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85章 苏词相邀

第185章 苏词相邀

  洞内没有可燃物,焚化尸体后,火光自行熄灭。

  地面除了灰烬,还有两个焦黑储物袋,以及一颗眼球大小的血色珠子。

  方勐道:“经凡火焚烧后,中品储物袋不堪再用,但内空间还在。”

  “此珠为何物?”刘奇指向血色珠子,“似乎不是董道友的宝物。”

  苏词接声:“若苏某没有料错,可能是养蛊珠,魔修祭养蛊虫,要用到此珠,对灵修无用。”

  刘奇若有所思:“看来那条毒物就是蛊虫,邓雄企图祭养蛊虫,反被毒死。”

  王莽缓缓道:“此珠正是养蛊珠,珠内没有其它蛊虫,可取之。”

  古玄暗道:“养蛊珠价值如何?”

  王莽道:“养蛊为魔道一脉分支,养蛊珠的炼制极为不易,需要采集万千妖虫的精血和眼眸,而蛊虫的培育更加困难。”

  苏词饶有意味道:“养蛊珠自然归黄道友,两个储物袋就给董道友陪葬,诸位以为如何?”

  与方勐互视一眼,刘奇朗声道:“苏道友所言甚是,二雄的储物袋足够我等分配。黄道友为击杀蛊虫,耗费一颗追魂金雷珠,当得养蛊珠。”

  古玄笑道:“承诸位道友盛情,养蛊珠就归在下,依此珠价值,在下就少拿部分战利品。”

  苏词微笑:“苏某觅得一处古修洞府,诸位道友皆非贪得无厌之徒,若不嫌弃,大可一同探索。”

  古玄暗道:“看来毒蛊只是意外,古修洞府才是最大变数。”

  王莽建议:“最好前去探索,结合探索经历,更能把握迷蒙虫的预测。”

  方勐目光一亮:“若有古修洞府探索,我等乐意前往,还望苏道友明言。”

  苏词摆摆手:“方道友莫急,先瓜分战利品。”

  ……

  兴许是董旋陨落,以及探索古修洞府的诱惑,分配战利品的过程相当和谐,甚至相互谦让。

  周雄和邓雄的身家颇为丰厚,不提养蛊珠,若全折算成灵石,古玄的所得超过两万灵石。

  分完战利品,五人坐主洞在石椅上,皆大欢喜,苏词取出几坛下品灵酒,给每人各发一坛。

  方勐饮了一口灵酒,搓搓双手,热切道:“还请苏道友说说古修洞府的情况,我等当洗耳恭听。”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词身上。

  苏词搁下酒坛,眸光流转,缓缓问:“三位道友都是曦国修士,可曾去过烈国的圭山石窟?”

  刘奇当先道:“刘某虽未去过圭山石窟,却听闻石窟洞道纵横交错,如同灵石矿脉中的矿道。”

  古玄接声:“在下倒曾去过圭山石窟,正如刘道友所言,洞道颇为复杂。”

  苏词道:“落沙岛地形与奎山相似,地下洞道却比圭山石窟复杂数倍。”

  方勐神色一动,不禁插话:“莫非古修洞府,就在落沙岛?”

  苏词点下头:“约莫三年前,苏某路过落沙岛,恰巧见到一道五色流光遁入洞窟。苏某停下察看,可那流光遁速极快,转眼就不见踪迹,随后有三名逐元宗的罡力境修士追来。”

  刘奇被苏词的话语带入,连忙问:“那五色流光是修士,还是妖类?”

  苏词饮了口灵酒:“当时听逐元宗修士所言,五色流光为一头五元鹿所发。”

  “五元鹿!”王莽竟然惊呼一声,“据古老道书记载,五元鹿早已在玲珑界灭绝,速速问清楚。”

  古玄连忙问:“苏道友确定是五元鹿?”

  苏词瞟向古玄,意味深长道:“看来黄道友知道五元鹿,不妨说来听听。”

  王莽道:“据老夫所知,五元鹿为灵道圣兽,不吸收天地灵气,专门吞食灵药,体内元液能提高法相境的进阶几率。传闻曦皇当年得到一小瓶五元鹿元液,才能进阶法相境。”

  古玄听得呼吸急促,不禁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缓缓转述此话。

  当古玄说完,方勐满脸震撼,刘奇倒吸一口凉气,只有苏曲瞟了古玄一眼,神色略显古怪。

  苏词微微一笑:“苏某当初得知五元鹿功效,反应好不到哪去。”

  古玄言归正传:“苏道友,此事后来如何?”

  苏词缓缓道:“三位逐元宗修士,当日只说五元鹿元液能增进修为,苏某就与他们一同入洞追击,结果找了三天三夜,都没见到五元鹿的踪迹。”

  刘奇的神色逐渐回复常态:“莫非五元鹿没找着,却遇到古修洞府?”

  苏词摇摇头:“苏某当初另有要事在身,只得无奈放弃。待事情办妥,苏某前往惊鸿城问询,才得知五元鹿的真正价值,也是在此城偶遇董道友。”

  王莽忽然出声:“老夫当年听闻,有家店铺能出售道书资料,看来就在惊鸿城,你且问问。”

  古玄连忙道:“苏道友,是否惊鸿城有店铺出售道书资料?”

  苏词点下头:“黄道友所料不差,惊鸿城知音阁就有道书出售,要价颇高。”

  方勐若有所思:“想来董道友就是在那时,邀请苏道友击杀济月三雄。”

  苏词连饮两口灵酒,苏曲代为回应:“正是如此,可我等一心要寻找五元鹿,董道友更有意返回曦国,寻找帮手,一同游历,才会定下星辉岛之约。”

  刘奇双手合抱酒坛,扯回正题:“后来如何?”

  苏词道:“我等重返落沙岛,连续寻找两年,始终没能发现五元鹿,却遇到三具逐元宗修士的尸体。”

  古玄神色一动:“尸体死状如何?”

  苏词瞟向古玄:“三具尸体死状一致,都是后脑勺被利爪破开,其它地方完好无损,包括储物袋。”

  王莽分析:“五元鹿形体与梅花鹿相似,压根没有利爪,想来不是逐元宗修士认错,就是他们有意对苏词隐瞒。南洋境若真有五元鹿存在,恐怕会引起法力境修士的疯狂抢夺。”

  待古玄转述此话,苏词轻叹:“苏某当时与舍妹商讨,看法和黄道友一致,最终打算放弃,却在回程途中偶遇一处古阵。”

  古玄双目微眯:“苏道友如何确定是古阵?”

  “苏某有一件古宝,叫测阵盘,能大致测出法阵属性和阵眼所在。经过几番测试,却一无所获,从而推断出是古阵。”

  说到此处,苏词稍微停顿,目光扫视其他人。

  “古阵里头极有可能是古修洞府,即便不是,也值得我等探索一番。”

  方勐附和:“苏道友所言甚是,我等何时启程?”

  想起迷蒙虫的预测,古玄连忙抢话:“古阵里头也可能是险地。”

  “黄道友心思缜密,苏某佩服。”苏词望向古玄,微微一笑,“此番探索古阵之地,还有胡迪道友。此人善于破阵,不可或缺。除此之外,胡道友还会叫三位帮手助阵。”

  刘奇目光一闪:“为安全起见,多人联袂探索,并无不妥,不知胡道友和三位帮手是何修为?”

  苏词朗声道:“胡道友中期修为,至于三位帮手,苏某尚未见过,但修为不会超过中期。”

  方勐道:“无论如何,我等非去古阵之地不可,不知何时出发?”

  苏词瞟向古玄:“黄道友以为如何?”

  古玄微微一笑:“天色已晚,诸位若要祭炼宝物,大可明日启程。”

  苏词最终拍板:“那就明日出发,我等在岛上各自布阵,并将此洞府毁去。”

  ……

  彤云密布,冷风呼啸,济月岛多出四处黄色光罩,皆为戌土三防阵。

  某处黄色光罩内,古玄盘坐在玉骨舟上,将此番经历回味一番,随后与王莽交流:“和元丹有何用?”

  和元丹正是战利品之一,古玄分到一瓶。

  王莽缓缓道:“罡力境修初期的修炼,只有罡力和念力协调增长,才能继续唤醒灵魂。由于灵根和功法等问题,念力和罡力往往无法协调增长。和元丹能协调念力和罡力,使其在体内生生不息。”

  古玄追问:“我何时需要服用和元丹?”

  “没那么快。”王莽轻笑,“你才巩固修为,罡力远远不够功法要求,以《太一真经》的级别,老夫估摸着,罡力要达到寻常修士五倍,才需要服丹,尚需多吸收天地灵气。”

  “常人的五倍,那得吸收多少灵气。”古玄轻叹一声,“以济月岛的灵气,应当能用小阴辅修了。”

  王莽道:“此岛倒能开辟洞府,只是修炼进度恐怕差强人意。”

  “此岛就作为备用洞府。”古玄转移话题,“依苏词所言,前辈认为此行有哪些变数?”

  王莽思量少顷:“虚实未知的古阵之地,胡迪请的未知帮手,施展五行遁光的未知妖类,都是变数。”

  古玄一挑眉梢:“前辈认为苏词是遇到妖类?”

  “很有可能。”王莽稍微停顿,“目前只能确定,遁光之主绝非五元鹿,苏词在落沙岛洞窟搜索两年,都没能遇到,兴许此妖物早已离岛而去。”

  “此言甚是。”古玄边理思绪,边回忆地图,“据地图显示,从济月岛到落沙岛,要飞二十来日,途中正好修炼分罡术。”

  王莽赞同:“此举甚好,五行灵根太过罕见,有必要伪装一番。”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