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207章 再见管笙

第207章 再见管笙

  漆黑如墨的莲蓬飞行器当空隐形,无恨上人运出念力,仔细探视周围。

  潜行更加危险,无恨上人不认为古玄会舍弃隐形优势,只叫花袍老者追击,可念力依旧毫无发现。

  “此人,须除之!”

  无恨上人收回念力,眸中闪过冷芒,眉心竖眼射出一股幽黑光束。

  由于缺少念力驱使,黑色匕首和秦鼓祭出的金色短剑,纷纷悬停。

  幽黑光束击向金色短剑,直接湮灭秦鼓的元神烙印,使短剑掉入海中。

  隐形的云朵并未离开,悬停在十几丈外。

  见到幽黑光束的举动,古玄轻叹一声,朝秦氏兄弟传音:“待花袍魔修出海,秦道友若驱使短剑出击,多半能将其击杀,可对方行事稳妥,我等再无机会。”

  对于整件事,秦氏兄弟始终一头雾水,都不知该回应什么。

  片刻后,一艘黑色飞舟破海而出,表面的光罩一闪而逝,现出花袍老者。

  听到无恨上人的传音,花袍老者连忙运出罡翅,收起飞舟和匕首,飞入莲蓬飞行器的隐形范围。

  纵然知道无恨上人的方位,可古玄没有攻击,驱使兜云珠,朝平海城飞去。

  莲蓬飞行器上,花袍老者咬牙切齿地汇报:“无恨地使,黄叶奸诈无比,蓝色灵舟上压根没人。”

  “他们多半会返回平海城,但凡苍生境店面,都有法力境存在,咱们得避避风头。”无恨上人一动念力,莲蓬飞行器疾速飞出。

  ……

  隐形的云朵当空飞行,古玄将事情简述一番,只说自己有一柄漆黑小剑。

  秦氏兄弟终于了解来龙去脉,不禁将参与交换会的遭遇回味一番。

  秦鼓轻叹:“没想到花袍魔修是云匪,又与隐秘势力有关,那场交换会果然不简单。除了花袍魔修,另一人是否无恨上人?”

  “很有可能。”古玄声音微沉,“交换会现场的修士,压根没有老妪,无恨上人始终隐于暗处。那股幽黑光束,乃是神光,对方又无法看穿兜云珠的隐形,必是罡力境后期修为。”

  “法力境神光?”秦鼓若有所思,“在下曾听闻,神光符宝能直接激发,无需法力凝珠。”

  古玄摇摇头:“秦道友有所不知,无恨上人能窃闻他人传音,多半有修行炼神功法。”

  秦瑟神色一动:“莫非在交换会上,黄道友故意朝我等传音?”

  古玄面露苦笑:“当时无非心念一转,哪来得及思索许多。此时想来,我的传音兴许被无恨上人窃闻,她才会亲自出手。”

  秦瑟由衷道:“不管如何,黄道友的心计都令人佩服。回想方才的战局,黄道友步步出手都出人意表,可谓妙到毫巅。”

  秦鼓点头赞同:“二弟所言甚是,无恨上人的战力直逼法力境,等闲修士哪能轻易逃脱。”

  秦瑟取出漆黑小剑,递给古玄,郑重道:“此物定对隐秘势力极为重要,交换会潜在目的,想来要引出黄道友和其它小剑。”

  古玄接过漆黑小剑,收入储物袋:“平海城不宜久留,待我去一趟管道阁,我等就离开。”

  与秦瑟互视一眼,秦鼓问:“此事干系重大,黄道友能否送我等到欣然阁?”

  欣然阁就是大欣皇朝在平海城开设的店铺,古玄自然不会拒绝。

  ……

  由于狄虹失踪,古玄本不想来管道阁,却遇到隐秘势力的人,就觉得有必要告知管笙。

  古玄直接驱使兜云珠飞入管道阁,在四楼见到一位女管事,连忙飞到近前,朝她传音:“在下黄叶,数月前,曾携道侣贾红与陈管事相谈甚欢。”

  陈管事是罡力境中期灵修,容貌颇为出色。

  四楼此时没有顾客,两位伙计站在门口,陈管事坐在柜台后面发呆。

  骤然听到古玄的传音,陈管事吓了一跳,连忙探出念力,却没有见到人,轻声道:“才数月不见,本人倒记得黄道友的声音,可道友为何隐身前来?”

  古玄简要道:“在下需掩人耳目,有要事相告,管真人可有在阁中?”

  陈管事有些警惕:“管阁主正在阁中。”

  念力一催,周身五彩灵光一闪,古玄现形而出,微笑道:“抱歉,在下身不由己,并非故意为之,不知管真人在阁中何处?”

  陈管事仔细打量古玄一眼,这才放下心来:“大半年来,管阁主都在闭关。黄道友如此做派,定然有急事,本人可代为传唤。”

  说话间,陈管事将念力探入管笙的玉佩,告知古玄有事找他。

  陈管事挺有眼色,并没有询问古玄的要事,主动聊起其它话题。

  不久后,陈管事收到管笙的传音:“请黄道友前来六楼接待室。”

  ……

  当古玄独自前来六楼接待室,果然见到管笙,依旧一身黄袍,长髯垂胸。

  待古玄行礼,管笙手捻长髯,含笑道:“古小友免礼,请坐下叙话。据陈管事所言,古小友隐身前来,到底出了何事?”

  古玄正襟端坐,连忙将兴风岛和交换会的经历简述一番,同样只说自己有两柄漆黑小剑。

  管笙静静听完,面无表情道:“本人不认识无恨上人,既然是隐秘势力的人,得仔细查查。两柄漆黑小剑何在,都拿来瞧瞧。”

  古玄连忙取出两柄漆黑小剑,摆在桌面上。

  管笙探出神识,仔细观察漆黑小剑:“如你所言,没有器文,不知用途,其中一柄的炼制材料,本人竟从未见过。”

  古玄微微一愣:“莫非两柄小剑的材料不同?”

  “不错。”管笙指向左侧的漆黑小剑,“这把小剑气息古朴,材料未知,明显是正品,另一柄由提纯合金仿制,仿制水准极高,念力很难看出区别。”

  古玄略一思量:“看来兴风岛那柄是正品,隐秘势力为了寻回正品,才特意仿制一柄。”

  “如此推测,倒合情合理。”管笙拿起仿制的漆黑小剑,“此物关乎隐秘势力,本人且留着仿制品,兴许日后有用。”

  古玄自然不会有异议,将漆黑小剑正品收回储物袋,转而问:“罡力境后期就能开天眼?”

  管笙解惑:“你方才猜的没错,但凡修行炼神功法,都能窃闻他人传音,若从罡力境初期开始修行,罡力境后期就能开天眼。”

  古玄追问:“管真人可知何处能得到炼神功法?”

  “适合灵道的炼神功法不多,需要机缘,本人修行的炼神功法,是当年击杀一名魔修的战利品。”管笙转移话题,“狄小友为何没有跟你同行?”

  古玄连忙讲出落沙岛的探险经历,隐瞒了幻心神狐,顺便提及狄虹在新洞府修炼秘术。

  管笙果然被落沙岛事件吸引,惊讶道:“古小友才来南洋境数月,经历倒挺丰富,竟然与璇玑道人扯上关系。诡异的培尸手段,已触及隐秘势力核心,想来璇玑道人不会坐视不管。”

  古玄接声:“据璇玑道人所言,打算联合其他两位道人一起出手。”

  “若三大道人联手,隐秘势力迟早浮出水面。”管笙转而问,“古小友有暗暝兽尸体?”

  古玄如实道:“暗暝兽毛翅,就在在下身上。”

  管笙神色微喜,连忙道:“拿来本人瞧瞧。”

  古玄当即取出暗暝兽毛翅,由于形体不大,直接放桌面上。

  “正是暗暝兽翅膀。”

  管笙的涵养极深,平日喜怒不形于色,令人无法揣测到心思,此时的眉宇间竟有些激动。

  “此物对本人有大用,可用重宝交换,或者灵石购买,直接给上品灵石,古小友可否割爱?”

  古玄毫不犹豫道:“管真人尽管拿去,在下别无所求,只需一套玉符阵。”

  “多谢。”管笙面露微笑,“实不相瞒,本人有件宝物,一经施展,能使周围空间一片黑暗,若早有这对翅膀隐形,至少能增强两成战力,当日就不会受伤。”

  古玄神色一动:“管真人闭关疗伤?”

  管笙轻叹:“黄月老魔和枯阴婆婆,不愧是第一散修。上次六位至少中期修为的真人出手,本想对他们搜魂,最终陨落两人,还让他们逃脱。本人受了点伤,闭关大半年,已然无恙。”

  古玄神往道:“在下修道至今,见过不少法力境和法相分神出手,能想象出那一战的激烈。”

  “本人和阁中都没有玉符阵,刘管事倒有一套,古小友稍待片刻。”

  管笙言归正传,探出神识,远程传音几句。

  “暗暝兽翅膀的价值,绝不止一套玉符阵,再给古小友四枚寂灭神光符宝。”

  说话间,管笙一拂大袖,从中飞出四枚符宝,悬停在古玄面前。

  “多谢真人。”古玄称谢一声,才收起符宝。

  管笙满意一笑,连忙将暗暝兽毛翅收入储物袋。

  古玄转移话题:“依真人之见,春秋阁是否与隐秘势力有瓜葛?”

  “隐秘势力在各大修行城池都有渗透。”管笙目中闪过一丝精芒,“城主并非隐秘势力的人,城主徒弟不好说,本人会暗查一番。”

  片刻后,一位白袍男子走进接待室,交给管笙一方锦盒,装有玉符阵。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