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初到十方界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初到十方界

  荒漠白天太热,李运干脆改成昼伏夜出,反正时间还是颇为充裕的,正好一路上慢慢体验过去。

  他心中暗笑,那群远远跟在自己马队后面的天机殿之人如今竟然赶到前面去了。

  这自然是因为自己在真水庵那里停留了一天一夜,使得那些人超越了自己这支马队,还起劲地往前猛追,以为自己跟丢了李运。

  秀贞仙子亲自带队跟踪,为了避免被李运发现,故意落后了半天的行程,但现在却发现真的跟丢了,心中不禁一阵气馁。

  想起先前与星尊老祖宗通讯时所言,颇为惭愧,还真是被他料中了!

  不过,她也记起星尊说的办法,那就是直接先到穿云寺总寺去守株待兔,于是带领手下策马扬鞭,呼啸而去…

  大约两个月之后,秀贞仙子一行风尘仆仆地来到十方界,这里有巍峨雄奇的十方大山,有险峻无比的穿云山脉,有碧波千万顷的恒海…而禅域鼎鼎大名的穿云寺就座落在穿云山脉之中!

  来到穿云山脉山脚下,只见眼前山峰高不见顶,大不见边,群峰拥翠,仙瀑飞流,座座庙宇在峰峦之间若隐若现,山路折绕,有如彩带一般飘荡在山间,香客如织,徜徉于如诗如画的山景之中…一股庄严肃穆的禅道气息扑面而来,让秀贞仙子一行心中顿时浮起一股景仰之情,纷纷下马,先在山下寻找歇息之所。

  “殿主,你说是我们先到呢,还是流风他们先到?”花菊问道。

  收到星尊的命令,现在她们在外面都只说流风,不说李运。

  “不清楚!自从在半路上跟丢之后,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不过,我们不知道不打紧,会有人知道的!”秀贞微笑道。

  “真的?谁会知道呢?”

  “当然是桓宣!我早就通知了他,所以,他应该早就在这里布满了我们的人,只要李运一出现在这里,自然就会落入我们的眼中!”

  “原来如此!殿主真是太聪明了!”花菊衷心赞道。

  “咯咯,想要跟踪得到流风的信息,不变聪明是不行的!这时候,想必桓宣应该知道我们到了吧?”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响起:“秀贞师侄!秀贞师侄!!这边!!!”

  秀贞回头一看,正是桓宣,脸上顿时泛起一副娇容,嗔道:“你想变老就尽管叫吧!再叫我就喊师叔了!”

  “哈哈,师叔就师叔,本来就是嘛!”桓宣大笑道。

  他穿着一件水蓝色袍服,头发上戴着玉冠,脸庞圆润,眼睛迥迥有神,留着有型的微髭和柔髯,身躯胖壮,看起来颇为雄俊。

  “哼,我偏不给你占便宜,还是叫你宣哥吧!”

  “哇!那我岂不是更占便宜了?叫你贞妹可行?!”桓宣大叫道。

  “妹你个头!小宣,可有发现流风了?”秀贞仙子发现自己真的吃亏了,立刻改变称呼。

  “不是吧?小贞,流风不是你一直跟着的吗?怎么反过来问我了?”桓宣一怔。

  “什么?这么说你未曾见到他?”秀贞仙子一愕。

  “没有!现在十方界各个要塞都有我的人,如果有人发现,肯定会报给我的!”桓宣肯定地说道。

  “完了,完了!难道他还在我们后面不成?”秀贞仙子狐疑道。

  仔细回想跟丢的那一次,她忽然醒悟过来,知道自己的确是赶到李运前面了。

  因为在自己马队往前赶的时候,就没有发现路上有马队经过的痕迹,倒是自己这支马队在不断地开辟道路前进。

  “小贞,你想到什么了?”桓宣问道。

  “我们的确是赶在流风前面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有时间可以从容布置,绝不放过流风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流风,以流风的为人,恐怕不会让我们如此轻易地发现他的踪迹啊!”桓宣说道。

  秀贞仙子白了他一眼,鄙视道:“这是当然!但如果连我们天机殿也没能发现,估计其他人就更加不行了吧?”

  桓宣哼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实禅域的禅机殿极为厉害,他们在禅域经营已久,无论是网点还是反应速度,都是我们现在比不上的。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注意到流风这个人了,据我所知,禅机殿已将流风列入禅尊级信息,重点跟进!”

  “什么?禅尊级?!”秀贞愕然。

  “不错!光凭他让师舍改换门庭,又在蔓陀城一天之内收了十几万奴婢的举动,当然值得上一个禅尊的级别!”

  “哇…”

  秀贞、花菊,还有其他跟来的大小头目均是惊呼一声,感到不好了。

  没想到禅机殿竟然如此干脆地给流风封了一个禅尊的封号,虽然还没有到禅仙,但这对一个小金丹来说,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

  不过,想想也是,能同时引起天机殿和禅机殿如此重视之人,得个禅尊的封号似乎也并不为过!

  只是如此一来,竞争就加剧了!

  在禅域范围内,禅机殿的底蕴更厚,天机殿想要胜出,当然得有特别的法子,秀贞仙子和桓宣等人很快钻进穿云山脉下方一个客栈,商议起来…

  十方界极大极广,十方大山层峦叠嶂,绵延千万里,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由于是禅道重地,几乎每座山中都有庙宇和禅道修行之处。

  这里许多地方都属于穿云寺,比如许多庙堂、佛舍、斋堂、修炼洞府、灵田、灵林、灵原、灵湖…

  其实,穿云寺本身绝对是富甲一方,根本无需靠香客的香火钱来接济,相反,他们每年还会拿出无数的钱,去接济周围那些资源贫乏的中小修真宗门和贫苦百姓。

  许多灵田灵林灵原灵湖都是寺中禅修在管理,当然,边缘还有许多荒地,则租给附近的普通人家去开荒耕种,也只是象征性收点租金而已。

  穿云寺的做法为他们赢得了更好的名声,所以,十方界内的人都对穿云寺顶礼膜拜,甚至往外更大的区域也是如此,每天都有香客慕名远道而来,就为了能到总寺峰顶的穿云大殿去进一柱香,许一个愿,捐一次钱!

  山路上有禁空大阵,只有王者以上才能飞行,想要从山下登到峰顶,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考验香客们的信心、决心和那颗虔诚之心!

  人们既已来到山下,谁也不甘心空手而回,他们一般都会先在山下的客栈休整一天,然后在第二天一早,怀着一颗颗虔诚膜拜之心,拾级而登,山路上香客的身影络绎不绝,形成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香客们向禅之心不变,成就了穿云寺万年不败的兴旺香火,令人艳羡,但在穿云寺本身,此时却是暗藏着巨大的隐忧!

  总寺住持就是禅尊智明大师。

  穿云寺数名智字辈禅修都已晋级到禅仙级别,为何智明大师作为总寺住持,却仍是禅尊一枚,这就要追溯到数千年前的那一次著名的问禅大会了。

  当时智明大师获得问禅塔给出的五道禅道之光,比智惠大师的三道,以及智清大师的零道都要多,但比智丰大师的十九道要少,不过,后来穿云寺高层一致认为是问禅塔出了问题,所以,就让智惠、智清和智丰都到分寺去当了住持,而智明大师则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总寺住持。

  然而,这仅仅是争端的开始。

  这样处理之后,智明大师和智清大师两人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围绕着两人的优劣,许多人争论不休,还在内部形成了对立的两派,拥戴各自支持的人,内耗不断。

  相比之下,智明大师较为憨厚,而智清大师则是一代枭雄,智明大师要与智清比,可以说还嫩得很,因此,两派争论的结果,形成一个定论,那就是智清大师远远比智明大师要优秀得多,所以,智明大师当上总寺住持其实就是窃取了本该属于智清大师之位,因此,智明大师就是一个低能儿加卑鄙加无耻加小人…

  从此,智明大师的状态一落千丈,在修炼上迟迟不能有所长进,数千年的时光中,眼睁睁地看着智惠、智清、智丰、智达等人一个个晋级为禅仙,自己却在禅尊级别上停滞不前!

  而一名禅尊在人才济济的穿云寺竟然霸占着总寺住持之位,这说出去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同时,也是智明大师一个极大的心病,但是,他却无法从这个位置上退出来!

  世事有时就是如此操蛋,总寺住持的位置本来是不少人觊觎已久的,但却没有人敢提出让智明大师退位,另选能人。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智清大师的存在,在一定意义上,他已经成为穿云寺实际上的总寺住持,别人无论是谁去当,都要面临他的挑战!

  智清极为狡猾,他根本不想去当这个捞什子总寺住持,以免成为众矢之的,反而,他一心一意地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发展门人弟子,发展信众香客,不断蚕食周围区域,联络禅域其他强势大能合作成为盟友…

  ……

看过《仙韵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