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做好事要有度有节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做好事要有度有节

  夜悲一念及此,连忙与身旁坐着的无尽藏讨论起来,无尽藏的棋道比他可要深厚多了,话说无尽藏本来也是瑞兽瑞禽一方的选手之一,无奈在十强赛时被车胤强行调整了下来,换上了西江月,而三尊赛又确实还轮不到他上场,所以他只好坐在场下观棋了。

  以无尽藏的棋力,自然也能看出虞妮在开盘不久就已经出了不少缓招,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作为团队中的一员,他当然很清楚虞妮的棋力是不及韦班的,这一点整个团队都有共识。

  不过,他现在无论如何是不会讲出来的,以免影响军心,再说,棋道对弈本来就是变化万千,万一虞妮忽然开窍了呢?时来运转了呢?或是韦班鬼迷心窍,脑袋突然短路了呢?

  总之,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妄下定论的。

  所以,听到夜悲的询问,无尽藏说道:“夜弟莫急,正如你所言,棋局才刚开始没多久呢,依我看,虞尊下得不错,虽然有几手棋确实下得不尽如人意,但并不致命,后面机会多的是!”

  夜悲一听不禁高兴起来,笑道:“就是嘛!那死胖子就是幸灾乐祸,想往我们瑞兽瑞禽身上再割一刀!”

  “你也不要把人想得太坏,他也许只不过是想引起人的注意罢了…”无尽藏揶揄道。

  “引起人的注意?他跟那白虎族的仙人年伦在一起,还不够引人注意吗?瞧他那副媚态,明显就是想勾引那仙人!”夜悲狠狠道。

  “你?媚态…亏你连这都想得出来!”无尽藏哑然失笑道。

  “难道不是吗?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老与年伦粘在一起…”

  “夜弟,你不会是妒忌了吧?”无尽藏揶揄道。

  “什么?!怎么可能?!”夜悲叫道,脸色却是微微泛红…

  无尽藏还真是厉害,毕竟是活成精的人了,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夜悲的心思。

  不过这说来也很正常,这几名仙人来到这里,仙光熠熠,仙韵绵长,魅力无穷,早就引起了场内的轰动,若非有棋赛、赌局,以及李运讲棋,恐怕现场有夜悲这心思的人不在少数,就连无尽藏自己都曾忽然泛起这个心思,只不过被他很快否定掉而已。

  “哈哈,夜弟啊,我劝你就别想这回事了,他们来灵界只是暂时之事,说不定很快就返回仙界去了,而他们就算看上你,也不一定会带你去仙界,到时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尝尝仙韵也好啊…你看那死胖子现在多滋润?”夜悲脸色涨得通红,嗫嚅道。

  “虽然如此,但凡事总是有利有弊,尝到仙韵也并非都是好事!”无尽藏说道。

  “却是为何?”夜悲奇道。

  “嗨,夜弟想想,如果一个贫穷人家的小孩,可能一生都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但突然某一天,一个过路的好心人送给了他一块蜜糖,或是一份很好吃的菜肴,他会怎么样?”无尽藏问道。

  “他当然会很高兴啊!还会很感谢这个好心人!”夜悲说道。

  “不错!然后呢?”

  “然后…”夜悲一怔,不知无尽藏此言何意。

  “这个好心人就离去了,从此再不回来!而那小孩吃了这块蜜糖或那份好吃的菜肴之后,从此就掂记上这个好处了,吃其它东西也会形同嚼蜡,不如他平常所吃感到那么香了。但是…”

  “但是什么?”

  “以那小孩的家世背景,如果他走不出那个贫穷的地方,离不开那个贫穷的家,那么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吃到那样的蜜糖或菜肴,如此一来,他就在这种思念蜜糖或菜肴的折磨中度过一生,这是何等的痛苦?”无尽藏侃侃说道。

  “这…”夜悲有些明白无尽藏的意思了。

  “所以,对这个小孩来说,与其受尽这种折磨,还不如当初就不要吃到那块蜜糖或菜肴,这样他反而可以安安乐乐地过了那一生…”无尽藏盖棺定论道。

  夜悲脸上泛起激动之色,赞道:“无尽兄言之有理!看来有些好东西还是不要沾染的好,如果自己不大可能长期拥有它,却心中起了妄念去沾染,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烦恼!”

  “正是如此!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个道理也可以说明这件事情。因此,在我看来,那个过路的好心人看似做了一件好事,但其实是做了一件坏事!如果他真的可怜那个小孩,只需给他一份普通的食物,或是施舍一点零钱就行了,但他却拿出远远超过这个小孩能够享受的高级食物给他,让这小孩心中存了妄念,但又在以后的日子中无法再得到这种享受,因此备受折磨。”

  “就是就是,看来做好事也不能随心而做,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否则就有可能将好事办成坏事了…”夜悲衷心说道。

  “夜弟能举一反三,乃大智也!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夜弟真的要尝尝仙韵,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提示…”无尽藏神秘地说道。

  “哦?无尽兄快说!”

  “你看看李运!”

  “李运怎么啦?”

  “哈哈,李运身上的功德之光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无尽藏笑道。

  “看出来啊,好象有一个淡淡的光环,与我们的瑞环有些相似…”夜悲说道。

  “那你有没有看出他的道光?”

  “道光?以前有,但现在好象没有吧?难道是他出了什么问题?”

  “当然不是!先前他的道光极为浓郁,遮住了功德之光,但现在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控制了自己身上的道光,这样他的功德光环才显现出来!”无尽藏分析道。

  “原来如此!”夜悲恍然道。

  “而且,刚才年伦不是用仙压控制了全场吗?却被李运一口清气就吹散了,难道你还不能从中嗅出什么来?”

  “这…难道你是说…李运的修为境界跟年伦差不多?!”夜悲震惊道。

  “至少是这样!说不定还要更强些!”

  “天哪…”夜悲惊叫一声。

  “所以,李运跟那些仙人是同一级别的人物,身上的道光和功德之光又是如此浓郁,还长期留在灵界…”

  无尽藏的话中含有浓浓的诱惑之意,让夜悲听得心旌摇曵,难以自制…

  他当然明白了无尽藏话中之意,那就是说与其去接近年伦尝尝仙韵,那还不如去接近李运,因为李运绝对不是那个好心的过路人,而是一个会长期呆在那个贫穷小孩附近的好心人,至少可以让他时不时地尝尝好吃的东西解解念想。

  “无尽兄言之有理!小弟受教了!”夜悲衷心说道。

  “哈哈,哈哈哈…”

  两人这番低语虽是通过神识沟通,但却被李运极其强大的神识能力捕捉到了灵气波动的声音,都听到了耳里…

  小星自然也听到了,笑道:“大人,看来你的麻烦可不止梦夏仙子啊!”

  “麻烦多了,再多一些也就无所谓了…不过,无尽藏说的话还真有道理!”李运揶揄道。

  “是的!做好事要有度有节,好事如果做得太过分,就不是为了别人好,反而是害了他们,有自我炫耀之嫌!或者就是别有用心!所谓斗米恩,升米仇,说的也是相似的一个道理!”小星说道。

  “哦?这又是如何解释的?”李运问道。

  “意思就是说别人穷困潦倒,饥饿难耐之时,你送他一斗米吃,他会对你感恩不尽,但如果你持续送他米吃,越送越多,升米都有了,他吃习惯了,反而不会那么感恩,而是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要是以后你不再送他米吃,他极有可能反过来记恨你!”小星解释道。

  “这…有道理…”李运赞道。

  “如果对感恩系数来分析的话,这个系数是随着送的量和次数不断往下走的,也就是说,你第一次送斗米时这个系数最大最有效,送第二次就会小一些,第三次、第四次…就会越来越小,直到后来,就会变成负数!”

  “天哪…看来聪明人是不能犯这样的错误的!依我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如果不送米或鱼,而是教他们如何去种稻或捕鱼,岂不是更好?”李运思索道。

  “是这个道理!但那些穷人也分很多种,有些人确实是时运不济而致贫,而其本质是很好的,给点火就能发光,还很感恩,但有些人是因为好吃懒做,赌博嫖娼,大手大脚肆意挥霍等原因而致贫,给他再多钱,教他再多本事,他都会再次挥霍,不学本事赚钱,或是学了本事尽干坏事,而且不会感恩,还会反过来对恩人下手…”

  李运听得一阵发呆,叹道:“世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救是救不完的,帮也是帮不完的,为人处世,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足矣!但从这件事情上我还是悟出一个道理,于德于智何为先?应该是以德为先,启民之智,不妨从启民之德开始,德是一个人立身处世的基础,一个人如果无德,智慧越高危害越大…”

  ……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