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69章 谋划

第169章 谋划

  由于血色光幕与手指相连,贺威才会倒飞而出。

  当他凌空停下时,独眼魔修正祭出勾魂幡,忙着抵挡追魂金雷珠,压根无暇再驱使银色匕首。

  贺威趁机祭出一条灰色锁链,将银色匕首牢牢捆住,目光掠向远处。

  黑色光团已激射到两三里外,突然一闪即逝,楚腥更是当空坠落。

  贺威不禁若有所思,随后望向自身战局,瘦削魔修的尸体掉落而下。

  十几只青色火鸟扩展开来,当空形成合围之势。

  独眼魔修避无可避,只得催动勾魂幡,灰色光流在周身来回席卷,却被青冥神火连连焚烧。

  二十几息后,青冥神火自行熄灭,独眼魔修和所有宝物荡然无存。

  穆戎道:“杨道友损耗一枚符宝,此魔修的储物袋权当给道友补偿。”

  杨啸毫不客气,却没有飞向地面,而是飞出一段距离,赫然进入幻境中。

  四处观察少顷,杨啸赞叹:“玉符阵果然奇妙。”

  与西门棋对峙时,南宫殇只祭出一套玉符阵,就逼得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可见此宝的辅战作用。

  杨啸一拂大袖,从中飞出十几张符箓,化为各色各样罡芒,纷纷击向海岛。

  一阵灵光闪烁后,海岛被击沉,周遭五彩灵光一闪,海洋幻境骤然消失。

  与狄虹的慷慨不同,贺威直接将独眼魔修的银色匕首收入储物袋。

  南宫殇打诨:“以贺兄的雄厚身家,居然瞧得上魔道纹器。”

  贺威笑道:“殇兄尽管取笑,毕竟已出师,哪好意思再找师尊要宝物。”

  隐形的灵宫舟中,悬浮着一团灰气,表面缠绕着一圈圈青色光丝,正是楚腥的元神,莫问尚未搜魂。

  天行真人望向五彩光幕,笑道:“落魄兄教的好徒弟,如此为师父着想。”

  落魄真人轻笑:“这浑小子心眼挺多,八成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拈花真人道:“贺威日后有落魄亲自保护,较少离宗,哪还需要宝物?”

  落魄真人郑重道:“纵然如此,大浩劫席卷天下,还得自身强大,贺威的战斗经验比穆戎逊色不少。”

  莫问盯着五彩光幕,见杨啸搜刮瘦削魔修的宝物,连忙通过神识传音。

  寻凶者所在低空,忽然响起莫问的声音:“此番历练到此结束,尔等自行返回,勾魂幡由穆戎保管。”

  杨啸闻言,连忙捡起勾魂幡,交给穆戎。

  见古玄和狄虹驭剑飞来,贺威问:“书兄,光头魔修为何突然陨落?”

  古玄没有隐瞒:“莫首辅亲自击杀光头魔修,吩咐勾魂幡交给穆戎。”

  楚腥的勾魂幡单独放在一个储物袋,古玄直接将储物袋抛给穆戎。

  储物袋口的元神禁制,已被莫问的神识强行破开,穆戎果然见到勾魂幡。

  凶手伏诛,诸事已毕,寻凶者一番商议,依然分三舟返回,待抵达廓州内陆,再分道扬镳。

  临行前,穆戎、杨啸和丘眀都与古玄道别一番,以示交好之意。

  未来风云变幻,以古玄的心智,或许不会被埋没。

  同为世家子弟,东方鹰和北辰云都无动于衷,甚至打心眼里轻视古玄。

  西门棋最后才凑过来,酸溜溜问:“喂,打算何时外出游历?”

  古玄瞅了西门棋一眼,郑重传音:“容我思考些时日,游历之前,会拟出本家发展方略,供你参考。”

  “有劳了。”西门棋拍拍古玄肩膀,“诗画二人灵根突出,可心智连伶妹都不如,实在不足与谋,你能有此心,我很欣慰,就在奇鸣院恭候佳音,顺便谋划一番,到时与你参详。”

  ……

  三艘灵舟在高空飞行,各自开启透明禁制。

  金鲤舟上,贺威盯着茫茫云海,忽然出声:“挺羡慕书兄和狄师妹,能携手外出游历。”

  古玄轻笑:“贺兄能在道宗安心修炼,资源优先供应,这才叫人羡慕。”

  狄虹附和:“大师兄勇猛精进,一向豁达,何时变得多愁善感了?”

  贺威感慨:“整个罡力境,起码数十年,我只能困在芸山,如何能不愁?”

  古玄转移话题:“穆道友要去东蛮境游历,贺兄可知个中原因?”

  贺威沉默少顷:“但凡灵体修士,前期修道生涯,都会有一次传承机缘。经曦皇卜算天机,穆道友的传承机缘就在东蛮境。”

  古玄恍然:“原来穆道友去寻找传承机缘。”

  “正是,拈花真人应当会暗中保护。”贺威转而交代,“天机不可泄露,还望书兄和狄师妹保密。”

  “贺兄放心,我定守口如瓶。”古玄望向狄虹,“虹妹也是灵体,可知传承机缘在何处?”

  狄虹一脸纳闷:“我连传承机缘都没听过。”

  王莽忽然道:“老夫倒略知一二,灵体修士往往要修炼到法力境,才会得到传承机缘。”

  “据师尊所言,灵体血脉机缘最好自然传承,若非莫首辅提前激发穆道友的血脉,即便以曦皇之能,也无法卜算天机。”

  贺威稍微停顿,忽然转过头,神色变得肃然。

  “书兄并非外人,接下来的话语属于绝密。若是小劫数,传承机缘通常在法力境出现。若是大浩劫,就有可能出现在罡力境。穆道友前往东蛮境,我想外出游历,都是缘于此。”

  古玄神情一震:“贺兄言下之意,大浩劫的应劫者,若非灵体修士,也会有传承机缘?”

  “正是。”贺威郑重点头,“师尊曾询问过曦皇,可我没有灵体血脉,曦皇压根无法卜算天机。”

  王莽不禁感慨:“看来神秘彩光和迷蒙虫,都是你的传承机缘。”

  三人没有再出声,古玄暗自消化贺威所言,对不少往事都有新思路。

  “前辈可还记得秋音真人的真传弟子萧禁?”

  “当然记得,萧禁身具罕见的冰灵之体,是烈国五华宗的天才修士,为了秋月斗法胜出,秋音真人提前激发他的血脉……嗯?”

  “现在想想,秋音真人恐怕也在应对大浩劫。”

  “还真有可能,秋音真人要与萧禁双修,想来也有更深目的。”

  ……

  金鲤舟径直飞到芸山,古玄和狄虹先归还鸿运鼠,再联袂返回千卉谷。

  冷月真人不在谷中,狄虹独自去厨房做饭,古玄盘坐在陈光的修炼室,将此番历练回味一番。

  回归途中,其实已回味过一次,此时再度回味,无非往日习惯使然。

  古玄很快取出楚腥的储物袋,放在膝盖上:“不想魔道储物袋,竟与灵道储物袋一样。”

  王莽轻笑:“储物袋倒是灵魔通用。”

  古玄问:“前辈可有看过里面的宝物?”

  王莽不禁呵斥:“你小子已炼出念力,老夫自然会尊重你的隐私。”

  “小子在前辈眼里,哪还有隐私可言?”古玄一指储物袋,“前辈快瞧瞧,里面有件出乎意料的宝物。”

  王莽闻言,连忙运出念力,探入储物袋。

  “漆黑小剑?”

  “正是。”

  古玄的念力,从储物袋裹出一柄漆黑小剑。

  问道盛典时,曾从百爪妖腹中得到过一柄,赫然与此物一模一样。

  王莽思量:“据景休所言,青虚子曾去过南洋境,光头魔修极有可能来自南洋境,看来此物出自南洋境,只是不知其用途。”

  古玄将漆黑小剑收入自身储物袋:“我用得上的宝物,还有哪些?”

  “叩道盘。”

  王莽的念力直接裹出一物,模样与问灵盘相似,但颜色更深,器文更玄奥。

  “此物有何用?”

  “灵道有灵根和灵体,魔道也有魔芯和魔体,灵体和魔体统称为道体。叩道盘能鉴别灵根和魔芯属性,以及所有道体血脉。”

  古玄目光一亮:“如此至宝,必有大用。”

  王莽续道:“叩道盘属于古宝,相当珍稀,如今的修行界很难见到。光头魔修颇有机缘,莫首辅没有拿走此宝,确实是馈赠。”

  古玄收起叩道盘:“在南洋境能否出售魔宝?”

  王莽肯定道:“可以,里头的宝物价值颇高。”

  古玄欣喜地收起储物袋,转而肃然道:“击杀西门棋,涉及到父仇,我不想假手他人,这才独自谋划,没有与前辈商议,还望前辈海涵。”

  王莽郑重回应:“老夫感同身受,无需解释。”

  古玄神色感激:“接下来的行动,须与前辈参详一二。”

  王莽道:“此番历练途中,你与西门棋大费口舌,虽说一举数得,可最主要目的,应当是使西门棋待在萃山,方便你行动。”

  古玄直抒胸臆:“我想引出西门棋,再将其击杀,以报父仇。之前所有铺垫,都是为了这一步。”

  王莽赞同:“深入萃山太过危险,容易滋生变数,引蛇出洞方为上策,可你拿什么引?”

  “一封书信。”古玄脱口而出,“事关汪伶详情,西门棋必然会前来。”

  王莽思量少顷:“西门弛不在萃山,若西门棋请西门斯同往,即便你动用封隐符,也难有胜算。”

  “我正愁这点。”古玄揉了揉太阳穴,“为今之计,只有将西门斯调离萃山,前辈可有法子?”

  王莽建议:“老夫对曦国修行界的形势一无所知,你应向冷月真人请教,此举有助于日后借力。”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