我这就回去。”陈筠竹点点头,她颇有些无奈,她不过是想试着过普通人的生活,想**,但是家里人还是不放心。她转身道:“林煜,我先走了,改天见。”

  “再见。”林煜点点头,伸手在刚刚那名被他踹倒的保镖身上按了几下,“刚才我踢中了你的穴位,不活血的话恐怕行动不便。”

  那名保镖本来感觉到混身酸痛,被林煜按了几下以后他才感觉到身体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他心惊于林煜的实力,如果说林煜是别有用心的人,他们两个真的不够看的。

  “谢谢。”保镖点点头道。

  “不客气。”林煜微微一笑,然后和陈筠竹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陈筠竹好奇的看着林煜,她越发越觉得林煜这个人显得神秘好奇,她望着林煜离开的身影,一时间有些出神了。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一名保镖提醒道。

  “回头帮我查查这个人的资料,然后交给我名下的智囊团对他的能力进行评估。”陈筠竹转过身淡淡的说。

  “是,小姐。”

  搭公交车回到八诊堂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今天是李响值班,看到林煜进来,他的脸不自由主的黑了黑,然后随手找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吃饭了。”杨欣妍端过一盆米饭招呼道,平时李响值班的时候是留在这里吃饭的。

  “欣妍,我帮你吧。”李响连忙站起来满脸堆笑的说。

  杨欣妍一言不发,把米饭径直放到八诊堂的桌子上,一转身看到门口的林煜,想起今天下午有一位倾国之色的女孩叫他,心里就闪过一丝怨怼,连看都不看林煜一眼,转身回厨房去了。

  “小煜,吃饭了没有,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走回来的杨开济诧异的看着林煜。

  “呃……学校那边有点事。”林煜笑道。

  “说的好像你下午有课似的,你哪里有事?我看你分明是跟妹子约会去了。”杨欣妍不屑的说。

  “有这种事?”杨开济也愣了愣,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女,暗暗的替自己的孙女感到着急,心想这丫头也不抓紧点,这么个好孙女婿要是错过了,以后要去哪里找?

  杨欣妍今天晚上一反常态,她吃饭也是在自己的房间吃的,而杨老也不时的用异样的目光看自己,弄得林煜有些莫名其妙,拼命的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吃完饭以后,杨老就离开了,今天礼拜天,可能人会比较多一些,所以需要值班到八点。

  李响吃完晚饭以后就翻起医书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阵喧华声传了过来。从门外隐约的传来了一阵哭声。

  林煜一愣,他下意识的向门口走去,而正在翻医书的李响也感觉到诧异,丢下医书就走了出去。

  只见路边的人行道上堆满了人,一个中年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瘫坐在路边哭的死去活来的。她的丈夫还有公公婆婆也在一边抹着泪。

  一边的路人对着这一家子人指指点点头。

  “怎么回事?”林煜向一个路人问道。

  “那孩子吃东西的时候被噎了一下,没有及时送到医院,结果是孩子被硬生生的噎的闭过气去了。好可怜那,还不到三岁。”有一个路人惋惜的说。

  “那还不送到大医院去看看,说不定还有救,在这里哭个什么劲呢?”有人诧异的说。

  “就是从那边仁爱医院抱出来的,那边的医生说来的太晚了,没救了。”

  “好可怜啊,你看那孩子的妈妈哭的走都走不动了。”有人叹口气道。

  路人纷纷摇头叹气,这一家人就这一个孩子,而且为了办独生子女证明,去年女人结了扎,现在想要孩子恐怕难了。

  “让一让,我是医生,我看看。”林煜分开了人群,走到跟前,他眉头紧锁,搭在孩子的脉博之上。

  “林煜,你干什么,你疯了?”李响大惊,像这种情况,做为医生是要躲远一点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担上责任,这林煜倒好,非但不怕,反而上前去。

  “别哭了,孩子还有救。”林煜一边拿出针袋在地上铺一边急切的喝道:“马上找点东西垫在地上,让孩子平躺这里,快点。”

  “你,你说什么?我孩子还有救?他真的有救吗?”中年妇女抓住林煜的肩膀道。

  “我尽最大努力,现在快把孩子放下。”林煜甩开中年妇女,快速的把铺袋平铺在地上。

  “快,快拿纸皮来,说不定还有救。”围观的人都是热心肠,有周边商铺的人连忙拿来硬纸皮铺到了地上,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孩子平躺放在纸皮上。

  林煜取出鹤尾金针,神情严肃的就要为孩子行针。

  “林煜,你疯了,大医院都说没救了,你能救得过来?”李响大惊,他上前拦住林煜喝道。

  “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林煜说。

  “你没把握你逞什么能?你自己沾上麻烦不要紧,你别连累了八诊堂,你别连累了杨老。”李响怒道:“你一个学中医的,学过急救吗?逞什么能呢你。”

  “我是医生,我师父教过我,只要病人还有一点希望,就不能放弃,如果我今天对他置之不理,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也对不起我师父的良心。”林煜一把将李响甩开。

  “医生,你尽力就是了,没关系的,只要你试试,救活不救活我们都不怪你,救不活只能说我的孙子命不好。”孩子的爷爷紧张的说。

  “是啊,让这年轻人试试吧,总归是给人点希望。”

  “试试吧,我们为他做证。”

  “其实医院不一定是没有办法救,而是怕自己担上责任,现在的医生啊。”

  路人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李响渐渐的被挤出人群,看着林煜真的对孩子行针了,不由得跺跺脚,转身跑回八诊堂去了。

  林煜神情专注,他这一次下针的速度比平时慢的多,他用右手拇指和中指掐起一根金针,然后右手猛的一颤,细如牛毛的金针在他手中嗤的一声轻响,抖了几抖之后便恢复了正常,等针尖停止颤抖以后,他才以相当缓慢的速度刺入孩子身上的穴位处。

  十八根金针,竟然耗费了足足有十分钟的时间,扎下这些金针以后,林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把手搭在孩子的手腕处,细细的感受着孩子身体气息上的变化。

  这十八根金针,是游龙八绝针法中的保命十八针,号称能贯通阴阳,救人于危难。但林煜这是第一次施展,这是一尘道人教他的最后一招绝学。

  这孩子现在脉象全无,心跳也没有了,但瞳孔未散,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他现在魂魄尚未离体,只要抢救及时,还能抢救过来。

  ...

看过《都市鬼谷医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