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南宋风烟路 > 第1549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1)

第1549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1)

  “主公……”盟军见林阡倒地也是大惊。徐辕、柳闻因最是焦灼,皆不顾一切冲前来看。

  当是时林阡满身是血地倒下、充当军医的谷雨还不曾道出他的死活,天衍门门人全已抚着战狼消失之地的血迹悲恸长啸:“当真,天命不可违,当真瞬息万变!”最痛的两个人却一言不发,段亦心潸然泪下,北冥老祖捶胸顿足。

  怎么,难道他们天衍门还要反悔不成?望着这年过八旬的老人一瞬之间就变成符合年纪的苍老、踉踉跄跄着失魂落魄地似乎要追下山去找战狼尸体,吟儿狠下心来厉声开口控制局面:“谁说放你们走了?!”这句话,是对不远处想要趁乱逃跑的蒙古金帐武士们示威,同时也是对那些因为关心林阡而不慎放走一些金兵的盟军下令。

  天衍门门人,非敌非友,却同样在这句话的范围内。

  北冥老祖凄然回神,双目通红,脸色惨白,再不见往昔威严。他瞪着吟儿足足半刻的功夫,好像一直没领会她在说什么。

  “盟军且先去追逃跑的金军。你们留下,一个不准走,我要一个一个审。”昨晚她也是这样霸气四溢地说要把和林阡接触过的女人全都关起来。

  “还审个甚?我直接告诉你好了,是,我天衍门认定林阡是魔,无论如何也不能任由他为所欲为!劝你们抗金联盟尽早识相!”二师伯怒怼吟儿,其实是想给师父争取时间好脱离这女魔头的魔掌、继而去追寻段炼。

  段亦心的小师叔也了解师父最爱段炼,出于同一个目的发话,却比二师伯善于表达得多:“盟主……其实我们都知道,林阡他本性是好的,不然在黑山的时候,他不会在自己坠崖时还不忘推开小师侄女……然而,本性归本性,现实是现实,这些日子以来,他不可能没杀过无辜。”

  吟儿一愣,她不知这些日子林阡有没有杀过无辜之人,但看海将军赠他的王者之刀都被他打爆,也难说林阡有没有做过其它违背本心的事。想起昔年有过相似际遇的瀚抒,心中一伤,没有说话。

  大师伯见她动容,赶紧乘胜追击:“我们原想将林阡关在黑山监牢,亦心她却抵死不肯。可后来,他还不是被那些女人们关在妓院后面的笼子吗……”他想强调天命不可篡改、该发生注定会发生,却触到吟儿的逆鳞使她陡然色变:“住口!你们算到黑山监牢是用来关人,那你们算出来是关谁的吗!来人,将这些不管算什么都算不准的天衍门人,全都给我绑起来、押到黑山去关它个十几天!”

  “你……你说什么!”大师伯等人全都咋舌,天衍门众人包括轩辕九烨在内都人人自危。

  “与天斗,试试看。你们想当刀俎,我给你们尝尝当鱼肉的感觉。”吟儿复述着战狼的原话,对盟军示意北冥老祖也不能放。这帮人,美其名曰推动天下大势,可是这“未定”的一年内,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招致变数。

  “还愣着做什么?盟主已然下令。”徐辕发现盟军有人对吟儿马首是瞻、有些却瞠目结舌觉得这是儿戏所以把眼光投向他,所以他立即转过身来给吟儿以支持。林阡不在的这些天,他二人已经磨合出了前所未有的默契。何况,他也一样,不能忍林阡受辱。

  而今风波彻底平息,徐辕转脸再看林阡,不由得心中一暖,松了口气:主公,终究回来了。

  “醒了醒了!”“他醒了!”“太好了……”在谷雨、柴婧姿、柳闻因等人的悉心照顾、热切凝视和焦急关注下,林阡他总算睁开了双眼,也宣告这大圣山之战由盟军大胜而告终。

  然而,远远见他醒转过来,有人还不及移步来看,竟又是欢喜,又是激动,又是感伤,瞬然便晕倒在地。吟儿缓过神时恰好看见,慌忙上前将她抱起:“军师!”适才看林阡生死未卜,轻舟原是安静站在一隅、不敢来看,又期待他醒。

  认识她这么久,她哪次不是这样安静地在一隅奉献着自己?吟儿既是心疼又是悔恨,适才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完全保护好她!经历了茂巴思和金军杂碎们引起的凶险,轻舟她终究还是受了过大的惊吓。此刻吟儿发现她额头滚烫还呓语“主公没事就好”,知道她病情愈发严重恐怕有性命之忧,即便如此还在想着林阡……不由得抱紧了昏迷的她含泪命令:“轻舟……他好不容易才被我们盼回来,你可要答应我,不准死。”

  适才吟儿一见面就对轻舟问长问短,问的是为何从静宁远赴定西、还大胆地不带何慧如在身边保护?

  其实吟儿早该猜到答案的,因为轻舟念着林阡生死,却又怕慧如的抽调影响静宁平衡,轻舟她念着林阡的基业。

  据说慧如原先是不同意的,慧如笃定地说,王只让我保护你一个人,寸步不离。轻舟却劝服了慧如,只用了一句话:“我去他身边,不危险。”

  林阡迷迷糊糊站起身,突然望见还没被清扫干净的满目疮痍的战场,以及那个一见到他起身就晕死在地的轻舟,大惊之下一蹶不振,颓废地立刻又跪倒在地,连连用头对着地撞:“我!我又杀了好多人!!”

  盟军众人全是意料之外、呆若木鸡杵在原地,这才知道,其实他们的主公还不能教人完全松一口气。疯疯癫癫的他,作战时是个嗜血怪物,醒来后却只懂得消极自残。前者不配为人,后者不愿为人。

  “我们该如何将这样的一个他,带回去,领导盟军继续抗金……”这样的意识顿然浮现在辜听弦等人的心头林阡他虽活着,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混世魔王,他的战力虽能为盟军克敌制胜,他的魅力却不可能再一如既往地凝聚人心,不远的将来他会给金宋疆场带去怎样不可思议的意外?一切皆有可能。

  盟军原本是同一个决心,要带主公回去,可带回去之后,怎么把他已然远走的神智唤回来?原来,那才是重中之重,而且还难于上青天……

  吟儿照顾轻舟到午后,总算见她病情稳定,那时才有空来为林阡担忧。

  是的,这些问题盟军回避不了,林阡也逃避不得“主公今次绝境空前,不仅入魔很难清醒,而且弑母身败名裂……”“盟军所有人都和他们的精神领袖绝对互信,但那是和一身正气心系天下的林阡绝对互信,不是与现在或未来那个六亲不认罄竹难书的灭世狂魔……”

  而现在,第一步还没迈完,离成功还有很长一段路:林阡他怎么也清醒不了,活脱脱一个渊声第二。

  果然不出所料,这短短的一个上午,虽然已被赫品章和徐辕劝过,林阡却死赖在洞窟的石板床不肯下来,真的像冻得粘连在那石板上面一样,若是硬生生拽能拽下来一层皮肉。

  赫品章在床边一边拖着他手臂一边动之以情:“主公,昔年品章对您说,要帮盟军杀多少敌人、为主公开辟多少疆土,才赎得清自己对盟军犯下的罪……主公,品章还没赎完,您醒过来看看啊!”林阡听得伤感,以为自己在睡梦中,于是努力把眼睛瞪大好几次,却都没有如他所说的醒过来:“不对。我醒着啊……”

  徐辕则一边用力按在林阡肩头一边晓之以理:“人无完人,会建功也会犯错。主公,徐辕也曾想正义凛然,奈何毁誉参半也罢,是非曲直留待身后再议。今时今日,家国大义,你双肩不够扛,还有我们帮。”林阡听得难受,肩膀被他压得太疼:“什么扛不扛,你再用力些,是要我扛你?”

  如是,典型的鸡同鸭讲……

  林阡向盟军传递出来的意思非常简单,坚决不合作:“老子要住山里!”

  正当徐辕、赫品章等人都失落至极时,林阡却忽然满足地一笑,示出一个他们所认为的转圜:“你们老大是我的人了,留下来与我做压寨夫人。”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