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北雄 > 第547章糟心
  屈突通是鲜卑人,其实呢,他的祖先出身杂胡,也就是北胡的一些小部族,后来依附慕容氏,渐渐融入了鲜卑部族当中。

  屈突通可以说没什么家世,他父亲屈突长卿官至北周刺史,算不得什么高官,也没有什么有名有姓的祖先。

  因晋末战乱中鲜卑坐大,他们这一家才慢慢成为庶族,摸着门阀的一个边儿,却离着登堂入室远着呢。

  而屈突通本人却很不简单,他可以说是隋末将领中少有的战略大师,之前战绩并不突出,只能说是有隋一朝群星闪耀,显不出他来而已。

  而且吧,屈突通在开皇末年任职亲卫大都督,代天子巡行天下,处置了很多罪臣,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些,领兵的才能也就更彰显不出来了。

  更有趣的是,他的弟弟屈突盖当时任职长安令,也是心狠手辣,让人畏惧非常。

  于是时人就有谣传,“宁食三斗艾,不见屈突盖,宁服三斗葱,不逢屈突通。”

  可见两兄弟得罪的人实是不在少数。

  屈突盖早殁,屈突通此时已经年近六十,以兵部尚书之职位,领兵西北,受齐王李元吉辖制,位置和当初的宇文歆很是相似。

  这个时候的屈突盖已经在隋末战乱中磋磨许久,他曾率兵平灭杨玄感之乱,也曾任关中讨捕大使,镇压过农民起义,还曾率兵跟李渊作战……

  他领兵的特点也渐渐鲜明了起来,在战略布置上几乎无懈可击,虽无赫赫之功,却能让对手非常的难受。

  像劝阻李元吉的时候,意思就非常明确。

  即便击败梁师都,也无法在李轨窥伺在侧的情形之下,彻底平灭梁师都之患,而且轻易进军,极可能给予四面八方的敌人以可乘之机。

  其实到了这会儿,屈突通对齐王李元吉已经非常的不满了,在他看来,这位曾经轻易将晋阳坚城丢了的皇子殿下太鲁莽了。

  到任之后,先就开始大肆清除秦王旧部,像是非常熟悉西北地势民情的褚亮就被他赶走了,给出的理由也非常可笑,因为褚亮是薛举降人,和西北族类勾结甚深,其心莫测,留之必有后患。

  娘的,要按这个说法,西北唐军之中那么多的降人,你处置的过来吗?

  若非屈突通紧着给李元吉擦屁股,李元吉也许真能将降人们都清洗一遍也说不定呢,到了这会儿,又要亲自领兵去援灵州。

  屈突通劝了几句,见李元吉不以为意,遂严令各部不得擅离防地,他做的可比宇文歆狠多了,资格老,又任职兵部尚书,没怎么费劲儿,就利用军中将领对李元吉的不满,将李元吉架在了半空。

  随即屈突通便命心腹快马加鞭回去长安,狠狠在李渊面前告了李元吉一状。

  李渊听闻此事,自然大怒,李元吉闹的这一出儿简直就是晋阳之变的翻版,李渊想象一下西北糜烂的景象,大恐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命人招李元吉回京。

  这边儿弄的李渊心神不宁的很久,还没等李元吉回到长安,蜀中又出事儿了。

  兵部侍郎殷开山中伏,为流矢所中,差点丢了性命,刘弘基等人久战不下,如今殷开山还受了重伤,火气逐渐旺了起来。

  他们纷纷送书信来到长安,攻击李孝恭领兵无方,那意思非常的明白,想换秦王李世民入蜀领军。

  其实这里面左翊卫大将军,驸马柴绍没起什么好作用。

  他之前从秦王李世民征讨薛举,屡立战功,和秦王旧部们的关系很是不错,同时勇猛善战的名声传于西北军中。

  可以说这家伙真的名副其实,披坚执锐,所向无前,在西北军中除了李世民的玄甲军,就数他这一部最是勇猛敢战。

  可柴绍率军入蜀增援李孝恭之后,却觉得束手束脚,对赵郡王李孝恭日益不满,当李孝恭依为臂膀的殷开山重伤在床,柴绍觉着机会来了,于是便窜叨着秦王旧部们上书言事。

  他觉着他的舅兄李世民这会儿正跟李定安那贼子相持,肯定来不了蜀中,那么如果真将李孝恭搬倒了,作为驸马的他,岂非就能巴望一下那个主位了?

  显然,这位驸马爷对老丈人的用人之道也已经看在了眼中。

  柴绍想的挺美,而萧铣因为分兵,对蜀中的攻势也减弱了下来,确实给了唐军内讧的机会,可李渊对李孝恭非常信任。

  对于李孝恭提出的招抚各部南蛮,在信州也就是夔州逐步削弱萧铣,待机出川的策略也十分的赞同,而这却也正是刘弘基等人攻击李孝恭的重点。

  李渊自然十分恼怒,同时他也意识到了危险,对于秦王旧部联结成党,在各处屡屡挑起事端的行为也渐渐失去了耐心。

  所以和秦王李世民交好的柴绍代替李孝恭领兵的选择根本不在李渊考量之中,随即李渊便诏皇五子,楚王李智云为蜀中行台兵部尚书,和太子中允王珪一道入蜀,助李孝恭攻夔州。

  李智云向与太子李建成亲好,王珪更不用提,那是太子李建成的心腹之臣,从这两个任命上就可以看的出来,李渊对刘弘基等人已是不满到了极点,只是因为蜀中各部还在跟萧铣作战,不好降罪于这些骄兵悍将,才运用了些政治手腕罢了。

  当然,李渊还是给刘弘基等人留了些余地的,李智云虽说跟李建成走的很近,可他最感激敬重的人却是平阳公主李秀宁。

  李智云乃万贵妃所出,和母亲的感情深厚异常,其年幼时,贵妃病卧在床,他便三天不吃东西,为母亲祈福。

  李渊听闻赞道:“吾家诸子,最孝者非智云莫属。”

  他最为感激姐姐李秀宁的地方在于,当日长安城中,李氏亲族家眷危如累卵,万贵妃的家世平平,当时若为阴世师等所获,下场不问可知。

  对亏了平阳公主李秀宁,这些李氏妇孺才得以逃出长安,如果这件事让李智云对李秀宁感激非常的话,那么之后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相争,愈演愈烈之下,他这个楚王还能安坐于府中,远离漩涡,就是多亏了李秀宁照看护持。

  换句话说,将李建成和李秀宁放在一处,在李智云这里,李建成的千言无语也不如李秀宁的一句话好使。

  实际上吧,他最应该感激的应该是李破才对。

  第一个,李破崛起代州边郡,和突厥人往来厮杀,让当时任职太原留守的李渊有了很多余暇,能游刃有余的做些其他事情。

  于是本应该被人捉住送往长安,最后被阴世师所杀的李智云并没有被逃的飞快的李建成抛下,而是平安的到达了晋阳。

  二来呢,李破派去了不少兵卒到长安,接了李氏家眷出来,万贵妃自然就在其中。

  你说,这感激的人应该是谁呢?

  当然,即便李智云知道这些,也不会对李唐仇敌感恩戴德,换了李秀宁才正合适。

  而这也就是李渊给刘弘基等人留下的余地了,他不认为李智云离京之前,会不去平阳公主府辞行,而他那个渐渐变得越来越冷清的女儿会跟弟弟说什么,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即便女儿不愿理会外事,哼,那个多嘴多舌的李靖定也会继续多嘴多舌才对。

  果然,李智云不出所料的去了平阳公主府,除了向李秀宁辞行之外,也想向姐姐讨教一下到了蜀中该如何行事。

  李秀宁精神头挺好,经过之前的一些变乱,她终于过上了平静而有序的日子,而她也确实不愿管这些夹杂着储位之争的糟烂事儿。

  可她对李智云确实不一样,她的亲兄弟们如今已经彷如仇敌,根本没什么骨肉之情可言了,可她的这个异母弟以前不太起眼,现在看来却和她那几位亲兄弟完全相反,很重亲情的一个人。

  所以几年过去,在她这里好像李智云才是她的亲弟弟,李元吉那厮才是小娘养的才对。

  在这样一个时刻,她自然不愿对这个弟弟置之不理。

  她的话言简意赅,“阿弟莫忧,以楚王之身坐镇蜀中,即便阿弟一言不发,想来众人也不敢在你面前多言其他,若还有人胡言乱语,阿弟不妨杀之,以警诸人。”

  “阿弟此去,路途遥远,切不可以身犯险,逞那匹夫之勇,到时要多想想贵妃……晓得吗?”

  李智云躬身听训,如对父兄,随后才讷讷道:“刘将军为蜀中众将之首,若他……”

  李秀宁冷哼一声,道:“阿弟当以元吉之事为鉴,只以赵郡王为首便可,其他人不需客气……有些事啊……过后你可去寻李长史请教一番。”

  说到这里李秀宁顿了顿,可能是想到了李靖那人领兵打仗还成,说起其他来就有点不靠谱了,于是李秀宁只好耐住性子,给李智云好好剖析了一番。

  李智云如释重负的离去,李秀宁则揉着额头,心里暗自嘀咕,消停日子还能过得几天呢?瞧这局面,李氏子弟四出领兵作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得她这个女流之辈上阵领兵了呢。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北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