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64章 共济

第164章 共济

  鼎阳宗和九元宗的寻凶者,同时抵达卧龙谷。

  穆戎白衣胜雪,轻纱罩面,与她同行的,是一名戴青铜面具的灰袍男修。

  九元宗寻凶者仅有一人,体形高大,身着赤袍,长相儒雅,蓄有短须。

  三人一到来,就与贺威等人坐在岩石上交谈。

  古玄听到动静,只回头瞅一眼,就轻声道:“天地浩劫出世,四大世家必然受到冲击,有人心怀鬼胎,趁机兴风作浪。”

  西门棋压根无心关注其他人,催促道:“如何兴风作浪,速速道来,休要废话连篇!”

  古玄缓缓道:“横观西门四道子,我夺舍重修,灵根低劣,前途未卜,不足为虑,两位女道子难以成为顶梁柱,只有对你出手,才能击中要害。”

  西门棋恍然大悟,目露精光:“合适的双修对象难寻,一旦击杀伶妹,势必影响我的修炼。”

  “不仅如此。”古玄双手合抱酒坛,“下手时机十分巧妙,当时应是你闭关的紧要关头,倘若得知汪伶毙命,又将如何?”

  西门棋瞳孔一缩:“确实如此,当时我险些急火攻心,此举着实狠毒,你对凶手可有眉目?”

  “这得你着手调查。”古玄若有所思,“凶手最大可能是其它世家,南宫世家应当可以排除。”

  “为何排除?南宫殇那厮……”西门棋似乎反应过来,话语突然顿住。

  古玄点下头:“若南宫世家是凶手,南宫殇之前就不会挑衅你,反而会笑脸相对,你以为然否?”

  不待西门棋回应,古玄续道:“反观另外两家的寻凶者,我方才见他们亲密无间,只想到一词,狼狈为奸,你不可不防。南宫潢外出游历,中丹田受到重创,你可知晓?”

  “略有耳闻。”西门棋神色一动,“依你言下之意,南宫潢游历受伤,是遭人算计?”

  “只是猜测而已,当年曾问过南宫殇,可那厮遮遮掩掩,并未明言,现在细想,倒极有可能。”古玄越说越顺,敲敲酒坛,“兴许这里头还有连环计。”

  “连环计?”西门棋的思绪早就被古玄带着走,当即蹙起眉头。

  古玄面露冷笑:“南宫潢在南宫世家的地位,与你在西门世家等同,若将其击杀,相当于折断南宫一臂,再露出一些破绽,嫁祸给西门世家,可惜事与愿违,转而对你出手。”

  见西门棋埋头沉思,古玄口若悬河:“南宫殇当年前往西门山庄挑战,压根没安好心,加上今日当面挑衅,兴许就有此因。”

  西门棋抬头问:“那厮为何会与你交好?”

  古玄嘿嘿一笑:“初始是性情相和,后来一块历练,我得到一颗血鬿枭元核,南宫世家曾与我交换,用来救治南宫潢。”

  “原来如此。”西门棋不禁感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当年一同试炼,你并无此心智。”

  “当年诸事顺意,何须动心思。”古玄饮了口灵酒,“自打夺舍后,我就痛定思痛。问道盛典时,在秘地曾受曦皇教诲。不像你们三人,能安心闭关。”

  西门棋道:“正因大浩劫降临,我和诗画当年一合计,才会提前闭关,没有进秘地送死。”

  古玄问:“听闻弛老祖外出,是否在未雨绸缪?”

  “唉,你这心思……”西门棋神色复杂,“弛老祖要去东蛮境降服一头四品妖类,若如愿以偿,本家将实力大增。”

  “如此甚好。”古玄言归正传,“你就与东方和北辰世家一起寻凶,若存心观察,总能发现端倪,但不可提及汪伶毙命,我自会守口如瓶。”

  “此言甚是。”西门棋转着酒坛,“四道子当年千里追凶,凯旋而归,我等在客栈一醉方休,那是何等畅快,至今记忆犹新。”

  古玄饮了口灵酒:“你话里有话,不妨明言。”

  西门棋转而问:“接下来有何打算?”

  古玄没有隐瞒:“外出游历,寻求修炼机缘。”

  西门棋清了清嗓子,直抒胸臆:“你若留在萃山,为我出谋划策,保你有享用不尽的修炼资源。”

  古玄不禁苦笑:“就我这灵根,即便有无数资源,也无福享用。”

  西门棋神色不悦:“心意已决?”

  古玄神色一正:“心意已决,别无出路。”

  西门棋轻哼:“简直不识抬举,什么高深见解,不过尔尔。”

  见古玄默默饮酒,西门棋索性扔掉酒坛子:“什么破酒,不值一饮。”

  古玄同样扔掉酒坛,拍拍西门棋肩膀:“消消气,西门世家的未来,还得靠你支撑。”

  西门棋冷哼一声,脑袋直接撇向一边。

  古玄不再理他,长身而起,驭剑飞走。

  ……

  巨坑某处边缘,南宫殇与道宗寻凶者相谈甚欢。

  白袍男子和青袍男子虽然凑过来,却插不上话,只能冷眼旁观。

  见古玄驭剑飞来,穆戎当先出声招呼:“书道友,别来无恙。”

  “穆道友声音清悦,想来春风满面。”古玄目光扫视,“有何话题,令诸位几乎唇枪舌剑?”

  南宫殇撇撇嘴:“一干人吃饱撑着,在谈曦皇当年的崛起事迹。”

  贺威笑道:“我等莅临此谷,有感而发罢了。”

  古玄神色一动:“此地名为卧龙,莫非……”

  贺威缓缓接声:“据师尊所言,曦皇正是在此寻得龙脉,从而炼制出御玺。”

  西门棋飞到近前,见古玄谈笑自如,风生水起,脸色有些难看。

  贺威见状,这才谈及正事:“既然人已到齐,我等且商议下寻凶事宜。”

  穆戎当先道:“凶手为罡力境魔修,且不止一人,我等当分队行事。”

  贺威朗朗道:“本人建议,分成两队……”

  穆戎有异议:“月莹岛有廓州的一半大,我等皆战力不俗,不妨分为三队。”

  “也行,本人就和书兄、狄师妹一队。”贺威直接往侧面跨出一步。

  如此三言两语,就定下行事方案,压根不给其他人反驳的余地。

  古玄和狄虹见状,连忙站到贺威身后。

  南宫殇面色如常:“本人战力低微,且与穆道友一队,免得遭受欺压。”

  穆戎回应:“殇道友自谦,我等欢迎之至。”

  九元宗的赤袍男子,名为杨啸,本想与穆戎组队,虽被南宫殇抢先,可他没有不悦之色:“在下与鹰道友和云道友组队。”

  青袍男子名为东方鹰,白袍男子名为北辰云,两人这才面露笑意。

  古玄忽然笑道:“西门棋,你若孤身一人,大可与我等组队。”

  西门棋轻哼一声,连忙朝北辰云和东方鹰走去。

  贺威扬声道:“我等虽分三队,却要同舟共济,不可鲁莽行事。月莹岛南面尚未遭到袭击,初步判断,凶手为南洋境魔修。”

  穆戎接声:“我等即刻出发,全速赶路,明日中午可抵达月莹岛。”

  贺威目光环扫:“明天下午,分队搜索事发区域,不论结果如何,明天日落前,务必要赶到望洋山,一同搜索月莹岛南面。”

  穆戎点下头:“此计甚为稳妥,本人赞同。”

  两人一唱一和,仿佛心有灵犀,再次定下方案,其他人都没插嘴的份。

  西门棋、北辰云和东方鹰暗自不爽,只是以大局为重,没有表露出来。

  计议一定,十位寻凶者分乘三艘灵舟,朝月莹岛方向疾飞而去。

  ……

  三艘灵舟当空飞行,彼此相距甚远,古玄和狄虹自然乘坐贺威的金鲤舟。

  古玄特地向贺威打听一番,才得知鼎阳宗的灰袍男修,名为丘眀。

  此人因早年受伤,脸颊烙下丑陋疤痕,难以复原,才会以面具示人。

  贺威问:“书兄,明日抵达月莹岛,我等该往哪个方位搜索?”

  古玄略一思量:“不妨由鸿运鼠指引。”

  贺威轻笑:“若非你提起,我差点忘了鸿运鼠。”

  古玄没有再出声,假装闭目养神,暗道:“前辈,何为龙脉?”

  王莽立马解惑:“所谓龙脉,就是地之精气,十分珍稀,长年聚拢地灵气,能形成灵气潜脉,最终衍生出灵石矿脉。”

  不待古玄回应,王莽续道:“灵气潜脉之地,通常有灵眼之物存在。传闻曦皇当年在卧龙谷地下,遇见灵眼之泉,并得到龙脉。”

  古玄神色一动:“何为灵眼之物?”

  王莽解释:“灵眼之物随灵脉而生,灵石蕴含的五行灵气较为均衡。孕育灵脉的过程中,当某一属性的地灵气过剩,就会衍化为灵眼之物。曦皇当年遇到的灵眼之泉,就是由过剩的水灵气所衍化。”

  古玄若有所思:“灵眼之物的价值可想而知,必是天地至宝。”

  王莽轻笑:“灵眼之物除了辅助修炼,还能提高进阶法力境的几率。”

  古玄追问:“前辈可知如何建立皇朝?”

  王莽有些神往:“你小子既为应劫者,说不得日后能建立皇朝,可皇朝开创之法,历来属于秘传,老夫区区散修,不得而知。”

  古玄想了想:“贺威之前有提到御玺。”

  王莽道:“建立皇朝,须炼制两样宝物,分别为御玺和御神榜。御玺凝聚气运,御神榜掌控皇朝。其它方面,老夫一无所知。”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