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84章 猝不及防

第184章 猝不及防

  虚空中,蓝色光刀和青色光剑相互交击,二者法纹闪烁,难分伯仲。

  蓝盈盈的短枪攻击迅疾,角度刁钻,可龟壳盾牌的防御密不透风。

  寻常罡力境中期的念力能分成三股,周雄驱使大刀和短枪,已动用两股。

  脚下的双剑当空悬浮,暂时无需念力驱使,意味着还能动用一股念力。

  若无其它外在因素,按正常战局走向,周雄就能再祭出一件攻击纹器。

  但荷叶形飞行器已追到近处,古玄和苏词杀气腾腾,蓄势待发。

  周雄回头一瞧,不禁眉头紧皱,连忙催动念力,蓝色光刀灵光大盛,将青色光剑一举荡开。

  蓝色光刀顺势还原为本体,迅速飞入周雄袖中。

  “留下命来!”

  苏曲见状,立马清楚对方的意图,念力一催,青色光剑猛斩而下。

  周雄轻哼一声,脚下双剑灵光闪烁,朝左前方疾飞而出,轻易避开青色光剑的攻击。

  散修本就囊中羞涩,周雄为了逃走,竟然舍弃一件中品纹器,倒也果然。

  苏曲反应很快,连连催动念力,青色光剑当空停住,表面灵光爆闪,还原为本体,随即疾飞而来,截下蓝色短枪。

  接下来,苏曲收回龟壳盾牌,骨翼一扇,体表青光流转,当空瞬移而出。

  由于两人远离,念力无法再驱使,青色木剑和蓝色短枪只交击数下,就凌空停住,显得有些诡异。

  “在下也追上去。”

  荷叶形飞行器已飞到十几丈外,古玄一催念力,背后闪现出两对五彩罡翅。

  不待苏词回应,五彩罡翅一扇,古玄疾飞而出。

  苏词表情冷峻,依然驱使荷叶形飞行器追击。

  王莽忽然道:“苏曲罡力浑厚,念力驱使两件中品纹器,游刃有余。方才明明能攻击,苏词却没出手,显然料定周雄会再逃走。此二人绝非寻常散修,兴许变数就出在他们身上,待会可适当显露战力。”

  古玄暗道:“至少可确定一点,苏氏兄妹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接连瞬移几次,苏曲再度将周雄截住。

  兴许见古玄追来,苏曲没有再驱使纹器,只挥出十几张符箓,化为各色各样的罡芒,当空飙射而出。

  古玄的飞行速度与周雄相当,已追到十几丈外。

  见到苏曲攻击,古玄连忙探出一股念力,将周雄锁定,同时运出虚劲。

  周雄之前对古玄的飞速感受不深,当下被两面夹击,神色阴沉之极,连忙祭出一枚月牙刃。

  随着念力催动,月牙刃表面灵光闪烁,化出一枚枚月牙形的蓝色光刃,纷纷朝古玄飞旋而来。

  周雄打的如意算盘,用一件中品纹器击杀古玄,再凌空避开罡芒的袭击。

  由于周雄驱使纹器,飞速有所减缓,卷到近前的虚劲,化为一条无形锁链,将其牢牢捆住。

  “这是什么?!”

  周雄浑身被束缚,骤然凌空停下,不禁面色大变。

  苏曲正要祭出纹器,替古玄挡下月牙刃,可见到周雄似乎动弹不得,眸中闪过诧异之色。

  想起苏词的交代,苏曲决定静观其变。

  面对飞旋而来的月牙刃,古玄没有硬接,五彩罡翅一扇,顿时弧飞而起。

  紧接着,古玄一催念力,晶伏针先在储物袋内隐形,才当空激射而出。

  一道道罡芒激射而来,近在咫尺,身体又被无形之力束缚,周雄形势堪忧。

  千钧一发之际,周雄急催罡力,体表蓝光爆闪,直接将虚之链震散。

  感觉身体一松,周雄再催念力,脚下双剑灵光闪烁,疾飞而出,堪堪避过诸多罡芒的袭击。

  可才飞出两三丈远,隐形的晶伏针就电射而来,从周雄后脑勺贯入。

  在念力的驱使下,晶伏针表面灰光爆闪,直接湮灭周雄元神。

  周雄闷哼一声,双眼瞪大,死不瞑目,身体当空栽倒,连双剑一同掉落。

  避开符箓攻击后,周雄只顾着逃跑,以及驱使月牙刃攻击古玄,压根没有运出念力,探视周围。

  周雄被古玄念力锁定,本以为对方只为施展束缚之力,才会有如此反应。

  即便周雄见到晶伏针,以此针的飞射速度,仓促之间,只能用罡气防御。

  而罡气压根防不住晶伏针,周雄依然会毙命。

  一切看似巧合,却都在古玄的预计之中,而这些仅是电石火花间的反应。

  由符箓激发的罡芒,没能攻击到目标,当空一闪而逝,如璀璨的烟花。

  月牙刃和诸多蓝色光刃虽然飞旋而来,可古玄已扇动罡翅,当空弧飞而下。

  由于周雄陨落,蓝色光刃只追到半途,纷纷爆闪消失,月牙刃当空掉落。

  古玄凌空停下,罡翅朝两边舒展,念力一催,晶伏针先隐形,再从周雄上丹田破出,飞回储物袋。

  之前听到董旋称赞古玄,苏曲表面不动声色,却有些不以为然。

  此时见到古玄的手段,苏曲才大感兴趣,骨翼一扇,缓缓飞到近前,眸光充满探究:“黄道友用何种手段束缚周雄?”

  “一份秘术而已。”古玄微微一笑,“既然周雄陨落,苏道友快搜刮战利品,我等当去相助董道友。”

  荷叶形飞行器飞到近前,苏词朗朗道:“黄道友所言甚是。”

  南洋境冬季甚少下雪,济月岛的耐寒植物不多,周雄的尸体掉到岩石上。

  苏曲眸光微闪,没有刨根问底,当即扇动翅膀,缓缓飞到地面。

  古玄飞到荷叶形飞行器上,五彩罡翅一闪而逝。

  苏词笑道:“董道友诚不欺我,黄道友果然战力出色,倒是苏某,由于遁速较慢,都未能出手。”

  古玄谦逊道:“若非苏道友布设法阵,令妹途中缠住周雄,在下纵然有几分手段,也难以轻易得逞。”

  ……

  当荷叶形飞行器飞到济月三雄洞府上空,就见其他三人联袂而回。

  古玄连忙问:“董道友,情况如何?”

  董旋沉声道:“蒋雄那厮,遁速太快,我等未能追上,被其逃入海中。”

  “来日方长,董道友切莫丧气。”苏词祭出阵盘,掐动指诀,收回之前布设的阵旗,“周雄已被我等击杀,战果与事前商议有所出入,不妨均分战利品。”

  苏词当日改变战利品分法,刘奇和方勐表面没提,其实心里有些疙瘩,当下闻言,倒对苏词改观许多。

  “董某去瞧瞧尸体。”

  董旋心情不佳,随意点下头,就朝洞府飞去。

  蒋雄逃脱,董旋若不瞧瞧尸体模样,始终不放心。

  方勐建议:“洞府仅有部分坍塌,我等不妨在里头瓜分战利品。”

  时已傍晚,其他人都没有异议,纷纷飞向洞口。

  大部分坍塌的土石被清理过,堆在一间修炼室中,他们只运出护体罡气,轻易进入洞内。

  一干人来到修炼室外,就见董旋蹲在地面,仔细查看尸体。

  董旋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道:“天助我也,尸体正是邓雄,只是如此死法,似乎有些蹊跷。”

  苏词道:“邓雄当年返回洞府,并未受伤。”

  尸身大半裸露,苏曲却没有羞涩,沉吟道:“少有灵修用毒,多半是某种魔道毒物所致。”

  刘奇忽而轻叹:“不管如何,人死如灯灭,我等皆为散修,能进阶罡力境,都不容易。”

  “刘道友所言甚是。”

  董旋取来地面的衣物,盖住邓雄尸体,随即掏出火折子,引火焚尸。

  火光熊熊而起,一条形如蚯蚓的漆黑小虫,突然从尸体中丹田弹射而出,直接没入董旋眉心。

  “不好!”

  变起仓促,董旋拿着火折子,才要起身,压根猝不及防,结果一命呜呼。

  “那是什么?!”

  “董道友小心!”

  方勐和刘奇纷纷出声,见董旋倒在火中,脸庞迅速变黑,更是大惊失色。

  苏词微微一愣,随即回复常态:“苏某只见到一道黑影,可能是毒虫!”

  想起迷蒙虫的预测,古玄面容凝重,暗道:“前辈有何看法?”

  王莽道:“毒物速度太快,老夫没能看清,多半是毒蛊,快用金雷珠。”

  古玄毫不犹豫地挥动大袖,从中飞出一颗追魂金雷珠,悬停在董旋头顶。

  “追魂金雷珠!”方勐神色诧异,望向古玄,“黄道友,你……”

  古玄稍微解释:“在下之前翻看尸体,毒物并未出现,显然是火烧的缘故。”

  苏词见到追魂金雷珠,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扬声道:“黄道友所言有理,此毒物绝不能留。”

  董旋倒下后,趴在邓雄尸体上,熊熊明火很快烧到董旋头颅。

  就在这时,漆黑小虫从董旋的天灵盖破射而出,仅有数寸来长。

  王莽肯定道:“此物正是毒蛊,快将其灭杀!”

  都无需王莽出声,古玄连忙催动念力,追魂金雷珠骤然霹出一道闪电。

  刺啦一声,毒蛊正要飞出洞口,就灰飞烟灭。

  刘奇瞟向古玄,沉吟有声:“黄道友所言有理,此毒物定是感受到火焰气息,才会从体内现身。”

  古玄轻叹:“董道友为人豁达,值得一交,此番殒命,着实不该。”

  方勐肃然道:“董道友昔日曾多次相助,苏某铭感于心,定要击杀蒋雄,为董道友报仇。”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