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76章 澴海扬波

第176章 澴海扬波

  寒风凛冽,一艘楼船形态的上品灵舟,在波澜壮阔的澴海疾驰。

  灵舟的大半船体沉进海中,所过之处,波浪往两边翻卷排开,形成一道笔直的雪白浪迹。

  这是大曦皇朝的商船,用中品灵石驱动,船身铭刻的器阵,能汲取海中水灵气,作为驱动能量。

  皇朝商队隶属皇城管辖,前往南洋境贸易的有八队,按季轮番出发。

  商队通常设有两名罡力境后期修为的护法,以及数名商贸执事。

  碰上押送贵重宝物,诸如唤灵丹,还会增设一名法力境修为的总护法,以保商队来往周全。

  皇城的商队很多,若碰上法力境修士不足,还会从道宗长老中聘请。

  秋月斗法诞生之前,冷月真人就曾被皇城聘为商队总护法,且不止一次。

  下品灵舟飞往南洋境,约莫要两年工夫,而上品灵舟仅需一年,古玄和狄虹才会随商队出发。

  他们跟随的冬季商队,有两名罡力境后期总护法和八名罡力境中期执事。

  还有十几名皇城各商铺的商贸修士,以及五名前往南洋境游历的随船修士,尽皆罡力境修士。

  足足三十来名罡力境修士汇集一船,即便碰上心怀不轨的法力境中期修士,都有一战之力。

  随船修士需要缴纳一千五百灵石,商贸修士仅需一千,执事和护法免费。

  古玄专门询问过,前往西荒境需要两千灵石,是否西荒境距离更远。

  据王莽回复,两境与苍生境的距离相当,只因前往西荒境游历的修士较少,费用才会更高。

  商船出海后,其他人都待在船屋,随船修士则纷纷聚在甲板,一面交流,一面欣赏海面风光。

  除了古玄和狄虹,另外三名随船修士,都是曦国散修,且彼此相识。

  古玄化名为黄叶,脸戴真如面具,身着玄色丝织道袍,自称曦国散修。

  狄虹一身红衣,脸戴千幻面具,化名为贾红,自称是黄叶道侣。

  千幻面具薄如蝉翼,通体暗黄,形似椭圆形宣纸,表面有四个窟窿。

  此面具男女通用,将其敷在脸上,贯入罡力,就能能随心所欲地变换容貌,神识才能看破,无疑要比真如面具高出一筹。

  经冷月真人建议,狄虹幻化出的容貌,仅有中人之姿,初始还不情愿,被古玄好生安抚,才勉强接受。

  商船表面虽开启透明禁制,却不影响视线。

  随船修士原本兴致勃勃,一连欣赏数日后,纷纷变得索然无味。

  周遭除了虚空,就是湛蓝海水,着实没有欣赏余地,索性回船屋修炼。

  船屋除了控船的前舱,还有三十间修炼室,古玄和狄虹的修炼室相邻。

  ……

  盘坐在修炼室蒲团上,古玄道:“冷月真人曾提过传送阵,若从苍生境传送到南洋境,片刻间就能到达,前辈有何看法?”

  王莽回应:“传送阵属于九品法阵,涉及到空间之力,老夫也无法解释,你可理解为长距离瞬移。”

  古玄若有所思:“难怪连冷月真人都不知,苍生境与南洋境之间,是否有传送阵存在。”

  “传送阵比极品灵石还稀少,玲珑界现有的几个传送阵,都是上古法阵,如今的修士压根不懂布设。”王莽稍微停顿,“老夫当年在苍生境地底土遁,倒是偶然遇到一座传送阵,就是不知其传送到何处。”

  古玄轻笑:“前辈当年何不传送试试?”

  王莽轻叹:“据老夫所知,每传送一次,至少要耗费十块上品灵石,老夫当年连一块上品灵石都没有。”

  一块上品灵石虽然等同一千下品灵石,但上品灵石数量稀少,即便有足够下品灵石,也难以买到。

  古玄听得暗自咋舌,自己的灵石仅有一万多。

  若算上宝物和伴兽,他的身家无法估量,单单神秘彩光和迷蒙虫,有多少灵石都买不到。

  将近期经历回味一番,确定没有其它疑问,古玄才修炼起。

  他在皇城的月缘阁,已将炼成。

  ……

  天空艳阳高照,海面波涛汹涌,古玄盘坐在商船甲板上,身侧放着一堆下品灵石,少说有三百块。

  董姓散修盘坐在古玄对面,紧盯着棋盘,愁眉不展,双目隐隐泛红。

  另外两名随船散修,各自盘坐在棋盘两边。

  一位散修摸着光洁下巴,冥思苦想。

  另一位伸出一根手指,凌空比划着什么,给董姓散修出谋划策。

  古玄瞟了一眼身前的棋盘,满脸悠然自得,惬意地饮了口灵酒。

  此时已是半年后,商船始终全速前进,没有在任何岛屿停留。

  随船修士在修炼之余,不乏一些颇有闲情逸致的活动,比如下棋。

  下棋自然得有彩头,输一盘棋五灵石,五块下品灵石不多,可若一直输,心情自然糟糕。

  棋盘和棋都由董姓散修提供,起初只和古玄下,连输十几盘后,就气急败坏地找帮手。

  另外两名散修联手杀入战场,照样屡战屡败,被古玄杀得片甲不留。

  眼看灵石不断从手上溜走,而古玄身边的灵石越积越多,三人都急红了眼,要和古玄死磕到底。

  古玄让他们轮流上阵,并更换彩头,他赢一盘只收两灵石,若是输一盘,照样给五灵石。

  三位散修铆足了劲,要给古玄点颜色瞧瞧,奈何棋力不济,灵石如水流。

  以古玄的出身,仅是初懂棋艺,谈不上精通,对方其实是跟王莽弈棋。

  王莽作为一名散修,当年同样热衷赌棋,长期浸淫此道,生平败少胜出,自问天下罕逢敌手。

  这厮老奸巨猾,极懂人心所趋,特意让古玄将灵石放身边,赤裸裸地吊胃口,偶然还输上一两盘,不至于让他们心生绝望。

  “看你如何接招。”

  董姓散修琢磨良久,终于落定一子,看似自信满满,却有些底气不足。

  王莽立马传来心念,古玄捻起一枚棋子,装作思索一番,才缓缓落子。

  狄虹在引气修炼,古玄早已炼成,与同行散修弈棋,纯属消遣。

  双方罢棋后,古玄没有收灵石,如数退换,使得三位散修对他好感大增。

  ……

  内海和外海没有分界线,商船顺风顺水,只航行十个月,就进入内海。

  五位随船修士都没有再修炼,再次聚到甲板上,天高海北地闲聊。

  不少执事和商贸修士也在甲板,只是不同阵营,彼此没有交流什么。

  连续修炼数月,尽管没有用迷蒙虫辅修,古玄的罡力也增进不少。

  狄虹的修炼速度堪称恐怖,据她传音所讲,一身罡力几乎增加了一倍。

  自打上回弈棋后,随船修士关系熟络,虽然尚未达到称兄道弟的地步,可古玄明显感觉到,三位散修已不再对他提防。

  站在甲板上,古玄四下俯视,发现内海海面偏深蓝色,比外海深邃,显然水灵气更加充沛。

  探出念力感应,内海的天灵气也比外海浓郁。

  不知航行路线的缘故,还是其它原因,随船修士在内海没有遇到一座岛屿。

  直到一个半月后,才见到一座宏伟的修行城池。

  此城由黄冈石建成,整座城池屹立在海中,完全看不到岛屿。

  与曦国的皇城相比,此城更加壮观,巍峨的城墙足足有三十丈高。

  “好一座雄伟之城!”

  古玄注视着城池,忍不住赞叹,终于明白王莽为何会对皇城看不上眼。

  王莽连忙介绍:“此城就是地图标记的平海城,占地上百里,传闻当初建造时,将整座岛屿削平。”

  古玄暗自问:“附近的岛屿似乎不多?”

  王莽道:“方圆千里范围内,仅有这座平海城,城主法力境中期修为。大曦皇朝在城中经营一家店铺,叫沧海阁,皇朝商队都到此阁交接商物,所需商物尽在城中采购。”

  商船临近平海城时,突然脱离海面,缓缓升空,表面灵光闪烁。

  王莽道:“平海城没有大门,不用缴纳入城费,可直接从空中飞入。”

  商船从平海城低空飞过,古玄四下俯视,一条条弯曲街道如大蟒穿行,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片刻之间,商船落向城中一条繁华街道,苍海阁建在此处。

  此阁大门洞开,顾客进进出出,见到商船从天而降,表情没有变化,仿佛习以为常,司空见惯。

  待所有曦国修士跳下商船,两位护法收起商船,和执事走进沧海阁。

  商贸修士并未跟入,也没有私下交流,直接四下散开,消失在人群中。

  王莽交代:“切勿用念力随意探视他人,容易引发敌意,惹祸上身。”

  古玄目光一扫,街上的行人不仅有修士,还有毫无武技的凡人。

  其中一名手提篮子的凡人妇女,甚至背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王莽轻笑:“南洋境没有分世俗、武林和修行界,修士和凡人浑然一体。”

  古玄暗道:“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三位散修互视一眼,由董姓修士朗朗出声:“南洋境广阔无垠,不知黄道友可有去处?”

  古玄微微一笑:“在下认识一位道友,当年前来南洋境游历,直接留在此城打杂,正想去拜访。”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