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66章 显露

第166章 显露

  离开宜居城后,路上遇到的村落依旧尸横遍地,古玄确定了自个的判断。

  经鸿运鼠指引,金鲤舟最终飞到一处密林上空,树叶绿意犹存。

  “吱吱!”

  见到鸿运鼠的前肢连连指向下方,贺威当即催动念力,停下金鲤舟。

  “我下去瞧瞧。”

  古玄先跳向粗大枝干,再跃向地面,鸿运鼠站在他的肩膀上。

  此处地面有一株枯树,枝干都已断落,只剩光秃秃的主干,有脸盆口粗。

  “吱吱吱!”

  鸿运鼠的前肢指向秃树某位置,得意地大叫。

  古玄定睛一瞧,此处树干有环形树疤,仿佛枝干被砍断留下的疤痕。

  鸿运鼠找到的宝物,明显藏在树干中。

  古玄当即取出一柄金色长剑,一剑插入树疤,循环切割一圈,树干骤然断裂开来,掉在地面。

  “前辈,正是此宝。”

  “挖出来瞧瞧。”

  就见秃树桩的剖面上,赫然嵌着一根灰色晶针,三寸来长,粗如绣花针。

  古玄挑动剑锋,很快就挖出灰色晶针。

  念力一探,针身某个纹阵中,赫然闪烁着一道道法纹:“前辈快瞧瞧,此器纹阵居然会闪烁法纹。”

  “那叫识宝阵。”王莽很快回应,“秘宝才有识宝阵,祭炼方式和寻常纹器不同,要将识宝阵记载的法纹,凝练成驱宝法术,并烙下元神印记。”

  古玄思量:“此针既然是宝物,想必是在战斗中被贯入树干。”

  王莽分析:“据老夫观察,此针的材料是某种魔妖的骨骼,魔气克制灵气,此树才会干枯。”

  此时不便祭炼,古玄收起晶针,一转头,就见鸿运鼠眼巴巴地盯着自己。

  待古玄大方地取出一颗中品补血丹,鸿运鼠才神采奕奕,欣然吱叫。

  见古玄跃回灵舟,贺威笑道:“我还是首次见鸿运鼠寻宝,果然不凡。”

  狄虹却嗔道:“小鸿虽善于寻宝,可若寻得一件宝物,就要犒劳一颗中品补血丹,那还了得。”

  “吱吱。”鸿运鼠连忙抗议,双眼直瞪着狄虹。

  古玄略一思量,郑重道:“小鸿,我的中品补血丹仅剩两颗,你就专门寻找会移动的宝物,若有所收获,直接奖励两颗。”

  其实中品补血丹还有十来颗,可古玄和小晴都需要服用,不能老浪费。

  鸿运鼠歪着小脑袋,似乎在思考,随即吱吱两声,算是答应下来。

  贺威微微一笑,催动念力,金鲤舟疾飞而出。

  ……

  望洋山坐落于月莹岛中部,是岛上最高的山峰,站在山巅,可眺望澴海。

  日落之后,十位寻凶者纷纷汇集到望洋山顶。

  彼此一合计,三队都没有搜到凶手,途中遇到的尸体超过两万具。

  山顶的氛围有些压抑,贺威沉声道:“我等今晚在此歇息,明日搜索南面,务必要斩杀凶手。”

  阳瞳鸟已被唤回,正站在枝杈上,杨啸瞟了鸟群一眼,目光微闪:“是否要让阳瞳鸟连夜搜索?”

  贺威望向古玄:“书兄若有想法,但说无妨。”

  此话一出,寻凶者的目光都汇集到古玄身上。

  古玄神态自若,朗朗出声:“寻凶途中,在下与贺兄反复琢磨,倒有些眉目。凶手五天行凶一次,想必是勾魂幡吸收一定元神,需要重新祭炼,而凶手多半隐匿于城池。”

  杨啸面露微笑:“书道友所言有理,但凶手留下城池凡人,也可能故布疑阵,本身躲在外面,让我等在城池瞎折腾。”

  “可能不大。”古玄摇摇头,“此岛离廓州内陆颇远,没有修士坐镇,凶手才会肆无忌惮地行凶。相比躲在外面,城池更为隐秘,更有周旋余地。拘凶者也会先搜外面,再搜城池。”

  杨啸略一思量:“书道友思虑周详,对于阳瞳鸟连夜搜索,不知有何建议?”

  古玄缓缓道:“可将阳瞳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搜索东西北三面城池,一部分在岛屿边缘巡逻,防止凶手被惊动,连夜逃跑。”

  话音一落,贺威连忙表态:“书兄此言甚妙,请丘道友依计行事。”

  “等等。”穆戎立马提出疑问,“书道友,为何不搜索南面区域?”

  古玄回应:“依途中尸体的分布判断,凶手都在白天行凶,我等明日就搜索南面,要么找出隐匿点,直捣黄龙,要么趁凶手行凶,再一拥而上。”

  杨啸点头赞同:“书兄所言极是,今夜不宜惊动凶手,一旦凶手逃跑,虽说无法逃出岛屿,可我等要诛杀对方,势必多生波折。”

  北辰云盯着古玄,阴阳怪气道:“既然如此,就不该放出阳瞳鸟,书道友言之昭昭,是否漏算此点?”

  穆戎神色一动:“书道友以为凶手躲在南面?”

  古玄点下头:“一来,南面方便逃跑;二来,拘凶者势必先搜索行凶区域,甚至会漏过南面;三来,行凶区域的城池有疑阵之用。”

  丘眀诧异:“依书道友方才所言,凶手更有可能躲在城池。”

  古玄道:“凶手若躲在南面小镇或村落,行凶区域的城池就是故布疑阵。”

  杨啸目光一亮:“拘凶者若在行凶区域一无所获,势必先搜索南面城池,凶手又多一层转圜余地。书道友智深如海,在下佩服。”

  “杨道友谬赞。”古玄轻笑,“至于阳瞳鸟搜索行凶区域的城池,无非以防万一罢了。”

  “好!”贺威目光炯炯,抚掌一笑,“妙哉!”

  丘眀连忙传出心念,阳瞳鸟展翅而起,当空分作两群,朝四面八方飞出。

  古玄目光微扫,其他寻凶者的反应尽收眼底。

  北辰云自讨没趣,不由暗哼一声。西门棋神色复杂,隐隐有些嫉妒。

  唯独狄虹容光焕发,眸中流淌着异样光泽。

  ……

  隐形的灵宫舟密室中,莫问听完古玄的话语,面露赞赏之色。

  拈花真人轻笑:“西门书倒有趣,嘴上说拘凶者,其实就是指调查者。”

  莫问笑道:“拈花话里有话,莫非暗指皇廷无能?在坐诸位都老谋深算,可有谁能想到西门书这层?”

  天行真人道:“西门书纵然心思缜密,可凶手未必有此智者存在,明日凶手必然行凶,到时可见分晓。”

  见落魄真人若有所思,莫问含笑问:“落魄神思不属,可有话说?”

  落魄真人道:“西门书的智慧超乎我的预估,以他对贺威的态度,想来已认定贺威就是应劫者。”

  莫问郑重道:“照目前情况看,贺威各方面都挺拔尖,他在罡力境的安危,落魄当多费心。”

  ……

  见其他人纷纷寻找岩石盘坐,狄虹巡视一圈,拉起古玄袖子,指着不远处一棵大树:“讨厌鬼,咱们去树冠过夜。”

  古玄点头:“好。”

  西门棋见状,连忙朝古玄传音:“你且等等,我有事与你商量。”

  古玄神色一动,挥手道:“虹妹,你先去树冠,我随后就到。”

  待狄虹离开,西门棋才走到近前,古玄索性蹲下。

  西门棋瞅向古玄的后脑勺,心中来气,很想一脚将他踹下山峰,随即忍住,跟着蹲下,传音道:“经我途中观察,东方鹰和北辰云确实处处可疑。”

  王莽轻笑:“这小子被你挑动,本就存有疑心,自然觉得他们可疑。”

  古玄侧头传音:“想说什么,直言便是。”

  西门棋直接问:“你可有法子辨别凶手?”

  古玄略一思量:“若我是你,会直接报复。不管两位女武士出于何种原因背叛,事后定然被灭口,很难找到凶手证据,只能暗地里进行报复。”

  西门棋有些不满:“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可要向谁报复,总不能瞎忙活。”

  古玄道:“若东方和北辰并未联盟,其中一家所为,只会瞒着另一家。你最怀疑谁,就找谁报复,只要不暴露,再顺藤摸瓜,总能找出凶手。”

  西门棋仔细一想,不禁目露寒光:“此举不错,我已找到突破口。”

  古玄连忙交代:“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回到萃山后,你且好生谋划,待弛老祖回归再动手,若实在忍不住,也不可亲自出动。”

  “我晓得。”西门棋转而问,“你外出游历,若无法寻得修炼机缘,日后就不打算回归?”

  “若是如此,只能灰溜溜返回。”古玄由衷轻叹,“到时若有需要,我不会袖手旁观。”

  “夺舍重修,灵根低劣,倒是难为你了。”西门棋拍拍古玄肩膀,“他日若诚心相助,我必不会亏待于你,甚至能让你成为下一任家主。”

  南宫殇走到近前,朗朗笑道:“你俩鬼鬼祟祟,在此密谋何事?”

  西门棋一站而起,瞪着南宫殇:“本公子乃正人君子,不屑与小人为伍。”

  南宫殇挥挥手:“那你走开,见你就烦。”

  “走着瞧!”西门棋撂下一句狠话,拂袖而去。

  南宫殇随意坐下,轻声问:“方才一席话,如宝剑出鞘,锋芒毕露,你小子故意出风头?”

  古玄同样坐下,取出两坛灵酒,递一坛给南宫殇。

  借此机会,显露不凡心智,免得日后揭开应劫者身份,外人难以接受。

  这是寻凶途中王莽的建议,古玄深以为然。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