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绝世狂仙 > 第1059章 激战血尊

第1059章 激战血尊

  “找死!”

  血尊似乎没有想到辰龙最先出手,惊怒的呼喝一声,身上血光一闪,便从原地失去了踪迹。

  这时,仙绮的半月斩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呼啸一声,便向数丈之外一处虚空激射而去。

  就在半月斩激射的途中,一道血光浮现而出。

  “嘭!”

  一声闷响传来之后,半月斩便被反弹开来,同时传出血尊一声惊诧的怒吼声。

  这半月斩出现的位置太过刁钻,便放佛血尊自己撞上去一般。

  这一击虽然反弹开了半月斩的攻击,而彻底显出身形的血尊,身上的血雾明显单薄了一分,似乎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这怎么可能?你居然能看破本尊的瞬移之法?”

  血尊不由满脸惊骇的说道。

  仙绮冷笑一声说道,“本宫先前吃了血月真经的亏,这才专门修炼了破除此功法遁术的秘术,没想到秘术刚刚小有所成,仇敌还没寻到,倒是先遇到了阁下,只能算你倒霉了!”

  血尊忽然想到了什么,凝重的说道,“仇敌,你是本尊在外界那一道化身的仇敌,阁下想必也是化神修士了,不如我等做一笔两利的交易如何?”

  仙绮冷冷说道,“你想让我助你吞噬外界的血尊本体?”

  血尊则紧接着说道,“为何不可,分身与我一本同源,只有本尊才最了解其功法缺陷跟弱点,我等联手可是合则两利之事。”

  仙绮却满是讥讽的说道,“跟你合作,阁下的修为灵压,比起人族的元婴后期修士还弱了一分,等你跟外界血尊相互吞噬的话,阁下恐怕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便被吞噬了,等到血尊吞噬了阁下,恐怕连本宫全胜之下也不是对手了!”8

  “我才是本体,本尊得到的才是血月族真身,那些化身又如何能跟本尊相提并论!”

  说道此处,血尊一脸的疯狂之色。

  就在此时,叶峰与星河老祖好像商议好了一般,居然同时从原地失去了踪迹。

  那血尊虽然看似陷入癫狂之中,反应确是丝毫不慢,在两人隐去身形的同时,骤然化成一道血光,在次从原地消失。

  这时,与先前同样的一幕发生了,仙绮的半月斩在此激射而出,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只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血尊的本体,在距离半月斩丈许之外,便再次暴露出身形,同时一张口,一道血剑激射而出。

  “嘭!”的一声脆响传来,半月斩便于血剑撞击在一起。

  血剑之上,顿时燃起一层血色火焰,顷刻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在这股血色火焰的燃烧之下,半月斩顿时光芒一阵暗淡,似乎损失了不少灵性。

  趁着仙绮与血尊交战之际,辰龙已经祭出了一面血色帆旗,丝丝血雾,从帆旗之内汹涌而出,片刻之后,便弥漫了小半空间,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从血雾中散发出,让人闻之欲呕。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这片血雾的笼罩之下,血尊再次施展瞬移之后,却无法凭空消失,而是化成一道汹涌的血雾向前移动,而且速度也慢了小半之多。

  “怎么可能,居然能破除本尊的血遁术!”见到此幕,血尊不由惊叫出声。

  就在血尊惊骇之声发出的同时,身前一道金光忽然乍现而出。

  “不好!”

  血尊惊呼一声,便要向后极退而去,只是却有些晚了,金光闪动之间,星河老祖的身形便显现而出,举起手中的一把巨剑,对着血尊便当头劈下。

  只是诡异的是,星河老祖的巨剑,仿佛劈砍到了空处一般,血尊的巨大头颅,未等巨剑砍下,便随着剑气一断两开,紧接着,被劈开的两半头颅,便化作了一团浓郁如实质般的血雾。

  却见这片血雾凝而不散,片刻之后,便在十余丈之外凝聚在了一起,重新化作了血尊的巨大头颅。

  “不灭之体!”一见此幕,辰龙顿时惊呼一声。

  而星河老祖却冷笑一声说道,“解体化形,看你还有多少精血,能施展几次此种秘术!”

  星河老祖一眼认出了此种秘术的来历,毫无丝毫惧色,再次一提手中巨剑,向刚刚完成了解体化形的血尊激射而去。

  在刚刚施展了解体化形秘术之后,血尊身上的灵压,顿时减弱了两成之多,不知是此秘术负担太大,还是觉得瞬移之数已经被破解,血尊在未使用诡异莫测的瞬移,而是周身血雾笼罩,在空间四处逃窜,虽然远不及刚刚的瞬移神妙,但是在血尊一心逃遁之下,几人居然一时奈何他不得。

  “迟则生变,不能在等了,”辰龙露出一丝不耐之色,随即一指点祭再半空中的帆旗,帆旗之内,一枚血红色石头缓缓显露而出,在此石出现的同时,一股淡淡的吸力,从帆旗内散发而出。

  其余之人还未感觉到什么,而血尊却在剧烈挣扎之下,却仿佛深陷泥泽一般,身形移动缓慢。

  趁此机会,仙绮双手一道法诀打出,周身粉色雾气涌动,化成了一片散发着的花海世界。

  “不好!”

  在花香传出的同时,血尊一声惊呼传出,身形不由被那血色帆旗又吸出了丈许。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正是星河老祖祭出的那把巨剑。

  倒是这巨剑的落下,似乎早在血尊的预料之中,却见血尊不闪不避,口中一道浓郁的血光激射而出,化成一道血剑,便击在了巨剑之上。

  却见那血剑与巨剑纵横交错,虽然血剑灵压不高,但是阵阵腐朽的气息传出,不断的侵蚀着巨剑,如此一来,巨剑与血剑居然呈现出僵持的状态。

  见到此幕,血尊非但没有一丝喜色,反而满脸的凝重。

  这时,血尊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身躯艰难的向一侧移动开来,只是血色帆旗的吸力对于他太过强大,在加上仙绮释放的气息更加诡异,还是让他的身形慢了一分。

  仅仅这片刻的耽搁,一对金色的拳头,忽然从刚刚转过身的血尊头颅之前浮现而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血尊的前额之上。

  “嘭!”如一阵瓷器打破的脆响声传来,只见血尊头颅之上,顿时出现了数到裂痕,并且在这一击之下,身形被撞击的极速向后退去。

  只是血尊受伤之下,那道血剑也耗尽了威能,而没有血剑的纠缠,把柄巨剑在星河老祖的催动之下,顿时向无法控制身躯的血尊激射而去。

  只是这次的巨剑,却没有想象中将血尊一斩两截,却见血尊感受到身后的巨剑之后,脸上厉色一闪,骤然变得虚幻开来。

  整个虚幻的身躯,骤然化成了大片的血雾,血雾在数丈之外再次开始凝结起来。

看过《绝世狂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