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漏招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漏招

  桃花空间颇大,山间屋舍极多,除了渡真,渡信、渡天、渡地、渡云这四人也分散住在此处。

  由于空间结构比起灵界来又要高出几个级别,接近仙界,所以,神识在此处的察看范围又大幅缩小,再加上每个屋舍都有阵法保护,所以,刚才渡真大师这里发生之事,其他四人并不能知晓。

  李运能发现此点,是因为他的仙识极强,可以察看到那四人的反应,可以说是毫不知情。

  智达在渡真大师附近一个院落中煎药,李运走过来看了看,稍微指点一下,就来到院落中另一个房间休息,心中却想着渡真之事。

  “大人,渡真已经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小星笑道。

  “你能确定?”

  “当然!以他这样一名得道高僧,刚才却问出如此八卦的问题就能说明一切。更何况他虽然变了身,却是在治疗时发生的,根本没有尝到其中的滋味,他肯定会想着在清醒之时体验一把,但以他这样的高僧,不同于颜轼、司马空、武皋这几名散仙,是不可能单纯地追求肉欲的。因此,他不可能让大人过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变身的需要,过后就两不相认,对他来说这样做太无耻了!所以,他想尝到变身滋味就只有认主这一途径了!”小星分析道。

  李运深以为然,心道:“这么说,我真的要收一个木乃伊为奴了?”

  “大人怎么这样说呢?渡真很快就不是木乃伊了,按他的骨骼相貌,还是配得起大人的标准的,更何况还是一名得道高僧,中高级散仙,这样的人进来大运宫,一定能让宫中的奴婢们大吃一惊,对大人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小星乐道。

  “呵呵,你说话变化还真快!先前把渡真贬得一塌糊涂,现在又把他捧到如此高度!”李运忍不住笑道。

  “此一时彼一时嘛!看在渡真有认主之意,小奴就给他戴一顶高帽又何妨?”

  “唉,刚才智达也是如此,让我都有些心惊胆战了!”

  “智达这是迟早之事。别忘了,与大人接触越久,这些人就越逃不过大人的生机魅力之惑,认主是水到渠成罢了!咦,智惠忽然到库房去了…”小星说道。

  “智惠去库房?那他很快就会知晓刚才之事!”李运判断道。

  “不错!想来是智明大师亲往库房之事被他得知,所以前去查看,内奸太多,我们不可能全部都清楚…”

  李运点点头,紧紧跟进此事。

  只见一名胖乎乎的禅修来到后山,没入其中,不久,就出现在一条长长的甬道中,向库房走去,正是智惠!

  他脸沉如水,步伐似慢实快,不多时已来到库房门口。

  “大人!”法志从库房内出来,叫了一声。

  “小志,我怎么听说智明亲自来过这里?”智惠问道。

  “是啊!小奴不是发信符向大人汇报了吗?”法志奇道。

  “什么?你发了信符?”

  “是的!难道大人没有收到?不可能啊?!”

  智惠感应了一下法志的脑域,发现果有此事,脸色微变道:“看来信符已经被人截获!”

  “天哪!怎么会这样?完了,完了…”

  “慌什么?!智明来拿了什么?”智惠喝道。

  “这…他是来拿药材的。小奴已按大人先前的吩咐,把那四款药材交给他了。”法志说道。

  又把智明给的药材清单交给智惠。

  智惠一看,惊叫一声:“这么多?!”

  “是的!小奴也是觉得事有可疑,所以立刻发了信符向大人汇报此事。”

  “好!继续在此守着,不可向人透露我来过。”

  “是!大人!”

  智惠很快离开。

  李运观他离去的方向,似乎与先前锁定的智清所在方向一致!

  “小星,我们的地网到哪里了?”

  “大人放心,现在地网在急速扩张,他的行踪应该都能看到。”

  “好!现在看来,智惠极有可能是去找智清密商,不过,先前我们已让那个钱服看到了智丰的存在,想来他们还不会立刻就来!”李运分析道。

  “大人说的对!再说,法志刚刚把那四款浸泡了烛龙涎的药材交给智明,就算是加速天心锥之毒的变异,也需要一些时日,估计智清会等一段时间,估摸着天心锥之毒再次变异,就会杀过来了!”

  “嗯,应该如此。不过,怎么没见翠香仙子?”李运感到有些奇怪。

  因为先前翠香仙子是智清提前布置的一枚棋子,从时间上来说,她应该早就来到总寺这里,说不定已经偶遇了智丰,但事实上,现在这两人都不见人!

  他一想到这里,忽然感觉不好了!

  “小星,有问题!”

  “大人发觉了何事?难道翠香仙子出问题了?”

  “非也!我们先前让智达假扮智丰出现在钱服面前,是一个漏招!”

  “为何如此?”

  “以智清的安排,现在翠香仙子极有可能与智丰在一起,也就是说,智清对智丰的行踪应该是了如指掌的,这个时候,智丰不可能出现在后山,就算是出现,那翠香仙子也应该同时出现才对!”

  “这…的确如此!但翠香仙子不出现,会不会是已经被智清发现金刚咒解除的秘密,从而灭杀或驱逐了呢?”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事情那么巧的可能性极小,而翠香仙子也是一名散仙,有心隐瞒的话,还是可以瞒过去的。依我看,她现在应该已经找到机会黏住智丰了。”李运分析道。

  “假如真按大人所讲,那上次安排智丰出现一事,的确有问题!智清应该能从中嗅出一丝味道来!”

  “不错!他与翠香仙子对证之后,应该能发现‘智丰’的出现是智明的刻意安排,这样一来,他就能想到钱服应该是暴露了!而智明安排‘智丰’出现,当然是为了稳住他,说明此时五位大长老的情况已到了极为危险的时候,同时,真正的智丰又不在后山,那他极有可能在此时采取行动!”李运叹道。

  “看来我们要早做准备了!”小星赞同道。

  “五位大长老现在当然无法应战,智明和智达等人估计也难以抵挡,看来只有我来治治他们了。”李运微笑道。

  他马上起身,先把智惠之事与智达说了,并提出自己的判断,不过,翠香仙子一事他还是没说,因为,说不说关系已经不大,还不如保留一个秘密。

  智达吓了一跳,脸色都青了。

  “大师放心!你现在立刻到后山通知智明大师,让他组织寺中高手抓捕钱服、法志等内奸,并加强戒备。我想智清和智惠必定是直接杀到这桃花空间来,这里有我在,定保五位大长老安全!”李运说道。

  “小运…你真的有把握?!”智达惊愕道。

  渡真大师的身影忽然来到院子中,说道:“小达你尽管按小运所说去办,这里不会有事的!”

  “是!老祖宗!小运,拜托了!!!”智达心头大定,立刻被渡真大师挪了出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渡真大师长叹一声道。

  李运看看渡真,发现他的气色好了许多,关心地问道:“大师感觉如何了?”

  “功力已恢复到三成,但仙体损失太多,只怕是无法制住智清。”

  “大师不用出手,智清来了自有我来对付!”李运笑道。

  “多谢小运!此番你帮我穿云寺制住这两名逆徒之后,老衲…愿意投入你的门下,当你的一名小奴!”渡真说道。

  “什么?!大师…不必如此!”

  “不!老衲是真心愿意的,并非是以此事作为条件,来让你出手。不过,现在穿云寺遭到生死大劫,此劫非你不能解开,老衲作为本寺数万年基业的见证者,绝不忍心看着它因此而没落,请你无论如何,也要保一保穿云寺!”

  “大师放心!这件事对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大师不必如此看重!”

  “这…虽是如此,但这只因你所站的高度已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从老衲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看重都不为过!”渡真大师叹道。

  “大师小心!智清和智惠快要过来了!我已探到他们在十方界边缘处会合!”

  “哦?这么快?!”

  “他们应该已经分析出目前是最好的时机,再不把握就不是智清和智惠了!”

  “说得好!”

  十方界边缘一处,智惠见到智清已在上空等候自己,点了点头,说道:“清哥,情况不对!”

  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后,智清顿时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道:“惠弟,我先前就感觉到事情有异常,智丰这时不可能出现在后山,如今看来,这个智丰必是假的!”

  “假的?!”智惠一呆。

  “惠弟有所不知,我早已派了翠香仙子黏住了智丰,他们前几日才刚刚从回春神域请了神医钱甲出来,不可能这么快回到后山!因此,这个假智丰乃是智明用来稳住我们的计策,由此看来,我安插在智明身边的一枚棋子也已经暴露了,难怪智明会亲自去库房提药!”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