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71章 应对

第171章 应对

  随着真力贯入,灰褐色的兽皮符箓表面,有淡淡灰光闪烁不定。

  “此符已激发,贴在我身上,速速去送信。”

  “是。”

  西门柱连忙将封隐符贴在古玄肩上,灰光骤然蔓延开来,裹住古玄体表。

  随着强烈灰光一闪,古玄顿时隐身不见。

  西门柱俯身揭下灰翎鹤体表的定身符,随即坐在鹤背山,面无表情道:“速速回萃山,不得有误。”

  都无需西门柱命令,灰翎鹤惊鸣一声,急忙展翅飞起,当空盘旋半圈,朝萃山方向落荒而逃。

  王莽道:“控魂术能维持两个时辰,足够西门柱回去送信。”

  施展封隐符,不能动用念力和罡力,甚至不能使大劲,否则隐形会失效。

  古玄只觉得身体如轻盈的鹅毛,脚下轻轻一点,就朝杏林方向缓缓飘出。

  ……

  悬停在奇鸣院外,灰翎鹤依然心有余悸,待西门柱跃向地面,就展翅飞走。

  西门柱也不在意,望向两位门卫,淡淡道:“奉主人之命,给西门棋送信,速去禀报。”

  门卫甲厉声大喝:“大胆!竟然直呼棋公子名讳,狂妄之极!”

  西门棋正在庭院下棋,听到门口动静,连忙探出念力,随即神色一动,朝门卫甲传音:“此人已被罡力境修士控魂,带他进来。”

  门卫甲一听,诧异不已,仔细打量西门柱几眼,才冷冷道:“棋公子正在庭院,请随我来。”

  西门柱随门卫甲来到庭院,就见西门棋和一位锦衣老者坐在石桌旁。

  此老者真力境后期修为,不仅是奇鸣院管家,更是西门棋的心腹和智囊。

  “公子,人已带到。”

  “退下。”

  “是。”

  待门卫甲离去,锦衣老者连忙传音:“公子,此人乃嫡系武士西门柱。”

  西门棋望向西门柱,直接问:“信件何在?”

  西门柱连忙从怀中掏出信封:“信件在此。”

  “松手。”

  西门棋探出念力,将信封裹到近前,并朝锦衣老者使了个眼色。

  锦衣老者立马会意,双手屈指连弹,一道道细微气芒飙射而出。

  给西门棋送完信后,由于没有古玄的后续命令,西门柱呆呆站着,任由气芒制住穴位,浑身动弹不得。

  信封正面写有歪歪扭扭的五字:“棋道友亲启。”

  西门棋只扫了一眼,就拆开信封,取出一张折叠的笺纸,展开细读。

  笺上的文字为古玄亲笔所书,一列列东倒西歪,只是不影响阅读。

  古玄在信中自称曦国散修,数年前,师妹遭汪伶残魂夺舍,结果与师妹元神相互融合,难分彼此。

  师徒三人一番合计,生怕惹怒西门世家,招来杀身之祸,本想隐瞒此事。

  可在上个月,师父不幸陨落,古玄为了自身修炼,这才想着交出师妹,并向西门棋索要一万灵石。

  西门棋静静看完,不禁眉头微蹙,将信笺推给锦衣老者:“你来瞧瞧。”

  锦衣老者毫不客气地拿起信笺,迅速看完后,却是若有所思。

  西门棋连忙问:“盅伯有何看法?”

  锦衣老者道:“市面寻常笺纸,字迹刻意掩饰,只能从内容判断。老奴有两点疑问,伶姑娘若是残魂,并未陨落,知命阴阳符是否会裂开?夺舍的元神可否与他人元神相融?”

  “这两点并非漏洞。”西门棋摇摇头,“伶妹若元神受损,舍弃肉身,知命阴阳符必然会裂开。至于元神相融,一体双魂,道书上多有记载,不足为奇。”

  锦衣老者缓缓道:“信上所述,真假难辨,可事关伶姑娘,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奴私以为,此事有七分可能为真。”

  西门棋一挑眉梢:“休要废话,请盅伯明言。”

  锦衣老者手捻银须,望向远处:“阿娇至今还活着,其体内有本家印记,若伶妹陨落,对方没理由放过灵鹤。老奴斗胆推断,伶姑娘当时身受重伤,驾鹤逃走,不得以才对人夺舍,结果如信上所言。”

  西门棋赞同:“伶妹聪敏,又身怀符宝,倒有可能如盅伯所言。盅伯认为三成为假,有何说法?”

  锦衣老者轻叹:“西门书对凶手的推断,老奴思虑至今,依然无法反驳,只能完全赞同。凶手必是其它世家,针对整个西门世家,若只针对公子,这几年不会没有其它动静。正因伶姑娘逃走,对方谋划不成,才没有轻举妄动。”

  西门棋侧头一瞅,西门柱依旧满脸呆滞,不禁敲敲桌子:“盅伯所言,还是认为信上所言为真。”

  锦衣老者肃然道:“老奴想到一种可能,凶手故意拘出伶姑娘元神,与其她元神强行融合,伪造伶姑娘死亡,既影响公子修炼,又能利用伶姑娘对付公子。”

  西门棋闻言,惊出一身冷汗:“如此歹毒计谋,为何只有三成可能?”

  锦衣老者解惑:“因为目前并非出手的最佳时机,凶手若有此心计,将极为可怕,此时谋害公子,不仅难以撼动本家,还会暴露底牌,打草惊蛇。而以凶手的心机,这四年多,不可能没有其它布局。”

  西门棋暗松口气:“盅伯所言甚是,这些年,本家确实十分平静。既然此事为真,我当如何应对?”

  “且先推敲写信人。”锦衣老者分析,“对方的字迹虽有掩饰,但从行笔可看出,本身字迹不雅。”

  锦袍老者稍微停顿,瞅了西门棋一眼:“对方索要一万灵石,据老奴所知,寻常罡力境初期散修的身家,无非数千灵石。对方趁老祖和家主不在送信,限公子两个时辰内抵达杏林,明显底气不足。”

  西门棋目光微亮:“我明白了,对方必是散修,修为顶多罡力境中期。”

  “正是。”锦衣老者面露赞赏之色,“不知公子如今的战力?”

  西门棋自信满满:“当日在卧龙谷,被南宫殇那厮的玉符阵震慑住,本公子视为奇耻大辱,已向家主要来唯一一套玉符阵,加上两颗金雷珠,三枚符宝,无惧任何罡力境修士。”

  锦衣老者道:“既然如此,公子只需着一人,随我等前往,修为不用太高,但要对公子忠心,且善于隐形。到时公子在明,老奴和那人在暗,较为稳妥。”

  西门棋仔细斟酌:“那就西门脊,他的玉骨舟一旦隐形,需要罡力境后期的念力才能看破。”

  锦袍老者道:“公子当考虑如何安置伶姑娘。”

  西门棋神色微动:“盅伯若有想法,但说无妨。”

  “写信人的师妹既是散修,灵根潜质必然不高,请恕老奴直言,伶姑娘已不再适合与公子双修,但伶姑娘心智颇高,公子日后可将她当做智囊。”

  说到此处,锦衣老者稍微停顿,轻叹一声。

  “老奴大限将至,没几年好活。西门书决意要游历数十年,显然只将依附公子当做日后退路。公子需要一位可靠的智囊。”

  西门棋轻哼:“西门书那厮,说好要给我一份本家发展方略,如今数日过去,却杳无音讯。”

  锦衣老者轻笑:“慢工出细活,西门书想要被公子倚重,必会拿出一份真知灼见,若公子依其方略行事,日后狼狈而回,才能顺理成章地成为智囊。”

  “但愿如此。”西门棋转而望向锦衣老者,“数十年来,盅伯劳苦功高。我还有一颗延寿丹,盅伯且拿去服用,聊胜于无。”

  “老奴已用过延寿丹,再服用已无济于事。”锦衣老者欣慰一笑,“当年承蒙公子看重,老奴得以略尽绵薄之力,此生足矣。”

  西门棋想了想,言归正传:“若接回伶妹,该如何处置写信人?”

  锦衣老者略一思量,目露寒光:“一位散修而已,死不足惜,公子能杀则杀,至少要逼对方发毒誓,远走海外,永不在曦国出现,免得日后纠缠伶姑娘。”

  锦衣老者稍微停顿,似乎在犹豫:“公子可见到伶姑娘,再做定夺。时隔四年多,伶姑娘是何心思,犹未可知。请恕老奴直言,若伶姑娘一心想逃,只怕早已回归本家。”

  西门棋仔细一想,脸色有些难看:“但愿非盅伯所言,若伶妹变心,请盅伯帮忙说服。”

  “老奴定尽力而为。”

  见西门棋面露杀机,望向状如痴呆的西门柱,锦衣老者连忙阻止。

  “暂且留下此人性命,万一咱们发生不测,老祖也能对他搜魂。请公子再留书一封,连同此信,一并交给老祖,以防万一。”

  “也好。”西门棋回过头,转移话题,“写信人狮子大开口,居然要一万灵石,我身上都没那么多。”

  锦衣老者道:“老奴见过不少散修,他们长年摸爬滚打,都不是省油的灯,公子最好备足灵石。”

  “我去藏道阁一趟,顺便找下西门脊,回来再写书信。”西门棋起身,“此人就交给盅伯处置。”

  锦衣老者一同站起,身体微躬:“老奴遵命。”

  西门棋面露满意之色,大袖一拂,从中飞出一柄阔剑,当即驭剑飞走。

  “控魂术当真神奇。”

  锦衣老者打量西门柱一眼,啧啧称奇,随即将其拎到柴房,命人好生看管。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