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86章 心潮暗涌

第186章 心潮暗涌

  落沙岛是一座荒凉山体,方圆百里,最高处约有百丈,不见草木,尽是裸露的岩石和灰褐色土表。

  一艘开启透明禁制的灵舟疾飞而来,沿岛屿盘旋一圈,古玄等人长身而立,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方勐担忧道:“苏道友,我等延迟五日,胡迪等人兴许已进洞。”

  倘若灵舟全速飞行,本能在约定之日前抵达,可苏氏兄妹不紧不慢,途中还在某岛屿歇息一晚。

  方勐曾多次催促,并发过一次牢骚,苏氏兄妹始终我行我素,压根没理会。

  苏词淡然道:“没有苏某领路,他们压根找不到古阵所在。若要猜测,他们可能自行进洞,可能等得不耐烦离开,可能爽约没来,也可能途中出意外。”

  王莽轻笑:“相比苏词的心眼,方勐还嫩了点,无故拖延五日,明显是有意为之,暂且不知其用意。”

  古玄朗声道:“在下倒以为,胡道友会在岛上等待一段时日,到时再决定进洞或离开。对修士而言,五日不够转眼之间。”

  话音方落,虚空忽然响起一道男子声音:“这位道友说得在理,只是事先说好四人,为何多出一位,还迟来五日?”

  紧接着,某处虚空蓝光一闪,一朵白云现形而出,站着四名修士。

  那名锦袍男子,正是胡迪,罡力境中期修为,体型矮胖,眸光锐利,鼻如大蒜,下颌蓄有短须。

  另一位面容清丽的女子,罡力境初期修为,一身五彩羽衣,由某种妖禽的尾翎制成,甚为美观。

  还有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汉,罡力境初期修为,白袍表面绣有梅花印记,颈脖缠绕着一条乌黑小蛇,信子吞吐不定。

  最后一名体型瘦削的男子,罡力境中期修为,身着黑色斗篷,脸戴黑色骷髅面具,看不到真容。

  “途中遇上点麻烦,这才迟来些时日。”

  苏词说得云淡风轻,念力探视面具男子和白袍大汉,不禁脸色微沉。

  “胡道友当初要请帮手,苏某并无异议,可你不声不响,竟然请来两名魔修,还需给个说法。”

  古玄神色一动,连忙探出念力,扫视胡迪等人。

  与此同时,古玄身上降临四股念力,显然对方也在探视他们的修为。

  “你懂什么?”胡迪面现怒色,“本人曾与五位中期修士探索过古墓,只有两人存活,并非自相残杀,古阵之地皆凶险无比。此地古阵若是古修洞府,灵修和魔修皆有可能。”

  苏词神色稍缓:“苏某并无怪罪之意,因故迟到五日,也有不是之处。诸位道友皆是胡道友所请,自当一起探索,不分彼此。”

  “这才像话。”胡迪轻哼一声,“否则本人甩袖就走,绝不奉陪。”

  苏词续道:“苏某虽多叫一人,关于宝物分配,依然如当初的约定。”

  胡迪面露满意之色,这才介绍起三位散修帮手。

  白袍大汉叫包敬,斗篷男子叫薛玮,彩衣女子叫柳芸,竟是胡迪的表妹。

  相互介绍完,胡迪迫不及待道:“我等速速入洞,免得夜长梦多。”

  “请诸位道友跟上。”

  苏词连忙驱使灵舟,飞向山肩的洞窟入口。

  入口形如一张狰狞大嘴,里面阴风阵阵,呼号不绝,听着令人毛骨悚然。

  “洞道颇为宽阔,诸位道友可御器飞行。”

  苏词收起灵舟,当先驭剑飞入洞口,古玄三人纷纷驭剑跟上,苏曲压后。

  待他们进入后,胡迪等人才跟着飞入洞窟。

  之前那朵白云,由柳芸的一颗蓝色珠子所化,入洞后就分开飞行。

  胡迪和柳芸都踩着飞剑,包敬后背亮出一对黑气翅膀,缓缓扇动,薛玮将斗篷敞开飞行。

  入口的洞道斜斜朝下延伸,洞壁如刀削斧砍,十分陡峭,若是凡人来此,恐怕会直接掉下去。

  九人缓缓飞行,周遭漆黑一片,也不知阴风从何处吹来,竟能钻入肌肤,感觉颇为森冷。

  深入洞道百丈左右,洞道变得平缓些,依然可让人飞行通过。

  前方忽然出现四条分叉洞道,苏词没有停下,直接从一条分叉洞道飞入,其他人纷纷跟上。

  分叉洞道弯弯曲曲,只深入数十丈,前方再次出现三条分叉洞道,苏词一马当先,拐入最右边洞道。

  古玄和王莽交流:“前辈,此地确实和圭山石窟颇为相似。”

  王莽道:“此地尚有地灵气存在,只是极为稀薄。日后你若去东蛮境和西荒境,就能见到各种光怪陆离的奇特地貌。”

  古玄神色微动:“前辈去过东蛮境和西荒境?”

  王莽轻笑:“玲珑界五大境,老夫都曾游历过,只是时日有短有长。”

  九人不断在洞道飞行,但凡碰到分叉洞道,苏词都没有丝毫停留。

  这些洞道,或陡峭,或平缓,或朝上延伸,总体上曲折环绕,朝下深入。

  深入洞道两刻钟后,胡迪不耐烦道:“苏道友,还有多久能抵达?你莫非带我等兜圈子?”

  “胡道友当初若要察看古阵,苏某兴许会防范一二,如今已无必要。”苏词声音平静,并没有明言,继续驭剑前进。

  胡迪忽然弧飞而出,拽住方勐的衣领,使劲朝后一扯,喝道:“飞到后面去,不然宝物没你份!”

  方勐不禁向右边倾斜,胡迪趁机挤进分叉洞道,这才心满意足。

  方勐目露精光,就要同胡迪理论,耳中忽然响起刘奇传音:“方道友勿恼,古修洞府虚实未知,待破阵之后,再做计较。”

  方勐略一思量,觉得有理,就没有发作,只是神色有些阴沉。

  胡迪扬声道:“苏道友,快回应本人问题,多久能到古阵之地?”

  苏词微微一笑:“胡道友莫急,古阵在地底深处,还不到一半路程。”

  柳芸忽然问:“苏道如何找到古阵之地?”

  苏词不答反问:“胡道友就没有明言?”

  胡迪怒道:“你当初只说偶然遇到古阵之地,叫我如何明言?”

  柳芸浅笑:“表哥当年探索古墓,得到阵法传承,兴许听到古修洞府,就兴奋难耐,忘却探听。”

  “就是如此。”胡迪连忙点头,“苏道友,本人很想知道,你快说。”

  苏词缓缓道:“苏某本为追杀仇家,结果没找着,反而遇到古阵之地。”

  方勐闻言,不禁朝刘奇传音:“苏道友显然对胡迪等人有所防备,到时若有冲突,就拿胡迪这厮开刀,单凭我俩恐怕力有未逮,得将黄道友拉入阵营。”

  刘奇传音:“方道友不必多虑,黄道友极为精明,会与我等同气连枝。”

  方勐不太放心,连忙朝古玄传音:“黄道友,若因宝物分配不均,现场起冲突,我等该当如何?”

  古玄略一计较,缓缓传音:“到时见机行事,对两位魔修不可掉以轻心。”

  与此同时,薛玮朝包敬传音:“瞧他们这架势,貌合神离,即便真有古修洞府,只怕也会起争端。”

  包敬传音:“若是灵修洞府,宝物对我等无用,不如宰杀一两人。”

  薛玮想了想:“据胡道友所言,除了苏氏兄妹,其他三人都是苍生境散修,对他们下手稳妥点。”

  “就依薛兄之意。”包敬暗自冷笑,“但愿那三人都是肥羊。”

  深入洞道半个时辰左右,苏词朗声道:“古阵就在前面的大洞窟。”

  胡迪跟在苏词身后,却没有好脸色:“如此兴奋作甚,古阵多玄妙,若无本人破阵,谁都进不去。”

  王莽缓缓道:“此处距离落沙岛山顶,少说有五里,若从此处土遁而出,应会直达海底。”

  古玄探出念力,仔细观察大洞窟,暗道:“洞窟确实挺大,我的念力竟然探不到地面。”

  王莽道:“老夫的念力也难窥全貌,洞窟地面确实有法阵存在。”

  方勐有些兴奋:“苏道友,古阵近在咫尺,不妨加快速度。”

  苏词轻笑:“当日离开洞窟,苏某曾让一只咕咕鸟就地潜伏,这半年来,洞窟内都没有异样。”

  方勐瞟了胡迪一眼,含沙射影道:“还是苏道友心性沉稳,处事周到。”

  王莽道:“洞窟内确实没有发现危险,据迷蒙虫预测,古阵下方必有危机,相比之下,修士间的潜在矛盾反而不足为虑。”

  古玄依然没有探视到古阵,索性收回念力。

  九人很快飞过洞道,进入洞窟,当空悬停。

  就见洞窟方圆数十亩,将近二十丈高。

  坑坑洼洼的洞壁上,散布着三个洞口,显然有三条洞道可抵达此地。

  地面中央还有个圆形洞口,径长一丈左右,里面有浓郁的灰雾翻滚不定,隐隐传出呼啸声。

  此洞口不远处,一只不起眼的咕咕鸟蹲在石缝中。

  方勐紧盯着地面洞口,不禁喜上眉梢:“此地果然有古阵存在。”

  苏词指着某个壁洞口,轻笑道:“苏某当初就是从那条洞道来到洞窟,至今想来,历历在目。”

  柳芸郑重道:“不管古阵下方有何存在,只要破开法阵,就能一探究竟。”

  “柳道友所言甚是。”

  说话间,苏词驭剑飞向地面,其他人纷纷跟随。

  即将到达地面时,古玄心头一凛:“前辈,小阴传来一股危险情绪!”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