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206章 小剑风波

第206章 小剑风波

  /

  花袍老者拿出的交换宝物,赫然是漆黑小剑,难怪古玄会有那般反应。

  短暂的惊讶后,古玄不禁想起在兴风岛的经历,云匪利用漆黑小剑设局。

  据王莽所言,每队云匪都有五人编制,古玄当初只击杀过三名云匪,尽皆罡力境初期修为。

  显然兴风岛还有云匪潜伏,王莽曾在此岛感应到罡力境中期的念力。

  联想到无恨上人未在场中露面,花袍老者很有可能是云匪,本场交换会多半另有目的,并与隐秘势力和漆黑小剑有关。

  思虑及此,古玄朝秦氏兄弟郑重传音:“我等暗数到三,一同运出念力,探视花袍魔修,一触即收。”

  尽管秦氏兄弟不明所以,但清楚古玄不会无的放矢,都没有异议。

  花袍老者拿出漆黑小剑后,朗朗道:“老夫偶然得到此物,无任何器文,却坚硬异常,纹器难断,不知其用途,索性在此交换。诸位道友若有兴趣,只要拿出诚意即可。”

  花袍老者说话间,感应到三股短暂探视的念力。

  探知花袍老者是罡力境中期修为,使古玄愈发认为对方是云匪。

  那位用淬罡液交换的青衣男修当先道:“本人用一块下品灵石交换如何?”

  此话一出,现场就有不少修士哈哈大笑。

  花袍老者神情不悦,沉声道:“老夫已声明,交换之物要有诚意,这位道友莫非消遣老夫不成?”

  现场修士闻言,笑声逐渐消散,青衣男修瞟了廖达一眼,倒没有再出声。

  一位锦衣魔修道:“本人用一件下品纹器交换。”

  花袍老者连忙探出念力,往锦衣魔修身上一扫,是中期修为:“这位道友才有诚意,可有其他道友愿意交换?”

  现场沉默少顷,秦瑟忽然出声:“在下用一块中品魔晶交换。”

  秦瑟的中品魔晶得自俞紫储物袋。宫胜储物袋里也有中品魔晶,在古玄身上。

  花袍老者再次运出念力,探视到秦瑟的修为,不禁颇为意动,耳中同时响起一道传音:“跟他交换。”

  花袍老者收回念力,含笑道:“老夫交换中品魔晶,还请道友上台。”

  秦瑟当即走向案台,与花袍老者交换。

  他们返回座位后,许久都无其他修士上台。

  廖达见状,走到案台上,作最后发言:“本场交换会到此结束,下场交换会待定,敬请期待。”

  一干修士纷纷交还鬼面具,离开春秋阁。

  ……

  平海城上空,秦氏兄弟盘坐在蚌壳模样的蓝色灵舟上,缓缓飞行。

  蓝色灵舟上方,用兜云珠隐形的古玄,踩着一朵白云,手中握有藏恨弓。

  蓝色灵舟后面,赫然跟着一艘隐形的飞行器。

  莲蓬模样的漆黑飞行器上,盘坐着两名魔修,正是无恨上人和花袍老者。

  花袍老者憋了许久,终于壮胆问:“无恨地使亲自出马,莫非有所发现?”

  无恨上人缓缓道:“三日前,老身与秦氏兄弟有过一面之缘,他们能参与交换会,还是老身给的信物。”

  花袍老者接声:“在下愿闻其详。”

  无恨上人续道:“秦氏兄弟有位朋友,罡力境初期灵修,身着玄色道袍。”

  花袍老者闻言,神色一动:“莫非当日前往兴风岛的修士,就是此人?”

  “正是。”无恨上人点下头,“此人自称黄叶,是否真名不得而知,三日前进入广云轩,老身见他与你的描述相符,恰好有散修打他的主意,就以此为契机,和他有所接触。”

  花袍老者目露精光,忍不住插话:“黄叶这厮是否有参与交换会?”

  无恨上人非但没有责怪,还微微一笑:“秦瑟会与你交换神秘小剑,正是黄叶暗中授意,老身才得以最终确定。”

  花袍老者面露杀机,咬牙切齿:“无恨地使可知黄叶在何处,这厮着实可恨,在下要将其碎尸万段!”

  无恨上人由微笑变为冷笑:“老身还掌毙黄英,你是否连我也要击杀?”

  黄英就是花袍老者的二妹,当初潜伏在兴风岛的黄衣少妇,事后被花袍老者当做替罪羊。

  花袍老者神色一凛,连忙低头赔罪:“在下万万不敢,此事自有地使定夺,在下遵命行事。”

  无恨上人瞟了花袍老者一眼,脸色稍缓:“黄叶气度不凡,心智上佳,战力强大,以你的心智和战力,给他提鞋都不配。秦氏兄弟当空飞行,就是黄叶的安排,企图引你上钩,他则隐身一旁,见机行事。”

  花袍老者暗松一口气,纵然心里不以为然,也不敢反驳,连忙奉承:“若非无恨地使英明神武,在下就上了黄叶这厮的当。”

  无恨上人的脸色回复常态:“黄叶的隐形手段颇为了得,以老身的念力,竟然无法看破其行迹。”

  花袍老者偷瞄无恨上人一眼,继续拍马屁:“那也无妨,只要黄叶敢露面,无恨地使动动手指头,就能将这厮击杀。”

  无恨上人摇摇头:“黄叶绝非散修,极有可能来自苍生境,正是盟中所需,老身会先招揽他。他若同意加入,将全权负责寻找神秘小剑,你就滚回惊鸿城。若非看在裘地使的薄面上,老身当日连你一起击杀。”

  黄袍老者听得冷汗直冒,硬着头皮问:“此番交换会的参与修士,莫非无恨地使都看不上眼?”

  无恨上人道:“盟中成员求精不求多,老身借举办交换会,寻找散修人才,倒颇有成效。就此番交换会而言,交换淬罡液的两位灵修都值得拉拢,但老身自会处理,不消你操心。”

  花袍老者这才噤若寒蝉,不敢再多嘴半句。

  ……

  飞离平海城十几里后,无恨上人再次出声:“此处已超出神识的探视范围,你立即攻击秦氏兄弟,引黄叶现身。”

  花袍老者仔细一想,心悦诚服道:“无恨上人妙计,只有我等暴露方位,黄叶这厮才会发动攻击。”

  紧接着,花袍老者盯着右侧下方的蓝色灵舟,目露强烈杀机,大袖一拂,一道尺长黑芒激射而出。

  尺长黑芒裹挟着花袍老者的憋屈和愤怒,速度犹如闪电,狠狠击向秦瑟。

  一连飞出十几里,都没有受到攻击,秦氏兄弟不免有些松懈。

  陡然见到尺长黑芒,秦瑟不由精神一振,急忙催动念力,悬在腰带上的一枚玉符灵光大盛,化为一面蓝色光罩,将他紧紧笼住。

  法纹闪烁的蓝色光罩刚刚成形,嗖的一声,尺长黑芒就激射而来。

  黑光蓝光强烈爆闪后,蓝色光罩消失不见,玉符表面出现一道弯弯曲曲的裂痕,显然不堪再用。

  尺长黑芒则被蓝色光罩反弹而出,当空现出本体,赫然是一把黑色匕首。

  秦鼓连忙挥动大袖,从中飞出一道尺长金芒,当空击向漆黑匕首。

  与秦氏兄弟的松懈不同,古玄始终站在云朵上,手握藏恨弓,凝神以待。

  王莽曾推测,漆黑小剑与大浩劫有关,古玄身为应劫者,哪敢有丝毫大意。

  古玄自然无法看到莲蓬飞行器的行迹,只能等对方发动攻击,才能判断方位,后发制人。

  一见到尺长黑芒,古玄面露精光,立马激发藏恨弓,弓弦拉满,罡力和鲜血迅速融合,形成一根凛冽的血色光箭。

  随着手指松开,血色光箭激射而出,速度比花袍老者祭出的漆黑匕首,还要快上几分。

  见到血色光箭射来,花袍老者神情凛然,不禁轻呼一声:“黄叶这厮果然隐身一旁,没安好心。”

  无恨上人轻哼一声,心念微动,眉心骤然裂开一道竖眼,眼球紧跟着射出一股幽黑光束。

  血色光箭刚射到近前,就被幽黑光束截住。

  二者针锋相对,当空僵持少顷,各自闪烁消失。

  “神光!”

  莲蓬飞行器并未现形,可古玄一眼就瞧出幽黑光束的来历,不禁悚然一惊。

  古玄神色肃然,毫不犹豫地拂动大袖,从中飞出五枚玉符,纷纷悬浮在莲蓬飞行器上方。

  无恨上人见到玉符,眉梢陡然一挑:“好小子,老身果然没有料错!”

  随着念力催动,五枚玉符纷纷闪烁出五彩灵光,莲蓬飞行器骤然陷入幻境。

  这是一处密林幻境,古树极其粗壮,顶上的枝叶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周围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

  隐形的云朵距离蓝色灵舟本就不远,古玄边催动玉符阵,边飞到旁边。

  待玉符阵激发,古玄连忙大喝:“秦道友,速速过来,右跨一步即可,灵舟开启光罩,遁入海面。”

  秦氏兄弟都清楚形势危急,连忙横跨到云朵上,进入隐形范围。

  秦鼓神情肃穆,连化为金芒的纹器都没收取。

  秦瑟连催念力,蓝色灵舟先闪出一层光罩,随即朝海面飞去。

  无恨上人的眉心竖眼并未合上,对于密林幻境看都不看,直接催动心念,竖眼射出一股幽黑光束。

  就见幽黑光束往周围环扫一圈,密林处处闪出五彩光芒,转眼之间,整个幻境就消失不见。

  无恨上人目光一转,正好见到蓝色灵舟遁入海面,连忙挥手:“追!”

  花袍老者不敢怠慢,当即祭出一艘黑色飞舟,迅速开启光罩,紧追蓝色灵舟而去,连匕首都没收取。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