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98章 惊闻残魂

第198章 惊闻残魂

  古玄正要布阵,五彩鹦鹉忽然出声:“黄道友,那两人就是大小秦道友。”

  远处飞来一艘银色灵舟,两位面容酷似的白袍男子,盘坐在灵舟上。

  秦鼓蓄有短须,盘坐在前头,凝视着古玄和五彩鹦鹉,沉吟道:“此人能在大岩峰开辟洞府,想来与逍遥真人的关系非同寻常,或许可邀其参与。”

  秦瑟略一思量:“咱们确实需要帮手,可此人是何来历,得先打探清楚,才好做定夺。”

  见银色灵舟朝索道台飞来,古玄索性暂缓布阵。

  待银色灵舟停下,五彩鹦鹉脆声问:“大小秦道友,从何处而来?”

  秦鼓微笑:“我等外出方回,正欲拜见逍遥真人,上交租赁灵石,见小鹦道友在此,特来一叙。”

  五彩鹦鹉扑闪翅膀,当空盘旋:“小鹦来引见下,这位黄叶道友,是主人故友的高徒,经主人允许,将在大岩峰修炼。”

  秦氏兄弟连忙望向古玄,客气地拱手见礼,待对方回礼,秦鼓问:“黄道友之前在何处修炼?”

  古玄正要回话,五彩鹦鹉抢先道:“黄道友也是来自苍生境。”

  秦鼓眸光微亮:“我等兄弟皆是大欣皇朝散修,不知黄道友……”

  古玄面露微笑:“在下乃大曦皇朝散修,初见二位道友,可谓他乡遇故知。”

  秦瑟哈哈一笑:“黄道友妙语,我等兄弟在南洋境游历数年,首次遇见曦国修士,确实有缘。”

  秦鼓连忙邀请:“黄道友若无要事,不妨一同拜会逍遥真人,实不相瞒,我等有要事相托。”

  “在下悉听尊便。”

  古玄毫不犹豫地答应,匆匆布下一套戌土三防阵,再次来到主峰顶。

  未祭出叩阵符,黑雾一阵翻滚,露出一条通道。

  五彩鹦鹉当先飞入,邀功似地汇报:“主人,小鹦已帮黄道友找好洞府,大小秦道友前来上交灵石。”

  古玄三人落向地面,就见五彩鹦鹉飞回鸟巢,逍遥散人依然在看书。

  一番见礼后,秦鼓直接递上一个储物袋,装有租赁洞府所需的灵石。

  待来客入座,逍遥散人给他们各斟一樽灵酒。

  秦鼓轻呷一口,搁下紫木酒樽,开门见山道:“逍遥真人,我等此番拜访,还有一事相求。”

  “说来听听。”逍遥散人面无异色。

  秦鼓缓缓道:“此番外出,我等在银川岛遇到一对散修道侣。男修叫宫胜,女修叫俞紫。女修有位兄长,名叫俞青。他们曾联手探索一处魔修古墓。”

  古玄暗叹:“南洋境的修士古墓真多。”

  王莽轻笑:“修士尸体通常火化处理,专门建造墓穴的,倒是值得一探。”

  秦鼓续道:“当他们费尽手段,打开石棺后,棺中尸骸突然闪出一道残魂,没入俞青上丹田,并与其元神相融。”

  “夺舍?”古玄一挑眉梢,不禁发问,修士古墓果然皆非善地。

  秦鼓瞟向古玄:“据俞紫所言,那古修残魂无法言语,没有神念,起初是下意识夺舍,可夺舍不成,反而与俞青的阴魄融合。”

  秦瑟接声:“俞青初始在地面打滚,痛不欲生。后来剧痛逐渐消失,俞青察看元神,没有找到残魂,误以为残魂被自己的元神覆灭。可回归洞府后,俞青赫然无法引气修炼。”

  连逍遥散人都被此事吸引,见秦瑟停下话语,当即问:“后来如何?”

  秦鼓道:“宫胜和俞紫都是魔修,与合欢门修士颇有交情,就带俞青前往合欢门求助。可合欢门只查出元神症状,并没有妥善的解决之法。”

  秦瑟饮了口灵酒,缓缓接声:“在俞紫的恳求下,合欢门修士带他们前往三幽门求助。三幽门得知此事原委,竟然勃然大怒,当场扣下俞青,将宫胜和俞紫打成重伤,并将他们与合欢门修士赶出山门。”

  古玄思量:“莫非古修残魂跟三幽门有关?”

  “大概三百年前,三幽门有位法力境长老,名为元骁,由于肉身被毁,第二次夺舍,可依天地规则,即便法力境,也只能夺舍一次,元骁自然不能例外,就建造一座墓穴,布设续魂大阵,企图保住元神。”

  “原来如此。”古玄对残魂来历总算了然。

  秦瑟补充:“封闭墓穴数十年后,元骁的元魂灯熄灭。三幽门以为元骁陨落,没有开棺检验,可在续魂法阵的作用下,元骁只消散魔魂和命魂,阴魄一直存在,成为毫无意识的鬼魂。”

  逍遥散人道:“一些心有不甘的凡人死后,阴魄不会随命魂马上消散,会滞留在上丹田,成为无主鬼魂,可最长滞留时间不会超过七天,民间的头七仪式,就是来源于此。”

  王莽道:“即便魔修的阴魄,最长滞留时间也不会超过七七四十九天,元骁的阴魄能留存两三百年,一来是寿元未尽,夺舍两次才导致死亡,二来是续魂大阵的作用。”

  古玄问:“三幽门扣留俞青,不知有何意图?”

  秦鼓冷笑道:“三幽门将俞青囚禁于牢狱,布下抽魂大阵,想要抽取元骁的鬼魂,用秘诀融入僵尸上丹田,用来守护魔门。”

  秦瑟接声:“据合欢门修士所言,抽魂过程中,俞青的元神会产生难以忍受的痛楚,等于活生生被折磨。待元骁鬼魂抽出,俞青势必会被三幽门击杀。”

  逍遥散人沉吟:“俞紫和宫胜莫非想劫狱?”

  “正是。”秦鼓微微一笑,“合欢门修士预计,抽魂大阵约莫运转一年,就能抽出元骁鬼魂,俞紫和宫胜特意等待一年才进行劫狱,既能救出俞青,又能让他继续修炼。”

  秦瑟瞟了古玄一眼,朗朗道:“我等兄弟受宫盛邀请,将一同参与劫狱。”

  逍遥散人问:“他们是何修为?”

  秦鼓道:“俞紫和宫胜都是罡力境中期。”

  古玄双目微眯:“仅凭几位罡力境,就想到魔门劫狱,何来的自信?”

  逍遥散人道:“黄道友初来南洋境,有所不知。三幽门处在流烟岛,牢狱却设在三十里外的无名小岛。修行界少有牢狱,三幽门无非想充分利用无名小岛。”

  秦瑟道:“逍遥真人所言甚是,原本三幽门牢狱没有犯人,仅有一名罡力境修士看守,囚禁俞青后,才增加两名中期修士看守。”

  秦鼓挑眉道:“宫胜和俞紫颇为精明,为防机密泄露,专门找异地灵修帮忙,且救出俞青后,他们三人打算远走高飞。”

  古玄追问:“纵然如此,此事也风险重重,以修士的飞行速度,片刻就能飞行三十里,两位道友甘冒其险,不知有何好处?”

  秦瑟朗朗道:“宫胜有一种秘符,叫虚度符。此符一经激发,居然能在七品以下的法阵中穿梭自如。他们当初能进入元骁墓穴,就是依赖此符。”

  逍遥散人轻笑:“如此秘符,本人闻所未闻,两位道友却知之甚详,想来与宫胜等人关系匪浅。”

  秦鼓摇摇头:“在下此前非但与宫盛没有交情,反而有所矛盾。”

  逍遥散人盯着秦鼓,玩味一笑:“愿闻其详。”

  秦鼓简略道:“某次交换会上,在下易容参与,曾与秦鼓有过争执。”

  古玄问:“既然是敌非友,秦道友如何与宫盛二度交集,并彼此合作?”

  秦瑟道:“说来也巧,经在下挚友引见,我等才得知劫狱一事。挚友曾与宫胜等人联手探墓,亲眼见识过虚度符,而他生怕得罪三幽门,不愿参与劫狱。”

  古玄略一思量,终于问出重点:“秦道友之前说有事相托,用意何在?”

  “我等想趁机击杀宫盛。”秦鼓目露精光,“宫盛在交换会所得宝物,对在下修炼至关重要,可宫盛夫妇战力不俗,我等兄弟力有未逮,这才邀请黄道友参与此事。”

  秦瑟望向古玄,目光炯炯道:“我等事后可平分战利品,包括虚度符,不知黄道友意下如何?”

  古玄不置可否:“秦道友除了邀请在下,似乎对逍遥真人有相求之意。”

  秦鼓如实道:“实不相瞒,在下想找逍遥真人借兜云珠一用,事后至少奉上一枚虚度符。用此珠隐形,可防念力查探。到时就由黄道友隐形,尾随我等前往三幽门牢狱。待我等动手,黄道友暗中相助即可。”

  古玄若有所思:“等抽魂大阵将元骁鬼魂抽出,若由看牢狱守的修士收取还好些,若三幽门派其他修士前来,劫狱变数太多。既有兜云珠隐形,为何不直接击杀宫盛?”

  秦瑟连忙解惑:“我等有过此虑,可据在下挚友所言,宫盛此人十分狡猾,得小心应付。我等尚不知宫盛洞府所在,只约定半月后在某小岛汇合。”

  秦鼓接声:“宫盛的飞舟善于隐形,在下的念力无法看破。若非如此,当初交换会后,在下就直接动手,抢夺宝物。”

  秦瑟补充:“还有一点,宫盛夫妇毕竟与在下挚友有交情,若直接陨落,在下对挚友不好交代。”

  王莽忽然道:“劫狱势在必行,元骁鬼魂对老夫有大用,事后与你细说。”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