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82章 不劳而获

第182章 不劳而获

  /

  济月岛比星辉岛稍大一些,明月映在海面的移动轨迹,正好从此岛经过。

  岛上某山腰处,一块巨大岩石上方,有一片黄色光幕,掩住洞府入口。

  黄色光幕表面,赫然有三层黄光流转不定。

  两艘灵舟疾飞而来,悬停于黄色光幕前方,六位修士纷纷站起。

  “我等来得正是时候,济月三雄依然在闭关。”

  说话间,苏词一动心念,附近某棵耐寒绿树的树冠中,飞起一只咕咕鸟。

  古玄定睛一瞧,咕咕鸟果然与麻雀极为相似,直接飞入苏词袖中。

  董旋探出念力,仔细观察黄色光幕:“苏道友,此光幕有三层黄光流转,莫非是戌土三防阵?”

  “正是此阵。”苏词点下头,“苏某需要布阵,诸位道友可用符箓攻击光幕,引济月三雄出阵。”

  当日返回平海城,古玄不仅卖掉多余战利品,还买了几套法阵,其中就有一套戌土三防阵。

  听得苏词所言,古玄神色微动,暗道:“前辈,以我的戌土三防阵阵盘,能否控制此阵?”

  王莽回应:“虽是同名法阵,可彼此的阵盘和阵旗都有细微差别,此光幕只能专用阵盘操控。”

  “我等散开。”

  随着董旋出声,四位曦国散修纷纷施展罡翅,飞出蓝色灵舟。

  从星辉岛飞到济月岛,只用了三日工夫,古玄尚未修炼分罡术。

  董旋凌空收起灵舟,其他两人不禁对古玄的五彩罡翅多瞅了一眼。

  苏氏兄妹依然站在灵舟上,苏词一拂大袖,从中飞出一块圆形阵盘和五杆三角阵旗,悬浮于身前。

  紧接着,苏词双手掐诀,点出一道道细微青芒,纷纷没入阵盘中,表面有灵光闪烁不定。

  “依苏道友的提议,三位道友虽以三敌一,却要少分战利品,就由董某来攻击光幕。”

  董旋含笑说完,不待其他人回应,直接挥动大袖,十几张符箓从中飞出,当空化为各色各样罡芒,纷纷击向黄色光幕。

  王莽暗自评价:“董旋虽说心智平平,为人却颇有豪气,值得交往。”

  古玄暗道:“前辈所言甚是,相比之下,苏词此人就不能小视。”

  王莽赞同:“说来惭愧,凭老夫的阅历,暂时还看不透此人。”

  诸多罡芒一击向黄色光幕,纷纷爆闪开来,如烟花一般,蔚为壮观。

  光幕上的三层黄光骤然加剧流转,而当所有罡芒闪烁消失,光幕依然存在。

  王莽出声:“除非将戌土三防阵的三层防御同时攻破,否则无济于事。”

  董旋没有再攻击,目光扫向苏词,对方已将阵法布下,五杆阵旗隐入虚空。

  “住手!”

  “何人在此撒野?”

  随着黄色光幕裂开一道口子,暴怒声响起,蒋雄和周雄从中飞出。

  蒋雄脸有伤疤,目光阴狠,一身黑袍,瘦如竹竿,脚踩一团黑气。

  周雄身着白袍,体型矮小,獐头鼠目,背上有一对金色罡翅。

  二雄当空凌立,黄色光幕上的口子缓缓合拢。

  古玄连忙将念力探入裂口,仓促之间,只见到洞内有三面黄色光幕。

  周雄直接运出念力,探视古玄等人的修为。

  蒋雄紧盯着董旋,讥讽道:“原来是你,数年前侥幸让你逃脱,今日还敢前来送死!”

  董旋毫不掩饰目中的杀机:“三位道友前去破阵,董某亲自斩杀蒋雄,为挚友报仇!”

  “尔等一心求死,本人乐得成全。二弟,速速撤除洞口光幕。”

  蒋雄冷冷说完,迅速朝周雄传音一句。

  “等他们进入洞府,就驱使法阵自爆!”

  周雄没有回应,连忙祭出一块阵盘,单手掐动指诀,点向阵盘,洞口的黄色光幕骤然一闪而逝。

  虽然洞口大开,可刘奇和方勐互视一眼,却有些犹豫,生怕洞中有危机。

  古玄双目微眯:“莫非这就是变数?”

  王莽连忙分析:“咕咕鸟一直在此监视,洞内又有三面光幕,想来邓雄就在里头,即便对方有诈,以你的战力也能应付。”

  蒋雄连忙出声:“本人三弟就在洞内,三位若无胆入洞,大可速速离去,本人绝不为难。”

  “废话真多!”

  苏词布阵后,将阵盘藏于大袖中,当下祭出阵盘,单手掐动指诀。

  一股无形狂风凭空呼啸而出,合成无形旋风团,直接将二雄卷入其中,剧烈旋转不休。

  “不好!”

  蒋雄瞳孔一缩,眼看躲避不及,就疾催念力,脚下的黑气倒卷而起,将二雄浑身裹住,连连滚荡。

  董旋连忙道:“好机会,三位道友速速进入洞内,击杀邓雄!”

  刘奇和方勐互视一眼,这才朝洞口飞去,古玄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

  滚荡的黑气团内,蒋雄脸色阴沉:“没想到对方竟布下法阵,快开启光幕,封住洞口。”

  黑气团中空,周雄的脸色好不到哪去,当即朝阵盘掐出一道指诀。

  古玄三人刚飞到近前,洞口就重新闪烁出光幕,表面有三层黄光流转不定。

  刘奇不惊反喜:“看来对方是虚张声势,黄道友以为如何?”

  古玄微微一笑:“刘道友所言甚是。”

  方勐扬声道:“戌土三防阵不难攻破,我等一同出手,不可再犹豫。”

  王莽道:“方勐所言非虚,三件下品纹器一起攻击,就可破此光幕。”

  古玄连忙建议:“我等用纹器试试,但要同时攻击,才有最大威力。”

  “好!”

  古玄祭出一柄三阳如意刃,刘奇祭出一把匕首,方勐则祭出一柄长剑。

  三柄下品纹器同时击向黄色光幕,就见各色灵光爆闪,光幕骤然被破。

  黑气团中,眼见阵盘闪烁出黄光,周雄道:“大哥,洞口光幕被破。”

  蒋雄面露冷笑:“果然不出我所料,速速让法阵自爆,将那三人困在洞内。”

  “大哥妙计。”周雄赞一声,才狠狠催动心念。

  古玄三人收回纹器,纷纷飞入洞府,落向地面,背上的罡翅一闪而逝。

  身后忽然传来数声轰然大响,由于阵旗自爆,使得洞口坍塌,烟尘四起。

  “原来济月三雄打的如此算盘,不过尔尔。”

  虚空中,呼啸旋转的无形旋风团和滚荡不休的黑气团僵持不下。

  苏词见到洞口坍塌,面露恍然之色,这才朝身前阵盘掐出一道指诀。

  一条条丈许长的无形风蛟凭空冒出,纷纷冲向下方的旋风团,化为一道道无形风刃,交错切割。

  ……

  济月三雄的洞府,除了一个待客用的主洞,还有三个用来修炼的分洞。

  分洞洞口被一层黄色光幕阻挡,主洞只有一套石质桌椅和几颗夜明珠。

  洞口坍塌后,约莫有三成主洞被土石堆积,古玄三人都站在主洞中央,得以安然无恙。

  纵然如此,终于清楚对方意图的方勐,忍不住破口大骂:“无耻之徒,居然使出这种下三烂手段!”

  王莽思量:“邓雄可能不在洞府,否则对方无需多此一举。”

  刘奇的目光扫向黄色光幕,郑重问:“我等先清理土石,还是破开光幕?”

  古玄道:“邓雄多半不在洞府,否则如此大的动静,对方早就现身。”

  方勐点下头:“黄道友所言有理,我等且破开光幕瞧瞧。”

  刘奇接声:“此光幕仅是二品法阵,符箓即可破除,我等分开攻击。”

  古玄和方勐都没有异议,三人各自站在黄色光幕前,同时挥出几张符箓。

  一阵灵光闪烁后,三面黄色光幕轻易被破。

  古玄神色戒备,目光往洞内一扫,却有些诧异,地面赫然有一具尸体。

  尸体眉心有一窟窿,瞪大的双目红肿一片,浑身乌黑,散发出一股恶错。

  另外两间修炼室空空如也,方勐和刘奇纷纷来到古玄旁边,望向修炼室。

  方勐挥了挥手,驱散恶臭味:“此人中毒身亡,应当是邓雄。”

  王莽道:“剥开此人的衣物瞧瞧。”

  古玄连忙走进修炼室,取出一柄长剑,将尸体的衣物一件件挑开,露出尸体胸膛,赫然也有个窟窿。

  方勐一见古玄的专注模样,索性道:“黄道友,不如将衣物都剥下来,方某来搜刮宝物。”

  古玄点下头,长剑挥动几下,就将尸体剥个精光,衣物挑到一边:“衣物有毒,方道友当心。”

  “方某晓得。”

  方勐回应完,戴上一双手套,才蹲下身子,翻弄地面的衣物。

  刘奇问:“黄道友可有瞧出名堂?”

  “在下对修行界的毒物了解不多,单从尸体症状,看不出何种毒物所致。”

  古玄将尸体的背面翻转过来,背部除了乌黑一片,没有任何窟窿。

  “正面的两个窟窿,不像是宝物造成的。”

  王莽道:“若老夫没有料错,此人身中蛊毒,一只毒蛊破入其上丹田,又从中丹田破出,一举致命。”

  古玄暗自问:“何为毒蛊?”

  王莽简短解释:“毒蛊是蛊术的一种,魔修的诡异手段,老夫了解不多。”

  方勐忙活半晌,只搜出一个储物袋,思量道:“是否为某种毒虫?”

  “极有可能。”古玄收起长剑,没有明言。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