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79章 踏入陷阱

第179章 踏入陷阱

  “吖咦吖咦!”

  迷蒙虫从大袖中飞出,直接悬停在古玄身前,没有同往日那般欢快飞舞,且声音十分凝重。

  古玄见状,同样郑重其事,肃目以待。

  迷蒙虫的两根触角忽然连连律动,末端发出一圈圈无形波纹,如涟漪一般,朝周围虚空荡漾而出。

  与此同时,古玄的命魂突然转动起来,频率和迷蒙虫触角的律动一样,但没有发出无形波纹。

  古玄心里一惊,连忙呼唤:“前辈,无恙否?”

  “老夫无恙。”王莽郑重回应,“天机岂能随意预测,势必要付出代价,应当是寿元在流失。”

  古玄惊诧不已,可预测已开始,关乎狄虹未来,不好叫迷蒙虫停下,只愿寿元不要流失过多。

  足足一刻钟后,迷蒙虫的触角才停下律动,末端闪烁出淡淡紫光。

  古玄的命魂同时停止转动,浑身没有异样感觉,不禁暗松一口气。

  方才命魂转动,寿元连连流失,不免提心吊胆。

  “吖咦。”

  触角的紫光只闪了两三息,就消失不见,迷蒙虫疲惫地轻叫一声,自个飞回伏生袋。

  古玄强忍着激动,传出一道心念:“有劳小阴,不知结果如何?”

  可等了半晌,迷蒙虫都没有传来情绪,古玄颇为无奈,只得询问王莽。

  王莽沉吟:“天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正如法相境预感,只能模糊感应。迷蒙虫触角闪烁紫光,在道法中,紫色往往代表大吉,血红则是大凶。”

  “如此说来,能在南洋境找回虹妹!”古玄面露喜色,随即转为凝重,“前辈可知寿元流失多少?”

  王莽道:“不得而知,只能确定一点,流失的寿元不会超过寿命上限,否则迷蒙虫绝不会预测。老夫估摸着,预测之事越大越久远,寿元就流失越多。”

  古玄的眸光闪烁几下,忽然揭下真如面具,探出念力一扫,赫然发现自己的容貌变得成熟沉稳,如同凡人三十多岁的模样。

  “前辈,能否以容貌变化推断流失的寿元?”

  “依面貌判断,寿元起码损耗五十年。”王莽声音凝重,“以你目前的修为,约莫能有一百五十岁寿元,扣去五十年和你的年岁,就剩七十几年。”

  古玄心里一沉:“时不待我,看来日后不能随意预测,且要加紧修炼。”

  王莽缓声道:“加紧修炼很有必要,但无需自我施压,此事有转圜余地。”

  “还请前辈明言。”古玄戴上真如面具。

  王莽缓缓道:“老夫当年游历南洋境,曾潜伏在福缘宗,读过诸多道书,粗略看到过,生息珠不仅能疗伤,还能延长寿元,最长可延寿百年,只是需要特殊的祭炼方式。”

  此话如瞌睡有人送枕,古玄喜上眉梢:“前辈可知特殊祭炼之法?”

  王莽惭愧道:“福缘宗的道书倒有记载,可老夫当初并未细看,只是神识匆匆扫过,压根没记住。”

  古玄若有所思:“反正都要查水妖和凶兽资料,不如就潜进福缘宗,前辈轻车熟路,还能当向导。”

  王莽赞同:“此举可行,但需要恰当时机,老夫当初乃法力境修为,都等了五年之久。相比寻找狄虹,修炼依然是头等大事,刻不容缓,不能再按部就班,得兵行险着。”

  古玄问:“除了用小阴辅修,还有何方式?”

  王莽早有计较:“激进的修炼方式有不少,老夫得挑一种最适合你的方式,目前还不好确定,不妨等击杀过本土散修再议,说不得有另外机缘。”

  古玄没有异议:“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且依前辈所言。”

  王莽转而建议:“迷蒙预测吉凶所流失的寿元,最好能确定下来,至少得心里有数,可让迷蒙虫再预测一次,就测此番联手击杀散修的结果,两相一对比,就有利于把握。”

  “好。”古玄点下头,“方才一番预测,小阴有些疲惫,待回程再测。”

  ……

  兴风岛着实不大,从高空俯视,类似椭圆形,最大径长不超过三十里,地貌与月莹岛相似。

  隐形的玉骨舟飞到岛屿边缘,古玄已计算出日程,本打算就此返回,可岛上竟然有一座城池。

  王莽评价:“以此岛的灵气,只适合你引气修炼,不宜用迷蒙虫辅修。”

  “此岛倒可作为备选洞府,且去岛上瞧瞧。”

  古玄一动念力,玉骨舟缓缓飞出,绕着岛屿边缘盘旋,每盘旋一圈,都会往中心处的城池靠拢。

  盘旋过程中,古玄始终探出念力,搜索法阵痕迹和修士气息,直到临近城池,都没能发现修士。

  “接下来由老夫的念力搜索,以防万一。”

  古玄自然不会有意见,隐形的玉骨舟依然在城池上空缓缓盘旋。

  玉骨舟盘旋两圈后,王莽道:“已可断定,这是凡人城池,没有修士存在。”

  “那就此返回。”

  古玄不想再空耗光阴,当即一催念力,隐形的玉骨舟笔直飞出。

  灵舟缓缓飞行,王莽依然探出念力,不久后,忽然出声:“快停下,下方古董街的散摊上,居然摆有一柄漆黑小剑。”

  古玄讶异不已,连忙停下灵舟,念力往下一探,果然在某处摊位上,见到一柄漆黑小剑。

  更离奇的是,此漆黑小剑,与古玄储物袋的两柄漆黑小剑,赫然一模一样。

  “此物倒与我有缘,且将其买下。”

  古玄立马做出决定,驱使灵舟飞到城中偏僻处,随即现形而出,收起灵舟,缓缓走到古董街。

  古董街行人稀少,由于没有禁制覆盖,街上寒风呼啸,生意相当冷清,不少店面都已关门。

  散摊区设在古董街中段拐角处,是一小片平地。

  由于两边房屋所挡,此地能够避风,可摆摊的人依然不多,仅有五六摊。

  摆有漆黑小剑的摊主,是一位毫无武技的青年,身着厚厚的粗布灰衣,瞧着倒挺机灵。

  散摊区没有一位顾客,当古玄踱步而入,立马令几位摊主翘首以盼。

  见贵客走到自己摊前,灰衣青年大喜,搓了搓挨冻的双手,含笑招呼:“客官随便看,在下的古董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古玄毫不废话,指向漆黑小剑,面无表情问:“此物怎么卖?”

  “客官好眼力,此物乃在下的家传宝贝。”灰衣青年的笑容更盛几分,“一口价,十万灵石。”

  “十万……灵石?!”

  古玄当场目瞪口呆,伸出一根手指,在摊位和两人之间来回比划几下,差点语无伦次。

  “嗯。”灰衣青年神色肃穆,一本正经,“祖传宝物,十万灵石。”

  “哼,毫无诚意。”

  古玄反应过来,不禁想起早年进城买菜的情景,分文必争,斤斤计较,直接甩袖走人。

  灰衣青年见状,急忙从矮凳弹起,死死拽住古玄的大袖,央求道:“还请客官留步,若对此物有意,尽管开价。”

  古玄这才停下脚步,竖起一根手指:“这个价。”

  “好,就一灵石!”灰衣青年放开大袖,“买卖买卖,有买有卖,客官敢出,在下就敢卖,卖!”

  古玄本想出十灵石,听得此话,也没有纠正,从大袖取出一块下品灵石:“速速拿来。”

  “好咧。”

  灰衣青年喜滋滋地取来漆黑小剑,双手奉上。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古玄没有再逗留,将漆黑小剑收入储物袋,立马离开。

  灰衣青年小心翼翼地收好灵石,警惕的目光四下一扫,见其他摊主似乎蠢蠢欲动,迅速收摊走人。

  古玄才走出散摊区数丈远,王莽忽然出声:“嗯?居然有人暗中用念力窥探你的修为。”

  古玄面无异色,脚步未停,暗道:“道苗?”

  王莽缓缓回应:“一股罡力境中期念力,有修士潜伏于此,隐匿修为,瞒过老夫的念力搜索,多半与漆黑小剑有关。”

  古玄疑问:“修为还能隐匿?”

  “秘术、秘宝、符箓和丹药,都能隐匿修为,只是不常见。”王莽建议,“用木舟离开即可,对方若心怀不轨,必会有所行动。”

  古玄没有异议,再走出几步,就祭出褐色木舟,明目张胆地飞出城池。

  ……

  散摊区斜对面,某间隐蔽木屋中,赫然有五名隐匿修为的罡力境修士。

  一名罡力境中期的花袍老者,淡淡问:“一名初期灵道散修,寻常气势,可能是外来修士,谁愿出手?”

  一名白袍大汉双手抱臂,目光阴狠:“我一人出手足矣。”

  “事关神秘小剑,不可大意,三弟四弟五弟一起,速战速决,最好留下对方元神,给上峰搜魂。”

  花袍老者吩咐完,瞄向一名黄衣少妇高耸的胸脯,目露异光,一脸邪笑。

  “此番布局,好容易引来一条小鱼,老夫该与二妹庆贺一番。”

  黄衣少妇颇有几分姿色,瞟了花袍老者一眼,眉眼含春,嗔道:“光天化日之下,大哥竟然……”

  白袍大汉撇撇嘴,却没有违抗命令,连忙和另外两名男修离开。

  黄衣少妇任由花袍老者揽入怀中:“神秘小剑究竟有何用处,竟然列为盟中地级任务。”

  花袍老者对怀中娇躯上下其手:“老夫也不知,我等执行命令便是。”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