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203章 暂避风险

第203章 暂避风险

  迎着耀眼阳光,隐形的玉骨舟当空疾飞。

  古玄缓缓道:“法力境魔修定会前往牢狱查看,潜伏者绝无幸存之理,很有可能被搜魂。”

  之前在牢狱,古玄不确定有潜伏者存在,加上担心三幽门修士前来,直接搜刮宝物离开。

  当时若联手攻击,就能逼出潜伏者的方位,从而将对方击杀。

  秦瑟神色一动:“敢问黄道友的言下之意?”

  古玄续道:“不论潜伏者是谁,一旦被搜魂,秦道友立马就会暴露。”

  “此言甚是。”秦鼓眉头微皱,“反倒黄道友始终隐形,虽在牢狱现身,可潜伏者被幻阵所困,压根看不到黄道友的模样。”

  古玄进一步道:“即便潜伏者没被搜魂,可牢狱被劫,看守修士毙命,三幽门只怕不会善罢甘休,若从宫胜身上顺藤摸瓜……”

  秦瑟缓缓道:“在下挚友会出门游历一段时日,以避风险。我等在银川岛有座洞府,临川城有登记,群礁岛的洞府尚未暴露。纵然如此,此事也有巨大隐患,不知黄道友有何高见?”

  古玄即将闭关修炼,担心群礁岛洞府保不住,才会屡屡提及此话题,秦瑟的话语倒让他安心不少。

  秦鼓沉声道:“三幽门若莅临群礁岛,以逍遥真人当日的忌惮态度,未必保得住我等。”

  古玄连忙建议:“依在下之见,我等暂且不要回群礁岛,以防万一。”

  秦鼓连忙问:“黄道友可有好去处?”

  古玄早有计较:“待瓜分完战利品,想来都有不少闲置宝物,我等不如去一趟平海城。”

  秦鼓点头赞同:“平海城路途遥远,来回一趟,少说要两个月。此城有不少苍生境店铺,更适合我等出售宝物。”

  此事一定,古玄就取出三个储物袋:“此为宫胜储物袋,在下储物袋,还有一艘隐形飞舟。”

  秦瑟微微一愣,连忙判断方位,赫然发现玉骨舟初始就朝平海城方向飞行,不禁叹道:“黄道友心思如海,在下佩服。”

  古玄神态自若,没有回应什么,秦氏兄弟连忙取出九个储物袋。

  秦鼓搓搓双手,眼神略显热切:“宫胜有一颗二品莲子,对在下冲击后期有大用,黄道友若能割舍,在下可不要虚度符。”

  “当然可以。”

  古玄点下头,念力从储物袋中裹出一木盒,打开盒盖,果然有一颗灵莲子,比一品莲子略大。

  “正是此物。”秦鼓盯着莲子,目光火热,“当初交换会上,在下和宫胜一番争执,最终被他换走。”

  古玄盖上盒盖,将木盒放到秦鼓面前:“宫胜以何物交换?”

  兴许生怕古玄反悔,秦鼓连忙收起木盒:“莲子原主只交换秘术,在下的秘术没有被对方看中,结果失之交臂,抱憾而回。”

  古玄转而问:“虚度符是何模样?”

  秦瑟当即道:“在下已问过挚友,虚度符是一种木符,能用灵力激发。”

  宫胜储物袋中,确实有五枚褐色木符,雕成短箭形态,箭身单手可握。

  古玄将五枚虚度符裹出,望向秦瑟:“五枚虚度符,你我各分一枚,留三枚给逍遥真人,不知秦道友以为如何?”

  秦瑟毫不犹豫道:“逍遥真人赠出三枚符宝,还借用兜云珠,理应分得三枚,在下并无异议。”

  古玄十分满意,将一枚虚度符递给秦瑟,另外四枚收入备用储物袋。

  秦瑟接过虚度符,仔细打量几眼,才郑重收起。

  秦鼓道:“此番杀人夺宝,全靠黄道友力挽狂澜,且损耗甚多,我等兄弟已商量过,剩下的战利品,黄道友可独分五成。”

  一套玉符阵,一枚符宝,都是珍稀宝物,难以购得,古玄确实损耗甚大,可他却摇摇头:“五成不合常理,在下纵然有所损耗,分四成足矣。”

  秦氏兄弟互视一眼,面露喜色:“多谢黄道友。”

  在古玄看来,他们懂取舍,识进退,心智上佳,非泛泛之辈,值得交往。

  三人将战利品大致估价,再分作三份,古玄最终挑走宫胜的储物袋。

  因为宫胜储物袋中,有一柄漆黑小剑和一节记载灵道秘术的玉简。

  迄今为止,古玄得到四柄漆黑小剑,用途未知。

  灵道秘术只有一份,名为《会阴术》,能使罡力境灵修隐藏修为。

  修炼时,在下丹田凝练两枚大法纹,各存于上丹田和会阴腧穴。

  施展时,将念力和罡力分别藏于大法纹即可。

  以古玄的修为,暂时无需修炼此秘术,且会阴腧穴已存有虚劲,二者是否有冲突,还要向王莽请教。

  ……

  时值盛夏,酷热的阳光照在透明禁制上,为平海城增添几分绚丽。

  古玄独自走在平海城街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行人和目不暇接的店面,神情竟有些恍惚。

  一幕幕南洋境的经历在脑海浮现,待走到广云轩门口,古玄才回复常态。

  广云轩表面装修颇为质朴,不见富丽堂皇,顾客也不多,门可罗雀。

  古玄没有易容,走进广云轩一楼,一位黄衣侍女热情招呼:“这位客官,请问交换什么宝物?”

  古玄面无表情道:“罡力境的强大宝物。”

  从狱岛得来的寻常战利品,古玄都已出售,获得三万多下品灵石,总算补回上次购买凶兽资料的损耗。

  古玄还有几样魔道重宝,曾听王莽提过,广云轩以物易物,连符宝都能换到,就来涨涨见识。

  “客官楼上请。”

  黄衣侍女将古玄带到二楼一扇紧闭的石室前,伸手按下墙上一块凸石。

  轰的一声轻响,绘有浪涛图案的石门移进石壁。

  “客官在里头稍坐,在下请本轩鉴宝师前来。”

  待古玄走进接待室,黄衣侍女自个离开。

  没让古玄等太久,一位罡力境后期修为的黑衣老者走进接待室,伸手按向墙上凸石,石门自行关闭。

  黑衣老者落座后,没有丝毫废话:“不知道友用何宝物交换,若是寻常宝物,本轩一概不理。”

  黑衣老者语气生硬,非待客之道,可古玄面无改色,取出一个储物袋,念力一动,诡隐舟从中掉出,落在地面上。

  “此飞舟善于隐形,需要罡力境后期的念力,才能看破形迹。”

  黑衣老者连忙探出念力,仔细观察诡隐舟:“此飞舟倒颇有价值,道友想交换什么宝物?”

  “一套玉符幻阵。”

  古玄仅有一套玉符阵,当年得自西门棋储物袋,已在三幽门牢狱施展。

  正是此番经历,使古玄认为玉符幻阵不可或缺,关键时刻有大用。

  黑袍老者已将古玄当顾客对待,客气道:“玉符阵大多是幻阵,攻击类的玉符阵威力不强,战斗中难有大作用。本轩仅有一套玉符幻阵,道友若要交换,还需补上五百灵石的差价。”

  宫胜曾在狱岛施展过的漆黑木瓶,叫阴煞瓶,属于极品纹器。

  古玄本想用阴煞瓶再换一套玉符阵,听得黑袍老者所言,就打消此心思,转而问:“在下若交换追魂金雷珠,要补多少灵石?”

  黑袍老者没有不耐烦,缓缓道:“道友若用过追魂金雷珠,应当十分清楚,此珠激发迅疾,威力强大,因而要补三千灵石。”

  “金雷珠威力不凡,玉符阵也有妙用,在下就交换玉符阵。”

  古玄的灵石存在专用储物袋里,当下用念力裹出储物袋,悬停在身前。

  黑袍老者见状,不动声色地施展念力,同样裹出一个储物袋。

  古玄一催念力,一块块灵石从储物袋口飞出,转而飞入黑袍老者的储物袋。

  五百灵石很快转入,黑袍老者收起储物袋,取出一方精美锦盒,搁在桌面上,轻轻推给古玄。

  古玄打开盒盖一瞧,里面放有五枚玉符,每一枚都要比首套玉符大些。

  ……

  广云轩对面的香茗斋,依旧顾客盈门。

  露天茶座上,靠近广云轩门口处,坐着两名其貌不扬的青年男子,五官颇为相似,显然是亲兄弟。

  两人只点一壶灵茶,边传音交流,边有意无意地瞟向广云轩门口。

  那名灰袍青年神色有些着急:“大哥,不可再犹豫了,等了三天才有人进广云轩,还是初期修为,正是下手的大好时机。”

  “稍安勿躁。”那名蓝袍青年眉头微皱,“等那人离开,咱们盯上一程,再择机动手,距离丘云岛竞夺洞府,还有十年之久,足够你进阶中期。”

  灰袍青年饮一口灵茶,目中闪过精芒:“也不知那人身家如何。”

  “能进广云轩的修士,大多身家不菲,且背后没有法力境修士撑腰,最适合咱们夺宝。”蓝袍青年冷酷一笑,“当年我和罗道友也是如此行径,才能购买丹药,进阶中期。”

  ……

  古玄离开广云轩后,慢悠悠走向香茗斋。

  临近香茗斋门口,目光往露天茶座迅速一扫,并没有见到秦氏兄弟。

  香茗阁内同样设有茶座,几位衣着花枝招展的妙龄侍女来回走动。

  古玄悠哉悠哉地走进来,一位眼尖的彩衣侍女连忙热情招待。

  可他询问几句后,只点了一壶寻常灵茶,令彩衣侍女好生失望。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